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四十二章春恨八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春恨八九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這是什麼?」皇帝說著去觸她背心鈕子邊上露出來的鏈子。那鏈子是點翠鑲金製成的,皇帝當初嫌番邦進貢的西式懷錶所配的鏈子呆蠢,特令造辦處按著懷錶上的花紋樣式打造出來的,鏈子只有兩條,一條自己留著,一條賞了太子,全大英尋不出相同的第三條來,如今怎麼在她身上?

他沉著臉,捏住鏈子介面處的點翠一拖,底下果然是一塊鎏金琺琅懷錶。再一摁錶盤下沿的金鈕,表蓋兒彈起來,內盤上赫然刻著「東籬」二字。東籬是太子的小字,惟有他貼身的東西上才留款。皇帝面沉似水,冷聲道,「這表是太子的,怎麼在你身上?」言罷不等她解釋,狠狠盯住了她,「太子極愛這塊表,向來從不離身,說,可是你偷來的?」

錦書嚇得幾乎哭出來,忙擺手道,「不,不是的……」

皇帝看她臉色慘白,髮髻微松,知道她是受了極大的驚嚇,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呢!太子的珍愛之物在她身上,她自然是不會去偷的,那麼就是太子送她的……皇帝大發雷霆,原本主子賞東西給奴才無可厚非,他倒不是氣這個,只恨她為什麼要收。莫非他們已經自訂終身了不成?他看著那雙鹿兒般的眼睛,生出無比的憤怒來,連連冷哼,「好啊,好大的膽子!宮廷之中私相授受,你可還把宮規放在眼裡?真真是看不出來,人說會咬人的狗不叫,你到底是應了這句俗語。」

他鐵青著臉,眼裡儘是滿滿的厭惡,彷彿她是洪水猛獸一般。錦書哽得喘不上氣來,只擔心會連累了太子,忙在他腳邊跪下,抱著他的腿告饒,「奴才錯了,求主子消消火,太子爺是怕奴才睡誤了點,這才留了表給奴才使的。萬歲爺要罰就罰奴才吧,千萬不要遷怒太子爺,他是看著小時候的情分可憐我,並不是什麼私相授受。」

皇帝被她一番話激得冷笑起來,眼下是自身難保,還急著替太子求情,不是暗通款曲是什麼?他直惱得胸口劇痛,心裡一陣陣發緊,連著舌根也苦起來。看她眼淚汪汪的伏在他腿邊,真狠不得奮力的踢開她,可終究還是忍住了。他雖脾氣不好,腦子卻還是清醒的,要撒氣還不容易?只是泄憤之後怕不好收場,這一腳下去再想挽回便難了。

皇帝忽又想起出宮時的場景,她就在神武門前,身上揣著太子的信物,他要是晚到半步她會怎麼樣?拂袖而去,然後石沉大海?他頓時心亂如麻,一面慶幸著,一面又暗自惱怒,要是真走了倒乾淨了,眼下這爛攤子怎麼收拾才好?

太子上回遞摺子說要修繕泰陵,他隱約已經覺察出異樣來了,只不過不敢肯定。昨兒叫起之後又專程留下來,和他喋喋說了一通胡話,什麼恐怕自己不長壽,又是什麼不想連累人家女孩兒年輕輕守寡,橫豎就是不想大婚。他原當他是小孩心性,問他怎麼不去同母后說,他說母后那裡難說通,還是皇父主意大,拍了板的事定下就是定下了,金口玉言再難更改。如今看來是早存了心思的,不肯納妃,莫不是想著錦書么?

皇帝思量著這些,心裡愈發的煩亂。要儘早把太子妃的人選敲定,太子府邸也該建了,本來這麼大了早應該開牙出宮單過了,因著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的疼愛,說他自小體弱,怕他分了府身邊的人照顧不周苦了他。其實不過婦人之仁,太子是他的嫡長子,他的身子骨怎麼樣他比誰都清楚。當初是為了麻痹明治帝,宮裡的庸醫診斷說太子活不過十八,他也沒急著否認,好借著給兒子求醫問葯的由頭做籌備,這才能趁各路蕃王齊聚京城,對他又疏於防範的時候一舉兵臨城下,攻破紫禁城。

太子打小有不足是真的,不過這些年的精心調理下早有了起色,樣樣都好了,只那咳嗽不得根治。他試過很多方法,每每退了朝,一有空就扎進壽藥房里。《皇帝內經》上但凡稍有提及的,各種藥方藥引子,手段都使盡了,就是不能痊癒。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只要不危及性命,平日多留意些也沒什麼大礙,只是太子聽著祖母、太太的話,動輒說自己今天不知道明天事兒,似乎活著一日就是賺了一樣。從小養成了驕縱的性子,大了要改也難,如今更好,索性連規矩都不顧了。

「太子年輕,你別在他身上打主意,若是存了心去調唆他,別怪朕翻臉不認人。」皇帝定下了神,語氣已不像之前那樣激烈,只是字裡行間的凜冽凍得人五臟六腑都疼起來。她不說話,一味的哭,他又莫名煩躁不安,瞧著她著實可憐,便道,「你起來說話。」

她抽泣著說,略動一動,才發覺窩著的時間過長,半邊身子都麻痹得不能動彈了,手腳酥軟得使不上勁道。

皇帝蹙眉問,「怎麼了?」

錦書低聲囁嚅,「奴才……動不了了,過會子就好的。」

皇帝生出無奈來,當真是既好氣又好笑。彎腰把手架到她腋下,想把她抱起來,她大窘,慌忙道,「奴才不敢。奴才萬死。」

皇帝不耐,凌利的看她一眼,她閉上嘴再不推辭,順從地搭在「龍爪」上,讓他把自己半抱著拖上大狼皮坐褥。

有淡淡的香味縈繞鼻尖,不是脂粉的味道,也不是熏香,說不出的好聞。她的頰上籠著疏淡紅暈,皇帝低下頭,溫熱的呼吸都撲在她臉上,這樣的曖昧,叫她更加的面紅耳赤。下意識的偏開去,結果咚的撞在了車圍子上,她「哎呀」一聲,嘟囔道,「好疼。」

皇帝嗤笑,「真笨1

錦書不能反駁,只好偷偷撇了撇嘴。要不是他靠得近,她也用不著避讓,真是皇帝做久了,男女間的避諱都拋到脖子後頭去了。

皇帝發現自己有些失態,忙正了臉色靠在軟墊上坐好,眼梢還帶著來不及隱去的笑意,假作若無其事的掀開窗幔。

暮色愈發的深沉,墨一樣的暈染開,天地間混沌一片。不知不覺已過了酉時,遠遠能看見城門了。神武門子時二刻才下鑰,此時懸上了巨大的紗燈,在風中搖曳款擺。

馬車疾馳到門禁前勒停,禁軍統領照舊奔過來接駕行大禮,因著不好打帘子看裡頭,只得恭敬道,「請主子示下。」

皇帝應了聲,「是朕。」

統領聽出皇帝的聲音,比了手勢示意護軍放行,並隨車護送至順貞門前方退回值上。

錦書的心又提起來,這會子順貞門上正待要宵禁,想是皇室宗親和各路官員及家眷都到了,只等皇帝一到就開宴了,眼下大搖大擺和皇帝同乘只怕要出大事,便對皇帝肅道,「萬歲爺,奴才要從儲秀宮的夾道里過,求萬歲爺放奴才下去吧1

皇帝正考慮怎麼把她送回慈寧宮去,一早侯在順貞門的李玉貴迎上來,叫了聲萬歲爺,「臣工們在體和殿侯駕,諸位誥命都上坤寧宮去了。步輦備著呢,請主子移駕。」

車門打開了,錦書從車上下來,福了福,低聲道個「諳達好」。

原以為一定會嚇著李玉貴,誰知他連眼皮都沒抬一下,回了禮,說聲「姑娘吉祥」,就張羅著請皇帝下車,囑咐司衣的常四給皇帝披上雀金呢披風,忙了一陣才扯過錦書小聲道,「慈寧宮打發人來問過你,怕是要出事兒。」

錦書白了臉,垂下頭不說話。

李玉貴從旁邊的御前太監手裡接過一個食盒,食盒裡的東西左奔右突,不時發出低沉的咆哮,李玉貴笑道,「姑娘有造化,恰好大白子跑到隆宗門邊,被站門的小子逮著了,來問我是哪位主子丟的,我就給留下了。姑娘回去扯個謊,就說跑了大半個紫禁城才捉住的,老祖宗必然不會罰你了。」

錦書驚喜不已,做夢也沒想到有這麼好的事,不論是皇帝讓誰送她回去,都不及這個由頭好,慕容家的祖宗保佑,真真再好不過!忙不迭給李玉貴道萬福,「多謝諳達,諳達這是救了我的命了。」

李玉貴擺了擺手,心裡歡喜得開出花來。瞧瞧,多好啊,日後晉了位份,必定是個聖眷不雖說她的身份是個大難題,可憑著萬歲爺的手段,天底下還有他辦不成的嗎?自己只管盡心儘力替萬歲爺辦事,主子面上討足了好,老佛爺又不知道他私底下為促成這事動了多少腦筋,萬一有個好歹還能撇個一乾二淨。再說江山是萬歲爺的,老佛爺要怪罪還得顧著萬歲爺的面子呢。

錦書把貓抱出食盒摟在懷裡,大白是認得她的,乖乖把腦袋擱在她臂彎里。她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只等著送了聖駕就往坤寧宮去了。

皇帝上了肩輿,琢磨了一下問,「自己回去能成嗎?要是有什麼就打發人來告訴朕。」

眾人了悟,萬歲爺這回是動了真心思了,平常和后妃說話有固定的一套,總離不了端著架子,問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打發了也就是了。這趟大大的不一樣,這位錦書姑娘好厚的福澤唷!

李玉貴看著那一臉依依難捨,不得不勸諫,「萬歲爺,外頭風大仔細聖躬,受了涼就不好了,起駕吧1

錦書曲腿肅下去,「奴才恭送萬歲爺。」,

皇帝這才緩緩收回視線,李玉貴一擊掌,敬事房太監高唱個「起駕」,一溜羊角宮燈順著御花園的甬道直往前去,漸行漸遠,最後只剩芒芒點點的一簇,消失在薄霧微籠的夜色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