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二章網球場再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網球場再遇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距離遇到手冢已經過去了兩天,雪乃又回到了家—學校—打工三點一線的生活,有利也沒再拜託自己去接小薰了,可能是聽小薰說了自己路痴的事情。

再也見不到了吧?想起那張面無表情的俊逸面孔,雪乃沒來由的輕嘆了一聲。

算了,對方可是有私家車的富家少爺,而且還長得那麼帥,雖然幫過自己,那也許只是人家日行一善,估計現在都忘記自己長什麼樣了!怎麼看都不是自己這個階層和檔次的女孩可以妄想的,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雪乃做了個深呼吸,打起精神往打工的地方走去。

雪乃打工的地方是個壽司店,經常要送外賣,因為送外賣可以多拿小費,所以每次有叫送外賣的雪乃絕對第一個舉手。

翻身下了單車,雪乃一手提著壽司的盒子,一手看著客人留下的地址,AT網球俱樂部,應該是這裡了吧?老闆說那有很大的標誌,很好認的,她怎麼沒看見啊?難道又走錯了?

就在雪乃拿著紙條發愁的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

「中森桑?」

雪乃抬頭一看,竟然是手冢!

不是吧?上午才想到可能再也見不到了,下午就遇見了,這算什麼?緣分嗎?

雪乃掩饒那絲雀躍,禮貌的對著手冢躬身問好:「手冢君,你好。」

「啊,你好,你是來送外賣的?」看見雪乃一身壽司店店員的裝束和手裡提著的壽司盒子,手冢問道。

「嗯,是啊,有客人訂了我們店裡的壽司,但是我怎麼都沒找到AT網球俱樂部啊!老闆說有很大的標誌,可是我看遍了附近都沒看見。」

手冢推了下眼鏡,覺得有點好笑,這個女孩還真是一點方向感都沒有,跟當初四天寶寺那個遠山金太郎迷路的技術有得一拼。

「這裡是後門,所以你看不到標誌。」

「啊?我怎麼走到後門來了?我明明是按指示走的啊,為什麼我老迷路啊?」雪乃對自己的路痴很無力。

「太大意了,我帶你過去吧。」手冢暗暗搖了搖頭,還好她遇到自己,要不然客人收不到外賣她會被老闆炒了的。

「啊,謝謝!謝謝!手冢君你真是一個大好人1雪乃激動得都快哭了,每次她一迷路都能遇到手冢,真是她的救星啊!

手冢腳下一個趔趄,這夸人的方式還真是……此時連他自己都沒注意到,他在聽到雪乃的話后嘴角微微上挑了15°。

雪乃終於平安的將外賣送到了客人手裡,接過客人給的一千日元小費,雪乃臉上笑開了花。

嘛嘛,再存段時間,她就可以買飛機票去德國看媽媽了。

「你媽媽在德國?」

聽到手冢的發問,雪乃才意識過來自己不知不覺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了,她不好意思的抓了下頭髮,對手冢說:「嗯,我媽媽早幾年改嫁去了德國,我很想她,所以使勁存錢,想去看看她。」

「你父親呢?」

聽到父親,雪乃的臉暗淡了下來,她幽幽的說:「媽媽改嫁以後,爸爸一直酗酒,去年喝醉了在街上出了車禍……」

手冢帶著歉意的說道:「對不起。」

「嘛嘛,沒事,已經發生的事情就要學會接受,我很堅強的1雪乃掩下心底的哀傷,又露出了笑臉。

已經發生的事就要學會接受嗎?手冢推了下眼鏡,是啊,小音已經和跡部在一起了,而且過的很幸福,自己不該再沉溺於過去了。

「謝謝。」

手冢忽然的道謝讓雪乃滿頭霧水,不過看到手冢似乎輕鬆了很多的表情,她微笑著說:「沒事沒事,你幫了我很多呢!要是我能幫到你,我會很開心的。」

手冢的表情柔和了很多,繼續問道:「那你怎麼不跟你母親一起去德國?」

「她結婚沒多久就懷孕了,現在一家三口過的很好,我不想去打擾她的生活。而且,我已經是大學生了,很快就能畢業找到工作養活自己了,我不想成為她的負擔。」

手冢沉默不語,原因應該沒有這麼簡單吧?再婚的家庭他也接觸過,可能是那位繼父不願意接受她吧?不過,經歷了這麼多事情,還一邊讀書一邊打工賺錢養活自己,這個女孩真的很堅強。

「一個人很辛苦吧?」過了半響,手冢出聲問道。

「啊,還好啦!習慣了就好。」雪乃笑得很自然,完全看不出有覺得委屈、憤怒和不滿的樣子。

真是個樂觀的女孩子!手冢的心裡對雪乃多了一絲讚許,嘴角輕輕的上挑了一點,不過雪乃沒注意到。

「你要回壽司店了嗎?」

「啊啊!你不說我都忘記了!我得趕緊走了!要不老闆看到我半天都沒回去會罵人的!手冢君,那我就先告辭了,再見!還有謝謝1

說完一大串的話,雪乃立刻火燒屁股一樣的騎著怠

手冢站在原地目送著雪乃的身影,用手扶了下眼鏡,嘴角微微上揚,還真是個特別的女孩子。

——————偶是狐狸其實也很沒方向感的分割線——————

等到雪乃下班,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今天壽司店的生意特別的好,老闆一高興說給加班費,雪乃便毫不猶豫的加班了,往常她九點就下班回去了。

換下工作服,拿起書包,雪乃對著老闆道了再見就離開了。

這個時間已經沒有公車了,地鐵的末班車也已經開走了,看來只有走路回去了,雪乃無奈的想。

為了這點加班費,她不得不走她最怕的夜路了。

街道上已經沒幾個行人了,昏暗的路燈並不能完全的照亮地面,反倒為夜晚增添了几絲詭異的氣氛。

「天靈靈,地靈靈,小鬼大鬼慢慢行,我只是路過的,不要找我礙…」

雪乃雙手合十,默念著自己想出來的話,膽戰心驚的往家裡走。

「啪」,不知道哪個沒有道德的人從樓上扔出一個易拉罐,剛好砸到雪乃的腳邊,嚇得她連聲尖叫。

「不要找我啊!不要找我啊1雪乃嚇的抱著手蹲在地上瑟瑟發抖。

「你沒事吧?」

雪乃戰戰兢兢地回頭一看,又是手冢!

「阿諾,我沒事,我以為看見不該看見的東西了。」雪乃看見手冢立刻鬆了口氣,慢慢的站起身子解釋道。

「你怕鬼?」

「啊啊,拜託你!別說那個字1雪乃趕緊捂住了手冢的嘴,然後對著四周連連作揖,「有怪勿怪,有怪勿怪,他無心的,千萬別去找他,他是好人,要找就要找我吧。」

手冢被忽然捂住嘴時還很納悶,但是看到雪乃的動作不由心裡好笑,聽到怕鬼的她寧可鬼去找她也別來找自己時,他的心裡劃過一絲異樣的感覺。

「你不是怕那些東西呢?怎麼還敢這麼說?」

「我是害怕啊,但是你是因為幫我才不經意得罪了他們啊,當然應該由我來背這個罪過咯。」雪乃回答的義正言辭。

手冢忽然就笑了,一向清冷麵無表情的面孔瞬間變得如三月的春風一般和煦動人,凌雪直接看呆了。

「哇,原來你笑起來這麼好看啊?」雪乃傻乎乎的把心裡想的話又說出來了。

手冢收起了表情,不自在的咳嗽了兩聲,對著雪乃說:「你要回家嗎?」

雪乃完全沒注意到被轉移了話題,抬起手錶看了下時間,驚呼道:「啊!都這麼晚了,明天還要上課呢1

「我送你吧,女孩子半夜出門不安全。」

「啊?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應該不住這邊吧?」雪乃這才反應過來手冢出現的很突然。

「我來看個朋友,剛巧看見你。」

「哦,原來這樣,送我回去不會太麻煩你吧?」

「啊,走吧。」

手冢說完就抬腳走了,雪乃愣了一下隨即跟上。

路燈拉扯著兩個人的身影,從影子看上去兩人似乎很親密的在一起走路。雪乃偷偷的笑了,三天內竟然連續遇到了四次,而且每次都是在她遇到麻煩的時候手冢就出現,她可以認為這是老天安排的緣分嗎?

看著走在自己前面高大挺拔的身影,雪乃第一次產生了渴望的情緒,她可以去奢望擁有眼前這個一次次幫助了她帶給她安全感的男人嗎?

這夜,雪乃失眠了……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