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三十章壅培未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壅培未就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錦書恭敬道,「回萬歲爺的話,我師傅二月打頭就出去了。」

皇帝合上摺子,錦書忙上前取沒批的替換下來,把批閱過的收進盒子里,復又退得遠遠的,垂首侍立。

皇帝不急著看奏章,擱下筆,若有所思,「太皇太后侍煙上還有誰?」

錦書不知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又不好問,只得應道,「得力的原就只有我師傅,平常要是有什麼顧念不上的,還有榮姑姑替著,等下月我師傅一走,侍煙上正經就奴才一個人了。」

皇帝半晌沒說話,又執了筆批軍機處的摺子,或者是軍務上沒有棘手的麻煩事,一連兩本下來勾批得遊刃有餘。

座地的大薰爐里點著蘇合香,暖閣里窗戶緊閉,門上又掛著閃緞闈幔,一室內沒有半絲的風流動。那個薰爐子是鎏金的貔貅樣式,貔貅的嘴大張著,一直咧到耳朵根,又像在笑,又像在惱,塔子燃燒的煙就從那張大嘴裡衝出來,筆直的一縷裊裊往上升騰,等觸到了屋頂上的五爪金龍再四下翻滾開,看著很是得趣。

錦書換摺子換得勤快,走道不直著走,故意往那座香爐偏過去,衣角帶動出風來,然後就拿眼角偷偷的瞄,看有沒有把那縷煙刮散了,不論散或不散,總歸回到先前聽差的地方,靜站一會,等再要收換摺子時,塔子燒出新的煙也續上了,如此循環往複,樂此不疲。

她滿以為別人發現不了她給自己找的那點小樂子,其實皇帝眼睛尖,早就瞧在了眼裡,一邊作勢批摺子,一邊淺淺勾出一笑來,心想到底還是個孩子,這麼無聊的的事情還玩得那麼歡實,換了自己,恐怕都不屑一顧。

不經意的打量了她一眼,大概是大病初癒的緣故,眼下有淡淡的青影,看得出是強打了精神在他跟前伺候的,便問,「可大好了?」

錦書收回心思,肅了肅道,「謝萬歲爺垂詢,奴才都好了。」

皇帝復又低頭看摺子,頓了頓慢慢的說,「今年往熱河,你也一道去吧!太皇太后離不了你。」

錦書打了個愣,萬沒想道他會說這樣的話,自己這輩子竟還有出宮的機會!腦子裡走馬燈似的把外頭的世界憧憬了個遍,她生在京里,卻沒到紫禁城外見識過,自打她出生后大鄴內憂外患就沒斷過,熱河避暑不是小事,要動用車馬人力,大臣護軍要隨扈,一開拔浩浩蕩蕩,光車隊就要幾十里,等於是把整個朝廷都搬到熱河去了,大鄴國庫空虛,窮得底兒掉,哪裡動得起!說來真可悲,避暑山莊是大鄴先祖開國后建的,她是大鄴的帝姬,頭回上熱河卻要跟著篡位的逆臣去,這算哪門子的恩典?

皇帝見她面上並無喜色,只一福,不冷不熱的謝了個恩,也不甚在意,只要她一道去就成了,外頭不像宮裡,規矩鬆散些,人舒服了,沒那麼一板一眼,心也軟乎些,就變得好說話,更容易親近。

皇帝有他自己的打算,這些年八成把她憋壞了,以前她在掖亭呆著,他想不起來也就罷了,眼下她到了慈寧宮,又當這份差使,太皇太后煙癮兒大,不得敬煙的人,既然跟前沒旁的人替,帶上她也是理所當然的。

皇帝心情愉悅,摺子也不批了,倒著往邊上一扣,對錦書道,「取宣紙來。」

暖閣西南角的大案上有裁好備用的承德宣紙,錦書忙請了紙,拿如意鎮好,皇帝換了狼毫在硯台里蘸飽硃砂,錦書卻行退後,站得遠,也不知他寫了什麼,只看走筆生花,洋洋洒洒如流水,等寫完了招呼她去看,她遲疑著上前,那貢紙御筆寫的是一篇鑽牛犄角似的寶塔詩--

天下文章屬三江,三江文章屬敝鄉。

敝鄉文章屬舍弟,舍弟向我學文章。

皇帝也不笑,面無表情的問,「怎麼樣?」

錦書一躬身,「萬歲爺天下第一。」心裡嘀咕,這人真是自大得沒救了,就是不寫這首詩來標榜自己,他也是天底下的獨一份,誰敢有什麼異議,除非是活得不耐煩了拿腦袋耍著玩。

皇帝嘴角扭了扭,看著不太滿意的樣子,「就這樣?」

錦書了悟,做皇帝的就愛聽人誇,光說他天下第一還不夠,於是想了想道,「萬歲爺才思敏捷,錦繡文章,萬歲之書,雅俗共賞,帝中第一。」

皇帝坐下來,盯著那首「帝中第一」的歪詩悶聲笑起來。

錦書提心弔膽,皇帝向來喜怒無常,要是哪句話說岔了不入他的耳,回頭又該整治她了。心裡直打鼓,就偷眼覷他,這一看不由有些怔,皇帝笑得很好看,眉眼舒展,裡頭含著千山萬水似的,可惜就連開懷時都是極矜持的,只抿著嘴笑,瞧不出他有多高興,這樣的一張臉天生叫人覺得遠,不論做什麼表情都不夠生動,美則美矣,卻透出刻骨的寒冷。

常聽宮女太監們私下裡談起,皇帝跟前的人再盡心,怎麼捨生忘死的伺候他,和他再近,他的心事從不透露半點,宮裡的人背後常說,萬歲爺的心比海還深,真是一點也不假,連笑都不會咧嘴的人,誰也走不近他,莫說是手底下的奴才,就是太皇太后、皇太后,恐怕也不能和他敞開了說話。

皇帝笑夠了,擱下筆道,「朕說的不是自己,朕是說熱河的行轅。你去過避暑山莊嗎?」

錦書無力道,「奴才沒去過,奴才長在宮裡,出了神武門連東南西北都不分。」

「這趟正好走走。」皇帝捲起了那幅字,踱到南窗戶下的藍釉字畫缸前,隨手往裡一插,扭頭看她,目光灼灼,「你也瞧瞧外頭的大英,是怎麼一片歌舞昇平的盛況。」

錦書垂下頭,應了聲。皇帝轉過身去,褪下腕子上的迦楠佛珠捏在手裡把玩,推了窗看,外面廊廡下齊整的掛了一遛帘子,風一吹前後微微的擺動開,伴著颯颯的風聲,一派賞心悅目的春日景象。

貔貅香爐頂上的煙散了,有風進來,錦書身上老綠春袍子的下擺也隨風翻飛,臉上先前出了層薄汗,被風一吹,涼颼颼的夾著寒意,時候稍一長就有點冷,不由生生打了個冷戰。

皇帝見了合上窗屜,眉頭皺了皺,「你冷嗎?」

錦書自打進了乾清宮心裡就一直沒底,實在不明白皇帝是什麼用意,也不提起永晝,拿「二人抬」抬了她來就是為了讓她伺候筆墨嗎?正胡思亂想著,被他一問登時激凜了下,答道,「奴才不冷。」

皇帝背著手在室內慢慢的踱,地上的金磚倒影出一個挺拔的身姿,錦書不敢抬頭,一味的垂眼看地上,皇帝在離她兩步遠的地方站定,沉聲道,「你來請安是誰出的主意?是李玉貴的意思?」

皇帝的右手垂在身側,翻轉的袖袖口上祥紋繡花繁複,密密的落滿金銀絲線,袖圈是首尾相接的整條游龍,游龍張牙舞爪,龍首很是猙獰,錦書對這種圖案那樣的熟悉,心緒也平復下來,回道,「不是李諳達的意思,是奴才自己要來的,李諳達心眼兒好,怕奴才路上招了風,特地打發人備了小轎抬奴才來的。」

皇帝哼了聲,「牽強附會。」

錦書愈發躬下身去,「奴才不敢。」

皇帝也不當真計較,話鋒一轉,冷冷道,「你不敢?朕瞧你膽子大得很!你和太子走得過近了,打量這宮裡誰是傻子不成?你要是知情識趣就該遠著,別等大難臨頭了才後悔,到時候誰都救不了你。」

錦書只覺腦子被狠狠撞了一下,腦仁兒突突的疼起來。主子好壞不論,總有人心疼肝斷的護著,出了岔子背黑鍋的橫豎是奴才,太子這事兒真是把她冤枉壞了,這口氣憋在肚子里,又能和誰去說?遇著這麼糟心的事,只有咬著后槽牙忍著,還能怎麼!

皇帝看她臉色慘白,連帶著嘴唇也沒了顏色,那雙眼睛霧靄沉沉,幾乎滴下淚來,也不辯駁,只應了個是,然後抿緊了嘴,又委屈又倔強。

皇帝愣住了,他不過順嘴一說,怎麼像犯了什麼大錯似的?她一副忍辱負重的樣子,倒弄得他訕訕的,想多和她說幾句的雅興剎時敗了大半,心煩意亂之際,便揚了聲喚,「李玉貴1

李玉貴一聽這聲音不太對勁,心都要從嗓子里撲出來了,佝僂著背進來打個千兒,「萬歲爺有什麼吩咐?」

皇帝拉著臉道,「把她給朕照原樣送回去,叫常四來更衣。」嘴上說著,連看都煩看她,揮了揮手,也不知是對誰說的,一連兩個「快去」,把李玉貴唬得不輕。

李總管慌忙示意錦書行跪安,拍掌傳尚衣的太監進來伺候,自己領著錦書出了西暖閣,到抄手廊子上滿臉懊喪的說,「我的姑奶奶,好好的怎麼惹萬歲爺動怒了呢1

錦書福了福,道,「諳達,對不住了,差點兒給您惹事兒。」

李玉貴直搖頭,滿以為這丫頭有福,這回擎等著叫敬事房記檔了,沒想到是這麼個結局,按著形勢來看,八成是錦書梗脖子,白糟蹋了好時機。李總管垮著胖臉,哀聲嘆了嘆,「何必和自己過不去呢!你是個聰明人,天下易了主,這已經是變不了的事了,俗話說,人在人情在,人死兩丟開,心裡的仇多,也不能當飯吃啊!你別怪我嘴賤,我真是為你好,還有順子,好歹求我關照你,我才管這閑事,我這真是給自己找晦氣1

李玉貴肚子里有本賬,捧出個小主來,不說貴妃、貴嬪的,哪怕就是個貴人也成啊,多個朋友多條路,往後有什麼長短,萬一她得寵,萬歲爺跟前能說上話,本來多好的牌面兒,要什麼來什麼,天曉得怎麼就詐了和了!說一千道一萬,都是這丫頭沒造化,人家巴巴的等著,只愁沒這根杆子可攀,她倒好,心氣兒高,死腦筋,這會子告吹了,還有沒有下次真說不準。宮裡漂亮女人多,萬歲爺龍床上也不缺美人,再說國事繁忙,幸許一轉腳,就忘到脖子後頭去了。

錦書還是不咸不淡的清水臉子,李玉貴徹底服了,對她再沒什麼指望了,遠遠招了招手把順子叫來,努努嘴道,「萬歲爺發話了,讓把錦書原樣的送回去,你去打發陳六他們備轎吧1

順子道,「劉全鬧肚子,解大溲去了,我和陳六抬吧1

李玉貴想想也行,順子和她有交情,也許能開導開導她,就點了頭道,「這會兒正到了萬歲爺用小食的時候,估摸也沒你什麼差事,那你就去吧,早去早回。」

順子了一聲,把錦書安頓在廊檐下,自己上聽差房裡找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