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三十八章把言閑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把言閑語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宇文氏原先封地在南苑,論起出身,該當是北地人才對,所以正月初五看得重。迎財神嘛,馬虎不得,皇帝本來就是天下最富有的人了,千里河山萬里疆土盡在我手,什麼都有了,就祈求風調雨順錢糧滿倉。錦書踏進了慈寧宮便聽門上小太監竊竊在議論,所說初五晚上的陣仗排得大,昇平署精心備了細樂和段子,皇親命婦都入宮來,算是新年裡的頭場家宴。

錦書往偏殿上值替換春榮,可巧壽康宮的兩位老太妃來瞧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很是高興,招呼春榮和苓子同來伺候,三位老祖宗閑適的吸上兩鍋煙,拉拉家常,不覺已到未正,崔貴祥來請旨,到了加餐的時候,問老祖宗傳不傳膳,太皇太後點頭,留兩位老太妃一同用膳。

宮裡的常年只吃兩頓,午膳在巳正前後,晚膳定在酉時,未正和戌時另有加餐。伺候膳食是太監的差事,宮女插不得手,春榮便領著錦書她們悄悄退到值房裡去,春榮掩著嘴哈欠連連,苓子嘆道,「真是活受罪!快趕趟兒睡會子吧,這麼熬下去身子也扛不住,晚上還有你忙的,前前後後那麼些事情要打理,缺了你真不行。」

錦書大大的愧疚起來,期期艾艾道,「都怪我,全是為了我,我到慈寧宮來沒給姑姑分憂,倒添了很多麻煩。」

春榮和苓子互看一眼,笑道,「別這麼說,咱們做奴才的都這樣,誰能保管睡夠了呢!今兒是個特例,就為了晚上的大宴,大家都不得歇,你也逃不了,雖不在敬煙上,前後要伺候的多,怕是要忙到子時去呢1

苓子問,「上半晌睡好了嗎?我瞧著怎麼蔫蔫的,像受了潮的青條。」

錦書勉力笑了笑,應道,「我有個毛病,白天睡不著,大概是沒倦透了吧!說起青條,年下領的煙絲快用完了,要不我尋個時候上造辦處去一趟吧,拿了牌子好上庫里領去。」

春榮往炕上一橫,閉著眼,枕著鎖子靠背道,「用不上你,讓小太監領去就是了,外頭凍得腦子發僵,何苦受那份罪。」

苓子也說,「該得偷懶耍滑的時候也別含糊,你瞧我,以前火石蒲絨讓外頭送進來,火眉子還是你搓的呢,能省事兒的就別自己動手,嘴一張,囑咐下面的就成,樣樣親力親為,生出二十個手指頭來都不夠使的。」

春榮訕笑著,「可不,你師傅在這上頭可是把好手,你趁著她還沒放出去好好的學上幾招,那絕活,受用一輩子1

苓子不依,「我還沒數落你呢,你倒編排起我來了。」一邊咬著后槽牙去咯吱她,春榮邊擋邊告饒,只笑得接不上氣兒去,嘴裡親娘祖宗的叫起來,苓子解了恨方才收手,坐在邊上直喘粗氣,哼道,「別當你是掌事兒我就怕你,你再胡謅,看我怎麼罰你。」

春榮揉著肚子道,「你這蹄子真夠狠的,要出去了還開不得玩笑了?我說上一句你就折騰我,仔細出去之前叫老公公背了去,趕明兒封個貴人,你就升發了。」

苓子紅了臉,啐道,「可見你每日里在想些什麼!我沒那個命,還是出去過我的小日子,該小心的是你!你是姑姑,在宮裡時候長,天天的見,保不準一來二去就成事了,就算攤不上妃嬪的位分,回頭老祖宗給你指婚,配個公侯伯子男的,你才是得了高枝兒呢1

春榮直瞪她,「爛了舌頭的,自己有了小女婿還說別人!行啦,過你的小日子去吧,過兩年添個小子,逢著過年來瞧瞧我,我就高興了。」

錦書看她們吵鬧,只淡淡的笑著不說話。翻翻自己的火鐮包,盒子里的煙絲眼看著要見底了,便掀了門帘出去招呼人上庫里去。順著廊廡朝偏殿看,大玻璃窗里人來人往的,都是壽膳房和御茶房伺候的太監,恰巧偏殿上站門的小宮女下值朝聽差房來,她攔住了問,「今兒侍膳的人里有貴喜嗎?」

小宮女搖了搖頭,「沒見著貴喜公公,姑姑找他有事兒?」

錦書悵然若失,只隨口應道,「沒什麼要緊的,你去吧。」

大丫頭和小宮女的值房是分開的,就像下等宮監沒有資格坐椅子和高座一樣,次一等的宮人休息的地方在廊子盡東頭,隔著銅茶炊,是半間小小的梢間,裡頭沒有炕,只有兩三個人合坐一條的矮板凳。小宮女對她福了福,腳步輕快的繞過去,一路往下值房裡去了。

錦書收回身,正聽著苓子和春榮在說太子選妃的事,又說起軍機大臣傅浚家的小姐,春榮哦了一聲,「那位大小姐我知道,前幾年乞巧來過,模樣長得不算十分美,充其量過得去。脾氣嘛,人前笑得像朵花一樣,人後架子十足,小事不沾手,大事吹五喝六,當然不是對著我們,是對她身邊伺候的丫頭。想是皇後主子只看見面上的東西,怎麼要把她指給太子爺呢1

苓子不鹽不醬地笑,「就是知道她對下面的人不好又怎麼了,咱們奴才天生就是伺候人,供人撒氣打罵的,做主子的想怎麼收拾都在理,誰還計較這些個1

錦書轉到桌前坐下,針線也不做了,眼神渙散的絞起了手裡的帕子。春榮看她心事重重的樣兒,只道她是為了太子選妃的事煩惱,便故意道,「人家有個靠得上的老子,傅郡王可是開國元勛,當年有名的巴圖魯,如今又掌管著軍機大事,他妹子說道出來你們都認識,就是長春/宮的通嬪,要是二月里能添個小皇子,傅小姐再來個『隨姑出嫁』,那可就是親上加親,烈火烹油的美事了。」

苓子嘖嘖道,「果真老子娘有體面能沾到不少的光!咱們大英選妃相貌不是最看重的,說穿了就是靠著姻親穩定朝綱,萬歲爺多精明啊,雖然出事不怕事,總不如朝野上下萬眾一心的好,隨便賜個位份,就能讓重臣們死心塌地的,這樣比動刀動劍的省力多了。」

春榮道,「那可不!反正天底下也找不出比自己更漂亮的了,留誰的牌子都是一樣的,今年選秀不知有幾位要晉位份呢1

苓子掩著嘴笑,「姑姑這話錯了,上頭最忌諱人說萬歲爺漂亮,你仔細禍從口出吧1

春榮翻個白眼,一裹氈子轉了個身,面朝窗戶睡她的去了。

錦書思忖了半天,小聲問苓子,「我想找壽膳房的貴喜打聽點事兒,他今兒沒來侍膳,你說怎麼才能見著他?」

苓子倒不忙給她出主意,只問什麼要緊的事兒非要找貴喜。錦書想了想,說出來也沒大礙,就一五一十的全告訴她了,苓子聽了道,「照理說你出了掖庭,北面榻榻里的事兒就不該管了,不過看在以往的交情,也是你們姐妹的意思。要找貴喜不難,今兒在坤寧宮擺席,到時候各房各司的人都要到值伺候,貴喜肯定得來,就是不來,你趁人多的時候溜出去,往壽膳房尋他就是了,只要咱們榮姑姑睜隻眼閉隻眼就成。」

「我忙得很,腿長在你們身上,愛上哪兒我看不住,只一點,別給我惹事兒,叫我多活兩年,我也就知足了。」春榮迷迷糊糊的嘟囔。

錦書戲謔道,「多謝姑姑了,你要是沒躺著多好,還能受我一拜。」

春榮嗤地一笑,「得了吧,我人微身賤,受你一拜怕折了壽。」

苓子給她掖了氈子的角,「還不睡,過會子膳完了還有事呢,快眯著吧。」

春榮嘆了一聲,「我就是天生的勞碌命。」說著聲音漸次低下去,不一會兒便呼吸勻停,已然睡著了。

苓子和錦書湊在一起看白綾襪上繡的花,又拿樣子比,正槽槽切切議論得熱鬧,太皇太后屋裡抱貓的小宮女驚慌失措的打了膛帘子進來,白著臉道,「姑姑,出事兒了1

兩人俱一驚,錦書心頭撲撲直跳,忙問怎麼了,小宮女哭道,「我才剛要給大白餵食,它抓了我一把,蹬腿就上了宮牆,撒丫子往東去了,我追也追不上,這可怎麼好1

大白是太皇太后心尖上的寶貝,是只緬甸貓,純白的,五官全擠在一起,扁扁的嘴臉,對著人時做出一種哭笑不得的表情,非常的滑稽逗趣兒,眼下這麼個鳳凰丟了,不知要有幾條命得跟著交代。

苓子猛力搖晃春榮,「別挺屍了,出大事了,大白跑了1

春榮驚得直彈起來,懵了一會兒沖那小宮女喝道,「你是怎麼當的差!這下好了,貓丟了,你也得跟著掉腦袋1

小宮女嚎啕大哭,春榮邊穿鞋邊罵,「還有閑功夫在這兒嚎喪?快叫人找去1

幾個人都奔了出來,打發了人散開,到各處宮院里去尋,錦書道,「先別回老祖宗吧,沒的著急上火。咱們朝宮門上貓多的地方去,想是春天到了,找伴兒去了。」

大家都急紅了眼,正愁沒方向,被她這麼一提點登時醒過味來,也沒人拿她打趣,著急忙慌的朝宮門外跑。好在雨已經停了,錦書提著袍子下沿往神武門去,神武門對面是景山,山上聚了好些沒主的野貓,常蹲在城頭上叫,太皇太后命人在那裡擺了幾個布施的盆碗,定時定點有專門負責的太監餵食,時候長了貓越來越多,要麼是黑的,要不就是雜色雜毛的笨貓,通體雪白的要是混在裡面自然很醒目,掃一眼就能認出來。

她走走停停,沿路都留意了,卻連個影子都沒看見。穿過園子往順貞門,原本宮裡有規定,妃嬪宮女是不許出內宮的,順貞門是個交界,門內屬內庭,門外屬禁軍,因著太皇太后丟了貓,門上掌事的破例讓她出了園子,她道了謝,漸至神武門前,立在漢白玉須彌座前張望,城台上的三券門洞深遠悠長,她恍了恍神,生出一股莫可奈何的感慨來——

門的那一邊就是另一個世界,要是能踏出一步就逃出升天了,懷裡的那塊表熱得幾乎擔不住,拿出來嗎?就說奉太子爺口諭出神武門找貓……她猶豫著,心跳得幾乎從腔子里蹦出來,事到臨頭須放膽!她看著門前泥塑木雕似的護軍咬了咬牙,正想掏出懷錶,卻見神武門當值統領遠遠飛奔過來,門上護軍紛紛跪地行大禮,她微訝,回頭看,一輛翠蓋珠纓八寶車翩翩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