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十二章誰說病人不能變狼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誰說病人不能變狼的?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房間內,綾音拿著蘸著白酒的藥用棉仔細的幫著熟睡的跡部擦掌心和腳板心,可是光這樣不夠,得擦身才行,而且必須擦到溫度降下來才有效。

綾音糾結了,難道要她脫掉跡部的衣服?雖然兩個人是戀人了,但是除了擁抱和接吻並沒有更深一層的接觸,跡部是個自控能力很強的人,兩人之間從來沒有擦槍走火的事情出現過,所以現在一想到要面對跡部的裸體,綾音童鞋不淡定了。

她本來想找田中幫忙,但是看看時鐘,已經12點多了,田中應該已經睡了,打擾別人睡覺這樣的事她做不出來。

看著手裡的酒和藥用棉,綾音很無奈,猶豫了一下,她最後還是決定幫跡部擦身,沒什麼比讓他退燒更重要。

綾音放下手裡的東西,輕輕的掀開被子,手帶著一絲顫抖的去解開跡部的襯衣扣子,為什麼感覺自己現在的行為那麼像那些電視里的演的迷J的壞人呢?綾音童鞋內牛滿面。

感覺起碼過了幾個世紀,綾音才將跡部的衣服完全解開,至於褲子,無視啊無視!擦完上半身應該就能退燒了吧?綾音有點不確定的想。

綾音將酒蘸在藥用棉上,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始慢慢的幫跡部擦身。

跡部的身材很好,因為堅持鍛煉,所以身上沒有一絲贅肉,皮膚很白皙,腹部的六塊肌清晰可見。

「真不知道你怎麼保養的,皮膚比我這個女生還白嫩,真讓我嫉妒。」綾音一邊擦一邊叨咕著。

終於擦完了前面了,還得擦後背,綾音低下身子輕輕的扶著跡部的肩膀,正準備幫他翻成側身姿勢的時候,手忽然被跡部抓住了。

跡部竟然醒了過來,一雙勾人魂魄的鳳眼此刻正直勾勾的看著她。

綾音被看得有點心慌,趕緊解釋道:「我見你一直沒退燒,就想起中國民間有種土辦法可以用酒精擦身來退燒,所以才解開你的衣服的,你別誤會我是故意想占你便宜哈。」

跡部忽然一把將綾音扯進懷裡,用因為生病而略帶一絲沙啞的低沉聲音在綾音的耳邊說道:「本大爺的身材你還滿意嗎?」

「我根本沒注意看你的身材!我是在幫你治病好吧?」綾音邊說邊想推開跡部,卻被他緊緊的束縛在懷裡。

「那剛才是誰說嫉妒本大爺皮膚好的?」

啊?竟然那個時候就醒了?那幹嘛還裝睡讓姑娘她那麼累啊?綾音怒了。

「你都醒了還不出聲故意裝睡,跡部景吾你真討厭1說完綾音就開始奮力的掙扎,NND,你就是故意想看本姑娘的笑話是吧?本姑娘不奉陪了。

跡部忽然猛的一個翻身將綾音壓在身下,然後按住綾音的雙手,幽暗深邃的眸子深深的看著她,呼出的熱氣噴到了她的臉上,引得她渾身一陣酥麻。

「你…你想幹嘛?」

跡部忽然低頭輕輕的將臉對著綾音,兩人鼻尖碰著鼻尖,距離拉的很近,一種說不清的曖昧情愫遊走在兩人之間。

「小音,我想要你。」跡部低沉的聲音帶著蠱惑。

「你…發燒了。」其實她很想說「你發SAO了」。

「留些汗就會好的。」

「那你跑步去,要不打網球去1

跡部將頭靠近綾音的耳邊,然後輕輕的將她精巧的耳垂含住,惹來綾音一陣戰慄,他在她耳邊輕聲的說道:「我比較喜歡另一種流汗的運動。」

「景吾啊,很晚了,所以…唔…」綾音沒說完的話被跡部含進了嘴裡。

一直吻得綾音快要窒息了,跡部才慢慢結束這個吻。他鬆開綾音的手,用雙手支撐著身體立起,居高臨下的看著綾音,眼神里有著濃濃的深情和一絲遮蓋不住的情慾。

「小音,不要拒絕我好嗎?」跡部的聲音里竟然有著一絲哀求。

綾音愣住了,一向自大華麗的跡部竟然會有低頭的時候?

她忽然想起晚上因為手冢的離開而哭泣時跡部眼裡閃過的一絲受傷,自己因為另一個男人的離去而在現任男朋友懷裡哭泣,她似乎讓跡部產生不安了,所以跡部才會想用這樣的方式完整的擁有自己。

綾音忽然覺得很內疚。一直以來都是跡部在遷就著自己,雖然看上去跡部很強勢很大男人,但是在她的面前他從來沒有強迫過她什麼。五年前自己只是隨意找的一個借口,沒想到跡部真的等了她五年,還為她做了那麼多,是她太遲鈍了嗎?直到現在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在任意揮霍著跡部的好,卻從沒為他考慮過,兩人現在能在一起,也是因為跡部一直在努力,而她,似乎真的什麼都沒做過。

想到這些,綾音的眼睛有些濕潤了,她看著眼前這個正在拚命壓抑著身體渴望的深愛著自己的男人,扯開一個絕美的笑顏。

她伸出手撫在跡部的臉上,深情的說道:「景吾,我愛你。」

跡部一下呆住了,然後猛地壓下身子吻上了綾音的唇。

「Iloveyou,吾愛。」

房內的溫度一下升高了,兩個深陷愛河的男女開始譜出一段古不變的動人樂章。

———————我是H無能尚在學習中的分割線——————

清晨八點,綾音悠悠醒轉。她感覺渾身像被汽車碾過一樣,到處都酸疼無比,特別是腰,簡直就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忽然一個輕吻落在她的額頭上。

「小音,早。」

綾音這才後知後覺發現自己**著身體躺在跡部的懷裡,頭枕在跡部的胳膊上,而跡部也同樣身無寸縷,此刻正帶著笑意看著她。

哦買噶的!她真的和跡部做了!而且還不止做了一次!

跡部現在心情很好,深愛的女孩終於完全的屬於了自己,而且還在自己的懷裡醒來,這樣的感覺讓他覺得很幸福,他也相信他會一直這樣幸福下去。

綾音的想法就複雜多了,她現在很想裝死,好尷尬啊好尷尬!她該說什麼啊?是像電視里的女主角一樣哀怨的說「你要對我負責」,還是去找根煙叼著,瀟洒的抽上一口,然後說「我會摹保亢冒桑這些都不能說,要真那麼說的話,不用跡部出手,她自己都會直接把自己PIA飛!

「怎麼了?身上很難受?」跡部看著綾音好像想說什麼又不敢說的樣子,關心的問道。

昨天晚上他的確是太瘋狂了一點,畢竟初經人事,又是抱著自己最愛的女人,難免有點控制不住,以後他一定會注意的。

綾音鬱悶了,要她怎麼回答嘛?她將頭整個塞進被子里,悶悶的說道:「你走開啦!穿衣服去1

跡部扯了幾下被子都沒扯開,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了,又怕綾音把自己悶難受了,於是起身說道:「好,我去穿衣服,你趕緊把頭露出來,會悶壞自己的。」

「YADA!等你穿完了我再出來1

跡部發出了幾聲悶笑,戲謔的說道:「反正你都看過了,怕什麼?」

綾音直接一腳踹過去,把跡部踹離了床,然後裹緊被子,把自己整個都藏進了被子里。

跡部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丫頭,還真是暴力啊!隨即起身開始穿衣服。

一陣悉悉索索的穿衣服的聲音后,跡部對綾音說:「本大爺穿好衣服了,你可以出來了。」

綾音這才從被子里慢慢的探出頭,小臉被憋得通紅的,看得跡部是又好氣又好笑。

「現在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你身上本大爺都看遍了……」跡部話還沒說完,一個枕頭就沖著他飛了過來,他連忙接祝

「出去1

「好好好,我出去。你趕緊下樓吃飯吧,本大爺在餐廳等你。」跡部徹底無奈加無語了,只得讓步,誰叫自己愛慘了這個小魔女呢?

待到跡部關門出去,綾音才從床上坐起來。

啊啊啊啊啊!是誰說的生病的人沒力氣做什麼的啊?那她現在渾身的酸痛是怎麼來的啊?病人也可以化身為狼的!

第二天,綾音就被強制性的搬到跡部的室里,從此跡部過上了夜夜笙歌的幸福生活,而綾音則是每天扶著酸痛的老腰腹誹不已,為什麼她要找個運動員出身的男朋友啊?姑娘她體力不支了啊!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