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十一章手冢的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手冢的離開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碼這章時狐狸眼淚掉出來了,手冢我對不起你!我一定給你配個比我家女吶孩子!

手冢最終還是沒留在日本,他決定回去德國繼續打職業網球。臨走前托乾交給綾音一個包裹,裡面是五年前綾音幫他選的那個水晶的音樂盒、還有他當年去德國治手時綾音送給他的那個福貓掛飾。

看著那個明顯保養得很好的音樂盒和那個已經褪色卻依然完好的掛飾,綾音忽然覺得鼻子有點發酸。她明白手冢的意思,把這些東西交還給她就意味著他要徹底的放下她了。

綾音打開音樂盒,輕柔的旋律頓時響起,竟然是當年她在雨中哼的那首《夏日華爾茲》,綾音的眼淚一下就掉了下來。

手冢,對不起……

跡部推門進來就看見綾音雙眼含淚看著音樂盒發獃,他幽幽的嘆了口氣,眼裡閃過一絲不甘,他慢慢走上前將綾音擁在懷裡。

「小音,別哭了。」看見自己的女朋友為了別的男人哭泣他心裡很難受。

綾音將頭埋進了跡部的懷裡,抽泣著說道:「景吾,你知道嗎?這首曲子叫《夏日華爾茲》,當年我有次在雨中偶然碰見在公園發獃的手冢。因為見他心情似乎很低落,所以我就哼著這首曲子跳了曲華爾茲希望他能開心一點,沒想到他竟然記下了這首曲子…你還記得這個音樂盒嗎?這是那年我們四個人一起去逛街時我選的,當時他說是送給他表妹的,現在看來其實他是想給我的。原來這音樂盒裡不是這首歌的,一定是他特意找人換的曲子……」

「還有那個福貓,那是當初他去德國治手時我們趕去送飛機,我覺得空手送人不好意思,所以隨便扯了個借口送給他的,沒想到他也一直留著……」

「景吾,我現在心裡很難受,當年傷了貞治我就愧疚了很久,現在又傷了手冢,我真的不想傷害任何人的……」說著說著,綾音泣不成聲。

跡部看著這樣的綾音心疼的厲害,都是喜歡著綾音的男人,他自然能明白手冢的心情,但是他又不得不在心裡慶幸,幸好最後綾音選擇的是他。

跡部扶起小音,輕柔的幫她擦去眼淚,溫柔的勸解道:「乖,感情里是無法計較對和錯的,有些傷害是在所難免的。手冢也好,乾也好,包括我,我們最大的希望就是你能幸福快樂,所以不哭了好不好?」

綾音淚眼迷濛的看著跡部,問道:「景吾,你會不會有天像手冢一樣離開?」此時的她非常茫然,變得有點患得患失起來。

跡部被問得很糾結,這是什麼不華麗的問題啊?但是看著綾音充滿期待的眼神,他還是很鄭重的回答道:「本大爺絕對不會離開你1

「要是有天你離開一定要提前告訴我,要不我會受不了的。」

「都說了本大爺不會走!你這個不華麗的女人,腦子裡都亂七八糟的在想什麼?」

綾音沒理會跡部,將音樂盒和福貓收進了抽屜里,然後閉著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睜開眼睛時,那份茫然已經褪去。

手冢,你保重!綾音抬頭看向窗外的藍天,心裡默默的為手冢祝福。

「景吾,哭真的是件很累的事情,我肚子餓了。」綾音平復了心情後轉頭對著跡部說。

看見綾音似乎已經不再鬱悶了,跡部提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他走到床邊坐下,雙手抱胸斜著頭看向綾音。

「想吃什麼?」

「嘛嘛,今天我親自下廚吧。」

「啊嗯,那本大爺就期待你的廚藝了。」看見綾音心情好轉,跡部自然樂得配合,何況他也很久沒吃綾音親自做的菜了,還是很懷念的埃

偶是親自下廚做飯神馬的很有愛的分割線

晚餐過後,跡部回了書房處理文件,綾音則是捧著一杯熱茶坐在沙發上看書。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晚上十點,綾音合上書,揉了揉有些發酸的眼睛,起身走去跡部的書房,她已經養成習慣每天晚上睡覺前去跟跡部道聲晚安了。

綾音走到跡部的書房前敲門,敲了好幾聲卻沒反應,難道跡部睡覺了?可是門縫裡明明有燈光透出來埃

綾音用力一推,門開了,跡部趴在桌子上似乎是睡著了。

這樣睡覺也不怕感冒!綾音趕緊走過去準備搖醒他,手碰到跡部的額頭時她忽然呆住了,好燙!

「景吾,景吾,你快醒醒1綾音趕緊拍著跡部的身子要他醒來,怎麼能趴在桌上睡覺呢?看,這不就發燒了嗎?

跡部費力的睜開眼睛,模模糊糊的看見綾音正一臉焦急的站在自己面前,他剛想起身卻覺得渾身無力,骨頭都有點發疼,而且身上好熱,似乎是生病了。

「小音…幫我叫田中來,本大爺好像生病了…」跡部剛說完又無力的趴回桌上。

「我馬上去。」綾音趕緊去找田中管家,臨走時還特意將跡部的外套披在了他的身上。

田中很快就來了,看見跡部的情況不對他立刻打電話給家庭醫生。不一會,家庭醫生就來了,檢查后說是因為著涼引起的,沒什麼大礙,但是要多喝水吃點清淡的東西,休息幾天就會好了。

醫生給跡部打完退燒針就走了,田中則是去送醫生了,綾音留下照顧跡部。

跡部吃完葯就沉沉的睡著了,綾音摸了下他的額頭,似乎還是有點發燙,看來燒還是沒完全退下去埃忽然她想起前世小時候生病發燒時,爸爸就會用高度的白酒來擦她的掌心、腳板心和身體,然後燒很快就退下去了,雖然是土辦法但是很見效。

綾音立即去找田中要高度白酒和藥用棉,田中也很實在,直接從酒窖里拿出一瓶53度的飛天茅台,綾音抽搐著嘴角接過,腳步有點漂浮的回到了跡部的房間。

茅台啊!哪個中國人不知道?一瓶正品的飛天茅台起碼幾千塊,好的甚至上萬,現在卻被拿來擦身體退燒,這麼奢侈的事情也只可能發生在跡部身上了。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