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五十二章蓬萊舊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二章蓬萊舊事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手裡的念珠似有千斤重,皇太后被皇后那席話震得魂不附體。什麼講兒、禮兒、令兒,統統都想不起來了,直恨不得找到皇帝爺倆一通臭罵。

宇文家真是好造化,小一輩子和老一輩子一樣的毛玻這話還不能和皇后說,多丟人啊!皇帝這是中了邪了,早晚非栽在姓慕容的手上不可!皇后嫁過來時只聽說嫡王妃和王爺多恩愛,並不知道皇帝對他嫡母存著那樣的心思,如今要是告訴了她,只怕皇帝臉上掛不祝皇太后咬著后槽牙想,這樣的虧還真是吃不怕,有一便有二,頭裡和老子搶,現如今和兒子爭風吃醋,真有他的!

「你們萬歲爺人呢?」太后沉聲道,「我要問問他,他可還記得自己的身份!做皇帝的人怎麼也沒個忌諱?那丫頭是個什麼東西,留著一條賤命都是天大的恩典,他這會子是要抬舉她么?在床上安個弓弩子,命還要不要了?」

皇后怕她鬧開去,回頭不好收場,只好安撫道,「額涅先別急,這不過是我的猜測,到底是不是的還要接著查。我原想把錦書弄到坤寧宮來的,可老祖宗那裡說什麼也不肯放人,這事就作罷了。咱們穩了陣腳再說,好歹想個法子把苗頭給掐了,興許還有救。」

太后愈發的痛心疾首,「東籬這孩子也叫人糟心!整個朝廷的大家子小姐里就挑不出一個合心意的?他是豬油蒙了心的,竟瞧中下等奴才了,真叫我恨鐵不成鋼1

皇后噎得說不出話來,心裡委屈得直想掉眼淚。太后捂著胸口氣喘了半天,才問,「你同太皇太后說起過嗎?錦書是她宮裡的人,要處置也得她發話才成。」

皇后低聲道,「太皇太后應該是知道的,只不過一味的不做決斷,奴才也鬧不明白她的意思。」

皇太后冷聲一哼,「說句大逆不道的話,我瞧太皇太后真是上了年紀,要做好人了。可這善心得看用在什麼上頭,這麼油鹽不進的耗著,非得等她把天捅個窟窿出來,然後再收拾殘局嗎?」

屋子裡都是貼身的近侍,倒不擔心他們把這兒說的話往外傳。太后擰著眉頭想了會兒,看皇后,只低頭坐著,也沒句痛快話兒。論理要辦那丫頭有的是法子,卻不知她怎麼就畏首畏尾的,眼巴巴看著皇帝和太子被人禍害嗎?自己如今吃齋念佛,那些個殺伐的事做不得,就指著她了。

「到底怎麼樣了?我瞧著你也放不開手腳,難不成他們爺倆就死心塌地了?這才幾天的光景1太后視線在她身上一繞,「該怎麼辦你也不必請我的示下,你是六宮之主,要辦個丫頭不是一抬手的事兒1

皇後有點傻眼,面上只不動聲色。她的原意是叫太后動手,她和皇帝的情分總要保全的,太后如今要做菩薩了,冷眼旁觀著?她的左手捏了個拳,心想要下帖猛葯才成,便道,「要不這事先緩緩再說吧,太皇太后那裡不撒手,我做孫子媳婦的總不好硬問她討人。額涅,旁的沒什麼,錦書那丫頭要是能一心一意跟著太子或是萬歲爺,還則罷了,怕只怕她不安分,她心裡恨著宇文家,倘或從中挑唆,弄得父子反目成仇,於家不利,於社稷不利……額涅啊,咱們可要痛斷肝腸了。」

皇太后一思忖,是這話!宇文家的爺們兒耳根子軟,心裡真有了這個人,上刀山下油鍋,眼睛都不帶眨的。

她緩緩往雕龍椅背上靠過去,和皇帝的母子情,和太子的祖孫情還顧不顧?萬一那丫頭早就扎了根,她處置了她不得讓那爺倆記恨她一輩子?可又不能放著不管,怎麼辦才萬全呢……

太后道,「皇帝不是那種不知輕重的人,私情和國事還是能分開的,就像先帝,他和敦敬皇貴妃那樣的情深義厚,還不是背著她奪她皇兄的江山!我料想皇帝也應當有高皇帝心懷天下的胸襟。」

皇后恍然想起在南苑王府時,一天遊園無意間聽到太后貼身丫頭的一段話,那時就領教了太后的沉沉心機。

合德帝姬是個心思單純的人,她偏安一隅不喜熱鬧,王府里的事鮮少過問,高皇帝不敢把他的宏圖大業告訴她,每每拿練兵來搪塞她,她也不察,仍舊過她的安穩日子。

當時她極受寵,闔府上下的姬妾哪個不嫉妒,就差沒活撕了她。眾人都遠著她,偏太后討喜,姐姐長姐姐短的一刻不離口,合德帝姬也喜歡她,拿她當姐妹,結果怎麼往呢?高皇帝出征去了,她就把南苑王府謀反的事告訴了合德帝姬。這下嫡王妃的天塌了,一下就病倒了,她還常去探望她,火上澆油的把前方戰事轉述給病榻上的人,可憐合德帝姬一條命就這麼斷送了,臨死都沒出賣她,八成還是領著她的情,當她是知心朋友。

皇后悵然,這就是大宅子里的妻妾爭鬥,殺人不見血,多可怕!為了生存,什麼樣的手段使不出來?只可惜,贏了天下又怎樣?皇后喃喃,「誰曾想高祖爺是那樣的實心眼兒,皇考皇貴妃一走就連飯都不吃了,到最後餓得沒了樣,瘦成了兩層皮,那梓宮抬著,就剩壽材的分量了。」

皇太后一怔,心上被狠狠剜了一刀似的,猛醒過味兒來,「不成!那丫頭不能殺,千萬要留著一條命!我算是明白太皇太后的用心了,要是殺了她,回頭不知道要惹出多大的事來,她再搭上那爺倆,那可真是要了人命了1

皇后只覺背上冷一陣熱一陣,迷茫茫沒了方向。「這麼說來就由著她去?額涅,她是慕容氏的遺孤啊,等著吧,遲早要出亂子。」

太後頭痛起來,正因為她是合德帝姬的侄女才不能輕易動!皇帝八成是在她身上找著她姑爸的影子了,這才是真正不好辦的原因,這會子一腦門子扎進死胡同里了,哪兒還出得來!

「額涅。」皇后的心涼到了腳脖子,「奴才聽您的,您給個話兒吧。」

太后擺了擺手,「皇帝和太子要有個好歹,我死了也沒臉見祖宗。你別急,再想想法子。」

一直在一旁侍立的高嬤嬤上前請了個雙安,「奴才有個主意,想看看皇太后的意思。」

那高嬤嬤是皇后的奶娘,皇后大婚那會兒跟著陪嫁過來的,在芳嘉園那片有個府邸,人們管那兒叫奶/子府沙家。平時不常在宮裡住,只有皇後傳了才進園子里來。太后一瞧自己人,就點頭道,「你說。」

那高嬤嬤是個話簍子,出發點是好的,只是不相干的忒揪細,從南苑說到大內,從工說道宮女,像倒了核桃車似的嘰哩咕嚕說了一大套,直說得太后耳朵里生了繭子,忍不住大皺其眉,嘆著氣兒道,「您老到底想說什麼呀,甭扯閑篇了,你主子急斷了腸子,你還有這興緻侃吶?快揀要緊的,麻利兒說吧。」

高嬤嬤一迭聲應是,又繞了好大一個彎子,可算是說上正經的了,沒別的,就兩個字,賜婚!

皇太后掏了掏耳朵,「賜婚?賜給誰?宗族裡誰敢要?還有你們萬歲爺那兒,非把人家弄死不可1

高嬤嬤道,「怎麼能賜給王府門第呢,還讓她過闊綽日子享福去啊?往下邊賜,往狠了辦她,指給太監1

皇太后個皇后倒抽了口氣,這也忒缺德了,好好一個大姑娘嫁了太監,那往後還能活嗎?太監都是些臉酸心眼子小的玩意兒,落到他們手裡不得要了大半條命去!

高嬤嬤自顧自的絮叨,「奴才覺著這個好!萬歲爺就是要法辦,殺個奴才不值什麼,過了禮上了花轎,太監死了她就是個寡婦,萬歲爺和太子爺也沒念想了。」

理是這個理兒,可這損陰德的事誰來做?皇后垂下了眼,皇太后老僧入了定,誰也不吱聲。

一室靜謐。隔了老半天,皇太后像是想明白了,和丟了性命來比,叫兒子恨,孫子怨也沒什麼,拼了這幾年的道行不要了,就這麼辦!

太后木著臉拍板,「二月頭上皇帝要上西山鍵銳營去,趁著那當口搬懿旨吧,不能讓個女人毀了整個大英。」

皇后咬著牙說,高嬤嬤笑道,「太後主子,您聖明。」

打定了主意,大家都鬆了口氣,太皇太后那裡再忌諱也夠不成阻礙,只要背著老太太放了恩旨,立馬把人帶出宮去就齊全了。

皇后沒事人一樣閑喝兩口茶,琢磨把人配給誰合適,高嬤嬤說,「就配給圓明園裡養鴿子的管事劉登科,那狗不拾的東西好色,死都不怕的種子,就他合適。」

劉登科三十來歲,養鴿子是行家,腿不瘸眼不瞎,就是背佝僂,據說是凈身的時候沒把腿抻好,站著就像只蝦子,這一生都伸不直了。

皇太后一聽也蹦出了點憐憫之心來,雙手合什,念了聲「阿彌陀佛」。

皇後有了底兒,忙換了個話題,笑咪咪的又說上二月二來了。說剛忙完年下還沒緩過勁來,又要張羅換季的事,下頭人起早搭黑,點燈熬油的做針線不容易,得放賞。

太后順著話頭子說,「各宮正月里還有多少雞鴨魚肉,省著吃也好,費著吃也好,到二十三這天都得拾掇乾淨嘍,二月二吉利了,這一年都吉利,可要緊著點子心。」

皇后從圈椅上站起來,規規矩矩肅了肅,「謹記皇太后教誨。」

小殿里歡聲笑語,大家都盼著二月快到,似乎一進二月就有了新希望,一切難題都會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