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六章好吧,同居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好吧,同居吧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雪乃的身體恢復的很好,很快就能出院了,正好現在手冢沒有比賽,所以乾脆就留在了日本照顧雪乃,等有比賽再回德國。

本來雪乃是要回自己租的那個小房子的,但是手冢一看見那龍蛇混雜的環境,二話不說將她和行李打包直接帶回了自己家,他可是記得雪乃的膽子很小的,要是在那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手冢彩菜對於雪乃的到來自然舉雙手歡迎,手冢好幾個同學都結婚了,現在手冢也終於找了女朋友,要是能儘快結婚她就能升級做奶奶了。

於是,手冢彩菜直接將雪乃的東西放置在手冢的房間里,宣布她和手冢一起祝對於自家老媽的脫線行為手冢早就習慣了,他只是扶了下眼鏡什麼都沒說,雪乃則是滿頭黑線,這個……這個就是所謂的未婚同居吧?還是未來婆婆親自決定的!

吃完晚飯,兩人就在手冢彩菜熱情無比的眼神歡送下回房間了。手冢先去洗澡了,他有點潔癖,每天都會洗澡,而雪乃則開始打量手冢的房間。

房間內很整潔,一點也不像男生的房間,東西都整理得很有條理,一眼望過去就知道這個房間的主人是個很嚴謹的人。書架上擺著許多的書籍,大部分都是跟網球有關的,還有些外文的原版書,對於英文雪乃還是很苦手的,隨意打開翻了下就放了回去。

書桌上放著一台筆記本電腦,而且是開機狀態的,雪乃雖然好奇但是她不會去覬覦別人的隱私,於是就靠在了床邊坐著,可能是剛出院身體還沒完全恢復,很快她就睡著了。

雪乃是被手冢輕輕拍醒的,一睜眼就看見手冢站在自己面前,面帶關心的看著自己。

因為剛洗完澡的關係,手冢的金髮微微在滴水,眼鏡沒戴上,那雙細長魅惑的鳳眼此刻完全展露在雪乃的眼前,睡衣敞開了兩顆扣子,能看見漂亮的鎖骨和雪白的肌膚。

這樣的手冢是凌雪從沒見過的,她從沒想過,一個清冷如冰山的男人竟然也能風情萬種。

「冰山?風情萬種?」

聽到手冢的聲音雪乃呆了,哦買噶的,她又不知不覺把心裡想的話說出來了。她趕緊從床上跳了起來,說了句「我去洗澡」就直接飛奔向洗澡間。

看著雪乃尷尬的衝出去的樣子,手冢嘴角微微上揚,這個小迷糊埃

雪乃在洗澡間里雙手拍著發燙的臉頰,心裡不停的咒罵自己:中森雪乃你這個笨蛋,趕緊把想什麼就說什麼的這個壞毛病改掉!

深深的做了幾個深呼吸,雪乃的心情平復了下來,開始脫衣服洗澡。

洗完澡后,雪乃在洗澡間里不淡定了。

為什麼她竟然連更換的衣服都沒拿就衝進來洗澡了?而身上的衣服她已經習慣性的放進桶里浸泡了,怎麼辦怎麼辦?難道裸奔出去?啊啊啊啊!怎麼辦啊?

雪乃在洗澡間里著急的來回踱步,一不留神腳下一滑摔倒在地,發出了一聲很大的響動。

在室的手冢聽到后立刻走到洗澡間門口敲門。

「小雪,你怎麼了?」

雪乃現在覺得自己骨頭都要被摔散架了,裸體摔跤果然痛啊!她又不好說,只好強忍著疼痛說:「我沒事。」

手冢聽出雪乃的聲音里似乎有壓抑著的痛苦,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這個小迷糊,該不是在裡面摔跤了吧?明知道洗完澡后的地面很滑也不知道小心一點。

就在手冢準備叫自己母親來看一下時,雪乃的一聲慘叫讓手冢著急的撞開了洗澡間的門。

原來雪乃想抓著什麼東西站起來,卻不料扯錯了地方,扯掉了毛巾,把自己又重重的摔了下去,這才痛得慘叫起來。

手冢進來后看見的就是雪乃**著身體面帶痛苦的摔在地上,雖然眼前的景象讓他愣了下,但是他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趕緊扯過一條大的浴巾將雪乃的身體包裹了起來,然後攔腰抱起她走到床邊放下。

「摔到哪裡了?我叫母親來幫你看下。」

就在手冢準備去找手冢彩菜的時候,雪乃一下拉住了他的手。

「別去別去,太丟人了1

洗澡時竟然裸體摔倒,還連續摔兩次,這樣的烏龍會被別人笑死的,雪乃臉皮薄,她可承受不起。

手冢失笑,拍了下雪乃的頭,略帶調侃的說道:「你也知道丟人?小迷糊。」

雪乃無限糾結,為什麼連那麼嚴肅清冷的手冢都要調侃她啊?看來她這回真的丟人丟大了!5555555555,她沒臉見人了啊!

手冢看著凌雪的包子臉,好笑的坐到她身邊,將她的被子蓋好,然後起身去家用藥箱拿出一瓶藥油遞給雪乃,然後背過身子。

「擦了就好了。」

雪乃感激的看著手冢,然後接過藥油開始擦身上淤青的地方。

擦著擦著,雪乃糾結了,她是仰天倒下去的,背上也被撞傷了,可是她擦不到啊,怎麼辦啊?

看著背對著自己坐著的手冢,雪乃猶豫了下,還是下定決心的開口:「手冢,幫我個忙行不?」

「啊,你說。」手冢也不回頭,他知道什麼叫非禮勿視。

「阿諾……背上我擦不到,你幫我下行嗎?」

聽到雪乃的話,手冢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句話如果換了別的女人說那就是紅果果的勾引,但是這個小迷糊根本沒那麼多心思,她絕對只是單純的因為擦不到而要自己幫忙。

他轉頭看向埋在被子里的雪乃說道:「你確定?」

「啊,當然了,我自己擦不到,只好麻煩你了哈。」雪乃的語氣完全沒有別的意思。

手冢推了下眼鏡,微微揚起了嘴角,這個小迷糊對他也太放心了吧?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