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五十六章此意悠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此意悠悠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太皇太后愛拾掇花草,屋子裡的架子上、小几上、小柜子上,密密麻麻儘是八寸長四五寸高的小盆景。太皇太后肚子里全是種花養草的學問,慈寧宮裡的老人兒都傳授了個遍,只有錦書是新來的不懂那些,於是便手把手的教,給花澆水、施肥,把那些盆子伺候得鬱鬱蔥蔥,各有千秋,看著就討人喜歡。

月洞窗前掛著兩個鳥籠子,裡頭養著兩隻十全十美的新畫眉鳥。新鳥愛叫,你一段我一段的唱,這就忙壞了那隻緬甸貓,它覺也不睡了,蹲在檻窗下直勾勾盯著那兩隻鳥。

苓子和入畫曲腿給太皇太后一肅,「啟稟老祖宗,咱們請崔諳達給看著貓。」

因著崔貴祥平素對這些圍在他手底下轉的人很是和善,有本事只對外人用,所以大家都對他心悅誠服,也愛親近他,有時候和他開個無傷大雅的玩笑,他也不惱。

太皇太后和塔嬤嬤笑起來,指著她們道,「這兩個丫頭!這是在給崔貴祥出難題吶。」

崔貴祥趕緊過來請跪安,「啟稟老佛爺,奴才可沒這本事。」

錦書在一旁抿著嘴笑,對太皇太后道,「老祖宗,您快治治她們,瞧她們都沒了王法了。」

太皇太后含笑拍了拍錦書的手,對苓子她們道,「正是這個話!還是錦書明白事兒,體人意兒,哪有這麼和總管鬧著玩的?還不快攙起來。」

苓子和入畫笑嘻嘻的給崔貴祥納福,一面攙他道,「總管可別上火,咱們和您開玩笑呢。不敢叫您看貓,怕您礙…驚著貓1

崔貴祥嗨了聲,屋子裡倏地哄堂大笑起來,太皇太后直搖頭,嘴裡說道「這兩個丫頭愈發得了臉了」,自己也跟著笑。錦書看過去,她雖然保養得好,到底是六十歲的人了,眼睛四周生了褶子,現出歲月的滄桑來。

「老祖宗,站了有一會兒了,到炕上坐著吧,奴才給您捶捶腿。」錦書扶著太皇太后往腳墊上走,服侍她坐定了便揉捏開了。

她半跪在腳踏上,神情謙卑而淡然,太皇太后垂眼看她,倒看不出她有哪裡可叫人提防的,本就是謹慎小心的性子,只給人一種安全無害的感覺。

太皇太后捋了捋她的頭髮,順手替她扶正鬢邊鬆動了的紅絨花,她抬頭恬靜的笑了笑,中規中矩的樣子,那作派,還真是沒人能及的。太皇太后微微嘆息,多好的孩子!仔細,辦事滴水不漏,破五那天那麼多的瑣碎,難為她小小年紀都照顧過來了,簡直就是第二個崔貴祥。拋開那惱人的出生不說,要是長在任何一個京官的家裡,那作配太子也好,充入后/宮也好,幾乎就是順理成章的事,只是如今,可惜了。

那邊笑了一陣便止住了,老祖宗跟前到底不敢太放肆。崔貴祥還是那張彌勒佛似的臉,低眉,斂目,垂手在圍屏前侍立著。太皇太后道,「你們幾個好好看著大白,回頭我有賞。」

眾人一聽忙謝賞,太皇太后又吩咐崔貴祥道,「總管,你傳話給壽膳房,叫他們送些甜碗子來,賞給你們吃。」

崔貴祥替大家謝了恩,便躬身出去傳話。

太皇太后問錦書,「體和殿里正量衣裳呢,你聽沒聽說?」

這也是她老人家體恤下人的一種表現吧,於宮女來說已經是無尚的榮耀了。錦書畢恭畢敬的答,「回老祖宗的話,奴才是中午上值才聽說了。今兒怕是趕不上了,等明天早上再去。」?「那就耽擱歇覺的功夫了。」太皇太后道,「我這裡不用伺候,她們都量好了,就差你一人了,這會子叫苓子陪著你一塊兒去吧,我讓她們把你們倆的份例留下來,少不了你們的吃食。」

苓子上來應個是,便和錦書兩人退出了配殿。

跨過徽音左門苓子還笑咪咪的,似有滿心的歡喜。錦書拿帕子掩著嘴道,「瞧你那調出蜜來的樣兒!怎麼著,又想小女婿了?」

苓子把脖子梗得直直的,眉眼裡透出灼灼的華彩,一甩辮子道,「可不,叫你猜著了。」

錦書沒料到她這麼痛快就承認了,一時還回不過味來,打了個咯愣才笑道,「真不害臊,讓我瞧瞧你是不是長了張二皮臉。」說著就去拉她,苓子左閃右躲,兩個女孩兒在夾道里笑鬧開了。

錦書算了算,苓子二月就要放出去,橫豎不過七八天的光景,邊走邊問她,「東西都收拾好了嗎?」

苓子道,「我是凈身入宮來的,這幾年就攢下些主子們的賞,旁的也沒什麼,用不著收拾。再挑件狐毛出鋒的坎肩帶出去,留個念想,也就是了。」

兩個人慢慢走出夾道,錦書還在琢磨送什麼好,一抬眼就看見太子的肩輿遠遠過來了。她心頭不由一跳,這祖宗這是往哪兒去?

抬輦漸行漸近,苓子扯過她退到甬路旁避讓,兩人齊齊肅下去,錦書低垂著頭,只盼他沒瞧見自己,過去了就好了,免得生出什麼事來。

怕什麼來什麼,太子的眼睛雪亮,前傾著身子喊了聲「停下」,便走下步輦來,看她們還曲著腿,只說,「免禮。」也不看錦書,問苓子,「你們這是上哪兒去?」

苓子忙答道,「老祖宗打發我陪錦書量夏袍子去呢1

太子笑了笑,讚許道,「你這師傅當得,真是沒話說了!我打量你們倆的身形也差不多,索性你替她過去量了豈不省事?」

苓子還沒咂出他這話的味道,就被尚衣的秦鏡拖著道,「姑姑上體和殿去?可巧了,我的袍子也沒量呢,咱們倆搭夥吧1

苓子嘴裡喊著不成,腳下卻被秦鏡拉得站不穩,只得跟著他跑。她回頭看,驚愕的發現太子攜起了錦書的手。她氣得不行,這不是拿她當槍使嗎?錦書這個缺心眼的,明知道太皇太后忌諱她和太子糾纏在一起,怎麼還不知道背著點兒人呢!要是誰嘴上沒把門的,說漏個一句半句的,她還活不活了?

她掙起來,「秦鏡兒,你這王八蛋,還不給姑奶奶撒手1

秦鏡就像只叮著了人的牛蠅,拍死不鬆口。邊拖邊道,「神天菩薩噯,您就是讓我管您叫親媽,我也不能讓您回去!您沒瞧見啊?好上啦!誰勸也不中用!何必戳在跟前討沒趣兒!騰出點兒空來吧,太子爺一高興,回頭給姑姑打賞。」

苓子咬牙切齒的罵,「你這愚忠的狗東西,你就得瑟吧,命都沒了,還想著賞呢1

秦鏡訕笑著,「沒事兒,您就替著量個尺寸,耽誤不了您喘氣兒。」

錦書那邊看見苓子給拽走了也發急,抬腿就要追,被太子一把拉住了,「你幹嘛去?」

「我還問你,你想幹嘛呢1錦書跺腳道,「我和她一塊出來的,要是走散了上頭要問的1

太子寬慰道,「誰問啊?你如今不是掌事兒么!再說你就在這兒和我說說話,咱們不走遠,還在道上侯著她,等她回來你再和她一道回去。」

錦書無可奈何,瞥他一眼,他嬉皮笑臉的,和平時端著架子的調調相去甚遠,也拿他沒法子了,就鼓著腮幫子問,「你怎麼來了?」

太子就愛看她使性子的樣子,渾身上下連骨頭縫裡都透出樂呵來,顛顛的回道,「老祖宗有計謀,我也得跟著變通啊,她又沒下均旨,說不許下半晌請安。」

錦書一長嘆,「您這是要把我架到火堆上埃」

抬輦的太監,還有一溜提香爐的、伺候茶的、伺候筆墨的,雖然個個垂首而立,可耳朵還是靈的,太子恨不得在他們耳窩裡安個閘,他要說點掏心窩子的話還得顧忌他們。

「馮祿,你瞧著苓子,她要是來了就通傳一聲。」太子囑咐了句,牽著錦書的手轉進了夾道里。

錦書不由的笑,「你這就算避諱人了?你的鑾儀在那兒呢,那麼晃眼,不是此地無銀嗎1

太子咧嘴道,「可不1探出頭去又道,「馮祿留下,別的都回去。」

太監們打千兒應個,抬著空輦朝景仁宮去了。

太子打發了眾人方道,「我常念著來看你,總是不得空,今兒好容易和師傅告了假出來的。」

錦書嗯了聲,日光照著那張臉,白得近乎是透明的。她垂著眼,濃密的睫毛蓋住了烏沉沉的眸子。太子想起了馮祿不知打哪兒得來的消息,說太后要給錦書指婚,還是配給個太監,當時他就氣炸了肺。他又恨又急,卻不能輕舉妄動,怕維護不成到最後害了她。

二月他要隨扈往西山去,不在宮裡就活動不開,他根基未穩,況且上頭還有皇上,禁軍是調配不動的,他們也沒這膽子抗懿旨。怎麼辦呢?他左思右想,只有託病留下才好保住她。這麼大的事他不敢告訴她,怕傷了她的心,叫她更憎恨宇文家,到時候連著他一塊兒惱,那他非給冤死不可。

他打定了主意等事到臨頭了再說不遲,只要有他在,總是拼了一死也要護她。他低聲道,「這些時候你自己多留意些,我託了慈寧宮的小太監,萬一你有個好歹就來回我。出了事你別怕,有我呢。」

錦書不知道他為什麼說這些,看他頹喪的表情就覺得有什麼事要發生了。她拉了他滿寶相花的袖子,「怎麼了?我心裡跳得厲害,你說吧。」

太子打起精神,只道,「沒什麼,你別多心了。」又笑道,「等皇上出巡迴來,天也暖和些了,說是要陪老祖宗游海子去呢。我想你那會兒定是去不成的,我打算好了,叫他們樂去,我想個由頭告假,到時候咱們倆出宮上城裡玩去,好不好?」

錦書不忍心拂他的好意,順嘴便應承了。

太子猶豫了一會兒,啟唇道,「錦書,我問你一件事。」

錦書見他斂著眉,雖竭力笑著,眼裡卻掩不住的彷徨。她打了個突,緩緩點頭,「你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