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二章神馬?同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神馬?同居?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坐在豪華的餐廳包廂里,凌音這才有時間靜心打量跡部。

五年裡跡部很遵守承諾,除了定期的通過電子郵件聯絡她,並沒有去中國找過她,五年過去了,跡部成熟了很多。

二十歲的跡部已經褪去了初中時的青澀。那有如名家雕刻過的俊逸輪廓,一雙鳳眼此刻微微眯著,眼神變得更加深邃,薄唇微微上揚,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右眼角那個鮮明的淚痣更為他平添了一絲邪魅的氣息,由於久居上位,現在的跡部身上時刻散發著一種君臨天下的氣勢。

跡部此時也在打量著凌音,五年了,他控制著自己不去見她,有的時候想她了就會發電子郵件過去,雖然每次凌音的回復只是短短的幾行字,但是那些郵件他一直保存著。

現在的凌音已經18歲了,都說女大十八變,如果說五年前的凌音是個精緻可愛的人偶娃娃,那麼現在的凌音就如同一株含苞待放的玫瑰,昔日的娃娃臉已經變成了瓜子臉,大大的眼睛依然透著聰慧和狡黠,習慣性上揚的嘴角總是掛著一絲戲謔的微笑,隱約能看見嘴邊有兩個酒窩若隱若現。

就在兩人互相打量的時候,服務員上菜了,凌音看著桌上的菜,忽然有種想哭的衝動。

這赫然是當年她請跡部吃飯時做的那四菜一湯,一模一樣!

「跡部…」一向伶牙俐齒的凌音忽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如果你要道謝的話,本大爺就不客氣的收下了。」跡部何嘗不知道凌音的想法,他特意吩咐廚房做這些菜,就是想告訴凌音,他從來沒忘記她的任何一件事。

凌音輕笑著搖了搖頭,掩下心底的那份感動和心悸,開始吃飯。在跡部面前她一向隨意慣了,即使五年沒在一起,她還是那樣。

跡部剛要夾菜,筷子就被凌音擋開。

「就這麼點菜你好意思跟我搶啊?我可是剛下飛機,都快餓死了1

「本大爺也沒吃飯。」跡部說的很無奈,他也餓埃

「那你再叫就是,這些是我的,不準搶1凌音把菜全部拿到自己面前,捍衛領地一般的看著跡部。

跡部失笑,至於嗎?不過他還是很開心凌音對這些菜的重視,起碼證明他的努力沒有白費。

跡部叫了服務員又點了幾個菜,兩個餓慘了的人很快就解決了這頓飯。

吃完飯精神變得很好的凌音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站起來活動了下身體,然後對著跡部說:「跡部,麻煩你送我回家吧。我要回去洗澡睡覺了,長途飛機坐得真的好累。」

跡部點點頭,買單以後拉著她上了車。

車開了一會,凌音忽然覺得不對勁,這似乎不是回自己家的方向啊,難道五年內日本的道路全變樣了?

看出了凌音的疑惑,跡部淡淡的解釋道:「接你前我跟伯父伯母打了電話,他們說要去旅行,不放心你一個人在家,讓你暫時先住本大爺家。」

納尼?住你家?凌音雙眼瞪大了看著跡部。

跡部無視凌音的瞪視,繼續說道:「本大爺已經叫管家安排好了客房,你的行李已經送到客房了。」

果然是一對無良父母啊!你們怎麼能忍心讓你們如花似玉的女兒跟一個男人單獨住一起啊?凌音黑線不已。

這五年裡,跡部雖然沒怎麼聯繫凌音,但是卻一直和凌音的父母保持著聯繫,說來也奇怪,一向自大的跡部竟然頗有長輩緣。幾年下來,凌音的父母對跡部是左看也順眼、右看也順眼,特別是千葉慧子,那根本就是把跡部當成未來女婿看待了,整天在凌音面前說跡部如何如何的好,恨不得立刻將她打包丟去跡部家。在中國的幾年裡,也有男生追凌音,但是都被凌音的父母用各種各樣的辦法擋回去了,而且每次都會告訴跡部,然後凌音就會收到某大爺那充滿了華麗論的電子郵件,一個勁的批評她不夠華麗,弄的凌音糾結無比。

「跡部,我現在無限懷疑我是我爸媽撿回來的。」凌音搖著頭鬱悶不已。

跡部好笑的伸出手指彈了下凌音的額頭,惹得凌音鼓起了包子臉怒視著他。

「說什麼呢?他們也是擔心你1

「拜託!比起我一個人在家,跟一個男人在一個屋檐下才更值得擔心吧?」

「那是因為他們相信本大爺的人品。」

呸!凌音對跡部做了個噁心的姿勢,你真不要FACE!

「啊嗯,難道你懷疑本大爺的人品?」跡部微微挑眉看向凌音。

「沒,大爺你的人品絕對是24K純金,而且純度達到了4個91

跡部忽然將身子壓低,湊近了凌音,深邃的眼神望著她。

「你應該叫本大爺景吾。」

「噗~」凌音一下笑了出來,她沖著跡部揮了揮手,笑道:「跡部,你也學了中文的,你告訴我中文裡你的名字怎麼念的?」

「跡部景吾。」跡部用中文重複了次。

「對啊,跡部是姓,景吾是名,可是在中文裡景吾和景物是諧音的,我一想起來就覺得好笑,別要我叫你景物,哈哈哈哈。」凌音終於忍不住爆笑了起來。

跡部黑線,那是中文!現在本大爺跟你說的是日語!那是kingo,是國王!

「跡部,你知道我在中國這五年發現了什麼嗎?」凌音停止了爆笑,對著跡部戲謔的說。

「啊嗯,你又發現了什麼不華麗的事?」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你知道中文是有很多方言的,在台灣人們說的是閩南語,而那邊叫男性的老年的農民叫阿土伯,發音跟你的姓氏跡部一樣,ATOBE1

跡部不淡定了!本大爺這麼華麗怎麼就變成了老農民?

不理會跡部的鬱悶,凌音繼續說道:「還有手冢,在中文裡手冢和手腫諧音,我當時就在想,這名字起得也太有水平了,難怪他手總是腫1

好吧,這下跡部爆笑了,果然還是凌音在比較好啊,他很久沒試過心情這麼舒暢了!

車很快停在了跡部宅,跡部下車為凌音打開了車門。

凌音站在跡部家那華麗得媲美白金漢宮的大門前忽然一陣感慨,沒想到五年後自己竟然要暫時住在這裡,還真是世事難料埃

現在的跡部家由跡部做主,他的父母本就常年在國外,現在兒子接手了家族企業,兩口子更是樂得在外國輕鬆的享受二人世界了。碩大的別墅,除了傭人和管家,只有跡部一個人祝

「少爺,您回來了1年老的管家走了過來,恭敬的對著跡部鞠躬。

「啊嗯,這位千葉小姐暫時住在這裡,房間準備好了嗎?」

「是的,已經照少爺的吩咐準備好了。」

「小音,你跟田中管家去你房間吧,先洗澡休息一下。」

「田中伯伯,您好!麻煩您了1凌音面對老年人是很有禮貌的,她笑著對田中管家躬身致意。

田中略帶詫異的看了凌音一眼,這些年少爺的所作所為他都看在眼裡,他自然知道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一個女孩子。直到今天他才看見這個女孩的樣子,看來落落大方,眼神很清澈,身上完全沒有那些千金小姐的跋扈和傲氣,就連對他這個下人都很有禮貌,看來少爺的眼光確實很華麗埃

田中微笑的對著凌音躬身道:「叫我田中管家就好,千葉小姐請跟我來。」

「不行的,禮不可廢!您畢竟是長輩,我相信在跡部的心裡您也不會只是個下人。我還是叫您田中伯伯吧,您也別叫我小姐了,稱呼我小音好了。太客氣了我會很不習慣的。」

深受多年中華禮儀熏陶和平等教育的凌音實在沒法用看下人的眼光看田中,在她心裡,年紀大的就是長輩,該遵守的禮儀必須要遵守。何況能做跡部家族管家的人怎麼會是簡單的人物,要是自己真拿他當普通下人的話,那麼倒霉的絕對是自己,凌音雖然個性隨意,但是這點心機還是有的。

「好,那麼小音你跟我來吧。」說完田中就帶著凌音往樓上走去,臨走時還特意回頭給了跡部一個滿含深意的眼神。

跡部摸了摸下巴,忽然笑了起來,田中管家當然不是普通人,他就是被田中一手帶大的。對他來說,田中不僅是管家更是家人。沒想到凌音竟然這麼快就看出了其中的關鍵,而且他看得出凌音對田中是出自真心的尊敬和禮貌,並不是裝出來的。

呵呵,不愧是本大爺看上的女人,果然有做跡部家主母的資格!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