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奸臣>第506章:有女嫣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06章:有女嫣然

小說:奸臣| 作者:軒轅波| 類別:歷史穿越

一家人終於到了雲州。

蓉蓉和小簾將雲王贈送的那座莊園擴建過了,王肅觀頭一次來這座莊園,一看之下,連自己都感覺像是住進了皇宮。

雕樑畫棟,殿宇堂皇,一派儼然之氣。

蓉蓉已經給這座莊園取名八姝園,其意很明顯,一來是提醒王肅觀取八個老婆就夠了,不要再貪得無厭;二來也是表明她們八位美人的地位。

八姝園在黑沙河畔,巧的是鄰近殷王藏寶的地穴,自從小如帶人將寶藏挖出之後,那兒便塌陷了。

蓉蓉和小如倒沒有那份心思,不過閻羅殿跑來巴結二女的人主動將那塊地劃到王肅觀的旗下,一起劃到八姝園中。

如今,八姝園不僅有人工鑿成的湖泊,更有天然外涌的噴泉,就算是皇宮,也不過如此。

讓王肅觀更加意想不到的是,蓉蓉這個商貝出身的女子就是非同凡響,竟然拿出大筆銀子在雲州購買田產,開了八座錢莊,劃在八位夫人的旗下,作為王肅觀的私產。

以前王肅觀總說蓉蓉是敗家女,可是見到蓉蓉這麼懂得持家,不禁對她豎起了大拇指:「老婆,原來你這麼有心眼,當初把你娶回家,這輩子就不愁餓死了。只不過,朕多的是錢,你們還是別這麼累自己了。」

欣兒回到家中,早就被眾位夫人所接受,她心眼好,純真善良,很快與眾夫人打成一片,聞言蹙起秀眉,道:「相公,我覺得,你還是將挖出來的寶藏重新掩埋起來吧,如果這筆錢為咱們王家的後代所知,他們會不會一個個都變得不思進取,遇上什麼麻煩事都想著動用這個寶藏來解決。」

王肅觀不得不佩服,欣兒想的還真是長遠,而且非常周到,連其他幾位夫人,也終於明白王肅觀對欣兒那麼疼愛了。

婉怡介面道:「正該如此,說不定以後有什麼大難,到時候再將這筆銀子挖出來救災,那樣才能真正的讓這個寶藏用到正途上,物有所值。」

同兒笑嘻嘻的介面道:「這倒是哦,現在到處都是大哥的雕塑,走到哪兒他都被人注意,吃什麼用什麼都不花錢,這輩子咱們是餓不死了,埋起來也無所謂。」

王肅觀哈哈一笑,點了點頭,轉頭向小簾問道:「小簾,寶藏還剩多少?」

小簾懷中抱著王順這小傢伙,小傢伙幾個月不見老爹,都不讓王肅觀抱了,不過卻在小簾的懷中玩弄著幾位姨娘買給他的玩具,渾沒注意到大人商討大事。

「現銀在五千萬兩以上,如果加上珍寶,那就無法計量了。」小簾沉吟道。

小簾掌管著王肅觀的財政,幾位夫人一聽,驚的下巴差點掉下來,光現銀就如此多,若是再加上價值連城的無數珍寶,那真的要用無法計量來計算了。

王肅觀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就這麼辦好了,給大合帝國、大豐帝國、大盛帝國先送一百萬兩沖入國庫,再給閻羅殿一百萬兩,讓他們製造火炮火器,如果開春之後還有反王不降,好南下討伐。其他的東西,就掩埋起來。」

王肅觀陪幾位夫人閑聊著,悠閑的時光,雖然令人享受,卻總是過的特別快。

一直到了臘月,小梅和小如、似伊終於帶著大合帝國的小皇帝王泰來雲州了。

若是在以前,大合帝國的皇帝來大豐帝國,肯定會引來軒然大波,可是如今的形勢卻不一樣了,大豐帝國、大合帝國、大盛帝國全是王肅觀勢力所及之處,王肅觀的鬼頭令早已凌駕於玉璽之上了,誰來大豐帝國,還不是王肅觀一句話的事情。

小皇帝也穿著開襠褲,被梅人知抱在懷中,回到自己家中,才被王肅觀一抱,扯開嗓子大哭起來,搞的王肅觀馬上沒了脾氣,將小傢伙還給了小梅。

或許小孩子之間溝通起來容易,王順和王泰穿著開襠褲很快玩在一起,倒讓一幫大人省了不少心。

王順王泰這兄弟倆都是身份特殊之人,平日里一個玩伴都沒有,乍見自己的兄弟,二人都玩的樂不可支。

王肅觀看兩個小傢伙消停了,拉著小梅好奇的問道:「那些老傢伙怎麼肯放朕的寶貝兒子離開?」

梅人知神秘一笑,道:「我騙母后說父皇給我託夢,讓我帶著泰兒回雲州祭天,可保長命百歲,在這種事情上,他們可一點都不敢含糊,連申常雨、萬通吃、章惜這些大臣都沒有借口阻攔,便派大軍護送著小傢伙來雲州找爹爹了。還是雲州好,沒有三聖城那麼冷,我先拖著,等過了冬再回去。」

王肅觀做恍然狀點了點頭,笑道:「也好,等蓉蓉生了之後,朕親自送你們回去,順便帶欣兒去一趟紫陽觀見紫陽真人。」

梅人知一奇,疑惑的問道:「見紫陽真人?」

王肅觀自然不能將他要去找史憶深的事情透露了,一本正經的道:「紫陽真人有辦法治癒欣兒的白髮,朕去見他一面,但願能讓欣兒恢復往日的容顏。」

梅人知自然信了。

王肅觀現在可是真的閑下來了,派人將火炮送往了大盛帝國之後,貝家軍簡直勢如破竹,無往而不利,即便這是一場內亂戰,但在絕對的軍事優勢之前,大盛帝國已經成了垂死掙扎的勢頭。

轉眼之間,到了除夕之夜,似伊這次可是專門奔著要懷上王肅觀的孩子來的,其他幾位夫人知道了似伊的心思,也都有心成全她,將王肅觀推到了似伊的房中。

似伊年齡已經大了,在這個時代身為一個女兒家,若再不替王肅觀生兒育女,連自己都無法安心了。

二人正沉浸在高潮迭起的快樂之中,忽然聽到同兒在外面匆匆敲門:「大哥,糟糕了,蓉蓉姐要生了。」

王肅觀一驚起身,與似伊慌慌張張的穿好衣服,開了門,在同兒的鼻子上抓了一下,惱道:「那是好事,怎麼說糟糕了。」

同兒忙捂住了嘴,嘿嘿而笑道:「好事,好事。」

偌大的院中,王肅觀緊張兮兮的跑到蓉蓉的門前,恰好聽到一聲嬰兒的啼哭從屋中傳來。

王肅觀怔了怔,剛要衝進屋去,小如已從裡面跑了出來,開心的大笑道:「大哥,你真是太厲害了,就會生兒子。王統這下真有其人了。」

王肅觀哈哈一笑,拍著胸膛道:「那是自然,朕當然厲害了,只是朕一直都沒有一位大小姐,看來重任得落在你們的身上了。」

說話之間,王肅觀已小心翼翼的打開門跑了進去。

這一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了。

不過王肅觀喜得貴子的消息卻不能向外聲張,因為早在八月份的時候,貝家軍便向外宣稱蓉蓉和王肅觀誕下王統,借著龍珠的名義將王統擁立稱帝了,如果這個時候再向外宣稱王肅觀和蓉蓉誕下一子,那不明擺著前後矛盾嘛。

可饒是王肅觀將這個消息隱瞞了,還是引得前來賀喜的賓客如潮。

雲州乃是閻羅殿大本營所在,閻羅殿的人自然不說了,連遠在豐州的朝廷百官都前來慶賀。

終於,連貝家也按捺不住,送上了賀禮。

王肅觀也想多陪剛剛出生的兒子和蓉蓉幾日,可大合帝國這邊幾次派人來催,甚至萬通吃這老傢伙親自來了。

王肅觀無奈,只能撐到王統滿月酒之後,陪著兒子北上了。

這一行,他自然帶上了梅人知、欣兒、似伊、同兒了。

只是,他做夢也想不到,他才剛剛離開不到半個時辰,貝昭玥千里迢迢託人送來的賀禮到了。

他的賀禮,與眾不同,只因為,他送來了兩頂花轎,裡面坐著張巧巧和常珊珊!

王肅觀本想到了三聖城之後立刻去紫陽觀找紫陽真人的下落,可是王泰這小傢伙偏偏不服水土,回到三聖城竟然拉起了肚子,引發一連串的病症,差點將王肅觀給嚇個半死。

他拋開一切,在三聖城陪著兒子,一陪就是近兩個月,倒讓梅人知和柳似伊樂得整日都笑開了花。

王肅觀瞧著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真有點後悔將自己的兒子交給大合帝國,讓幾個老婆也分在兩處了。

只是,理智告訴他,天高任鳥飛,如果讓兒子在自己的庇護下,永遠都無法長大,他還是很樂意見到自己的兒子能夠自己成長,終成一代明君的。

一直到兒子安然無恙之後,王肅觀才帶著欣兒和同兒來到了紫陽觀。

有了王肅觀財力、人力、物力、武力的支持,貝家軍簡直勢不可擋,紫陽山早就在貝家軍的勢力範圍之內了。

王肅觀卻沒有心思去看看兒子的國家,一路快馬加鞭上了紫陽觀。

可是,他剛氣喘吁吁的走到紫陽觀的大門口,一個小道士竟然抱著一個嬰兒從裡面走了出來。

「施主可是王肅觀?」小道士一句話便讓王肅觀等人愣在當常

王肅觀忘記答應了,不過同兒卻用力點了點頭,撲閃著美目道:「你怎麼知道?他就是王肅觀,對了,他不收徒弟的,你別指望拜他為師,拜我為師也成。」

小道士微微一笑,將懷中的嬰兒硬塞到王肅觀的手中,同時留下一封信,轉身進入道觀,將大門緊閉了。

王肅觀抱著那個嬰兒,愣了愣神,一時不知所措。

欣兒黛眉蹙起,疑惑的看著紫陽觀:「為什麼那個小道士硬塞給你一個嬰兒……哦,還是個女嬰?」

王肅觀並沒有回答,不過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他將女嬰輕輕交給欣兒,讓她先抱著,將信打開了。

信有兩張,一張紙上寫著治癒欣兒的藥方,另外一張紙上,卻寫著很簡短的一句話。

「埔蚜耍隨師父雲遊天下,為施主祈福,請施主好生照顧嫣然,後會無期1

王肅觀怔住了,將女嬰抱在懷中,獃獃的望著她,淚水從眼角悄悄滑落。

「嫣然……王嫣然……」

誰都不知道王肅觀為何會如此失態,竟然對著一個女嬰愣神落淚,而且這個女嬰還是由道士交到他手中的。

他忽然回過神來,像是中了魔怔一般,抱著女嬰一腳將紫陽觀的大門踹開,門板被一腳踹飛。

一道熟悉的藍色倩影,出現在了飛撲出去的門板後面。

曾幾何時,王肅觀來紫陽觀,也是門板被踢飛,將他壓在下面。

那是他們的初見。

可不同的是,這次門板未曾將她壓在下面。

他們相對看了一眼,同時怔住了。

王肅觀的手中,不知何時已多出了一根金釵,曾經被玉璽砸斷的金釵,再次鑲合在一起。

只是,多了一道疤痕。

  • (快捷鍵:←)
  • 奸臣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