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二章新搬來的鄰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新搬來的鄰居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那天乾被嚇得落荒而逃,他從來不知道自己也會有這麼尷尬的時候,竟然會有女生因為他的聲音而喜歡他。他回家特意對著錄音筆錄自己的聲音,可是聽來聽去都沒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什麼特別的,這個認知讓他糾結無比。

還好那個女生看起來不是東大的,要不然天天上學都碰到的話他會崩潰掉的!

今天是星期天,所以乾一大早就起來準備去做晨運,剛走出大門,卻發現對面的人家似乎在搬家。那戶人家空置了很久了,因為原主人要價太高所以一直沒賣出去,沒想到竟然真的有冤大頭捨得花大價錢買下來。

乾也沒在意,活動了下身體就準備跑步了,忽然一個人走到他的面前對著他就是一鞠躬,把他嚇了一跳。

「乾君,早安。」

竟然是那個叫松島美惠的女孩子!她怎麼會在這裡?她難道連自己住什麼地方都查到了?乾不淡定了。

「松島桑,你怎麼在這裡?」

「呵呵,我搬到這邊了啊,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請多關照哦1美惠指著正在搬家的房子,對著乾笑得燦爛無比,沒想到能跟乾成為鄰居,她很開心。

不是吧?她竟然就是那個花大價錢買下對面房子的冤大頭?

乾忽然嚴肅的對著美惠說:「你是特意搬到這裡的?」

「嗯,是啊1

「松島小姐,我對有錢人家的小姐喜歡玩的狩獵遊戲沒興趣,所以,請你死了這條心1

乾心裡莫名有點憤怒,他知道有的世家小姐就是喜歡拿錢砸人,找些自己有興趣的男生玩戀愛遊戲,一旦那個男生認真了,那等著他的就是被無情拋棄的命運,他沒想到他竟然也會遇到這樣的女生。

「啊?我不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啊!而且什麼狩獵遊戲啊?我不知道啊1美惠被乾忽然嚴肅的話弄得有點莫名其妙。

「你不是特意搬來這裡的嗎?」乾指著房子問美惠,待到美惠點頭后,他繼續說道:「這所房子之所以一直空置就是因為要價太高,你隨便就能花那麼多錢買所房子還不是大小姐?」

美惠一愣,隨即明白了乾的意思,一下就笑了起來。

「乾君,你誤會了。我搬來以前不知道你住這裡的。都是剛才看見你關門出來我才知道你也住這裡,所以我才來跟你打招呼的。我說的特意搬來是因為我是個音樂學院的學生,原先的住所離學校太遠,所以特意搬到這裡來。至於你說的房價的事,這房子的原房主就是我叔叔,他已經把這房子送給我了。」

乾大囧!他這才想起附近確實有所音樂學院,而且似乎聽父母說過這戶屋子有個很疼愛的侄女,只是沒想到是美惠。

乾故意咳嗽了幾聲掩去那份尷尬,帶著歉意說道:「松島桑,抱歉,我誤會了。」

「嘛嘛,沒關係的。你是要去晨運嗎?」美惠不在意的對著乾搖了搖手。

「啊,是的。」

「那麼介意我和你一起嗎?」

乾疑惑的看著美惠,然後正經的說道:「我的訓練量很大的,不適合你。」

「呵呵,不要小看我哦,我可是劍道高手,而且是柔道五段。」美惠熟練的比了個劍道的起手式。

乾抽搐了下嘴角,他還真沒看出來這個像洋娃娃一樣的嬌小女孩竟然會武術!

「可是你的衣服……」乾不好再拒絕了,只好拿美惠的裙子做文章,他一點也不想跟這個宣誓要追自己的女生一起晨運。

「這個啊?沒關係的,裡面是褲子。」說完美惠就毫不避諱的作勢要掀起裙子,嚇得乾趕緊按住她的手。

「不要在男生面前做出這樣的動作1乾覺得自己自從遇到美惠以後糾結的次數是一輩子以來最多的。

美惠眨著大眼睛,一臉疑惑的表情說道:「我怕你不信所以給你看啊,放心好了,裡面真的是五分褲,而且你也不是別的男生啊1

「我們只見過三次1

「喜歡上一個人只要一秒就夠了,何況我們見了三次了,不止一秒了。」

乾無力扶額,這麼單純的孩子是怎麼教出來的啊?如果他是壞人的話,那這個女孩子豈不是被他賣了還要幫他數錢嗎?

「松島桑,我必須嚴肅的告訴你,喜歡一個人不是這麼簡單的,而且不要隨便對不熟悉的人太過相信,這樣你會吃虧的。」

「你在擔心我嗎?呵呵,我很開心呢1

他錯了!他就不該試圖去跟她說教什麼的!這女孩子讓乾頭疼無比。

「對了,不是要晨運嗎?走吧1美惠不理會乾的糾結,一把拉著乾就開始跑步。

「等下,你還在搬家。」乾試圖阻止美惠。

「沒關係的,他們會搞定的,都是認識的人。」

在認識的人面前跟個男生拉拉扯扯,還要掀起自己的裙子?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教育才教育出這樣的極品啊?乾的頭開始隱隱作痛,他有預感他以後的日子無法平靜了。

晨運結束后,乾謝絕了美惠的早餐邀請,用光速回到了自己家裡。美惠看著乾遁逃的聲影笑得狡詐無比,嘛嘛,乾貞治,我一定會追到你的!

第二天乾放學回家,就看見美惠坐在自己的家裡正跟自己的母親親熱的說話,他疑惑的問道:「松島桑,你怎麼會在我家?」

美惠回頭看見是乾,立刻起身對著他躬身說道:「乾君,下午好。我是特意過來拜訪新鄰居的。沒想到乾媽媽人這麼好,所以就忍不住多聊了會,沒打擾到你吧?」

看見自己母親射來的殺人視線,他能說打擾到了嗎?他只好無奈的說道:「啊,沒事,歡迎。」

「貞治,小美一個人住對面,吃飯也不方便,以後她就來我們家吃飯了,你記得每天按時去接她知道嗎?女孩子家單獨出門不安全的。」

他們兩家就是對門好吧!相隔才多遠啊?能有什麼不安全的?而且你為什麼擅自要一個女孩子來家裡吃飯啊?乾童鞋悲憤了。

「那會不會太麻煩乾君了?而且老在您家吃飯也不好呢。」美惠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關係的,多個人多雙筷子罷了,你要覺得不好意思,就幫乾媽媽打打下手好了。還有,叫什麼乾君啊,你們年紀差不多,叫他貞治就行了。」乾百代子越看這個漂亮又有禮貌的女孩越喜歡,沒準真能成為自己媳婦,她要為自家兒子製造機會。

她轉頭看向乾,嚴厲的說:「貞治,你也別叫什麼松島桑了,都是鄰居,不要整得那麼生疏,也叫小美好了。」

乾迫於自己母親的淫威,無奈的點了下頭,他的預感果然沒錯啊,平靜的日子真的就這麼一去不回了。

乾無語望天。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