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四十五章蘭苑未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蘭苑未空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等了有會子了,還不見太子來,皇后對身邊嬤嬤道,「上體和殿瞧瞧去,太子怎麼還不來。」

嬤嬤應個,躬身退到堂屋裡打發人。裡頭又一位嬤嬤出來,在崔總管耳朵邊上嘀咕幾句,崔貴祥點了點頭,往東下屋去,站在門前拔著嗓子傳召,「奉太皇太后懿旨,著,端郡王溥浚之女、直郡王齊泰之女、固山貝子扎朗之女、大將軍長敘之女,入內覲見。」

才喊完話,錦書打了灑金氈子出來,幾位縣主、小姐列好隊從東下屋裡緩緩走來,錦書忙退到一旁讓道,也未及細看,備選太子妃的女孩們已經進了西上屋。

崔貴祥過來問,「怎麼出來了?可是老祖宗要什麼?」

錦書道,「是老祖宗不用我在跟前伺候,打發我出來的。」她說著輕輕的笑,可算能透口氣了,外頭雖冷,也比在裡頭攥著心好過。太皇太后的心思她知道,過會兒太子要來,她是怕他們照面,故意支開她的。

崔貴祥搖頭,「這孩子,還傻樂呢1心裡嘆息著,沒心沒肺有時候也是好事,這樣能躲開很多煩心事。

錦書問,「諳達,有差事派給我嗎?我上席邊上伺候吧1

「別介,那裡用不上你,你如今好歹是侍寢,姑姑輩兒的了,連著我也要請姑姑多照應呢,還讓你伺候宮外那些誥命洗手漱口不成?」崔貴祥風口上站久了嘴唇有點發青,朝手上呵了口熱氣,手心手背一通揉/搓,又挨到暗影里跺了兩下腳才道,「你替我看著點兒吧,榮姑娘在裡頭半天不出來,有些個雞零狗碎的雜事兒我也照應不過來。」

錦書原想到排膳的地方侯貴喜去的,被他這麼一說也沒法子,只好先應下來,回頭得了閑再溜出去找人。便道,「諳達去值房裡喝口熱茶去吧,這裡有我呢,要是有辦不了的我再去請您的示下。」

崔貴祥上了點歲數,凍得時候長了實在是撐不住,回身指了指在門上囑咐小太監辦事的藍頂子太監,「他叫金迎福,是坤寧宮的總管,有急事找他,他是我一塊兒扛掃帚的老兄弟,知道心疼我,我找個地兒貓會子他不會計較的。」

錦書噯了聲,看崔總管直打哆嗦,一下子好像連道都走不了了,忙遠遠招了大太監來,「長善,快扶大師父上榻榻里去,點了炭盆子攏上火,再上壽膳房要一碗薑湯伺候著喝下去。才開的春,染了風寒就不好了。」

「是。」太監打個千兒,把崔貴祥的胳膊繞到自己脖子上,半扶半扛著往體和殿的梢間里去了。

崔總管一走,雜事瑣事全落到了她身上,大到西炕上供五祀的牲醴畢陳,小到各路誥命什麼品極用什麼杯盤碟盞,一一俱要過問,萬事差遲不得,一個時辰下來忙得頭昏腦脹,恨不得就地癱倒下來。

到亥時二刻前後,總算是得著一陣清閑,這時才想起來,她一直守著正門,並未見太子來過,想是知道讓他自己選妃,嚇得不敢來了吧。錦書笑了笑,笑過之後又隱隱覺得擔心。那塊表叫皇帝拿去了,只怕要和太子秋後算賬,屆時就算不會明正典刑,太子也免不了一通斥責。

她焦躁不安,值上又走不脫,倘或能趕在皇帝訓誡之前知會他,也好讓他有個提防……

正胡亂盤算著,身後突然冒出個聲音來,道聲「錦姑娘新禧」,把她嚇了老大一跳。撫胸回頭看,是個半大不大的小太監,滿臉堆笑的把眼睛擠成了一道縫,她一時想不起來了,猶豫著問,「您是交泰殿的?」

小太監道,「錦大姑娘真是貴人多忘事,我是景仁宮太子爺跟前的容升埃」

錦書似乎有了點印象,以前也沒太留意,一時半會兒的想不真切,只草草應了聲,又問道「您這是當什麼差來了?」

容升往西上屋探了探頭,「我們爺打發我來給老祖宗告假。先頭原說要來的,只是萬歲爺那兒招了幾位軍機上的重臣說北方戰事,已經耽擱了一個時辰,這會子且完不了,所以差了我來回話兒,沒的叫老祖宗和皇太后、皇后好等。」

錦書思忖了道,「那今兒還來嗎?」

容升搖了搖頭,「不來了。其實咱們爺自有他的算計呢!我才剛進去給老祖宗磕頭,好傢夥,屋子裡並排坐著四位,那陣仗,過堂似的!怪道太子爺想方設法的躲,萬歲爺叫過坤寧宮來都磨蹭著不願來。」

錦書心裡繁雜,只問,「太子爺這會子在萬歲爺跟前?」

「可不,父子君臣的在議國家大事呢1容升道。

既然在議政,也不能讓人帶話進去。錦書略失了失神,才問,「體和殿里賜宴沒有?」

容升答道,「都這時辰了,一早就賜過了。姑娘可是有什麼事?」頓了頓笑道,「可是有梯己話要和太子爺說?」

外面霧靄漸沉,站在明間門口往東首看,面闊連廊上的重檐廡殿頂都茫茫看不清楚了,唯有滴水下的幾十盞宮燈隱在濃霧之後,發出暈黃朦朧的光。

錦書掐著手指頭算,按著慣例,這時辰早到了該歇的時候,看這樣子離散宴也不遠了,倘或皇帝打發了臣工們把太子留下訓斥,那就是帶了話去也晚了。她搖了搖頭,「沒什麼事,明兒我下了差使到上書房瞧他去。」

「是嘍!您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消息,太子爺還不得高興壞了啊!我回頭就個和他說去,保管他做夢都要樂醒了1容升鬆快地打個千兒,「您忙著,我得回去了,擎等著散了,我好伺候咱們爺回宮去。」

錦書道好,才看著他出迴廊往曾瑞門去,後面又有太監來回話,問,「姑姑,太皇太后給各家的賞賜都派下來了,東西是隨大人們出午門,還是跟女眷們的車從神武門走?」

錦書大皺其眉,「這話怎麼說的!自然是隨女眷出神武門,午門是朝臣上朝走的道,正月里百無禁忌了不成!這差辦砸了咱們后脖子都得離縫,還是費些事,讓內務府打發人往順貞門上運吧。」

小太監了聲,樂顛顛的撒腿就跑出去。暗盤算著,隨女眷好啊,不像那些大老爺們兒,女眷們醒事兒,酬謝放賞錢一樣不少,這趟差事下來又是個盆滿缽滿。

西上屋覲見的女孩兒們卻行退了出來,臉上表情各不相同。錦書這才得了閑打量上一眼,果真箇個長得標緻,不知太子妃的位置定了誰來坐,只看見其中一位神采飛揚,眉梢眼角都藏著喜興,想是勝券在握了吧!錦書著緊又細看上兩眼,那女孩戴著金絲八寶攢珠髻,身上穿玫瑰紫二色金銀鼠比肩褂,腰上結蝴蝶結子長穗五色宮絛,看那打扮該當是位縣主。

模樣兒怪齊全的,就是臉上有股子高高在上的勁頭,和上回見的賢妃有些相似,正琢磨是不是賢妃的貴戚呢,身後的苓子哎了一聲。

錦書回身笑道,「師傅這是下值了?」

苓子把手絹往鈕子上系,邊道,「老祖宗那兒快散了,叫外頭備輿呢!今晚我也回不了榻榻,排著我上夜,看更衣室門口,你有事就吩咐我吧,我今兒給您當下手啦。」

錦書知道她打趣呢,忙道不敢不敢。苓子嘿嘿的笑,沖那個站在東下屋門前和丫頭說話的女孩努嘴,「那位前途不可限量,瞧著十有八九能成事兒。」

「誰啊?」錦書順著看過去,就是前頭她注目的那一位,便道,「長得怪好的,皇后臉。」

苓子噗的一聲,忙捂了嘴,低聲道,「什麼皇后臉!長得倭瓜似的!她就是端郡王家的縣主,閨名叫瑤妗,是通嬪的侄女。聽太皇太后的話茬子是中意那位的,你是沒在裡頭,沒見通嬪那得意樣兒,比生了皇子還高興。要我說高興什麼呀,就圖往後太子登基,她侄女做了皇后好抬舉著她?再怎麼還是住寡婦院的,除非能像容太妃那樣生個孝順兒子,將來等兒子成了器,接出宮去在王府里供養著。」

她們竊竊私語,那邊的女孩往這兒一瞥,錦書立刻有點心虛,拉了拉苓子的袖子道,「你作死么?什麼寡婦!咱們也別背後議人長短了,回頭叫人聽見多不好!你橫豎是要出去了,我可怎麼辦,還得接著當差呢!有個閃失哪裡不周全的,遲早得被人坑死。」

苓子聽了連連點頭,「老背誨了,說順了就忘了這茬。也是,還是悠著點好。不過要我說,你是沒這份心思,要是當真計較起來,未必就輸了她。」

錦書打了個突,捶她一下道,「快別瞎說了,張羅斗篷去吧。我才剛叫人回去取了那件暗花綢貂皮褂來,等太皇太后臨出門你伺候她穿上。夜裡涼,還起了霧,萬一凍著了大家遭罪。」

苓子聽了她的話,忙抬手招了招廊子下的小宮女,「把你們姑姑才拿的裡外發燒大褂子取來,在門前候著,過會子要用的。」

錦書只覺好笑,這人真是個褲襠里插令箭的,但凡有什麼就會指使人,好在人不壞,要不做她徒弟還不得累脫一層皮去!

宮門上的太監到金迎福跟前回事兒,外面的霧愈發的濃厚,西一長街上有一慢兩快的梆子聲傳來,已然到了三更了。錦書上前給金太監蹲了蹲,「金諳達,咱們慈寧宮的肩輿到了吧?」

金迎福是看著她處理事物的,見她辦事爽脆周到,對她也多份敬重。心想到底是皇家的血脈,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因著聽聞些有的沒的,料想她將來指不定能有大出息。又瞧著崔總管的面子,平日拿鼻子眼兒看人的金管事說話也謙和了,笑著道,「可不,才到的。今兒難為姑娘了,替著崔當了這半天的值,來往的事又多,真怕累著你。」

錦書抿嘴笑,「諳達客氣,奴才沒見過什麼大場面,辦事兒欠妥,虧得諳達提點我,好些要緊關口才不至於犯錯,謝謝諳達了。」

這是客氣話,說得也不盡然是真的,不過金迎福很是受用。太皇太後身邊侍寢的特特等,說話這樣謙恭的極難得,自己是長了大臉子了,遂壓低了嗓子道,「我常說崔上了年紀,苦熬了這麼多年,什麼都有了,什麼都不缺,就缺個知冷熱的貼心孩子!要依著我,你們倆都是苦人,趕明兒我來搭個線,你認他做乾爸爸吧,在宮裡也好有個依仗。」

錦書為難道,「我知道諳達是為我,可我眼下這處境……怕連累了崔總管。」

金迎福道,「真是傻孩子!暗裡認,誰能知道?這不光為你,也是為崔好。他雖做著總管,外邊也沒安個家,手下徒弟多,卻沒個帶腦子的。你認了他,他有個病痛的你吩咐他徒弟干,他記著你的好,自然處處拂照你,你也滋潤點不是?」

錦書一時忙亂,也分不清他這麼安排到底是圖什麼,自己這身份也帶不出好處來給崔貴祥,便茫然站著,也不知怎麼應對才好。

金迎福見她不吱聲,就當她答應了,喜滋滋的說,「您擎好吧,這事兒我來辦,往後您還得謝我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