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二十七章寒沙淺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寒沙淺流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兩人正說笑著,隱隱聽見宮門外有擊掌聲,不一會兒出廊下就有齊整的問吉祥傳來,塔嬤嬤扶太皇太后坐好,捋平了紫羚褂的下沿,走到門前打起了蔥綠灑花軟簾。

皇帝穿著盤金彩繡的常服,外面罩了件狐皮的坎肩,石青的緞子映襯得臉色愈發的白皙,走到羅漢榻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孫兒給皇祖母請安了。」太皇太后和藹地笑,指了旁邊的楠木圈椅道,「快坐吧!這兩天不是讓你歇著嗎,怎麼又來了?」

皇帝道,「平時政務多,太和殿養心殿的兩頭忙,一時歇下來了真有些不習慣,橫豎是閑著,就想著來給皇祖母請安。」

太皇太后道,「我知道你是聽見了風聲才來的,是不是?」

皇帝極難得的露了個笑臉,「什麼都瞞不過老祖宗的法眼!孫兒聽說下面的人辦事不力,惹得皇祖母動怒了,想來勸勸皇祖母,匾既然砸了也沒法子,該當它就是要被替下來的,皇祖母要是喜歡,孫兒再寫一幅就是了。」

太皇太后拍了拍皇帝的手道,「不是這麼說的,再寫一幅難是不難,只不過糟蹋了你當初的一片孝心。」

皇帝道,「那皇祖母就再讓孫兒行一次孝吧1

隨即吩咐李玉貴備文房來,鋪排開內造的泥雲龍箋,提起烏木鑲金的狼毫,飽蘸濃墨,御筆一揮,寶祿駢禧四個大字一蹴而就。

太皇太后近前看,只見墨跡清俊秀拔,筆勢綿綿不斷,便笑著稱讚道,「皇帝的書法是愈發的精進了,可見學業一日都沒有鬆懈。」

崔貴祥躬身請走那幅字,苓子上前撤下文房,皇帝看了她一眼,一面應道,「孫兒遵循祖訓,從不敢倦擔皇祖母快消消氣吧,要是傷著了身子可不值當。昨兒老祖宗差人送來的豌豆黃孫兒嘗了,不在節氣上,吃著也新鮮,慈寧宮的后廚上真是藏龍虎。」

太皇太后喜道,「可不!那都是塔都調理得好,時常叫他們變著花樣的給我做吃食,就想哄著我多吃一些。」又問,「你近來胃口可好?那日大宴上我瞧你吃什麼都懨懨的,年紀輕輕的,吃得還不及我一個老婆子多。」

皇帝的手端正的擱在膝頭上,外面的霧散了,窗口的日光照進來,滿殿都是跳躍的金黃,映在他肩頭的日月和華蟲祥紋上,威嚴而莊重。聽了太皇太后的話,他手指微動了動,只說,「大宴前用了些點心墊底兒,邊看摺子邊吃,不想吃了個八分飽,等大宴開席時竟吃不下了。」

太皇太后無奈道,「你呀,都做了皇帝,還和孩子似的。」又轉臉對李玉貴道,「你在跟前伺候著,怎麼也不提點提點?」

李玉貴知道太皇太后並不當真怪罪,便著臉道,「哎喲,我的老祖宗!借奴才一百個膽兒奴才也不敢啊,萬歲爺正是胃口大開的時候,我這麼沒眼色的冒冒失失打斷了,壞了萬歲爺的雅興,那奴才就該被活剮了。」

太皇太后笑道,「倒也是,是沒法子怪罪你,不過皇帝身邊怎麼沒有茶水上的人隨侍,這點可就是你大總管的失職了。」

皇帝驀然抬起頭來,面上雖然還是很淡漠,眼神卻晃了晃,直看向李玉貴去,李玉貴誠惶誠恐跪了下來,顫聲道,「原本是帶了的,不想那丫頭走得匆忙,忘了帶上斟壺,重又折回去拿的。」

太皇太后的掐絲點翠護甲驟然劃過玻璃炕桌的桌面,吱的一聲,尖銳得幾乎穿透人的耳膜,直撞在心上去,李玉貴叫苦不迭,暗驚出一頭冷汗來。

前一瞬還笑吟吟的太皇太后剎時沉下了臉子,「莫說是在御前當差,就是外頭做小買賣的也知道出攤要帶上傢伙什,她吃什麼飯當什麼差?怎麼連伺候用的東西都忘了?天家講究四平八穩,御前的人更要盡心,皇帝要用茶,沒有現成的侯著,還要叫人倉促備了壺盞來,這像什麼話1

李玉貴額上的汗涔涔而下,一迭聲道,「奴才已經處置了那個宮女,打了把子,充到掖庭做雜役去了,請老祖宗息怒。」

皇帝斂聲道。「孫兒失儀,請皇祖母責罰。」

太皇太后嘆道,「你沒什麼錯,是伺候的人不周到,既然當不好差,那就要重罰。」

皇帝應個是,心裡明白太皇太后的意思,天子哪裡有錯的時候,有了什麼差遲都是下面的奴才沒辦好,打板子,充軍,殺頭,皇帝的過茨人來承擔,做皇帝的不能隨心所欲,要萬分的自律,要維護國體,不喜歡的人也就罷了,倘或喜歡誰,不是御前的人,隨意的親近也是絕對不能夠的。那天召錦書進茶的事太皇太后已經知道了,尋不著錦書的錯處,又不好責怪皇帝,自然要拿個人作筏子以示懲戒,警告皇帝什麼是做不得的。皇帝是聰明人,一點就透,面上不動聲色,心下早就有了計較。

太皇太后估摸著自己的用意皇帝領會了,也不在這點上糾纏了,轉而叫人呈了螃蟹餡小餃兒上來給皇帝,又問,「亭哥兒什麼時候回京,走了大半年了,可有消息?」

皇帝手裡的銀匙在碗里慢慢攪動,停了停,想起了那個整天樂呵呵的弟弟,長亭那人是個招人喜歡的,天大的事於他來說也就是芝麻綠豆,有時候沒心沒肺,和他談吃,他能和你說上三五個時辰,是天生的有福之人,這趟出京,除了每月一本摺子,還會給他寫私信,滿紙的所見所聞,沒什麼忌諱,荒唐又新奇,這個閑散王爺,他是當得真是有滋有味。皇帝不自覺的勾起了嘴角,「他是撒出去的海東青,在外頭歡實得很。雲南的政務辦得差不多了,前兩天上摺子,說是已經動身回京了,路上要走兩個月,三月頭上差不多就到了。」

太皇太後點頭,「那就好,也虧他,把他母親帶著一塊兒走,這一路折騰,沒的把他母親的骨頭顛散了。」

皇帝道,「老祖宗放心吧,皇考定妃身體很好,她命人造了輛車,足有半個三希堂大小,上頭一應俱全,絕累不著的。」

太皇太后掩嘴笑道,「這娘倆真是一對兒活寶!論造化,誰也比不上你定皇考,年輕時度量大看得開,也不爭陽鬥勝,安安靜靜的過自己的日子,等兒子大了享兒子的福,養在庄王府安度晚年,沒什麼煩心的事,兒子出任欽差,還帶著一道走,多好1

皇帝接了話頭子,忙道,「今年交夏往熱河去,孫兒陪著皇祖母和母后好好的游上一游吧!開國頭幾年東征西戰的,如今天下大定,也該在老祖宗和母後跟前儘儘孝心了。」

太皇太后極高興,對塔嬤嬤道,「瞧瞧咱們萬歲爺,真是個孝順的好孩子,不枉我疼他一場1

塔嬤嬤應承道,「萬歲爺自然是頂孝順的,肩上擔著江山,還日日來給老佛爺問安,陪著老佛爺說話,您的福氣可比容太妃厚1

邊上立著的李玉貴見氣氛緩和下來,祖孫兩個又其樂融融,這才呼出一口濁氣,悄悄抬手抹了把汗,蹦噠了半天的心總算按回了腔子里。

太皇太后想了想道,「太子到了立妃的年紀,皇帝在朝上搬個詔吧,太子妃就在六品以上臣工的家眷里挑,不求國色天香,只要容貌端正,德才兼備就成。」皇帝應個是,「一切就按老祖宗說的辦。」又坐了些時候,日頭漸漸移過四菱花扇門,慈寧宮不像乾清宮,老祖宗喜歡通透熱鬧的擺設,窗上不糊綃紗,只裝西域進貢的大塊玻璃,那日影轉過雙交的門屜,玻璃聚集的熱量更多,照在身上久了便熱哄哄的,皇帝微有不適的動了動,偏過頭,眉心不由輕蹙起來。

太皇太后是個識趣的老太太,見皇帝坐不住了,便道,「說了這一早晨,我也乏了,皇帝歇著去吧1

皇帝轉臉看更漏,起身一躬,「不知不覺竟到了這時候,皇祖母歇息吧,孫兒告退了。」

太皇太后嗯了聲,對塔嬤嬤道,「替我送送萬歲爺。」

塔嬤嬤恭恭敬敬道了個「」,皇帝垂手退後,甫出了西偏殿的門,候在月台下的御前侍從們迎上來,簇擁著皇帝往宮門外去,皇帝對塔嬤嬤道,「嬤嬤回去吧,請嬤嬤代朕好生照顧太皇太后。」

「萬歲爺只管放心,這是奴才的本份1塔嬤嬤笑著一肅,「恭送萬歲爺1皇帝頷首上了肩輿,塔嬤嬤站在檐下目送,一溜太監前呼後擁著明黃的步輦,慢慢向廣場以東的永康左門迤邐而去了。

李玉貴在右側扶輦,皇帝一手支著額頭,青絨緞子的常服冠頂上結著密實的紅纓,只看見鴿血紅的頂珠熠熠生輝。

肩輿直往東行,才要接近永康左門,皇帝突然吩咐停下,李玉貴不明所以,打了千兒問,「萬歲爺怎麼了?」

皇帝直起頭,眉心似有陰霾,抬輿的太監忙落了肩,垂手在一旁聽命,皇帝微彎了腰下輦,李玉貴惶恐道,「奴才斗膽,請萬歲爺一個示下,奴才好作準備,萬歲爺這是要往哪裡去?」

皇帝出了華蓋,太陽照在身上,日光並不算強烈,卻仍令他覺得刺眼,抬起手臂擋了一下,怔忡著透過指縫的間隙往天上看,雲層連綿,雖不多,卻厚實,從間隔的地方望過去,天藍得像海子里的水,又清透又明亮。

李玉貴更加摸不著頭腦了,皇帝平素不怵太陽,他是馬背上的天子,騎射堪稱無雙,秋圍時打馬揚鞭一奔幾十里,什麼事都沒有,夏秋冬都是好好的,唯獨不能見春天的太陽,要是曬著了會出痱子皮疹的也就算了,偏偏什麼事都沒有,想來想去八成是心病,既然不願意春天裡走動,那今天這是怎麼了?李玉貴歪著頭揣度了一番,皇帝剛才看見是苓子在太皇太後跟前伺候,視線似乎停頓了一下……他一拍腦門子,原來如此!萬歲爺知道昨天晌午前錦書罰跪的事,今天是借著匾額的由頭來慈寧宮的,結果當值的不是錦書,那萬歲爺會怎麼想?

皇帝淡淡道,「朕想上慈寧宮花園走走,不必人跟著了。」

李玉貴謹慎道,「萬歲爺恕罪,還是叫順子陪著萬歲爺吧,園子大,萬一要什麼,有個人在跟前,好馬上打發了去辦。」

皇帝想了想便應了,背著手緩步往長信門去,李玉貴急招了小太監就近去取傘來,又湊到順子耳邊悄聲叮囑了幾句,順子連連點頭,接了傘,小跑著趕上皇帝,一同朝園子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