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五十一章晴絲緒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晴絲緒亂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皇后坐在南窗戶下,拿起架子那方蘭草的帕子。引了線,針尖在頭皮上篦兩下,正待要落針,心裡又繁雜不安,來來回回比劃了好幾次,最後只得作罷了。

初寒在一旁看著,幾番猶豫才道,「主子既靜不下心來就別了,沒的傷著自己。」

皇后撂了手,半倚著炕桌長嘆一聲,失神看著窗外。天氣很好,滿目跳躍的金,她的眼裡卻是壓抑的死寂,喃喃念道,「要壞事。」

初寒心頭一顫,皇後母儀天下,向來是謹言慎行穩如泰山的,從沒見過她怔忡失措的樣子,莫非是為給李玉貴攔在外頭的事不痛快么?她惶惶不安的問,「主子這是怎麼了?萬歲爺不過是偶染風寒,太醫診治了就會好的。」說完猛然想起那樁事,頓時便明白過來。

真真是棘手到家的一團亂麻,兒子五迷六道的陷在裡面,還沒來得及料理,老子又牽扯進去。這慕容錦書到底有什麼能耐,叫那父子倆念念不忘的掛在心上呢?

這是皇家的家務事,又關係到體面,她做奴才的不方便說什麼,只開解道,「主子先別急,事情還沒鬧明白,萬一不是咱們猜的那樣,豈不白操了那些心?」

皇后搖頭,「這事九成九的沒錯,初一天地人大宴散了,他上這兒來就失魂落魄的,我那時只當他政務上遇著不如意了,並沒有往深了想,如今回過頭去琢磨,果然是大大的不一般!你進宮這些年,何嘗見過他那樣?他是個兜水不漏的精明人,針鼻大點兒的事都記在心上,結果那天布菜出了岔子,後來又有個『二人抬』,到昨兒下半晌無緣無故丟了半天……依著我,料想是有些眉目了。」

初寒道,「這事兒光猜也不成,要不我打發人往午門上問去,看萬歲爺昨天下午出沒出宮。」

皇后斟酌道,「各門上的禁軍統領都是皇帝的親信,當初跟著他打江山的,只要他一聲令下,掉腦袋的事都肯乾的主兒,能讓你輕易打聽到他的行蹤嗎?況且他未必走午門這條道,十有八九是從神武門出去的……回頭你上順貞門去一趟,和門子上的太監打聽,那起子下等奴才,給兩個子兒連祖宗都能賣,有什麼是問不出來的?」

初寒應個是,「要是萬歲爺真帶錦書出宮去了,娘娘打算怎麼辦?」

皇后還真給問住了。怎麼辦?是啊,怎麼辦……皇帝眼下正在興頭上,貿貿然動了他的玩意兒,他一惱,傷了夫妻情分不是因小失大嗎?要動手也不能是自己,一邊是丈夫,一邊是兒子,倘或有個閃失,皇帝恨她,太子怨她,到時候鬧個裡外不是人,那活著還有什麼奔頭?

皇后霍地站了起來,初寒叫了聲「主子」,不知道皇后要做什麼,只聽她說,「我去找太后商量。」

初寒一時愣了,暗想皇后這不是病急亂投醫嗎!太后深居簡出,整天的青燈古佛誦經參禪,一心想著白日飛升呢,哪會理這等紅塵俗事!找她商量,無非得著兩句「阿彌陀佛」,還能有什麼!

「這才是正經打算。」掀了膛帘子進來的高嬤嬤,把敬獻的糖蒸酥酪和楓露茶擱到炕几上,一面道,「您早該找太後去了,討了她一個示下,幹什麼都放得開手腳不是?」

皇后著緊的披上了猞猁猻大氅,像是海心裡頭飄著,突然找著了北,臉上的神情松泛下來,嘴唇抿得也不那麼緊了,還有那麼點喜滋滋的味道。

初寒是開國以後選秀進宮的,南苑時期的事她並不知道,也不便和她說。別瞧太后如今無欲無求,想當年也是出了名的一把好手,宮裡的老人們都知道,她的這位婆婆面上既恬淡又和氣,私底下怎麼樣就不好說了,總之合德帝姬是死了,她也成了太后,成了最大的贏家,之所以蟄伏著,那是因為上頭還有太皇太后,將來老祖宗百年,這大英后\宮只怕就是她的天下了。

皇后收拾停當,上了肩輿往壽安宮去。風和日麗,太陽照在身上暖烘烘的,皇后微微的眯起了眼。

皇太后這會兒再要清靜,事關她兒子和孫子,絕不能袖手旁觀。要論肚子里的錦繡文章,誰也比她不過,皇帝的性子其實就像她,那樣可怕的深沉和警醒!知道自己要什麼,隨侍保持一顆冷靜的頭腦,從前慕容合德搶了她的丈夫,如今慕容錦書又來禍害她的兒子,孫子,叫她知道了會怎麼樣?

皇后冷冷一哼,八成會咬牙切齒的說上一句,「慕容家的女人都是狐狸精1

步輦在夾道里匆匆而過,一路行至壽安門前,皇後下輦往春禧殿去,宮裡的孫總管迎上來,因著皇太后免了后妃們的晨昏定省,總是難得才見著皇后,便按規矩跪下來磕了三個響頭,笑道,「什麼風把主子吹來了?」

皇后抬手叫他起來,「諳達快別多禮。今兒天好,來瞧瞧太后。」

孫太監嘴上抹了蜜一樣,奉承道,「到底主子是不一樣的,可比旁的人貼心多了,皇太后常說花好稻好,比不上嫡親的好,這話一點不假。」邊說邊引道,「太後娘娘在萱壽堂呢,主子請隨我來。」

壽安宮前後分為三進院落,東西各有跨院,萱壽堂就在第三進里,園裡疊石為山,風景極是雅緻。從出廊過去只聞篤篤的木魚聲,皇后問孫太監,「皇太后這會子正禮佛嗎?勞煩諳達給我通傳一聲,我到福宜齋候著。」

孫太監打千兒應個,先送皇後去了東次間,這才腳下生風的往萱壽堂去。

皇后在小殿里坐著,檻窗開了兩扇,園子里才抽芽的綠意隔著屜子透過來,倒有一片欣欣向榮的意境。直等了一炷香的功夫太后還未現身,她也不急,品著內用的紅茶,賞賞這滿院春光,和皇太後跟前伺候的嬤嬤閑聊兩句,間或整整脖子上的赤金盤螭瓔珞圈,再扶一扶頂上的累絲點翠花籃鈿子,悠哉悠哉,氣定神閑。

又過一陣,隱隱聽見有腳步聲,她撫了正龍團花的褂子站起來,沖門口進來的皇太后肅下去,「奴才恭請皇太后萬福金安。」

太后和顏悅色的點頭,「起喀吧。我才剛的經正念了一半,又不好中途撂手,叫你好等了。」

皇后笑道,「是奴才叨擾母后了,事先也沒打發人來回稟,就這麼急匆匆的趕了來,壞了母后的規矩。」

太后只說沒什麼,「正是念得時候長了,想歇一歇呢,可巧你來了,咱們娘倆個好好說會子話。」

太后穿著石青色緞三藍花蝶袷坎肩,把子頭摘了兩邊的絡子,白玉扁方下插著根銀鎦金鑲多寶簪,胸前掛著佳楠念珠,到底是吃齋的人,那打扮也素凈莊重。看皇後站著,便讓她坐下,問,「你今兒怎麼得閑上我這兒來?上回就聽說準備二月二的東西了,這會兒怎麼樣了?」

皇后應道,「母後放心吧,該備的都齊了,就剩吃食沒料理了。」

民間傳說著二月初一龍睜眼,二月初二龍抬頭,二月初三龍出汗。自打年下前後宮裡就張羅上了,該掃炕席了,冬天兒的炕,怎麼說也比外面露天地里暖和,這炕縫裡、炕的犄角旮旯、炕被的下頭,保不齊藏著錢串子、潮蟲什麼的。一到二月二,這些蟲子活泛起來,萬一被叮了咬了,大年初兒的,怎麼說都晦氣。還有就是藏剪子,這三天不論主子也好,宮女子也好,誰都不許碰針頭線腦的東西,說是怕戳瞎了龍眼,戳破了龍皮。

吃食也講究,吃好了,身子骨硬實才能騰飛。各宮這天不用廚子,但凡是女人,主子奴才都得上手,要備上元宵,春餅,褡褳火燒,還有麵條,饅頭雞爪子,再來個芥菜纓炒黃豆嘴兒,來盤豆腐,用白菜頭包著桌上的飯菜,使勁捧著吃圖個好說頭兒,這就齊全了。

原本二月二是個歡快的日子,可皇後有點樂不起來,她心裡裝著事,聽太后在那兒數叨棉褲變夾褲,棉襖變夾襖的老慣例,不過應景兒的湊上兩句。

太后是明白人,一眼就看得出來,於是屏退了左右,等著皇后開口。

皇后張了張嘴,「額涅,奴才有件事兒,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太后老家是科爾沁的,這樣的稱呼只在南苑時用過,進了宮,老輩子里的習慣就改了,要不是太后,要不是母后,叫額涅的時候少。皇后這麼一聲,倒勾起她一些從前的回憶來。愣了會子神道,「你說說,出了什麼紕漏?」

皇后猶豫了一下,事到臨頭不知怎麼又顧忌起來,隔了半晌才慢慢道,「太皇太後跟前敬煙的錦書,額涅記不記得?」

太后想起了那丫頭,雖然穿著宮女的衣裳,可渾身上下有股宮廷的氣派,像寶石玉器一樣,由里到外透出潤澤來。慕容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樣,且不說明治皇帝為政有多不合格,單就他那種作派,還真是無人能及的。

太后恍惚又憶起了合德帝姬,先帝就是喜歡她那點,以至於迷迷登登,到死還念念不忘。

皇后看見皇太后眼裡泛起一層寒冰來,知道觸到了她的傷心處,不過也顧不上那些,繼續說,「眼下錦書要走她姑爸的老路子了,奴才沒了主意,特地來回稟額涅。」

太后大驚失色,一種急痛直攻進心底最深處,她剎時挺起了脊背,顫聲道,「你是說皇帝?」

皇后本是極雍容鎮定的,可這話一旦出了口,就如大山將崩似的,她看著太后,疲累道,「不光是萬歲爺,還有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