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八章手冢歸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手冢歸來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寫這章時狐狸很糾結也很心酸,手冢我對不起你!但是…確實是跡部和小音比較配啊!你千萬別託夢來罰我跑圈哈!

東大學生會長室。

「跡部,麻煩你管下你家小音行不?」忍足一推門進來就迫不及待的對著跡部大吐苦水。

原來凌音把自己定下那「三從四得」告訴了藤原,藤原立刻大呼好東西,然後就要求忍足也要按照這個標準來做。忍足被弄得黑線無比,偏他不敢反抗自家的寶貝女友,也不敢找始作俑者凌音的麻煩,只好來找跡部了。

跡部聽完忍足的訴苦一下笑了出來,不過他能有什麼辦法?那些條例現在被凌音寫在紙上壓在他書房的辦公桌下,要他時刻牢記,他自己都是受害者又怎麼能幫到忍足?

跡部同情的拍了下忍足的肩膀,安慰道:「你就認命吧1哥們他也好不到哪去啊!

忍足推了下眼鏡,忽然對著跡部揶揄道:「啊啦,跡部,別告訴我凌音也要你按那個標準照做啊?」

跡部囧了!本大爺為什麼要告訴你?你這個死關西狼!

「啊嗯,忍足,這個學期的報表似乎有點問題。你去把去年一年的資料都調出來重新制定個報表吧1想看他的笑話!沒門!連窗戶都沒有!

忍足黑線。話說那是一年的資料啊!他全部看完起碼得一天啊!跡部你這絕對是公私不分藉機報復啊!

跡部對著忍足一挑眉,本大爺就是以權謀私了,你想怎麼樣?

不怎麼樣!你牛X!告狀不成反被跡部惡整的忍足童鞋悲催的去整理資料了。

凌音推門進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忍足跟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離開,走的時候還頗為哀怨的看了她一眼。被看的莫名其妙的凌音問跡部:「景吾,忍足怎麼看著像被誰蹂躪過一樣?」

跡部正在喝水,聽到凌音的話直接一口水就噴了出來。什麼叫被蹂躪啊?本大爺沒那種傾向!

凌音被跡部的動作嚇了一跳,趕緊幫他拍背,嘴裡埋怨道:「你多大的人了?喝水都能嗆到?」

跡部無奈的看了凌音一眼,這還不是你害的?他伸手拉過凌音,讓她坐在自己腿上,然後環抱著她說道:「本大爺只是叫他去把報表重新弄一下。」

「弄報表而已,至於那麼哀怨嗎?我還以為你假公濟私又安排他做什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呢1

跡部無語,好吧,小音你真相了!

「對了,貞治叫我晚上一起去吃飯,你今天就自己吃晚飯吧。」凌音邊說邊伸手揉亂了跡部的頭髮,她現在越來越喜歡這個動作了,把跡部的髮型破壞掉她覺得很有成就感。

跡部已經懶得去糾正凌音的動作了,他抗議多次都無效,只好學會習慣了。

聽到凌音的話,跡部微微皺了下眉,似乎手冢已經回來了,以手冢的個性不太可能直接先來找凌音,乾和他是好朋友,會不會是他借乾的名義約凌音出去?

想到這個可能,跡部不淡定了。他伸手把凌音忙著折磨他頭髮的手抓到了手裡握著,說道:「要本大爺陪你一起去嗎?不是出門要跟從嗎?」

「哈哈。」凌音直接笑倒在跡部的懷裡,她費了好大勁才憋回了笑意,對著跡部說:「景吾,你怎麼越來越可愛了?」

「啊嗯?」跡部直接無視她那不華麗的話,挑著眉等她的回答。

「貞治說想單獨跟我吃飯,所以呢,這次本姑娘允許你可以不用跟從了1

就是單獨吃飯他才要跟去好吧?人多他還就不跟了!不過最後跡部還是妥協了,綾音一個人去了和乾約定的餐廳。

這個時候正好是晚餐時間,這家餐廳似乎生意特別好,已經坐滿了人。因為路上塞車,所以綾音遲到了幾分鐘,她走到3號包廂,推開門也不看人就歉意的說:「貞治,對不起,我來晚了。」

「小音,好久不見。」

綾音愣住了,這才發現坐在那裡的竟然是手冢。

「手冢,好久不見。」綾音很快就恢復了過來,徑自坐到了手冢的對面,對他笑著打招呼。

可能因為手冢初中時就看起來很成熟,所以五年過去變化不大,只是個子更高了,而且因為常年比賽的關係,體格也健壯了許多。

手冢貪婪的看著綾音,五年了,他就在不斷的思念中度過。那個福貓的掛飾他一直帶在身上,想綾音的時候他就會情不自禁的拿出掛飾輕輕撫摸,雖然手冢將掛飾保存得很好,但是線已經慢慢的褪色,就如同現在綾音和他的關係,漸漸的變淡了……

「小音,你…還好嗎?」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到了嘴邊卻只剩下簡單的幾個字。

「恩,我很好,現在在東大讀大二。手冢你不知道我有多慘,本來在中國都大學畢業了,現在又得重新讀書!可憐的我啊1綾音一面對手冢,就開始了習慣性的抱怨,一如當年。

可是真的一切都一如當年嗎?手冢想起來之前乾跟他說的話:「手冢,小音已經和跡部交往,你…終究還是遲了……」

手冢沒有回話,他扶了下眼鏡,閉上了眼睛。他的個性就是如此,慢熱、謀定而後動,他學不來跡部的那種強勢。在感情的世界里,他永遠是個被動的人,雖然內心深處有團火,但是卻需要別人去幫他點燃。

在看見綾音以前,他有想過去和跡部競爭,但是看見綾音以後他退卻了。現在的綾音看起來很好,而且跡部是個值得託付一生的人,他不想因為自己的私心讓綾音難做。就像當年綾音說的那句話:喜歡的東西不一定要擁有。他只要看著綾音幸福就足夠了……

手冢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掩去了心底所有的情緒。

「小音,餓了吧?點菜吧。」

「嘿嘿,你請客?」綾音俏皮的對著手冢眨了眨眼睛。

「埃」手冢眼裡劃過一抹笑意,就讓小音這樣永遠的快樂下去吧!他會學著放下的。

兩人吃完飯,手冢買了單就準備送綾音回去,剛踏出店門,就看見跡部倚在車邊看著兩人。

「啊?景吾你怎麼來了?」綾音笑著走到了跡部的身邊。

跡部熟練的幫綾音理了下頭髮,然後微笑著對手冢說:「手冢,好久不見。」

「啊,跡部,好久不見。」看見兩人親密的樣子,手冢藏於褲袋內的手緊握成拳。

「本大爺來接小音回家,有時間一起吃個飯?」

「啊,好的。」

「要本大爺送你嗎?」

「不用了,再見。」

「那我們先走了,再聯絡。」

待到手冢點頭,跡部體貼的幫綾音拉開車門,綾音笑著對手冢揮手說了再見就坐進了車裡,跡部關上車門後走到另一邊的駕駛座坐下,對著手冢點了下頭就開車離去。

手冢站在原地默默的注視著遠去的汽車,指甲深深的陷進了手掌的肉里,他長長的嘆了口氣,小音,你一定要幸福!

跡部並沒有開車回家,而是將車開到了五年前他們共度了一晚的山上。

停車后,跡部沒有下車,只是將手覆在方向盤上低著頭久久不發一言。

「景吾,怎麼了?」綾音在路上就發現跡部的情緒不對,但是他一直不說話她也不好多問,現在看見跡部似乎有心事的樣子她連忙關心的詢問。

跡部抬起頭看著綾音,那雙迷人的星眸里此刻竟然有著一絲痛苦和掙扎,綾音剛想繼續發問,跡部忽然一把扯過綾音,瘋狂的吻上了她的唇。

以往兩人雖然也有過接吻,不過跡部總是很溫柔,但是現在的跡部卻如同一隻受傷的野獸,這個吻完全是虐奪式的。他用力的吸吮著綾音的唇瓣,啃、咬、無所不用其極,綾音用力的想推開他,卻被他強勁的臂彎緊緊的鎖住身體,只能被動的任由跡部在她的唇上肆虐。

良久,唇分,跡部依然緊緊的抱著綾音。綾音捂著紅腫不堪的唇瓣剛想發火,卻聽到頭頂上傳來跡部壓抑的聲音。

「小音,我愛你。」

綾音的火氣一下消失無蹤,這是跡部第一次說愛她。雖然聽到這樣的話綾音很感動,但是今天的跡部真的很不對勁,她從跡部的懷裡抬起頭認真的看著他,問道:「景吾,你今天到底怎麼了?」

跡部將綾音的頭按進自己的懷裡,有點悶悶的說道:「本大爺沒事。」

沒事你跟瘋了一樣咬我?綾音忽然靈光一閃,難道是因為手冢?

「景吾,你吃醋了?」想明白了的綾音忽然發笑,她抬起頭帶著絲戲謔看著跡部。

跡部不自然的咳嗽了兩聲,將視線移向別處,彆扭的說道:「本大爺才不會做吃醋這麼不華麗的事1

「真的?」

「本大爺從不說謊1他只是偶爾不願承認罷了。

「嘛嘛,那一會我跟手冢打個電話,約他一起去逛街好了。」

「…千葉綾音,你這個不華麗的女人1

「哈哈,還說不是吃醋?景吾礙唔…你耍賴…我嘴很痛礙」

「閉嘴1

夕陽灑下金光,透過車窗照在擁吻的兩人身上,帶出一抹溫馨的色彩。

其實在戀愛中,偶爾的吃醋和爭吵本就是感情的調味劑,只要不過量,又有何妨呢?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