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三章凌音的心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凌音的心動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等凌音洗完澡出來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她換了身去年去蘇州旅遊時特意買的蘇繡的真絲兩件式睡衣,淡粉色的睡衣襯得她面若桃花。

凌音一邊拿著干毛巾擦頭髮,一邊仔細打量著跡部給她安排的房間。

這間房間大約有60坪左右,整個牆面是淡淡的白色,掛著一幅梵高的《向日葵》,房間內並沒有過於富麗堂皇和繁瑣的擺設,只是在柜子上簡單的擺了幾瓶鮮花。房間的右手邊有個落地窗,淡藍色的窗帘沒有拉開,所以無法看見外面的景色。洗手間在房間的左手方,而床,則在房間的最中間位置。寢具看上去是全新的,選擇的也是和窗帘配套的淡藍色。整個房間一點都不像跡部那個華麗控喜歡的樣子,簡單而淡雅的風格,反倒是凌音的最愛。

敲門聲忽然響起,凌音連忙起身開門,拉開門一看,原來是跡部。

看著眼前穿著一套粉色真絲睡衣,將發育良好的身體勾勒得曲線畢露的凌音,跡部忽然覺得有點呼吸急促,他略帶尷尬的咳嗽了幾聲,揮去心頭那絲火熱,漫步走進了房間。

「本大爺給你安排的房間你還滿意吧?啊嗯?」這房間的設計完全是凌音父母的主意,在凌音回來前他們就爽快的決定把女兒賣給跡部了。

「嗯,很滿意!謝謝。」凌音確實很滿意,她生怕跡部弄出個像宮殿一樣華麗的室給她,那她會失眠的。

跡部走到沙發處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雙手抱膝搭在腿上。

「小音,你來讀東大嗎?」

「可是我在中國已經大學畢業了埃」

凌音在中國的五年沒有再藏拙裝低調,她拿出了自己的真實實力,五年內讀完了高中和大學,來日本前已經拿到了大學畢業證。

「忍足、藤原、還有乾和柳現在也在東大,你不想和他們一起享受下大學時光嗎?」其實關鍵是他想她陪他一起度過剩下的大學時光。

「啊,我知道他們和你一個學校,可是你們都才大二啊,難道我還要在學校里呆足兩年嗎?跡部,我好不容易才脫離學校的苦海啊1

凌音不客氣的坐到了床邊,繼續拿毛巾擦頭髮,長頭髮擦著真累,她忽然想剪短髮了。

跡部看著凌音糾結的和長發奮鬥的樣子,啞然失笑。他起身走到凌音旁邊,將毛巾拿了過來,輕輕的幫她擦著頭髮。

「幸村和真田也在東大,幸村現在是網球部的部長,經理的位置一直給你保留著。」

啊?不是吧?還要去做經理?本來被跡部的動作弄得有點尷尬的凌音驀地抬頭看向跡部。

「YADA!狼太多,不安全1那麼多發光體在那,她會被東大的女生集體掐死的。

「有本大爺在,你還怕什麼?啊嗯?」跡部忽然低頭在凌音的耳邊輕聲說道,凌音只覺得耳朵內一陣風吹過,然後全身的寒毛立即立正。

她立即坐到離跡部稍遠的位置,搶回了毛巾自己擦頭髮,面帶尷尬和一絲不自然的說:「你讓我考慮一下,很晚了,我要睡了,晚安。」

說完她也不管頭髮是不是濕的,直接打開被子鑽了進去,背過身子不理跡部了。

跡部嘴角微微上揚,看來她也不是對自己毫無感覺,否則現在也不會故意逃避了。

跡部走進洗臉間拿出一條幹毛巾,然後走到床邊,細心的把凌音露在被子外的頭髮擦乾,然後起身關燈。

「小笨蛋,不擦乾頭髮睡覺以後會頭疼的!本大爺走了,晚安。」

直到聽到跡部離開后關門的聲音,凌音才慢慢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因為沒拉開窗帘,所以整個室里黑漆漆的,凌音也不去開燈,靜靜的坐在床上在黑暗裡發獃。

她的手輕輕撩起一縷頭髮,那上面似乎還殘留著跡部的手留下的味道。凌音忽然低低的嘆了口氣,她的心似乎快要守不住了,她可以相信跡部相信愛情嗎?

跡部的房間內燈火通明,跡部正坐在辦公桌上,桌上密密麻麻的擺放了很多的文件,不過此時的跡部卻無心處理,他只是靜靜的坐著,凝視著自己的右手。

跡部將右手的手指放於鼻尖,一股屬於凌音頭髮的清香淡淡的散發出來,跡部的嘴角忽然上揚了一個漂亮的弧度。他將視線投向了牆壁,凌音的房間就在他的隔壁,此時她應該也沒睡著吧。

跡部知道剛才凌音根本就是在借口困了逃避他,不過他也沒說出來,幾年下來,他也算是摸到點凌音的脾氣,越是逼得緊她就越會逃,五年前不就是被幾人的告白嚇跑了嗎?所以他不再強迫她,一切順其自然,他不想再等一個五年了。

今天凌音的反應他一一看在眼裡,他知道自己已經成功的走進了凌音的心裡,不過要想得到她的心,自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不過不急,既然凌音已經回來了,他有的是時間和她耗下去,最後勝利的一定是本大爺!

忽然跡部的眉頭皺了起來,如果沒記錯的話,手冢也快回來了,當年他就說了只會打五年的職業比賽然後就回日本繼續修學業。看來他必須要想辦法讓凌音進東大,只有將她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他才能安心啊,明天去找忍足吧!

跡部搖了搖頭,拿起筆開始了每晚例行的批改文件。

第二天當凌音起床時,跡部已經去學校了,她昨晚一直到凌晨3點多才睡著,腦袋裡亂鬨哄的,翻來覆去折騰了很久才入睡。

她抬起手看錶,已經十點了。凌音伸出雙手拍了拍臉頰,讓自己變得清醒一點,然後起床洗漱換衣服。

田中已經在客廳里等候了,看見凌音下樓了,便迎上去笑著說道:「小音,睡得還好嗎?少爺不讓叫你,早餐已經準備好了。」

「田中伯伯早安!我睡得還好,可能剛下飛機太累了,所以起來晚了,麻煩您久等了,不好意思。」看見田中似乎一直在等自己,凌音抱歉的躬身。

「呵呵,沒關係的,趕緊吃早餐吧。」對這個禮貌的女孩子田中還是很有好感的,他樂呵呵的將餐桌邊的凳子拉開,待凌音就座后吩咐傭人端來早餐。

吃完豐盛的早餐后,凌音對收拾桌子的田中說:「田中伯伯,我可以到花園走走嗎?」

「當然可以,少爺吩咐了,你把這裡當成自己家就是了,包括少爺的書房你也可以進去。」

她去書房幹嘛?那可是跡部處理公事的地方,姑娘她沒興趣!

凌音笑著對田中致謝,然後起身去花園了。

今天的天氣很好,時近秋天,雖然天氣還是有點悶熱,但是難得的空中竟然有風流動。

跡部家的花園很大,除了跡部最愛的玫瑰,還種了很多別的花。一陣風吹過,花兒隨風搖曳著婀娜多姿的身體,空氣中一陣花香瀰漫。

在花園中間有一個白色的鞦韆架,凌音信步走到鞦韆那坐下。她慢慢的搖晃著鞦韆,讓身體隨著鞦韆在空中劃出一個優美的弧度。

「那片笑聲讓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兒,在我生命每個角落靜靜為我開著,我曾以為我會永遠守在它身旁,今天我們已經離去在人海茫茫。它們都老了吧?它們在哪裡呀?我們就這樣,各自奔天涯……」

身處這樣的環境會讓人不由得精神放鬆心情愉悅,而一旦心情很好凌音就想唱歌自娛自樂,所以她情不自禁的哼起了范瑋琪的《那些花兒》。

「小音1一個帶著哭腔的女聲忽然響起。

凌音猛然回頭,竟然是藤原,此刻她和跡部、忍足正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

「愛里…」凌音的聲音有點哽咽,當初她不告而別最對不起的就是藤原,五年了她也沒跟她聯繫過。

藤原忽然衝到凌音面前,一把抱住了凌音放聲大哭。

「小音你這個死沒良心的傢伙!你竟然一走就是五年!你是不是根本沒把我當朋友!走不告訴我!回來也不告訴我1

聽到藤原帶淚的控訴,凌音的眼淚也掉了下來。

「愛里,對不起1

千言萬語都化作眼淚和一句「對不起」。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