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十五章凌音遇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凌音遇險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距離江口百合的出現又過了幾天,似乎江口是真的被打擊到了,沒再來找跡部,而凌音也樂得輕鬆,任哪個女人都不想去面對對自己的男人有企圖的女人的。

藤原打來電話約凌音去逛街,她爽快的答應了,在家裡呆了幾天渾身都要生鏽了,出去走走也好。跡部本來想陪她一起去,但是被她拒絕了,閨蜜去逛街帶個男人幹嘛?何況她這麼大個人了,還會迷路和被人拐賣嗎?

於是,在跡部一大堆嗦的提醒后,凌音坐上車離開了。

冬日的東京街頭還是比較寒冷的,凌音天生畏寒,自然不可能學那些日本女生大冬天的也穿個超短裙美麗凍人,所以她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跟身邊輕裝上陣的藤原簡直就是鮮明的對比。

「小音啊,你怎麼穿得像個北極熊一樣啊?」藤原對凌音的穿著很無力,都是花季少女,本就該盡情綻放自己的美麗,偏偏凌音就是喜歡隨意的打扮,除了校服以外根本不穿裙子,也不知道跡部那個華麗控怎麼受得了她。

「嘛嘛,現在可是冬天,很冷的好吧?保證身體健康比穿的漂亮重要多了。」凌音不在意的說道。

藤原也不再說什麼了,兩個女孩很快就開始了瘋狂的購物之旅。

很快就到了午飯時間,兩人來到一家鐵板燒的餐館。藤原剛要點單,電話忽然響起。

「侑士,我在和小音逛街呢……」似乎忍足有什麼特別的話要說,於是藤原對著凌音做了個歉意的手勢后便走到一邊去講電話了。

凌音戲謔的看了藤原一眼,便隨手拿起桌上的水喝了起來。

也不知道忍足和藤原說什麼,半天都沒回來,凌音都喝完一杯水了,肚子餓得咕咕叫了,無奈之下,她起身準備去找藤原。

就在她起來的時候,腦袋忽然感到一陣眩暈,然後失去知覺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凌音醒來就發現自己被人反綁著雙手固定在一個椅子上,她搖了搖還有點點暈眩的頭,開始仔細量起周圍的環境來,得先確定自己在哪裡。

這應該是個廢棄的倉庫,具體位置在哪凌音看不出來,因為除了暗黃的吊燈,整個房子都是密封式的,只有一扇緊閉著的門。凌音試著活動了下雙手,發現繩結綁得很緊,似乎不是普通的繩子,很牢固。

看來那杯水有問題,凌音在心裡下了結論。可是究竟是誰那麼大手筆出動**把自己綁架來呢?莫非那人知道自己和跡部的關係,所以為了錢綁架她勒索贖金?或者是別的原因?

就在凌音胡思亂想的時候,門被打開了,一個似曾相似的女聲響起:

「千葉凌音,你沒想到吧?」

凌音聞聲望去,竟然是江口百合。

原來是她!看來那天她果然被自己刺激到了,所以才會綁架自己。

知道自己被綁的原因凌音就鎮定了下來,她平靜的問道:「江口小姐,你綁架我來是想要我離開景吾,還是要打我一頓泄憤?」

「我要你離開你會乖乖的走嗎?景吾哥哥那樣的男人你會捨得放棄?至於打你,本小姐怕髒了自己的手1江口語含譏諷的說道。

「那你想做什麼?」

江口忽然走到了凌音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眼神里是**裸的憤恨和嫉妒。凌音也不甘示弱的回望著她,反正自己已經被綁架了,現在根本無力反抗,雖然心裡有點擔心,但是氣勢上絕對不能輸給對方。

「呵呵。」江口忽然笑了起來,但是眼裡卻沒有絲毫的笑意,「很有膽量嘛!一般的女孩子這種時候肯定是嚇得哭泣尖叫哀求我了,你卻還能這麼鎮定。」

「哭和尖叫有用嗎?既然你抓了我來,不做點什麼是根本不可能的,哀求你你也不可能放我走,我何必浪費口水。」

「果然很特別,難怪景吾哥哥喜歡你,連我都有點喜歡你了呢。」江口雖然嘴裡這麼說,但是眼神卻更加的憤恨。

「嘛嘛,別,你這樣的喜歡我招架不起。說吧,你想做什麼?」凌音越來越鎮定,反正逃不開不如勇敢面對,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只要不是要自己的命,自己總有天能討回來的。

江口也不回話,慢慢的直起身子,舉起手掌拍了幾下,很快,四個看起來就像街頭混混的男人走了進來。

「你不是問我想做什麼嗎?看見這四個男人了嗎?很快你就會被他們輪J,我倒是,變成殘花敗柳的你還有什麼臉留在景吾哥哥的身邊1江口惡狠狠的對著凌音說道。

聽到江口的話,凌音倒吸了一口冷氣,MD!這女人有病啊?竟然用這招!女人的嫉妒心果然能讓人變態啊!

凌音壓下心底的驚慌,淡淡的說道:「你不怕景吾知道嗎?找人輪J跡部家少爺的未婚妻,這樣的罪責,我想即使你的家族也承受不起吧?」

江口忽然大笑了起來,看向凌音的目光竟然滿是同情,她譏笑著說:「你覺得我可能讓景吾哥哥知道嗎?我會把一切都錄下來,再匿名寄給他。一會等他們滿足了,我會把你送去國外的某個地方藏起來,這樣景吾哥哥就會以為你是不敢再見他所以自己失蹤了。那個地方很隱秘,即使以跡部家的實力也絕對查不到。過個一年半載的,景吾哥哥自然也就不會再找尋你,到時候他萬念俱灰肯定會接受家族聯姻,而我絕對是最好的選擇1

凌音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個女人真是太天真了!跡部絕對不會是輕易放棄的人,要不當初也不會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苦等了五年,何況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只要做過了,總有露陷的一天,到時候她該怎麼承受跡部的怒火?

看見凌音的動作,江口面露猙獰,她忽然一把抓起凌音的頭髮逼迫她抬頭,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顆藥丸強行塞進凌音的嘴裡,那顆藥丸遇口即化,凌音想吐都吐不出。

「呵呵,為了讓你更舒服,我特意花大價錢弄了這個葯,據說這個葯可以讓烈女都變成**,一會你就好好享受吧1

說完江口就對那四個已經蠢蠢欲使了個眼色,四個男人淫笑著色迷迷的朝著凌音走了過去。

凌音在心裡狂罵娘,MD,難道今天自己真的要被這四個男人侵犯了?她拚命想掙脫繩子,但是卻只是無用功,她的身體忽然變得火熱,心底有種異樣的情緒慢慢湧起,凌音知道這是藥效上來了,她猛地咬了下自己的舌尖逼自己清醒,然後怒視著朝自己逼近的男人。

「我警告你們,離我遠點!動我的代價你們負不起1

「哈哈,好辣的丫頭,我喜歡,一會我先,不準跟我搶1一個看起來很猥瑣的男人忽然放聲大笑,看向凌音的目光里是**裸的情慾。

「行啊,兄弟就跟著你後面就是,這小妞身材還真不錯。」說話的男人淫邪的看著凌音,還伸出舌頭舔了下自己的嘴角。

「別過來!1凌音拚命控制著藥效產生的反應,心裡在默默的呼喊著跡部的名字,景吾,你快來啊!

男人的手已經伸到了凌音的手上,眼看著就要撕開凌音的衣服了,忽然,一個帶著怒氣的低沉男聲響起。

「給本大爺把那四個垃圾的手剁了1

一瞬間,一群訓練有素的保鏢沖了上來將四個男人拉開,接著就是一陣哭爹喊娘的哀求聲和拳頭不斷落下的聲音響起。

「小音小音,你怎麼樣了?」

因為藥效的原因,凌音已經有點神志不清了,她使勁的閉了下眼又睜開,試圖讓自己更清醒點,終於看見現在抱著自己一臉焦急的男人是跡部,凌音無力的對著跡部扯了個微笑,勉強的說道:「快……帶我走……我被下了葯……」

跡部立刻將凌音的手解開,這時候凌音已經完全被藥性控制了意識,她只覺得自己很難受很想發泄,而現在這個懷抱讓她很舒服,她拚命的把身體往跡部懷裡湊,雙手緊抱著跡部的脖子,嘴狂亂的在他的臉上和脖子上親吻著。

跡部看見凌音現在的樣子,只覺得心底有股火快要將自己燃燒起來了,他按住還在亂動的凌音,打橫將她一把抱起,轉頭充滿殺氣的對江口厲聲說道:「江口百合,你成功的惹火了本大爺!你們江口家族等著破產吧1

眼看自己的計劃被破壞,現在跡部又對自己發出這樣的威脅,江口受不了了,她雙眼含淚的對著跡部說道:「景吾哥哥,你不能這麼做!我只是太愛你了啊1

「你的愛本大爺不稀罕!敢動本大爺的女人就要付出代價!還有,請稱呼我跡部君,我們不熟。」

說完,跡部也不理會癱坐在地上一臉絕望的江口,抱著凌音大步離去,剩下的事情他帶來的人自然會處理好。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