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六章解除婚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解除婚約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美惠終於如願以償跟乾交往了,只是她完全記不得那天她是怎麼答應乾的,每次去問乾,乾卻總是笑得高深莫測,讓美惠糾結無比,最好她也懶得問了,反正只要在一起了就好,不是嗎?

不過,美惠現在有個問題必須解決,那就是她和真田的婚約,雖然乾沒說什麼,但是美惠不願意背著這個包袱。

於是,周末的這天,美惠和乾出現在了神奈川真田家的道常

本來美惠是要自己來解決這些的,但是乾不太放心,所以堅決的跟來了。

松島家的長輩和真田家的長輩早已經坐在了上手的正座,真田弦一郎也坐在了下手,就等著美惠來了。

美惠走到房間中間,恭敬的對著自家和真田家的長輩躬身問好:「真田爺爺、真田叔叔、祖父、父親,各位日安。」

乾也跟在後面對著長輩們行禮致意。

美惠的爺爺打量了下乾,問道:「小美,這個男人就是你說的你喜唬俊

「是的,祖父,他就是我男朋友乾貞治,我喜歡他,所以不會答應和真田家的婚約的。」

「為什麼?弦一郎不是更加帥氣嗎?你不是喜歡聲音低沉的男人嗎?他聲音很符合你的要求埃」

聽完爺爺的話,美惠狠狠的瞪了真田一眼,說道:「爺爺,你真是老了,他們兩個完全沒有可比性好吧?那個黑漆嘛烏的黑炭有什麼帥氣的地方?而且貞治的聲音才是我最喜歡的,那個黑炭明明就是鴨公嗓好吧?差太多了1

乾用拳頭掩住嘴角,強行抑制住差點衝口而出的爆笑,這個丫頭,把真田也批判得太一錢不值了。

真田則是滿頭黑線,他是無辜的好吧?不要對他開炮啊!

美惠的爺爺被美惠的話噎住了,真田的祖父和父母則是低下頭拚命忍住笑,能看見一向嚴肅老成的真田被打擊得說不出話來,這情景真是難得一見埃

「既然你要解除婚約,那麼你知道該怎麼做了?」美惠的父親幫著自己的父親找台階。

「啊,當然知道,所以今天我才來這裡。」

乾微微皺眉,美惠已經跟他說了,要解決婚約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她和真田比一場劍道,只要她贏了,那麼婚約自動解除。乾知道真田的劍道那可是全國級的,雖然美惠也很厲害,但是怎麼看都不是壯碩的真田的對手啊!

「弦一郎,你的意見呢?」真田家主問道。

「啊,我沒意見。」真田躬甥不可能去和自己的隊員搶女人的,大不了一會他放點水好了。

「弦一郎,我提醒你,如果你放水的話,會輸得很難看的。」美惠的爺爺忽然淡淡出聲。

美惠狠狠的瞪著自家的爺爺,你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臭老頭,非得逼她拿出真正的實力是吧?她偏不!然後轉頭瞪向真田,你給我等著,一會看我怎麼耍你!都是你的錯!

真田雖然並不相信美惠的實力能有多強,但是還是對著美惠的爺爺點了點頭,然後眾人就集體往道場走去。

乾將美惠扯到一邊擔心的說道:「真田的劍道是全國級的,你要小心,別受傷了1

美惠對著乾微微一笑,說道:「嘛嘛,貞治,要相信我的實力哦。」

乾搖了搖頭,沒把美惠的話放在心裡,他看向走在前面的真田,希望真田一會手下留情了,要是小美受傷的話,他可不敢保證網球部會發生什麼事。

美惠換了劍道服,對著乾做了個勝利的手勢就上場了,真田則是歉意的看了乾一眼,然後緊隨著美惠站上了比武常

「雙方敬禮!開始1隨著真田父親的話音落下,美惠一個漂亮的側擊對著真田襲過去,但是被真田後退了兩步輕鬆的躲開。然後真田的竹刀對著美惠的面門直直襲去,美惠側身躲開,麻利的一個反身出現在真田的身後,竹刀快速的對真田的背部襲去。

乾不是很懂劍道,看著似乎勢均力敵的兩人,他放在膝蓋上的手緊緊的握成拳,他現在想,即使小美輸了也沒事,婚約的事可以再想別的辦法,只是千萬別受傷啊!

相對於乾的緊張,真田現在心裡很憋屈。原本他是想放水裝輸然後順利解除婚約,但是這個女孩子真的很強,越打越把他的戰意打出來了。可是這個女孩也太狡猾了,他碰到她的衣角都很難,她好幾次都可以把自己打倒,但是偏偏放過他,就像是貓在耍耗子一樣耍著他玩,他還一點辦法都沒有。

真田很鬱悶,他到底為什麼要站在這裡啊?

美惠的爺爺忽然出聲道:「小美,你是想要你的男朋友接受家族試煉嗎?」

美惠臉上戲謔的神情一下就消失了,她後退了兩步,將竹刀緊緊的握著手中,身上散發出一種讓真田忽然感到萬分壓迫的氣勢,她淡淡的說道:「真田君,對不起了1

一瞬間美惠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每一次出招都是快、狠、准,身上竟然還有一股凌人的殺氣,縱然真田有著全國級的實力也被打得節節敗退,很快,真田就輸了。

美惠慢慢的收起竹刀,拿下頭盔,對著真田說了聲:「抱歉。」然後走下了比武場,對著自己的爺爺問道:「滿意了?」

「啊,還不錯,婚約我會解除的,至於你男朋友……」

美惠的爺爺話還沒說完,美惠的竹刀再次握在了手裡,直指著他,厲聲說道:「不許打他的主意!你要是敢動他,就算是爺爺都沒情面講1

美惠的爺爺氣得鬍子都吹了起來,美惠的爸爸趕緊安慰道:「父親,算了吧,既然小美喜歡,就隨她吧。」

「松島伯父,我可以冒昧的問下所謂的家族試煉是什麼嗎?」乾忽然出聲。

剛才他就覺得不對勁,美惠的爺爺一說要自己接受什麼家族試煉美惠立刻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現在更是直接跟自己的爺爺叫板,很明顯都是為了他。他是個男人,總被女人護著他很不甘心,而且既然已經選擇了小美,那麼自然也該得到她家人的贊同才行,該他的責任他不會逃避的。

美惠的父親讚許的看了乾一眼,看來這個男生還是有點擔當的,他解釋道:「所謂的家族試煉,就是要在只帶一把匕首、一袋乾糧和一個打火機的情況下,在荒島上度過10天,不能離開不能求援,你能帶的東西只有這麼多,食物那些必須靠自己獲得,島上還有毒蛇和一些猛獸出沒,你必須自己想辦法保護自己。」

聽到美惠父親的話,真田沉默了,看來美惠一定是經過了家族試煉,要不身上怎麼會有那麼凌冽的殺氣,自己輸得不冤啊!

乾也沉默下,然後繼續問道:「是不是只要安全度過了十天就等於接受了松島家族的肯定?」

美惠的父親點了點頭,說:「沒錯,只要你通過了試煉,你和小美的事我們絕對不會有任何意見。」

「那麼,我接受試煉1乾推了下眼鏡,堅定的說道。

美惠一下怒了,對著乾大聲說道:「貞治,你瘋了?那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我不同意1

乾對著眾人歉意的鞠躬,然後拉著怒氣沖沖的美惠走了出去。

美惠的爺爺忽然笑了下,對美惠的父親說:「小美的眼光還不錯。」

美惠的父親立刻驕傲的說道:「那是,那可是我寶貝女兒1

「那是我唯一的孫女1

「也是我唯一的女兒1

看著陷入爭吵的很幼稚的兩個長輩,真田無力扶額,他轉頭看向乾離去的方向,心裡默默想著:乾,你要加油!

乾把美惠拉到一個沒人的房間里才鬆開手,看著氣得臉都紅了的美惠,乾輕笑出聲,說道:「小美,別生氣了。」

「你要我怎麼不生氣?你知道試煉有多危險嗎?我當初都是兩次才通過的!而且回家足足做了一個禮拜的噩夢才恢復過來,你不像我從小習武,你怎麼有辦法去抵抗那些毒蛇和猛獸?1美惠氣憤的嚷道,她不能讓乾受傷。

「我沒有武力,但是我有智慧,相信我,我有辦法通過試煉的。」

「可是……」美惠還想說什麼,乾把她抱在了懷裡,用她最為迷戀的低沉聲音在她的耳邊說道:「你也希望我們的關係得到你家人的承認吧?通過試煉是最好的辦法,乖,相信我,嗯?」

美惠對乾的聲音是完全沒有抵抗力的,她獃獃的點頭,然後猛然發現自己又被乾的聲音誘惑到了,看來上次迷糊的答應交往也是因為這樣,鬱悶啊鬱悶!聲音控真是讓她糾結啊!

「乾貞治,不許拿你的聲音誘惑我1美惠炸毛了。

「我有嗎?」低沉磁性的男聲響起,美惠瞬間蔫了,剋星啊!絕對是她的剋星啊!

乾的眼鏡閃過一道白光,原來有個聲音控的女朋友也是件不錯的事情啊,不過,還好美惠只對自己的聲音有這麼大反應,要不他真擔心哪天這個丫頭就被某個聲音好聽的壞人拐走了。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