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三十四章猶抱寒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猶抱寒蟬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慈寧宮正殿的門通常只掩東扇,因為水房和小廚房在西邊,圖取東西方便。

春榮帶著錦書把所有要注意的地方都巡視了一遍,寢宮裡司浴的宮女伺候太皇太后沐過浴,來春榮跟前回了聲就卸差下值了,春榮對錦書說,「該著咱們上差的時候了,這會子塔嬤嬤已經服侍老祖宗上床歇著了,咱們要接塔嬤嬤的班。塔嬤嬤有了年紀,所以不上夜,只有出了拿不了主意的大事才去找她,她住在配殿的梢間里,萬一有什麼就打發更衣室門口的那個去辦,她負責寢宮裡明三間的事兒,是給裡頭侍寢的當副手的。」

錦書一一應了,春榮邊走邊道,「你用不著對她們客氣,該說的就說,該指派她們的就指派她們,甭說只管侍寢不管別的事,你既然進房了,就是這個,」她豎了豎大拇指,「別說吩咐,打罵都使得!平日里好是另一碼,立威的時候不能含糊,否則管不住她們。這幫小蹄子,面上恭敬,私底下不知怎麼編排人呢,越編排越要往死了管,才好叫她們服帖。」

春榮不是善茬子,她收拾下面的人很有一套,大家也都敬她怕她。錦書脾氣好,前些年一直是挨姑姑把子,或者是跪牆根的,受慣了欺壓,絕學不來她的手段,嘴上答應,行動上未必照做,春榮也不計較,帶著她往太皇太后寢宮裡去了。

繞過大紅緞子的緙絲滿床笏圍屏,一眼便看見寢宮的全貌,那張拔步床尤為惹眼,床架子上掛著雙繡花卉蟲草紗帳,外頭罩著妝蟒堆幔子,太皇太后在床上躺著,頭下枕著玉色夾紗新枕頭,身上蓋的是杏子黃綾被,舒舒服服的闔著眼,雖說去了華服妝奩,可哪怕是睡著了,只要人在那裡,也壓迫得下頭的人喘不過氣兒來。

春榮近前看了看,打個眼色給錦書,示意她把燈架上的巨燭滅了,錦書點點頭,正躡手躡腳的要往燈前去,太皇太后睜了眼睛,道,「別忙滅。」

錦書道個是,忙退了回來,春榮在床頭邊蹲下來,低聲問,「老祖宗今兒是怎麼了?這個時辰了怎麼還不安置?」

太皇太后坐起來,「才交亥,中晌睡得好,這會子反倒睡不著了。榮兒,吩咐小廚房做點吃食來,不必太麻煩,收拾盤點心就成。」

春榮知道太皇太后定是有話要和錦書說,特地把她支開的,便躬身應個是,卻行退出房去,順手帶上了房門。

錦書取了鎖子錦靠背來給太皇太后墊在身後,心裡隱隱猜測今天白天面聖的事總歸要過過堂的,太皇太后等到夜深人靜時才問,也不知是什麼用意。

太皇太后臉色有些恍惚,並不急著說話,視線落在長案上供著的西洋座鐘上,一室寂靜,只有玻璃罩子下長著翅膀的鎏金小銅人一圈一圈不停的旋轉,帶動內里零件,發出細微而有節奏的嗒嗒之聲。

錦書頗覺忐忑,老祖宗不發話,自己也不敢吭聲,便垂手站著聽使喚,稍過了一會兒,太皇太后像是回過神來了,看了她一眼,慢慢的說,「你的臉色不好,回頭叫廚房燉碗雪蛤吧。」

錦書越發的糊塗,上來不呵斥,倒賞碗子吃,真是叫人摸不著頭腦。也不細咂其中滋味了,只聽後面怎麼說罷了,忙不迭肅下去,「謝老祖宗賞。」

太皇太后撩起了眼皮子,「我要問什麼,想必你也知道,萬歲爺召你進西暖閣,可說了什麼話?」

錦書老老實實回道,「萬歲爺什麼也沒說,忙著批摺子,只讓我在御前磨墨,等摺子批完了就打發我回去了。」

太皇太后直盯著她,若有所思,隔了會兒才道,「我還說你聰明,現如今瞧你不過爾爾。在我跟前耍心眼子,那就大錯特錯了,你一五一十的告訴我,我心裡倒喜歡,你要是瞞我,我可不懂什麼是憐香惜玉!皇帝讓李玉貴拿轎子抬你去研磨?這話說出去誰信?」

錦書道,「老祖宗明鑒,萬歲爺只在研磨的當口說了兩句話,問敬煙上有幾個人伺候,又說今年交夏避暑往熱河,要好好陪老佛爺遊山玩水、逛園子,旁的再沒什麼了,奴才說的都是實話,絕不敢欺瞞老祖宗。」

太皇太后審視她,見她面上從容,不像是扯謊的樣子,便信了三分。細想一下,皇帝生了一副叫人摸不透的性子,就是心裡真有什麼打算,恐怕也不會輕易的表露,越是上心,越是做出不在意的樣子來,若說拿轎子抬人往乾清宮去,只怕不是皇帝的意思,是下面奴才為了討好主子干出來的糊塗事兒。

原本想傳李玉貴來慈寧宮問話的,細一琢磨又覺得不妥,皇帝到底不是太子,太子年少,未及弱冠,辦事欠考慮,長輩管束教導是應當的。皇帝不一樣,端午就滿二十九了,打下了天下,做了九年的皇帝,是萬民之主,九五之尊,他說什麼話辦什麼事,早就不容別人置喙了,平素的家常話,噓寒問暖的還猶可,倘或換作別的,就是親娘親祖母,過問起來也要適度,畢竟天威不可觸犯,他自己宮裡的事,有不滿的自會發落,既然對李玉貴的諂媚默認了,也就是說他心底里還是認同他這樣做的,自己雖是他的祖母,過於干涉了也不好,他點頭的事,自己揪住不放,若是處置了總管太監,就是不給皇帝臉面,該當講究的地方還是要顧忌的。

太皇太后又問,「只說了這些?我看你還是有瞞我的地方,既然說到熱河了,只怕皇帝發了話,叫你一道去了吧1

錦書不得不佩服太皇太后的算計,真叫她料了個十之八九,這話她原不想說的,可問起了也不好賴,立夏轉眼就到,瞞能瞞到多早晚去,橫豎是要穿幫的,不如現在就承認了,也免得落個滑頭的罪名。

遂低眉順眼回話,「老祖宗料事如神,萬歲爺是吩咐奴才盡心伺候老祖宗來著。」

太皇太后心頭一震,看來自己擔心的事真要發生了,皇帝對錦書動了心思,是變著法子的想和她走近,這怎麼了得!這兩個人都是頭,皇帝一碰上感情的事就死心眼,錦書呢?一家子死得那麼慘,全拜皇帝所賜,她能拋開仇恨心甘情願跟著皇帝?只怕是心裡恨出了血來,正愁沒機會報仇呢!皇帝運籌帷幄的安穩日子過慣了,全然忘了利害,真是瘋得沒邊了!

太皇太后越思量越是後背發涼,這爺倆莫非要栽到同一個女人手裡?錦書使了什麼妖法禍害他們?千方百計得來的江山,到頭來仍舊毀在姓慕容的手裡,豈不是白做了一場春秋大夢!

太皇太后的眼神深沉,隱隱露出殺機來,錦書心頭大驚,忙道,「奴才自當謹尊萬歲爺的教誨,寸步不離老祖宗,好好的服侍老祖宗,替老祖宗解憂。奴才在宮裡是孤身一人的,有什麼拿不定主意的也沒人能請教,如今在慈寧宮當差伺候老祖宗,老祖宗就是奴才的天,一切但憑老祖宗做主,奴才萬事按著老祖宗的吩咐辦,絕不給老祖宗丟份兒。」

太皇太后倚著靠背,眉間的陰霾漸散了,心道也的確沒到要殺她的地步,貿貿然動了手,皇帝那裡不能依,太子也要吵翻了天的,還是再看看吧,一來慕容家的老十六還沒現身,指不定在哪個暗處看著,二來也是為了皇帝和太子。宇文家出情種,如今明面上看不出什麼,殺了錦書易如反掌,可萬一她一死捎帶上那兩個,豈不功虧一簣!

眼下叫人操心的是皇帝,太子或許是年輕圖新鮮,皇帝呢?他從前對皇考皇貴妃的感情只能埋在心裡,眼下一個大活人送來了,就像寶貝失而復得,那股子勁頭一時半會兒且消停不了。還是的,她不願意,誰也逼迫不了她,遠著就成了,拉個清水臉,說話帶著疏離,再熱的心也經不住一海子的冰水浸泡,大不了哧溜一聲,冒出團白煙來,風一吹,也就散了。

「既這麼的,那我就瞧著你了,咱們有言在先,只要你醒事兒,我自然不會虧待你,可你要是給我出蛾子,那就不論皇帝還是太子了,誰都救不了你。」太皇太后深知道打個巴掌給顆甜棗的道理,一通威脅之後,嘴角又掛上了和藹的笑,招了招手道,「好孩子,到我這兒來。」

錦書暗暗大鬆一口氣,看來又撿著一條命,忙依言坐到拔步床前頭的踏板上,把手放在太皇太后的手裡,做出親熱貼心的樣子來。

太皇太后反覆摩挲,一面不無哀戚的說,「我看著你,就像看見了你姑姑,你姑姑在時和我最親,天底下就找不著比我們娘倆更好的婆媳!她性子好,不端架子,可惜陽壽短,才滿二十三就歿了。我常覺遺憾,我們娘們緣分淺,如今有了你,我知道你是個懂事的,只要你聽話,我定然像疼你姑姑一樣疼你。」

錦書躬身道,「多謝老祖宗,奴才一切都聽老祖宗的。」

太皇太后頗滿意的點頭,這時春榮托著個小連環洋漆茶盤進來,白粉定窯的碟子里碼了幾塊菱粉糕,走到床前來肅道,「老祖宗,小廚房趕著做的新糕,您最愛吃的,嘗嘗吧1

太皇太后道,「不吃了,賞你們吧!這會子沒什麼事,榮兒出去吃了再進來。」

春榮應個是,和錦書謝了恩,退到房外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