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十二章做冷欺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做冷欺花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出了永康左門,夾道里的風更大,錦書勉強撐著傘往乾清宮去,雪裡夾著冰雹,簌簌的落到傘面上,又紛紛的彈落開去,等進了的乾清門,走到廊廡下熄了傘,往外一看,天陰沉得要壓下來一般,雪停了,只下雹子,一個個雀兒蛋大小,密密的砸在台階上,把罈子里栽的耐冬打得東倒西歪。

她拍了拍身上的雪沫子往宮裡去,上書房裡有朗朗的讀書聲傳出來,她微有些恍惚,這個地方有好些年沒來了,以前自己也和兄弟們在這裡念書習字,如今人面不知何處去,只剩下她孤零零一個,父親也已不在了,她從主子淪為了奴才,再踏進這裡,早已物是人非了。

哀哀嘆口氣,這會兒不是感慨的時候,耽擱了差事回頭不好交待,便繞過上書房往廡房裡去,跨進南三所的門,只看見大堂正中間掛著很大的一個「壽葯」的提匾,東邊靠牆是一溜案幾,西邊是一個高至屋頂的大葯柜子,櫃檯上的一盞燈搖搖曳曳照亮了大半個屋子。環顧整個壽藥房,內外只有一個人,在葯櫃前站著,面前放著一個大臼,右手拿著戥,左手正捏著一張方子在燈下看,聽見有人來,連頭都沒抬一下。

錦書一時不知怎麼開口,那人戴著貂鼠的暖帽,穿著深藍色的琵琶襟馬褂,一味低著頭,也看不出是什麼官職,她只得福了福道,「給大人請安了!我是慈寧宮的宮女,來給太皇太后抓兩味葯。」

那人終於抬了眼皮看過來,目光冷冷的,比外頭的雪還凜冽三分,拉著臉子面上無喜無悲,雖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疏離,卻掩不住那堂堂的好相貌,眉含遠山,目藏千秋,她這樣美人窩裡長大的都忍不住一嘆,只覺滿目的晃眼,什麼宋玉、潘安、蘭陵王,大概都不及他一半吧!這樣的人怎麼在這太醫院裡供職呢?錦書的天馬行空又發作了,他應該抱著琴徜徉山水間才對,在這太醫院裡苦熬六年,白糟蹋了。

那人見她只顧低頭出神,便開口道,「太皇太后御體抱恙?」

錦書聽他鼻子齉著,似乎是染了風寒,果然是醫者不能自醫,也不甚在意,只道,「回大人,是腿上的毛病,這兩日有些浮腫,前兒已經有太醫請過脈了,今兒抓兩味葯泡足。」

那人的視線又落在藥方子上,悠悠然道,「沒在慈寧宮見過你,你叫什麼?」

錦書微躬了躬身子道,「奴才是剛到慈寧宮當差的,叫錦書。」

那人復抬頭看她,緊抿著唇,眼裡有探究之色,錦書被他這麼一瞧頓覺手足無措,不知怎麼,心裡惶惶的跳,像被人捏著了什麼把柄似的,這人的一個動作,一個眼神都叫她不安,她暗蹙了蹙眉,方道,「勞大人替奴才抓藥,奴才好回去交差。」

那人放下藥方和戥子,又去杵臼里的葯,因為沒墊軟墊子,把櫃檯杵得砰砰響,垂眼看著臼里,淡淡道,「要抓什麼葯?」

錦書的火氣有點往上拱,不明白太醫院的醫正怎麼會傲慢得這樣,轉念一想,人家是帶著病當值,就跟春榮似的,自己得體諒人家,再說人在屋檐下,他就是晾著你,你也得等著不是嗎!就斂了神好聲好氣的回話,「奴才來配艾草和紅花。」

那人上揚著聲調嗯了一聲,「宮裡的紅花是禁藥,怎麼打發你來抓?崔貴祥呢?」

錦書靠門口站著,門外的風吹進來,吹得背上涼颼颼的,一面歪著頭心裡咋舌,這個太醫膽兒夠大的,不論宮裡的醫正或侍衛,就連朝廷里的軍機大臣,看見太皇太後宮里的總管也得客客氣,服服帖帖的,這個人真是猖狂,敢直呼其名,這份膽色還真是值得佩服。

「問你話呢,怎麼不答應?」那人見錦書走神便催促。

錦書忙道,「崔諳達節下忙,就讓奴才來,大人把份量寫在紙上,回了慈寧宮由姑姑再過稱的,壞不了規矩。」

那人杵得發了汗,順手摘了頭上的暖帽放在一旁,露出一頭烏黑密實鬢角分明的發,愈加顯得龍章鳳質,眉眼如畫。那五官雖美,卻無半點女氣,滿滿儘是昂揚之態,錦書又忍不住評頭論足一番,套句戲文里說的:遙遙若高山之獨立,巍峨如玉山之將崩。就是那種天下盡在我手的氣概!

長得是不錯,就是脾氣差了點兒,把她當擺設一樣,都沒空來搭理她,錦書耐著性子又給他道福,「大人,奴才急等著交差,請大人行個方便。」

那人眼一橫,「急什麼,沒見這兒正忙著嗎?」

錦書無奈,想了想道,「大人,您歇會兒,奴才來給您杵葯吧1

那人聽了也不客氣,直接將臼往前一推,「杵成沫子,不能有塊兒。」

錦書應個是,把臼往邊上挪了挪,滿以為他騰出手來了就能給她抓藥了,誰知那人從櫃檯後頭走出來,往旁邊聽差房的椅子里一坐,喝著暖壺裡的茶,烤著炭盆里的火,悠閑的闔上眼打起盹來。

錦書咬著嘴唇頗感委屈,他這一歇要歇多久?她還急著回慈寧宮,如今有的是眼睛盯著她,就是針鼻兒大的錯處也夠她受的,這太醫是存心難為她嗎?心裡嘀咕著,手上就使了把勁,握著杵把銅臼搗得當亂響。

那人半眯著眼恫嚇,「這是給皇上的葯,你使那麼大的勁兒把臼捅破了,灑了一點兒葯,殺你的頭1

錦書脖子後頭一涼,不由放輕了手腳,憋了一會兒想再求求,剛要開口,那位太醫道,「你老家哪裡的?」

她愣了愣,像被揭了瘡疤似的疼了一下,低頭道,「京城的。」回了回味兒,是不是該和他套套近乎呢,幸許他一高興就給她抓藥了,便道,「大人是哪裡人?」

「我?」他琢磨了會兒,「我老家是南苑的。」

錦書暗咂了咂嘴,原來是南苑人,難怪那麼傲氣!臉笑了笑,「大人進宮幾年了?」

他轉著手上的虎骨扳指,微仰著頭,視線落在屋頂正梁的花開富貴刻花上,沉吟片刻道,「到明年五月就滿九年了。」

想來承德皇帝改年號那會兒就做太醫了,官職一定很高吧,難怪派頭那麼大呢!錦書道,「大人,奴才還有好些差事要當,求大人給奴才開方子抓藥吧,御藥房沒別的太醫,只好勞大人大駕了,奴才感激不荊」

那位卻是個穩如泰山的人,憑你怎麼說,只管喝茶翻醫書,嘴裡道,「把這罐葯杵完了再說。」

錦書急火攻心,心想傻等著也不是個事兒,這一耽擱得耽擱到多早晚去啊,就把銅臼一放,肅了肅道,「既然大人眼下忙,那奴才往儲秀宮的御藥房去,奴才告退了。」

那人見她要走方直起了身子,微一哂,「回來,我說不給你抓了嗎?脾氣倒不小1

他篤悠悠離了椅子走過來,錦書這才看清他的袍子是開四叉的,心裡倏然一跳,大英以開叉為貴,平民只許穿不開叉的「一裹圓」,官吏士庶開兩叉,只有皇室宗親才開四叉,他是宇文家的人啊,那長了這麼張臉就不足為奇了。

他提起筆在硯台里蘸了蘸,隨手從左手邊的一摞紙里扯過一張,鋪平了拿鎮紙壓好,邊寫邊道,「開五帖,艾草各二兩,紅花各八錢,使著好了再來。」

錦書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還在思忖他到底是什麼人,莫非宗親里有人在太醫院供職么,又不能問,只得曲了曲腿,「多謝……大人。」

那雙手保養得很好,白皙細膩,骨節修長有力,字也漂亮,是臨的董其昌,出規入矩,放斂自如。錦書看著那手字,突然有個念頭壓抑不住的躥上來,要想知道他是不是皇親只有看他的眼睛,打定了主意就偷偷的打量他,只是他始終垂著眼,濃密的睫毛覆蓋住了瞳仁,她壯著膽子試了幾次無果,頓覺喪氣。

紅花在葯櫃的最上層,那人拿著戥子爬上木梯,很熟練的稱了四兩下來,直接倒在紙上包好,緩緩道,「我這兒不分了,你拿回去過了稱再說。」

錦書應個是,又趁著行禮的當口躬身窺探。那人似乎察覺了,一斂眉,忽然抬頭直視她,面上似有不耐,沉聲道,「你瞧了我半天,到底在瞧什麼?」

果然有那金燦燦的一圈,昏暗的火光下流光溢彩,直照人心裡去,錦書一驚,總覺哪裡不對,也沒多想便跪了下來,磕頭道,「奴才該死。」

一抬眼,竟見那皂靴上了花紋,分不清是龍是蟒,張牙舞爪的,再看那袍子下擺,橫幅的八寶立水,上方居然有十二章祥紋里的宋彝和海藻,她大駭,方想起來,他雖然鼻音很重,可嗓音沒變,為什麼她先前沒聽出來,一根筋的以為凡是在太醫院裡的都是太醫?早聽說皇帝常自己給自己抓藥,以前只當是謠傳,誰知真有這樣的事!怪道南三所里沒人,想是都給他哄出去了,莫非他要學秦始皇煉長生不老葯么,為什麼連個把門的太監都沒有?

她腦子裡剎時亂鬨哄絞作一團,就像被滿盆冰雪兜頭澆下,五臟六腑瞬間冷了個透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