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十六章中標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中標了?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等到凌音真正清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凌音覺得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渾身酸痛,她轉頭看見跡部正睡在她的旁邊,兩人都身無片縷。凌音試著抬起胳膊,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上遍布著青紫的吻痕,又發現跡部身上也遍布著這樣的痕,胸口還有疑似被指甲抓過的划痕隱隱透著鮮紅。

啊啊啊啊啊!她做了什麼?難道那葯還能讓人變得瘋狂大玩SM?凌音童鞋抓狂了。

「寶貝,你醒了?還難受嗎?」

伴隨著熟悉的低沉男聲,凌音被跡部摟在了懷裡。跡部一醒來就看見凌音一臉不舒服的表情,以為藥效還沒過,於是趕緊出聲關心的詢問她。

「阿諾……這個,不是我抓的吧?」凌音很不好意思的指著跡部胸口的抓痕低聲問道。

跡部挑了一下眉,促狹的說:「難道本大爺沒事自己抓自己玩?」

「礙…」凌音聞言將腦袋埋進了跡部懷裡,姑娘她沒臉見人了!難道她是個隱形的SM愛好者?糾結啊糾結!

看見心愛的小女人裝鴕鳥了,跡部悶笑不已,他輕拍著凌音的頭說道:「不是你的錯,是那藥效的關係。」說到葯的時候,跡部的笑容褪去,眼底閃過一道寒芒。

聽到跡部的話,凌音立刻抬頭問道:「對了,你怎麼找到我的?」

還好跡部來的及時,要不然……想到這裡,縱是一向冷靜的凌音也忍不住打了個冷戰,渾身開始顫抖。

跡部心疼的抱住凌音,那樣的事情不管哪個女人遇到都會有心理陰影的。他輕輕的用手撫著凌音的頭髮,待凌音不再顫抖了,他才幽幽的說道:「藤原一發現你不見了立刻通知了我,還好田中提醒我要小心女人的嫉妒心,所以我偷偷在你身上裝了GPS定位裝置。因為當時不能確認抓你的是誰,怕對方人多,所以我先通知了家族的保鏢隊才出發去你那,還好我及時趕到了!如果……」

說到這裡,跡部緊緊的摟住了凌音,話音里有種失而復得的慶幸。他無法想象自己如果去晚了會怎麼樣,他肯定會忍不住親手把那個女人和那幾個垃圾殺了!

凌音將手放在跡部的臉上,輕輕的撫平了他皺起的眉頭,然後輕柔的在他薄而性感的唇上印上了一個吻,笑著說道:「沒有如果。我好好的在這,就在你的懷裡。」

跡部的鳳眼瞬間變得深邃,直直的看著凌音,然後吻上了凌音的唇。

「還好你沒事……」跡部的尾音淹沒在吻里。

綁架事件的後續凌音沒再過問,她知道跡部一定會處理好的,那個瘋女人肯定沒啥好下常跡部護短可是出了名的,何況凌音本就是跡部的軟肋,他會放過傷害凌音的人那簡直是做夢!

經過這件事後,跡部對凌音看得更嚴了,真正的將「出門跟從」這「三從」之一發揮得淋漓盡致,讓凌音頭疼不已。偏偏那「三從四得」就是她定下的,現在要反悔也不可能了,只好承受著痛並快樂著的後遺症了。

很快到了春節,對於骨子裡還是中國人的凌音來說,日本的春節她真的沒啥興趣,還好跡部從小接受的是西方式教育,所以家裡也沒普通的日本人家那麼多講究,這讓凌音慶幸不已。

春節時是有廟會的,凌音怎麼可能錯過呢?於是兩個穿著浴衣的男女在田中欣慰的目光的歡送下驅車去看廟會了。

逛廟會的人出奇的多,為了怕凌音走丟,跡部一直抓著凌音的手。他對於這樣熱鬧的地方還是相當不習慣,也就凌音有這麼大面子能讓他大爺屈尊來這裡了。

看著凌音又吃了一盒章魚燒,跡部的眉頭微微皺起,不贊同的說:「小音,你已經吃了很多了,一會胃會撐得難受的。」

「可是我還是覺得很餓啊,沒事啦!我有分寸的。」凌音繼續津津有味的品嘗著各色美食,不在意的回答。

跡部搖了搖頭,也就不再阻止她了,只要她開心就好了。

吃飽喝足后,兩人找了個沒什麼人的地方坐下,凌音懶懶的靠在跡部的肩上問:「景吾,你說今天有煙花看嗎?」

「你想看?」跡部攬住凌音的肩膀,側頭問道。想看的話他可以叫人放。

「還記得五年前神奈川的煙火大會嗎?呵呵,本來我和貞治是找蓮二一起看煙花的,結果先是遇到了立海大的全部正選,然後你帶著冰帝的人也出現了,還弄出了三校友誼賽。」想起當年的情景,凌音一下笑出聲來。

跡部也放柔了表情,嘴角揚起一個漂亮的弧度,微笑著說:「是忍足說煙花會很值得一看,加上那些傢伙一直說,所以本大爺才勉為其難帶他們去的,誰知道在那遇到了你。你還真是個不負責的經理啊,整天到處跑1

「拜託!本小姐是被你和忍足設計成為經理的好吧?害我成為全冰帝女生的公敵。你們太陰險了1

「那是誰不費吹灰之力就收服了後援團的,啊嗯?」

「那是本小姐有個人魅力和魄力,你就嫉妒吧1

「本大爺會嫉妒你?」

「嘛嘛,不承認沒關係,反正你大爺就是傲嬌型的。」

「……你這個不華麗的女人1

「嗨嗨,不過我有個超級華麗的男人啊1

說完,凌音戲謔的看了跡部一眼,跡部一愣隨即笑了出來,他伸出手將凌音摟在了懷裡。

「小音,遇見你真好……」跡部輕輕吻著凌音的髮絲,深情的說道。

「景吾,遇見你也真好1凌音抬起頭對著跡部綻放了一個微笑。

跡部慢慢的低下頭,正要吻上凌音的唇,忽然凌音一把推開了他,苦著一張臉鬱悶的說:「景吾,我肚子好疼。」

「……你這個不華麗的女人!早說你吃多了你還不信!很難受嗎?」氣氛被破壞掉,跡部咬牙不已,但是還是忍不住擔心凌音。

「嗚嗚,好疼啊1她是真的好疼,眼淚都要下來了。

跡部看見凌音疼的眼淚都要下來了,不由緊張了起來,一把打橫抱起凌音,也不廢話,直接向醫院奔去。

「恭喜你懷孕了,不過孩子有點不穩,最近要忌同房,要不下次就不是肚子疼那麼簡單了,可能會流產。」

聽完醫生的話,跡部和凌音同時愣住了。

哦買噶的!她竟然懷孕了?是跡部的孩子!她要做媽媽了?天啊!凌音童鞋傻了。

跡部腦袋裡只回想著兩個字「懷孕」,那就是說他要做爸爸了?哈哈哈哈,他要做爸爸了!

跡部興奮的一把抱住凌音,激動的說:「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1

被忽然抱住的凌音一臉黑線,趕緊拍開跡部的手,不好意思的對著醫生抱歉的笑了下,然後拉著一臉掛著白痴笑容的跡部離開了醫院。

跡部宅,室內。

凌音現在很想一掌拍開眼前這個笑得跟白痴一樣的男人,從回家開始跡部就保持著這樣的笑容,然後抓著田中跳得跟個孩子一樣。

田中更離譜,眼淚都下來了,直接就跑去打電話通知跡部夫妻,然後就開始對家裡的傭人上課。要求大家以後的日子裡一切以凌音的需要為需要,要緊密的團結在凌音的周圍,做到隨傳隨到。家裡所有的尖銳物品一律收起來,所有容易絆倒人的傢具一律搬走,所有房間的過道都要鋪上柔軟的地毯,廚房的食譜也要做更改,24小時都要有人守在廚房裡待命。

傭人們在田中的帶動下眾志成城的握緊了拳頭,誓要捍衛凌音肚子里孩子的安全,而對凌音的稱呼也統一改為了少奶奶,凌音童鞋的上訴被無情的駁回。

「你究竟笑夠了沒?」看著對著自己的肚子笑得傻兮兮的跡部,凌音無力扶額。這個白痴男人是冰帝的KING和跡部集團的董事長,說出去誰信啊?

「小音,我們結婚吧1跡部收起了笑容,一臉正經的看著凌音,眼神里有著堅定和期待。

凌音呆住了。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