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七十二章渚雲暗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渚雲暗度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庄親王沉思了陣子,嘟囔道,「十六歲,和太子一邊兒大。」

皇帝原本是想好好和他說道說道的,可聽他這麼念叨,心一下涼到了腳後跟。他這話是什麼意思?暗示他錦書還小,給他當閨女差不多?這不是戳他脊梁骨嗎?他過端午才滿二十九,不過生生被人「皇帝老子」的叫老了,哪裡就成了老不休了?倒像他七老八十還想著討媳婦似的不要臉子!宮裡挺多晉了位份的答應貴人都是錦書這個這個年紀,還有比她更小的呢!再說當年皇后十三歲嫁他,十四就生了太子,那要是比下來不是有說頭了嗎!

皇帝無比怨懟,無比憤懣,他剜了庄親王一眼,「誰說他倆一邊兒大來著?她比太子大了七八個月呢!還有輩分,甭管她幾歲,她是咱們這一輩子的人,有太子什麼事兒?太子是晚輩,把他倆放一塊兒,姑爸和侄兒有什麼可比的?」

庄王爺有點摸不著北,這是怎麼了?踩著了尾巴?來這一車的氣話!他抬手鬆了松缺襟馬褂領口的鎏金鈕子,寬慰道,「我就這麼一說,值得您急赤白臉的嗎!咱們有麻煩就想轍唄,上火也不頂用不是?」

皇帝心裡煩躁得很,擺了擺手道,「你趕了幾天的路也該乏了,先下去歇著吧,既回來了,有的是說話的時候。」

這次談話談了半截慘淡收場,庄親王無奈地應個,甩袖子打了個千兒就退出了行在。

到了外頭鬆快喘上口氣兒,抬頭望了望天,這場雨來去都挺快,倒像夏天的雷陣雨一樣,先前雨勢那樣的大,戴著斗笠都淋得人睜不開眼睛,這會兒雨全停了,天上還隱約看見幾顆星,只是昏暗無光些。月亮外層捧了個圓圓的環,那是要起風的徵兆,瞧著吧,明天指定風沙迷人眼吶!

敬事房的水三兒和乾清宮二把手長滿壽迎上來行禮,「王爺,您的營帳備好了,奴才伺候您洗漱換衣裳吧。」

庄王爺嗯了聲,由長滿壽引道朝前走,邊走邊問,「李玉貴呢?」

水三兒道,「李總管挨了板子,在下值房歇著呢。」

庄親王哼了聲,「他還歇上了?叫他到我帳子里來,我有話問。」

水三兒應個,蹬蹬的跑著傳均旨去了。這時幾個御前後扈和營房掌事大臣賊頭賊腦從犄角旮旯里探出來,近身給他打千兒行禮,「王爺,您吉祥。」

庄親王換了個笑臉兒,拱著手道,「各位大人好啊,這趟隨扈是哥幾個?回頭得了閑兒咱們喝幾盅?」

那些道學家樣的大人們連連擺手,「軍機上當著值,隨侍萬歲爺左右怎麼敢飲酒!王爺的好意咱們心領了,等回了城裡,卑職們輪著作東請王爺吃酒,地方您定,怎麼樣?」

庄親王也不勉強,大家都知道萬歲爺不痛快,誰敢在這個當口捅那灰窩子?自然各自保命要緊。

庄王爺斜眼一打量站在最邊上的弘文院大學士昆和台,想起他上回偷著看他日記,看見裡頭那句「昨夜與山妻敦倫一次」就忍不住笑起來,想來聖人也是要行房的,只不過學士就是學士,難為他想出「敦倫」兩個字來。

眾人看王爺笑得歡實,皆一頭霧水的交頭接耳,唯獨昆和台脹/紅了麵皮。這位王爺不厚道,每趟必拿這個來嘲笑他,倘或哪天漏了才是不正常的。

庄王爺道,「昆大人,別來無恙啊,我瞧著您比從前富態了。」

昆和台朝頭頂上拱手道,「臣下是託了萬歲爺的鴻福。」

庄親王點頭,心想你倒是長肉了,可憐咱們萬歲爺都被你折騰瘦了。你怎麼就沒有做孝子賢孫的覺悟呢?你性子哏,嘴臭,固執己見,成天的朝堂和他打擂台,偏偏他還喜歡逆耳忠言,可你也得悠著點啊,別真拿他當黃蓋嘍,他可是九五至尊,是真龍天子!

庄親王問,「你們剛才躲在那兒幹什麼?」

神機營的盧綽是寧波人,他的同鄉們在朝中任職的背後管他叫寧波侉子,北京人說的張八樣兒,有點浮誇的脾氣。他大咧咧的說,「萬歲爺今兒上火,也不知道哪兒惹毛了,拍桌子摔椅子的,把人嚇得夠嗆。我心裡琢磨是不是昆大人又頂撞他老人家了,這會子怎麼樣了?」

庄親王想了想,說實話他也不知道皇帝為什麼撮火,反正他進去也沒覺得他有哪兒不妥當的,除了那個震撼人心的消息,算得上一切如常。他隨口道,「還成,眼下就是有點愁,火氣全沒了。」

繼善道,「老天保佑,可算是過去了。咱們萬歲爺也太較真,如今國泰民安,河清海晏,愁什麼呢1

昆和台駁道,「怎麼就沒什麼可愁的了?你瞧瞧市面上的制錢,朝廷有令是照銅六鉛四配鑄的,現在怎麼樣?開鑄大錢后錢制混亂,份量也輕了又輕,萬歲爺是千古完人,怕是為這個愁呢。」

盧綽張嘴就說,「抓鑄造局唄,市面上的先使著,俗話說好婆娘賴婆娘,上了床都一樣。」

酸丁們打了個愣頓,醒過味兒來直呼晦氣。

庄王爺袍子還半濕著,站在外頭寒氣直往寒毛孔里鑽,他也不和他們寒暄了,揖手道,「天兒不早了,本王著急回去換衣裳,就不奉陪了。這趟迴鑾咱們老太妃請董玉/卿唱堂會,到時候我下帖子邀諸位,盼著大人們能賞臉。」

眾人忙不迭拱手道,「一定一定。」

長滿壽佝僂著背引他往營帳里去,親王駐蹕比御營行在低一個規格,卻也是牛皮蒙頂的大帳。庄親王由太監侍候著絞了熱帕子擦身,又燙了燙腳,換上石青妝蟒夾袍歪在大迎枕上松筋骨。才仰天躺下,就聽見他的貼身侍衛隔著氈子通傳,「李總管求見王爺。」

庄親王坐了起來,「傳。」

李玉貴一瘸一拐的進來了,甩了袖子行個禮,「王爺召奴才來有什麼吩咐?」

庄王爺也不繞彎子,開門見山的說,「才剛萬歲爺和我說了慕容十五的事兒,可說一半又咽回去一半,我瞧著他渾身上下的難受,他是個嚴謹的人,和我不一樣,有些話他出不了口,這我知道,所以我找了大總管您來,想從您這兒打聽打聽。」

李玉貴暗琢磨,既然萬歲爺已經打了頭,那就是沒打算瞞著他,到底打虎親兄弟啊,這事埋在萬歲爺心裡,任憑誰也沒得他一句真話,庄親王一回來他就同他交了底,自己更沒理由迴避了,別看庄王爺整天樂呵呵的,一旦惹怒了他可不是鬧著頑的!

他趕緊恭肅道,「王爺您別這麼叫奴才,這是要活活折煞奴才呀!您想問什麼只管問,奴才定然知無不言。」

庄親王說,「他這副六神無主的樣子真叫人揪心,我記事以來沒見過他這樣。宮裡的主子們都知道了?都怎麼說?」

李玉貴搖頭道,「這是暗處的事,沒擺到明面兒上,所以壓根就沒什麼說頭。萬歲爺難受,主子們憋著也難受,大家都咬牙忍著,誰也不開這個頭。」

庄親王覺得腸子都絞到一塊兒了,他拍了拍腦袋長嘆一聲,「都是內秀的人,有肚才!且憋著吧,到最後得憋成一個疽瘡。」又問,「那丫頭是個絕頂美人?」

李玉貴咂了咂嘴,「依著奴才來看,長得是不賴,可萬歲爺瞧上的也不單是臉。您是性情中人,您也明白,男人對女人動了心,那就是個狐臭也覺得醒神兒,滿臉大麻子也服眼,還一個麻子一朵花呢1

庄親王聽得笑起來,這老小子真逗趣,半天男人沒做過,男人的心思倒摸得門兒清。

李玉貴獻媚的吊著嘴角笑,「王爺,您主意多,趕緊給萬歲爺想個轍吧,您是沒瞧見,如今牌子也不翻了,晚上烙餅似的來回翻騰,這樣下去對身子也不好埃」

「要我說,忌諱那些個幹什麼?往『日又新』一扔,先成了事兒再說。要是那丫頭有造化,懷上了,更好辦啦,晉個位份就完了。女人啊,有了誰的種就和誰過,是不是?」庄王爺眼裡就沒難事兒,皇帝以前手段老辣,如今怎麼反而積糊起來了!

李玉貴笑道,「王爺雷厲風行,可那丫頭是個頭,她又是那麼個身份,誰能打保票她會安心和萬歲爺過日子?太皇太后也好,皇太后也好,不管誰也都不能答應,況且還要顧忌著太子爺……」

庄親王陡起驚覺,怪道把太子和那丫頭放到一塊說,就把皇帝氣成了那樣。這叫什麼事?爺倆看上了同一個女人?冤孽啊!

庄親王別彆扭扭的問,「那也得有個先來後到吧,誰是正主兒?」

李玉貴苦著臉說,「這又不是等放振,還論個先來後到!據奴才所知,錦書心裡裝的是太子爺。」

這下子庄王爺笑不出來了,敢情皇帝陛下還是一頭熱的單相思?那就懸乎了,怎麼鬧出了這麼個叫人哭笑不得的局面?這不是缺心眼兒嗎?

庄親王唉聲嘆氣,他那活蹦亂跳的大侄兒噯,萬一叫老子搶了心上人,那不得鬧翻了天啊!

「您別光顧著嘆氣兒啊,想想轍吧1李玉貴看見連莊王爺都犯了難,心裡越發沒底了。

庄親王把鞋一蹬合衣躺下了,裹著被子說,「法子是急不出來的,容我再琢磨吧。」

李玉貴見問不出什麼來只得作罷,請個跪安退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