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七章那就談戀愛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那就談戀愛吧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第二天凌音捂著疼痛無比的頭醒來,她沒有喝酒啊,怎麼會有宿醉的感覺呢?她忽然想到擺在忍足面前的那杯果汁,難道那不是果汁,是酒?

太坑爹了!丫明明是酒,就麻煩你有點酒的自覺好不好?裝得跟果汁似的想幹什麼啊?

昨天晚上自己是怎麼回來的?她完全不記得了!似乎迷迷糊糊的看到了跡部,應該是他送自己回來的吧?

凌音懶得想了,她使勁搖了搖頭,揮去宿醉產生的不舒服的感覺,起床洗漱去了。

凌音下樓走到餐廳的時候,就看見跡部坐在那看報紙。

「小音,你醒了?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看見凌音來了,跡部放下報紙溫柔的問道。

額,誰來告訴她這個笑得一臉柔情似水的男人是誰啊?

凌音好奇的將手探向跡部的額頭,再摸了下自己的額頭,沒發燒啊!怎麼跡部今天看起來怪怪的?

「你這個不華麗的女人在幹嘛?」

聽到這熟悉的華麗論,凌音連忙伸手拍了拍胸口,還好還好,這才是正常的跡部嘛!

「誰叫你一大清早的忽然跟變了一個人一樣,我還以為你發燒燒壞頭了呢1凌音慢悠悠的拉開椅子坐下。

跡部咬牙,本大爺難得對一個人這麼溫柔,你竟然以為本大爺燒壞了頭?

田中將手握成拳頭掩去嘴角的笑容,未來少奶奶真是有活力啊,很久沒看見少爺這麼精神的樣子了!他趕緊退了下去將空間留給了兩人。

跡部恨恨的吐了一口氣,本大爺是男人,不跟你一般見識!他忽然想起了昨夜那個意料之外的吻和凌音的告白,心情驟然好轉,看著凌音笑得暢快無比。

正在吃東西的凌音被跡部的笑弄得黑線無比,你吃飯就吃飯,看她幹嘛啊?她長得又不像盤子里的煎蛋!

「我說跡部啊,你一大早的到底哪根筋不對了?」姑娘她不介意幫你松一松筋骨!這麼看著她讓她怎麼吃飯啊?

「小音,你昨天晚上說喜歡本大爺,還強吻了我1跡部摸著下巴一臉促狹的看著凌音。

「當1凌音手裡的刀叉直接掉在了餐桌上。

納尼?!姑娘她昨天晚上竟然那麼奔放?凌音華麗麗的囧了!她什麼都不記得了,誰來告訴她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那個,跡部礙」凌音無比糾結的開口了,不停的在腦海里斟酌字句,「能不能麻煩你告訴我昨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跡部聞言微微皺眉,看樣子凌音完全不記得自己醉酒後的事了,乾竟然沒告訴他凌音醒酒後會忘記自己說的話!果然還是個不華麗的海膽頭!本大爺堅決不承認有那樣的大舅子!

「昨天晚上你拿錯了忍足的雞尾酒,喝完就倒了。本大爺送你回房時,你說你喜歡本大爺,還強吻了本大爺。怎麼?現在是想不認賬?」跡部直接跳過是自己問出來的話,強行說成是凌音主動告白的。

凌音無力的捂著頭,她就知道她一喝酒就要壞事!該死的雞尾酒!該死的忍足!姑娘她被你們害死了!

「跡部,我喝醉了,醉話不可信的,你就忘了吧。」凌音試圖挽回。

「啊嗯,本大爺只知道酒後吐真言,小音,你不是準備吃了就跑吧?」

吃你個頭啊!她吃什麼了?凌音鬱悶的想掀桌了。

「那你想怎麼樣?」凌音破罐子破摔了,放棄了掙扎。

「既然你跟本大爺告白了,那本大爺就勉強接受你的告白吧1跡部笑得高深莫測。

「跡部,不用勉強你自己的,真的。」凌音一個白眼翻過去,既然勉強你就別接受啊!姑娘她巴不得!

「那可不行,怎麼說本大爺的初吻都被你拿去了,你總該負責吧?」

「我的初吻不也被你五年前就搶走了嗎?」凌音暴走了!說完她就想給自己一巴掌,她真被氣傻了!完了,這下那個大爺肯定會說自己願意負責!

「啊嗯,本大爺很樂意負責。」

果然!千葉凌音,你這個笨蛋,你現在知道什麼叫自己挖坑自己跳了嗎?打了一輩子獵卻被雁啄了眼,說的就是你!

凌音無力的趴在餐桌上,有氣無力的說:「我可以拒絕嗎?」

跡部忽然起身走到凌音身邊,輕輕的將上身的重量壓在凌音肩上,嘴角揚起一抹醉人的微笑,輕聲說道:「小音,五年前本大爺就說過,你註定是本大爺的女人。所以,你就認命吧。」

凌音抬起頭,哀怨的看了跡部一眼,然後將頭整個的埋在桌子里,悶悶的說道:「跡部景吾,你狠1

跡部抬起身子發出呵呵的輕笑,然後用手輕輕的滑過凌音的頭髮,接著修長的手指在凌音的腦門上輕彈了一下,待到凌音憤憤的抬頭,他帶著一絲無可奈何的寵溺語氣說道:「好了,抬起頭來吧,別悶壞了自己。」

悶壞了還不是你害的?凌音在心裡吐槽。

這個時候,連凌音自己都沒注意到,面對跡部時,她的小孩子氣和任性完全暴露了出來。一個人只有在對另一個人完全沒有防備的時候才會將自己全部的真實暴露出來,只有對著自己信任的人才會毫不掩飾自己的缺點和脾氣。

「吶,跡部…」

凌音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跡部皺著眉打斷:「叫我景吾。」

「額,好吧,景吾。」姑娘她暫時不跟你一般見識,她要爭取更大的權益,「要做我男朋友必須做到三從四得,要是做不到,那就不用談什麼負責不負責的問題了。」

跡部微微一挑眉,充滿疑問的看向凌音。

「三從四德不是中國古代男人對女人的要求嗎?你要拿那個不華麗的東西來要求本大爺?」

凌音對著跡部搖了搖手指,帶著一絲狡黠的微笑說道:「我說的是另一個三從四得。三從就是我的話要服從,我出門要跟從,我說錯話要盲從;四得就是我化妝要等得,生氣要忍得,花錢要捨得,生日要記得。」

跡部聽完抽搐著嘴角,半天說不出話來。那不成了妻奴了?不過如果對象是凌音的話,妻奴也無所謂了,反正他也一直放縱她的,就算是妻奴本大爺也絕對是最華麗的那個!

「啊嗯,本大爺答應你。」

啊?竟然答應了?這個華麗的大爺不是應該指著她進行一篇華麗論嗎?沒道理答應的這麼痛快啊?

看著凌音被自己的話弄得愣住的表情,跡部忽然伸手將凌音擁在了懷裡,下巴抵在凌音的頭上。

「因為你是千葉凌音,所以我做的一切都值得。」那一貫上揚的聲音里有著掩飾不住的深情。

凌音在跡部的懷裡忽然莫名的心跳加快,心臟似乎要跳出來一樣,心底深處有一絲喜悅慢慢的涌了出來,然後溢滿她的整顆心。

凌音的嘴角微微上揚,最終她還是沒守住自己的心,終究還是淪陷了啊!她竟然喜歡上了這個自大又自戀的華麗控。

「吶,景吾,那我們就談戀愛吧1

凌音從跡部的懷裡抬起頭對著跡部露出一抹甜甜的笑,那彷彿冰雪消融后春回大地的醉人微笑瞬間眩暈了跡部的眼。

「啊嗯,你終於是本大爺的了。」

「切!怎麼不說你是我的?」

「有區別嗎?」

「當然有啊!你的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1

「…你這個不華麗的女人1

「你除了華麗還有別的形容詞嗎?…唔…」

跡部強勢的用吻封緘喋喋不休的凌音,果然忍足說的沒錯,對付女人嗦的最好辦法就是直接吻上去。

田中站在屋外欣慰的看著擁吻的兩人,拿出手絹擦了擦眼角,少爺終於長大了,也到了要成家的年紀了啊!他得趕緊給老爺夫人打個電話確定好日子了,啊,今天真是個好天氣啊!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