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一章凌音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凌音回來了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五年後,東京大學,學生會辦公室。

跡部坐在會長的座椅上,右手習慣性的輕點著眼角的淚痣,平靜不帶起伏的語氣問向一旁的忍足:「那個不華麗的女人終於捨得回來了?」

忍足推了下眼鏡,將手裡的文件放在跡部的面前,確定的說道:「嗯,已經確定了。小音的父親在中國發展的不錯,所以公司決定把他調回東京總部,根據我收到的消息,小音可能會故意錯開時間自己一個人先回來或者后回來。」

說到會錯開時間時,忍足的語氣里竟有著一絲幸災樂禍。

跡部自然聽出了忍足的調侃,略帶上揚的磁性聲音響起:「你是不是以為本大爺現在不是網球部的部長,就不能破滅你了?啊嗯?」

「嘛嘛,不要這麼嚴肅啦。小音要回來了,你該開心才對啊!已經五年了,你也等得夠久了。」

他不得不佩服跡部,就為了小音的一句話真的苦等了五年,而且在接手跡部財團後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牢牢的把整個家族掌握在自己的手裡,現在跡部家族和跡部財團就跟當年的冰帝一樣,都是跡部的一言堂。

忍足知道跡部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小音,因為小音討厭受束縛的生活,所以他才努力讓自己站在最高點上,這樣他才有能力完全提供給小音她喜歡的自由生活。

現在的跡部已經是整個日本最出名的黃金單身漢,無數家族都想把自己的女兒嫁進跡部家,偏偏跡部就是認死理,硬是等了小音五年,讓他這個外人都看得汗顏不已。

跡部起身走到窗前,雙手背在身後,看著窗外的天空,良久不語。

小音,你終於要回來了嗎?

其實五年前跡部很快就查到了凌音的去向,還特意追去了中國,但是凌音一句話就讓他徹底沒了脾氣。

「你可是答應過給我五年時間的!跡部大爺難道你想反悔?」

迫於自己有言在先,跡部不得不放任凌音留在中國,他走前只跟凌音說了一句話:「本大爺會遵守承諾,你也要說話算數!五年後,本大爺在日本等你1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轉眼五年已經過去了,他和忍足現在已經是東京大學大二的學生,本來他是可以去英國留學的,但是為了等凌音,他留在了日本。

現在他依然是學生會主席,忍足是他的秘書長。網球部他已經不去了,接手了家族企業的他沒時間再打網球了。現在的部長是幸村,乾、柳、真田也考進了東大,現在都是網球部的正選,而手冢初中畢業就去了德國打職業網球了。

「忍足,安排人二十四小時守在各個機場,本大爺要第一時間接到小音的飛機1跡部太清楚凌音的性格了,她絕對不會乖乖的來找自己的,那就讓他先找到她好了!

五天後,下午5點,日本成田國際機常

一個身高171左右、長發飄飄的高挑俏麗女子拖著行李箱從下機出口慢慢的走了出來。

走到機場大廳的時候,她隨手將披散著長及腰部的黑髮用髮夾束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啊,日本,我胡漢三又回來了!

這個女子就是我們的凌音了,五年的時間她終於告別了讓她無比糾結的157的身高,光榮的達到171,進入了高挑女子的行列。對此,凌音表示非常滿意,不枉她猛灌了這麼多年的牛奶啊!

這時,一個高大帥氣的年輕男子走了過來,笑著對凌音說:「凌音,一路上和你聊天很開心,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請你吃飯呢?」

男子說的是一口正宗的中國普通話。

這個男子叫齊敬軒,這次是從北京到東京公幹的,在飛機上剛好坐在凌音的旁邊,一路上兩個人就聊了起來,越聊越感覺話很投機,讓齊敬軒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凌音笑著正要答應,一個讓她糾結了五年的低沉磁性又略帶上揚的男聲忽然響起:

「你是想請本大爺的女朋友吃飯嗎?」竟然也是純正的中文。

凌音無力扶額,天啊!她都已經故意推遲了幾天回來了,怎麼還是被跡部抓到了。

「啊?跡部你怎麼來了?」

跡部安排在機場的人等了幾天都沒發現凌音的蹤影,直到今天才看見了凌音,他趕緊給跡部打電話。跡部聽到凌音終於回來了,直接取消會議,急匆匆的帶著樺地開車從公司趕了過來,誰知道一來就看見有人對她搭訕。

跡部也不回答,吩咐樺地接過凌音的行李,然後王者氣勢全開,眼神犀利的看著齊敬軒。

齊敬軒被看得鬱悶不已,眼前這個英俊而又強勢的男人跟凌音的關係似乎很不簡單,自己還是趕緊離開的好。

他對著凌音和跡部歉意的笑了下,轉身離開了。哎,原來美女都是有主的啊!他還是繼續找尋他的春天吧!

討厭的蒼蠅終於走了,跡部收斂了氣勢,側頭看向凌音,嘴角微微上揚。

「你這個不華麗的女人,如果本大爺沒來,你是準備跟他去吃飯嗎?你也不怕被人賣掉1

凌音黑線!自己剛下飛機怎麼就這麼詛咒她啊?跡部你這個死華麗控!

「拜託!人家可是政府機關的公務員,哪有你想的那麼壞1

「壞人的臉上不會寫字1跡部咬牙,你竟然連別人的職業都知道了!千葉凌音你是想幹嘛?

「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對了,你怎麼會來?還有啊!什麼叫我是你女朋友啊?不要破壞姑娘我的行情1

「本大爺要是不來,你難道會主動找我嗎?本大爺等了你五年,你說你該不該負責?」

凌音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又不是姑娘她讓你等的!是你自己非要等的!不過,整整五年了,她沒想到跡部竟然能堅持下來。凌音雖然愛自由,但是也不是鐵石心腸,她承認她是有點小小的心動啦!不過只是一點點而已!

看見凌音鬱悶的表情,跡部忽然輕聲的笑了起來。五年了,終於又能看見凌音站在自己面前了,雖然她到現在還是在抗拒感情,但是他有信心凌音早晚會是他的!

跡部抓起凌音的手,往機場外走去。

「幹嘛?你要帶我去哪?」凌音被抓得莫名其妙,想掙脫卻掙脫不了,不愧是打網球的,手勁真大。

「坐了這麼久飛機了,你不餓嗎?本大爺帶你去吃飯。」

跡部將凌音的手抓得緊緊的,嘴角揚起一抹微笑,小音,你終於回來了!既然本大爺抓住你的手了,你就別指望這輩子我會鬆開!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