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五章屬於雪乃的幸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屬於雪乃的幸福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手冢趕到日本的時候,有利已經等候在機場了。

手冢上飛機前給有利去了電話,說了自己班機的到達時間,得知手冢要回來,有利激動的哭了,小雪有醒來的希望了!

有利早就知道了手冢的樣子,自己家弟弟拿他當偶像,室里就有他的照片,看見手冢從下機口出來,有利立刻沖了過去,也不多話,抓著手冢就攔車去醫院。

有利將手冢領到雪乃的病房,看著閉著眼睛宛如睡著了一般的雪乃,有利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手冢君,小雪就拜託你了1有利對著手冢誠摯的鞠躬。

「啊,我會叫醒她的。」說完,手冢就往雪乃的床邊走去。

有利被手冢話里的堅定嚇了一跳,難道說手冢對小雪……有利露出了這麼多天的第一次微笑,小雪,你終於等到了!你一定會幸福的!

有利轉身關門出去,把房間留給了兩個人。

手冢坐到了雪乃的床邊,修長的手指輕輕撫上了雪乃已經變得異常瘦削的臉龐,雖然已經知道雪乃的情況,但是親眼看到,手冢心裡還是忍不住一陣疼痛。

「小雪,你能聽到我說話嗎?我是手冢,我回來了。」手冢清冷的聲線里有著一絲顫抖。

「如果不是太久沒收到你郵件所以我打電話去問,根本就不知道你竟然出了車禍,對不起,沒有及時知道你出事了。」

「你的朋友大島桑說你也許永遠都不能再醒來,說也許只有我才能喚醒你,所以我回來了。」

「如果不是大島桑告訴我你喜歡我,我根本就不知道。其實我不是個喜歡去管閑事的人,卻在遇見你時破例的幫你帶路,而後的幾次遇見似乎都幫到了你。當初我離開日本去了德國,以為或許不會再遇見你了,沒想到竟然會再見你,而且似乎又幫到了你。可能這一切就是緣分吧,只不過我當時沒察覺這些。」

「你是個很優秀的女孩子,即使父親去世母親捨棄你,你依然堅強的一個人生活著,而且還保持著樂觀積極的心理。雖然有點小迷糊,總是迷路,但是這樣的你真的很可愛。其實我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忽然會把電子郵箱的地址給你,我並不擅長和女孩子相處,小音是第一個例外,而你是第二個。」

「每次看到你的郵件我都很開心,知道有個人一直在關心著自己的感覺真的很好,只是那時候我還將這樣的感覺定義為朋友。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看你的郵件和回信給你變成了一種習慣,可是即使這樣,我也沒察覺到這說明了什麼。我是個感情很遲鈍的人,而且從不會主動的表達什麼,抱歉。」

「小雪,我不是很會說話的人,今天是我這一輩子說話最多的一次,有點語無倫次了。我想告訴你,小雪,我喜歡你,所以,請你醒來好嗎?」

一滴眼淚從雪乃的眼角滑落……

——————偶是手冢的表白好感人的分割線——————

雪乃蘇醒了過來,連醫生都大呼是奇,有利則狂對著她打趣說這是愛情的力量,惹得雪乃害羞不已。

凌雪的病房內。

「手冢,你來了?」有利剛幫雪乃削好蘋果,就看見手冢拿著飯進來,連忙出聲對他打招呼,然後對著床上的雪乃促狹的擠了下眼睛,引來雪乃尷尬的怒瞪。

「啊,大島桑日安。」手冢禮貌的對著有利微微點頭,然後走到雪乃的床邊坐下,將從家裡帶來的飯放到了雪乃面前的小桌子上。

「小雪,吃飯吧,母親特意熬的雞湯。」手冢將湯匙遞到了雪乃的手上。

手冢是個很負責的人,既然決定了和雪乃在一起,在她醒來的第二天,就將自己和雪乃的事情告訴了自己的父母。

得知雪乃凄慘的身世,手冢的母親手冢彩菜對這個可憐的女孩子充滿了憐惜,而手冢的祖父和父親則是對這個身處逆境依然保持著樂觀積極心態的堅強女孩子很欣賞。

當天下午,手冢全家都來了醫院看雪乃,對這個女孩很滿意。手冢彩菜更是激動自家的冰塊兒子終於開竅了,拉著雪乃就是一頓噓寒問暖,讓沒有感受過母愛和失去父親的雪乃感動的眼淚嘩啦的。

既然認定了這個媳婦,手冢家自然是承擔起雪乃在醫院的三餐問題,手冢彩菜更是變著花樣為雪乃熬湯補身子,弄得現在雪乃看見湯就有想跑的衝動。

「手冢,我可不可以不喝啊?」雖然湯真的很好喝,但是一天三餐都喝湯她很難受啊!

有利見狀找借口偷溜了,雖然她是很想留下來看戲啦,但是上次看戲被手冢的冷氣吹得差點感冒了,她怕怕了,還是先閃好了。

見有利走了,手冢將手輕輕的撫上雪乃的頭,略帶一絲無奈的說道:「母親也是為了你好,乖,喝吧。」

雪乃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小嘴嘟了起來,對著湯猶豫了很久,然後深呼吸了一下,像抱著炸彈一樣把湯碗抱了起來,然後眼睛一閉,一口氣喝了下去。

「慢點喝,小心嗆到。」手冢好笑的看著雪乃雪的動作,拿出手絹輕柔的幫她擦去了嘴邊的湯漬。

「手冢,能不能跟伯母說,不要再熬湯了啊?我都胖了一圈了。」雪乃看著自己開始圓鼓鼓的身材很鬱悶,她覺得她是在被當成豬在喂。

胖了嗎?看起來還是很瘦弱啊!手冢微微的皺了下眉,不贊同的說:「你還是太瘦了。」

「啊?我還瘦?你看我腰都有贅肉了1單細胞的雪乃忘了男女之間的避忌,掀起了病號服給手冢看自己腰間突出的一小圈救生圈,由於力度太大,連內衣都出現在了手冢的眼前。

手冢看著雪乃的目光瞬間變得無比深邃,雪乃這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大囧之下趕緊拉下衣服將腦袋埋進了被子里。

過了半天似乎沒聽到手冢的動靜,雪乃納悶了下,慢慢的將頭伸出了被子,卻猛然被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手冢的臉部特寫嚇得蹦了起來,腦袋一下就撞到了床背後的牆上,疼得她捂著腦袋呲牙咧嘴。

手冢被她的迷糊弄得好氣又好笑,他將床上吃飯的小桌子移開,然後將雪乃抱進了懷裡,下巴頂在她的頭上,用手輕輕的幫她揉著撞到的地方。

「好點沒?你這個小迷糊。」手冢清冷的聲音裡帶著一絲寵溺。

這是雪乃第一次被手冢樓在懷裡,雖然從她醒來兩人就開始交往,而且手冢的父母也特意來看過她了,但是兩人之間的相處真的很單純,最多就是手冢拍拍她的頭,連牽手都沒有過。

對這些雪乃不是沒有過怨念的,為什麼看別人談戀愛都是卿卿我我的,到她自己戀愛就相敬如賓了,不過她也知道手冢清冷的性子,估計是很不習慣跟別人發生身體接觸吧,所以她也就淡然接受了。

趴在手冢的懷裡,呼吸著他身上傳來的淡淡的薄荷香氣,雪乃覺得自己真的好幸福,她從來沒想過手冢竟然真的會成為她的男朋友,這樣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偷偷的笑了起來。

「笑什麼?」手冢發現雪乃竟然在偷笑,納悶的問道。

雪乃從手冢的懷裡抬起頭來看著手冢,嘴角忽然綻放了一朵美麗極致的微笑,本來就很可愛的五官瞬間變得亮眼起來,手冢不由得看得楞了下神。

「吶,我覺得我現在很幸福呢。」

手冢聽到雪乃的話,心底湧起一陣熱流,真是個容易滿足的小傻瓜啊!他微微低頭,吻上了那朵笑顏。

「那就一直幸福下去吧。」

手冢的吻和他的人一樣,是帶著一絲清冷的,但是如果你細心體會,就會發覺清冷的背後竟然是不亞於烈焰的熱情。雪乃現在就在感受著這樣的熱情,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去回應,只是無力的靠在手冢的懷裡任他予取予求,這樣乖乖任君採擷的樣子惹得手冢身上一陣燥熱。他很快結束了這個吻,將雪乃的頭稍稍用力的壓進自己懷裡,開始努力的平復自己的心跳和隨之而來的衝動。

雪乃被吻得稀里糊塗的,感覺自己似乎一下飄上了雲端,然後忽然就停止了,她頭腦還沒完全恢復正常,只覺得這樣停止很不舒服。於是她抬起頭,雙眼尚帶著一絲迷濛看著手冢說道:「怎麼停了?」

那一臉迷濛的表情,略帶著懵懂的大眼睛和被親吻而變得紅潤的櫻唇讓手冢剛剛平復的心跳瞬間加快,他無奈的扶了下眼鏡,要不是場合不對,他一向自信的自控力絕對會當場崩潰。

「小雪,這裡是醫院。」

「我知道啊,怎麼了?」雪乃還在迷糊中。

「等你出院我們再繼續。」

「啊?繼續什麼?」

「……」手冢無力扶額,他徹底被某女的迷糊打敗了。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