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十八章費伊心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費伊心力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皇后戴著翡翠碧璽花卉鈿子,額上覆著金累絲九鳳的鈿口,五官很秀麗,挨著太皇太后坐著,一派端莊謙和的儀態。賢妃大概是因為有了身孕,略顯豐腴,垂著眼,手裡端著茶盞,腕子上一對金鑲九龍戲珠手鐲。容長臉,眉眼兒算不得美,充其量沾上個清秀的邊,端著架子,說不上的一股子勁頭,看下頭的人不拿正眼來瞧,只一瞥,就表示知道了。

再看淑妃,穿著縷金百蝶穿花洋緞窄襖,領口和袖口鑲著白狐毛,下面配一條蔥黃綾綿裙,低頭在圈椅里坐著,中人之姿,高高的個兒,細瘦身材,人很靦腆,穩重,沉默,反倒顯得高貴。

承德皇帝的后/宮究竟有多少嬪妃,很難定數,每年有民間選秀,番邦朝賀時還有異域美人進貢,但皇帝很堅持血統純正,不同族的女子不得進宮門,能有名分的自然是朝中重臣的女兒,這是政治手段,也是維護國體根本之所在。朝臣們有文韜武略不假,卻沒有宇文氏那樣良好的相貌,所以皇帝的后妃也並非個個絕美。這樣看來皇帝似乎是吃虧了,佳麗們再雕琢,穿好的,戴好的,在皇帝邊上站,生生就給比下去了。好在皇帝大智,從不以貌取人,翻起綠頭牌來,除非是圖一時新鮮,否則同一個人絕不重複翻第二次,基本做到雨露均沾,因此妃嬪之間就算有爭鬥,倒也不是非得你死我活的。平日各自安安靜靜的,只求平穩的渡過歲月,絕沒有外頭人想的「朱門沉沉按歌舞」的場景。管樂笙簫也不會從任何一個宮苑裡飄出來,宮廷生活就應該是靜謐安詳的。

皇后的視線又落在錦書身上,探過身在太皇太后耳邊低低說了些什麼,太皇太后微點了點頭。錦書低眉順眼的靜站著,也料到皇后必然知道太子在慈寧宮裡鬧的這一出,心裡激凌凌打個突,漸漸忐忑起來。

偏巧那廂淑妃開了尊口,「老祖宗姐妹擬好了菜單子,今兒中晌的家常菜就借您的小廚房用,咱們掌勺,給老祖宗敬獻。」

太皇太后頗滿意的頷首,「我可有口福了,就擎等著吃孫子媳婦兒們的手藝菜了。」

宮裡有規矩,大年初一的午飯齋戒,須得由皇后妃子親手做了孝敬長輩。可別以為宮裡的主子們一個個橫針不捏,豎線不拿,祁人講究的是「上炕一把剪子,下地一把鏟子」,憑你多尊貴,德言容工要面面俱到,否則你無才無,就該搬到冷宮裡過日子去了。

賢妃道,「我今兒給老祖宗抻面吃,面揉得筋道了,拉成長條,下熟了撈起來瀝干,再拌上香油和醋,又好吃又開胃。」

皇后笑道,「賢妹妹是北方人,抻面是她的絕活,我是南方人,就給老祖宗做道香菇麵筋吧1

太皇太后一迭聲應好,笑著說,「皇太后不問事,由她去,回頭把你們主子請來同吃才好。」

宮妃們一聽笑逐顏開,皇后卻道,「老祖宗主意好,只是宮裡姊妹多,要是知道萬歲爺在慈寧宮進午膳,一個個都跑了來,到時候只怕擾了老祖宗的清凈。」

太皇太后瞭然,皇帝雖不厚此薄彼,到底宮裡女人多,套句糙話說,就是僧多粥少。侍寢輪流著來,皇帝還動不動的叫去,想見一面要等一個多月。都是年輕媳婦,誰不想多和爺們兒親近?若是知道皇帝在這裡進膳,那尋各種借口來的人就多了,真得吵得人不安生呢!於是太皇太后改了主意,只道,「皇后說得有理,那就作罷吧1

兩個妃子的臉瞬間垮了下來,低頭也不吭聲了。皇后嘴角噙著恬淡的笑意,悠哉游哉的品茗,掃一眼二妃,心裡呼了聲痛快。

皇后是極有肚才的,她的地位和那些妃子不同。她和皇帝是少年夫妻,風風雨雨十幾年,縱是皇帝平時話少,總還給她幾分薄面,她要見他,甚至不需通稟。女人的心都一樣,皇帝妃嬪多是無法改變的,在她看不見的地方憑她們怎麼鬧去,但只要有她在,皇帝身邊就該是乾乾淨淨的。皇帝初一十五必定是留宿坤寧宮的,她又何必急在一時,替他人做嫁衣裳。

自鳴鐘響了八下,已經到了辰正時分,說話時候長了,太皇太後有了年紀,眼看著有些睏乏,皇后笑道,「老祖宗起得早,咱們在這兒擾得老祖宗不得休息,兩位妹妹先回宮歇著去吧,等到了時候再過慈寧宮來。」說著施施然站起來,對太皇太後福了福道,「老祖宗打會子盹,奴才好幾天沒見著我們太子爺了,先瞧瞧他去。」

太皇太后准了,闔眼道,「去吧。」

皇后領賢淑二妃請了跪安,悄聲退出殿外,賢妃和淑妃又拜別了皇后,上了兩抬肩輿,冒著風雪回各自的寢宮去了。

太皇太后是個福澤深厚的人,彌勒佛似的,晚年身子發胖,也容易倦,一般到了辰正就要在炕上歪小半個時辰,並不是真睡,只是閉目養神。慈寧宮裡當差的都知道規矩,只留塔嬤嬤一個貼身伺候,別的都要退到暖閣外頭去。錦書跟在入畫身後跨出門檻,一抬眼,發現皇后就站在廊廡下,攏著精巧的手爐,對著宮牆上方遠眺。

雪下得愈發大,鋪天蓋地的翻卷而來。眾人都要回配殿去,經過皇後身邊時曲膝行禮,輪到錦書時,她也如法炮製,才蹲下,只聽皇后慢悠悠道,「上年多雨雪,今年的年景不知怎麼樣呢。」

錦書一時怔住,也不敢確定皇后是不是在同她說話,正躊躇著,皇後轉過臉看著她道,「錦書姑娘覺得呢?」

錦書心裡一沉,忙肅道,「皇後主子快別這樣稱奴才,奴才擔當不起。」

皇后笑了笑,「你們是太皇太后的人,受太皇太后的教導,都是通情達理的,莫說是你們,就是老祖宗這裡的一棵樹,一棵草,都是該受敬重的。」

錦書聽了越加謙恭的道不敢,偏殿里沒差事的人見皇后留錦書說話都有心避諱,偌大的殿堂和廊下空蕩蕩的,她頓覺心頭擂鼓般,聲聲震得腦子發脹。

皇后是肚子里打仗的好手,她也不忙著切入主題,只不痛不癢說些題外話,談談天氣,聊聊節氣,就像鈍刀子割肉,直把錦書唬得悸慄栗,恨不得乾脆跪下來磕頭請她給個痛快。終於,皇后覺得火候差不多了,才把視線落在那張巴掌大的小臉上,半仰著唇,不緊不慢道,「我一見你就合眼緣,從前也聽說過你,可巧我缺個貼身的人伺候,要是我去求老祖宗把你賞我,你願不願意跟著我?」

錦書暗自哀嘆命不久矣,嘴上不好說什麼,只得裝了歡喜的樣子道,「能伺候主子是奴才前世的造化,奴才是慈寧宮的人,萬事聽老佛爺的安排,老佛爺發了話,奴才沒有不遵命的,一定盡心儘力的侍奉皇後主子。」

皇後點頭道,「你是個懂事的好孩子……近來太子可是常來找你?」

錦書心下計較,不論她說什麼,順著捋總不會錯,便凝神道,「並不常來,太子爺給老佛爺請了安就走的,奴才如今在當散差,大抵是跑跑腿,做些零散的活兒,不在老佛爺跟前伺候,也不得見太子爺。」

皇後面上淡淡的,聽了她的話,方道,「我知道你們打小就熟稔,太子是個念舊情的人,你別瞧他個兒高,到底還是小孩兒心性,辦事常常顧前不顧後的,他要是來找你,你遠著他就是了,沒得叫他一唐突,反倒害了你。」

意思再明白不過了,別招惹太子,他是嫡皇子,是儲君,將來要繼承大統的,不能讓他因年少荒唐沾上什麼污點。自古立嗣重操守,講行,皇帝的兒子不少,大多聰明乖覺,皇帝尚年輕,也沒到非要立太子的地步,大可過上十年八載,看諸皇子的品性能力再作定奪。太子與她過從甚密,叫皇帝知道了,恐怕會給太子招來大禍。

錦書生長在宮廷里,什麼話什麼意思,一聽就明白。這次是好聲好氣兒同你打商量,下回可沒那麼客氣了,一國之母,要處置個宮人,還不跟捏死個螞蟻似的!要想活著就得做個明白人,錦書深諳此道,忙作惶恐狀,跪下磕了頭道,「太子爺心眼好,可憐奴才,奴才萬死難報太子爺的恩情,日後當謹記皇後主子的教訓,絕不給太子爺添麻煩。」

皇后滿意的點頭,伸手攙起她道,「不是教訓你,是為你好,畢竟你身份特殊,倘或叫人抓住了把柄,論起罪來總是吃虧些的,你說對不對?」

「娘娘說得極是。」錦書躬身應承,目光落在皇后赤色的荷花底鞋上,稱著廊下皚皚白雪,觸目驚心的紅。

皇后招來遠遠立在滴水下的宮女,把手爐遞給她捧著,換了狐裘的暖兜攏手,不再說什麼,沿著廊廡緩緩往東偏殿去了。

錦書垮下肩深吸了兩口氣,冷風吹得她一激靈,忙搓著手快步走進聽差房裡。

春榮掀了窗屜上的帘子往外看,回頭問,「皇後走了?」

錦書嗯了聲,站在月牙桌前兀自愣神。春榮方覺得她臉色有異,拉她到一邊低聲道,「你這是怎麼了?皇后可是說了什麼?」

錦書這才回過神來,憶起皇后的話,心裡只覺嘈雜,便道,「皇后要求老佛爺把我調到坤寧宮當差去,我眼下就像判了斬監候的犯人,提心弔膽的準備出紅差呢。」

春榮擰起了眉頭,喃喃道,「我瞧著不太好,也不知道太皇太后怎麼個打演算法,要是真撥到坤寧宮去,恐怕沒什麼活路了。」

錦書低頭道,「大概是我命里該的,逃不過也沒辦法,聽天由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