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四十九章霧隱城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霧隱城堞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濃霧之後探出李玉貴那張哭笑不得的臉來,他喲了一聲,忙打千兒笑道,「太子爺怎麼在這兒?萬歲爺才剛還說要到上書房聽各位爺作學問呢1

太子臉色極難看,他一哼,冷笑道,「你這殺才,打量我不知道是怎麼的?皇父這會子龍體抱恙正歇著呢,你敢拿這個來唬我,好大的膽子1

李玉貴仗著自己是皇帝跟前的紅太監,所以並不怵,只不過也不敢太過造次,畢竟眼前這十五六歲的少年是儲君,將來的大英皇帝,他要是不知死活的得罪了,往後有他好日子過的。轉爾膝蓋骨一軟,咚地就給太子跪下了,磕了個頭道,「千歲爺息怒,奴才就是長了顆牛膽也不敢糊弄您啊!奴才說的是實話,萬歲爺歇了一早上好多了,身上也有了力氣,還在迴廊里溜達來著,順路溜達到了上書房。您要不信可以問大師傅去,奴才句句實話,請太子爺明鑒。」

太子斜眼乜他,氣呼呼道,「好,我倒你能下出什麼蛋來!要叫我知道你滿嘴跑馬,仔細爺當場法辦了你1轉身對錦書眨了眨眼,故意冷聲道,「回去代我向太皇太后請安,節下差事多,課業也忙,等回頭撂了手就去給老祖宗磕頭。」

錦書會意了,深深肅下去,「奴才恭送太子爺。」

太子微勾了勾唇角,背著手朝上書房去了。

李玉貴憂心忡忡的看著太子和錦書聯手演雙簧,其實聰明人心裡門兒清,太子是為了見她才告假出來的。可憐了萬歲爺,一聽說是錦書陪著春榮一塊兒來的,著急忙慌的打發他從月華門出來攔錦書。萬歲爺嘴上不說,其實心裡念得緊,他琢磨主子心思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只消萬歲爺一個眼神他就知道該幹什麼,所以緊趕慢趕的從鳳彩門直奔出來,剛要邁出內右門,便聽見太子和錦書說的那些話。

到底還是孩子,張嘴都是意氣話,什麼不做太子,不進祖墳,只因還年輕,萬事都欠考慮,以為有了喜歡的人就能什麼都不要了。真要這樣,再過兩年瞧瞧,准得後悔。

李玉貴神色複雜,搖著頭,對錦書謂然長嘆。看上去挺機靈的丫頭,怎麼就不開竅呢!萬歲爺一次又一次的折騰,難道她一點也不明白?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既然能接受太子,怎麼不能接受皇帝?放著現成的好福氣不要,倒去夠那風裡的鈴鐺,惹得萬歲爺發了火,廢太子的事兒未必干不出來,到時候大家臉上不好看,這又是何必呀。

錦書心有戚戚焉,霧氣濃,也不知李玉貴聽了多久的牆角,要是把話捅出去怕要壞事!她謹慎的道個萬福,「諳達忙呢?」

李玉貴歪了歪嘴角,「萬歲爺知道你來了,來了怎麼不進去?他老人家正上火呢,你還是隨我去請個安吧。」

錦書莫名的心虛,囁嚅道,「萬歲爺怎麼知道我來了?」

李玉貴咂了咂嘴,「我說姑娘,咱們萬歲爺是什麼人?有什麼事能逃過他的法眼?你當春榮聖駕前敢說假話?他直剌剌的問,春榮敢不答嗎?」

錦書垂下了眼,「我還要等榮姑姑上庫里取煙絲呢1

李玉貴驚愕地低呼,「我的姑娘,您這是叫我為難呢!取個煙絲值什麼,聖上傳召,你還想抗旨不成?再說春榮姑娘已經走了,你就是等到霧散了也不中用了。」

錦書茫然立著,怎麼走了?明明說好在這裡碰面的,這回撂下她一個人算怎麼回事?

李玉貴看她呆愣,便道,「榮姑娘何等的聰明人,你這會子下了值,誰管你的下落?萬歲爺既然問了你,自然要見你,她還等著,那她豈不成了傻子?姑娘,快走吧!天冷,濕氣又大,回頭受了寒可不好。」

錦書磨磨蹭蹭,萬般無奈。一想到皇帝要見她,心裡就直打鼓,要是現在來道旨意讓她回去該有多好!她挪著步問,「諳達,您知道萬歲爺找我有什麼吩咐嗎?」

李玉貴瞥了她一眼,「這我哪知道!萬歲爺的心思誰也說不上來。其實這話原不該我這個做奴才的說……姑娘,您是一點兒不明白?」

錦書咬著嘴唇不說話,她也不想聽什麼金玉良言,女孩家天生靈巧,這個年紀上尤其是十樣心思。她又不是木頭人,這一來二去的總隱約能感覺到些什麼,可她對皇帝既恨又怕,皇帝是九五之尊,天字第一號的霸主,難保進了他的寢宮不會出什麼事……

錦書漸行漸慢,終於頓足不前了。

李玉貴回頭看,那張臉白得跟鬼似地,生生的把他嚇了一跳,忙問,「怎麼不走了?我瞧姑娘臉色不好,是身上不爽利?」

錦書帶著哭腔道,「諳達,我不想去,請您在萬歲爺跟前回個話,就說奴才已經回榻榻里去了,成不成?」

李玉貴慌忙搖頭,「這是欺瞞皇上,要掉腦袋的死罪,姑娘快別那我開涮了,去不去的由不得你啊,還是快走吧。」

錦書只覺五臟六腑縮成了一團,腿肚子突突的抖,忍不住打起了顫。李玉貴看她那模樣著實可憐到家了,便好聲好氣的勸慰道,「你眼下不去,依著萬歲爺的性子,又得指派二人抬去接你,我們費點事倒沒什麼,倘或鬧開去,只怕你的名聲就大了。上到太皇太后,下到妃嬪小主都要找你的茬,你想想,這樣好嗎?其實萬歲爺召你也沒別的,無非說說話,扯扯閑篇,了不起讓你伺候著進點茶水,用個葯什麼的,就是要臨幸……」

錦書幾乎癱軟下來,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李玉貴。李總管被她看得發毛,咳嗽幾聲乾笑道,「也要敬事房記檔上牌子。姑娘,說句不怕您惱的話,要是萬歲爺這會子就……您可升發啦,晉答應,晉貴人,再往上到嬪,到妃,到皇貴妃……哎喲我的姑娘,您是前程似錦吶。」

錦書曲腿肅下去,哀聲央求,「諳達,我和太子爺您也知道,求您替奴才回明萬歲爺,奴才實在沒法子。」

李玉貴寒起了臉,上上下下打量她,壓著聲道,「姑娘這是不要命了?宮女和皇子私通是什麼罪,姑娘是宮裡長大的,應該比我清楚。在這深宮之中別說活得好,就是要活下來,也要深思熟慮不能踏錯半步,您怎麼還往自己身上攬?您自己捨得一身剮,那太子爺呢?您忍心把他拉下馬?」李玉貴站直了身子拿眼眄她,「您要是真這樣,我可就當您是存了心報復二位主子爺了。」

錦書哆嗦著說不敢,自己死活無關緊要,真要害了太子可了不得。

李玉貴看她有了鬆動,連哄帶騙的拉到了鳳彩門前,這是乾清宮的偏門,萬歲爺歇在後殿的東小室寢宮裡,過了養心殿再往前就到了,眼看著差事能卸下了,她又扒在門上不肯挪步了,那神情像是要推出去殺頭似的。李大總管頭疼欲裂,左右都有輪值的太監,況且是皇帝要見的人,罵又罵不得,道理又講不通,怎麼辦呢?

他只有好言道,「您是個爽快人,今兒怎麼積糊起來!敢情前邊我和您說的話全都白搭,您一句沒聽進去?別人求都求不來的好事,到您這兒怎麼串味兒了?」他氣得直想跺腳,壓低了嗓子湊在她耳邊說,「皇上這樣尊崇的人,又年輕,樣貌又生得好,您就是跟了他也不虧啊,怕什麼1說了半天回過味來,怎麼連他也繞進去了?忙道,「萬歲爺沒說要臨幸你,你放心吧1

廊子下站南窗戶的小太監掩著嘴吃吃的笑,錦書鬧了個大紅臉,這才不情不願的提著袍子跨過門檻,追上李總管問,「您才剛不是說萬歲爺臨駕上書房的嗎?」

李玉貴啊了聲,「巡視完了回來,照舊歇著了。」

穿過養心殿正間,前面是二小門的穿堂,穿堂那頭的東梢間就是「日又新」,萬歲爺在炕上躺著呢!李玉貴轉回身來,看見她愁眉苦臉的樣子很是擔憂,央道「姑娘,您笑一個吧,就像在太皇太後跟前一樣。萬歲爺可是正經主子,您哭喪著臉,叫我跟著揪心吶。」

錦書擠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來,「諳達,您瞧這樣成嗎?」

李玉貴無奈的點頭,「湊合吧。」說著領她過了穿堂,在東梢間門前站定,隔著線軟簾呵腰通稟,「主子,錦書到了。」

皇帝語調冷淡,只道「進來」,錦書屏氣凝神應個,有些畏懼地看李玉貴,他往邊上讓了讓,打起軟簾使眼色讓她進去,見她猶豫便在她背上推了一把。

錦書踉蹌著進了日又新,暗想開弓沒有回頭箭,這會子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於是深吸一口氣走到皇帝床前,蹲下去恭恭敬敬請了個雙安。皇帝說免禮,她也不敢抬頭,垂著手退到牆邊站著。

皇帝蹙了蹙眉,「你拘著幹什麼?朕這麼叫你害怕?」

她忙搖頭,「萬歲駕前奴才不敢造次。」

那邊緘默了半晌,方緩緩道,「朕赦你無罪,抬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