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網王之敲敲愛上你>第七章通過試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通過試煉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同人競技

大大們,今天晚上四更,這是第三更~此文今天正式完結~謝謝各位支持!

乾回到家跟父母說了和美惠交往並要參加松島家的家族試煉的事,乾的父母雖然有點擔心,但是更多的還是欣慰,畢竟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兒子是個有擔當能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美惠雖然還是不樂意,但是抗不住乾的聲音和眼睛的雙重攻勢,不得不依依不捨的坐船將乾送去了規定的孤島。

「等我回來。」乾抱了下美惠,便頭也不回的下船上島了。

美惠的父親攬過哭泣的美惠,安慰道:「回去吧,十天後我們來接他。這個小夥子看起來不錯,你既然喜歡他,就要相信他。」

美惠在父親的懷裡默默的點頭,貞治,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我等你回來!

在美惠的不安中,十天很快就過去了,她和父親再次坐船上了孤島。

乾已經在岸邊等她了。

看著明顯瘦了很多而且滿身傷痕的乾,美惠哭著撲進了乾的懷裡。

「乖,別哭,我沒事。」看見美惠乾很開心,緊緊的將她抱在了懷裡。

看著相擁在一起的兩個人,美惠的父親欣慰的笑了。他也沒想到這個完全沒有功夫底子的男孩子竟然能一次性就通過了試煉,這是怎樣的毅力才能堅持下來啊?他很放心把自己的寶貝女兒交給這個優秀的年輕人。

「先回去吧,貞治看起來很累了。」美惠的父親不得不出聲打斷了久別重逢的兩人,再不回去天就黑了。

聽到父親稱呼乾的名字,美惠笑了,這代表著父親已經接受了乾。乾也很開心,他終於得到了美惠父親的承認。

乾放開美惠,略帶蹣跚的走到美惠父親的面前,恭恭敬敬的鞠躬道:「謝謝您,松島伯父。」

「叫伯父就行了,趕緊上船回去吧。」

美惠上前扶著乾上船,很快,船就離開了孤島向東京駛去。

乾的室里。

乾已經洗澡換了衣服,現在美惠正在拿家傳的葯幫他擦身上的傷。

看著乾遍布身上的傷痕,美惠的眼淚又下來了,眼淚一滴滴的打在了趴在床上的乾的背上。

乾扭頭就看見美惠滿臉淚痕,他不顧身上的疼痛,趕緊起身將美惠攬在了懷裡,輕聲問道:「怎麼又哭了?我沒事埃」

美惠用手指輕輕撫過乾身上的傷痕,心疼的說:「很疼吧?」

「沒事的,本來我就是運動員,受傷是家常便飯。初三時參加全國大賽我被打暈了,後來被包成了木乃伊,那時候比現在嚴重多了,現在我不也還好好的嗎?」

「木乃伊?1天啊!那真的是打網球嗎?都被包成那樣了,那得是多重的傷啊?美惠不淡定了。

「誰幹的?」她要去滅了他啊!!

看出美惠的心思,乾低低的笑了起來,他知道美惠把他看得很重,要不當初也不會那麼威脅長谷川了,這樣的感覺讓他很窩心。

「那是意外,沒事的,早過去了。」總不能說是切原做的吧?他真懷疑他要說了,切原會變成油炸海帶。

「貞治……」乾聽到美惠叫他,便低頭看向美惠,誰知道美惠忽然抬頭對著他的唇輕啄了一下,然後微笑著對他說:「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乾楞了下,便抱住美惠,俯身將唇印上了她的紅唇。

「傻瓜,接吻是這樣的。」

兩人熱烈的擁吻著,久別重逢的喜悅和得到長輩認同的喜悅通通交織在這個吻里。

美惠將手勾住了乾的脖子,將身體完全的貼在了乾的身上,乾本就上身**著,夏天的衣服又單薄,乾能感覺到美惠的柔軟正貼合著自己的身體,這樣的認知讓他的身體一陣火熱,20出頭的男人都是很容易衝動的,很快他的身體就起了反應。

乾趕緊在自己崩潰前用理智停下了吻,一把扯開美惠,壓抑著心底的火熱,盡量用平靜的語氣說道:「先幫我擦藥吧。」天知道再吻下去會發生什麼,他的理智已經所剩不多了,必須先停止。

美惠被推開時還有點懵懂,看到乾的樣子一下就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她低低的笑了起來,嘛嘛,原來自己還是很有魅力的嘛。

乾略帶惱羞成怒的瞪了美惠一眼,趴在床上將頭扭到了一邊不看她了。

美惠難得看到乾傲嬌的樣子,忍著笑輕柔的用幫他擦藥。

本來開始都是拿棉簽蘸著葯擦的,美惠忽然覺得乾剛才那份強忍又傲嬌的樣子很好玩,於是悄悄的將棉簽換成了自己的手指,蘸上藥膏,她的手指輕輕撫過乾的皮膚。看到乾似乎打了個冷戰,她覺得更好玩了,變本加厲的輕柔的撫過乾的整個背部。

就在美惠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一隻手抓著了美惠的手。

乾不知道什麼時候取下了眼鏡,一雙翡翠綠的眼眸猶如一汪碧綠深邃的湖水,此刻正深深的看著美惠。

「你在玩火嗎?」低沉磁性的聲音裡面竟然有著一絲性感。

美惠一下被萌到了,她對乾的聲音和眼睛是完全沒有抵抗力的,她喃喃的說:「我只是覺得好玩。」

乾慢慢的坐了起來,將頭靠近美惠的耳朵,輕聲的說道:「好玩嗎?嗯?」

炙熱的氣息通過耳朵傳來,美惠覺得自己半個身子都麻了,很誠實的說:「好玩。」

「那我們玩點更好玩的,嗯?」乾輕輕的將美惠的耳垂含進了嘴裡,舌尖滑過了美惠的耳根。他本來都已經抑制住自己的衝動了,誰知道這個丫頭還故意放火,既然放了火,那就要負責滅火了。

「好。」美惠童鞋已經完全拜倒在乾的聲音下了,這時候叫她做什麼她都不會反對的。

乾忽然雙手將美惠的頭扶正對著自己,眼睛深邃無比的看著雙眼迷離的美惠,然後深深的吻上了美惠微微張開的唇。

這個吻不同於以往,乾侵略性的將舌頭伸進了美惠的嘴裡,兩人的舌頭交纏著,一絲帶著光澤的唾液隨著兩人的親吻慢慢的滴落。美惠的雙手被乾放在了他的腰上,她被動的撫上了乾的背部,而隨著她的輕撫,乾的吻也越來越熱烈,吻的地方也從紅唇轉移到了她雪白的脖頸上。

乾啃咬著美惠的脖頸,印出一個個紅紫色的吻痕,他的手已經伸進了美惠的衣服里,輕巧一勾,美惠的內衣就滑落了下來,一對豐盈轉瞬落在了乾大而厚實的手掌里。

「礙…」美惠不自覺的抬起脖子,口中發出一陣呻吟。

乾忽然一個翻身把美惠壓在了身下,將她的衣服褪去,吻一點一點的從耳垂、脖頸、鎖骨往下移動,就在美惠被吻得意亂情迷的時候,乾忽然用雙臂支起身子,問道:「小美,要我停下來嗎?」雖然他很難受,但是如果美惠不願意的話,他會停止的。

聽到乾的發問,美惠也漸漸的從迷茫中清醒過來。看著乾努力抑制著自己的衝動而一頭汗水的辛苦表情,她忽然笑了,雙手勾住乾的脖子,說道:「吶,貞治,我有沒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乾拚命壓下心底的情慾,問道。

美惠猛地抬頭吻上乾的薄唇,「我愛你……」

乾只覺得渾身被點燃了,他搶過主動權加深了這個吻,一串細碎的話語從嘴邊流淌出來。

「我也愛你……」

——————偶是點到即止的分割線——————

清晨時分,美惠在乾的懷裡慢慢的睜開眼睛,剛醒來的她還很迷糊,伸出手習慣性的揉了下眼睛,忽然一隻手抓住了她的手。

「沒事別總揉眼睛,容易感染細菌。」

哇,她最愛的低沉磁性的男聲啊!美惠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她抬頭一看,乾正好笑的看著她。美惠這才後知後覺到昨天本來幫乾擦藥,結果擦著擦著就擦槍走火了。

「果然在這樣的聲音里醒來的感覺真是超好啊1既然已經發生了,美惠就不會害羞什麼的,她很開心的將頭埋進了乾的懷裡高興的說道。

「什麼意思?」乾的眉頭微微皺起,為什麼他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貞治啊,我告訴你,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有個聲音超低沉磁性的男朋友,然後每天都能被這樣的聲音喚醒,多幸福的事情啊1

乾抽搐著嘴角,看來他還真該感謝自己的聲音很符合這位大小姐的審美觀啊!用跡部的話來說,聲音控什麼的真是太不華麗了!

「小美,如果我沒有這樣的聲音,你還會喜歡我嗎?」乾忽然認真的對著美惠問道。

美惠楞了一下,對哦,自己一開始就是迷上了乾的聲音才說要追他的,如果乾沒有這樣讓她沉迷的聲音,她還會喜歡上乾嗎?

「雖然一開始我是被你聲音吸引,但是後來慢慢的喜歡上了你整個人。我是個聲音控不假,但是你沒發現我只有對你的聲音才會無力抗拒嗎?就像我爺爺說的,真田的聲音也很低沉,可是我聽著就像是鴨子叫,一點感覺也沒有。我只對你的聲音有感覺,不是因為你的聲音低沉磁性,而是因為你是乾貞治1美惠嚴肅的回答道。

乾微微的笑了,追究這個問題本就沒意義,他的聲音就是這樣了,改不了的,重要的是這個小女人只沉迷於他的聲音,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小美……」

「嗯?怎麼了?」

「睡醒了嗎?」

「嗯,精神很好呢。」

「那就再來次吧。」

所以說,找運動員做男朋友的女人們,你們保重了!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