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七十四章密靄深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密靄深樹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又混說1錦書真是羞得無處可遁,他的手扳住她的肩頭,她連避讓都不能夠,便扭動了兩下身子。

太子見她露水打過的花兒似的,心裡愈發的喜歡,直恨不得在那如玉的臉蛋上親上一口,又恐唐突佳人,只得極力自持,就等著聽她一句利索話。

錦書不敢抬頭,太子頎身玉立站在日影里,既庭秀又毫不纖弱,杏黃的朝服胸前是金絲織就的正龍紋,被太陽一照,泛出張牙舞爪的脈絡來,璀璨奪目,直刺人心。

太子內里心性生得剛硬,平日里待人接物卻是循循儒雅的,熬了半日不見她回話,料想著她還是忌諱他的身份,不願意敞開心扉的接納他。他也張不了嘴追問,人家不答應你,你還刨根問底,那不是找不自在嗎!

他不由得鬆開了僵硬的十指,一顆心漸次冷了下來,連帶著腔子里也結起了冰碴兒,凍得他連透氣兒都帶著痛。正心灰意冷之際,卻聽見她幾不可聞的「嗯」了一聲,他當下愣了愣,立時又和打了雞血一樣振奮起來,幾乎捧著心肝似的說,「我的好人,你別光出鼻音兒啊,你給我個痛快話,我就是死了也能瞑目了。」

他眼巴巴的盼著,可那邊又積糊上了,咬著嘴唇偏不吭聲,急得他出了一腦門子的汗。想了想,估摸著是女孩兒家面嫩,不好意思說出口,於是他笑道,「既這麼,那咱們想個變通的法子,我問什麼,你用不著說話,咱們搖頭不算點頭算,成不成?」

錦書也由得他了,只道,「成,可你不心話,行嗎?」

太子連連擺手,「不刁鑽、不刁鑽,你只管放心就是了。」

錦書轉到瓷凳子上坐下,挺直了脊背,一副捨身成仁的樣子,吸了口氣只等太子發問。太子乾咳一聲,正了色道,「你不知道我這兩天是怎麼過的,當真是坐立難安……你不是成心要叫我憋屈的,對不對?」

自然不是成心的!錦書點了點頭。

太子說,「你做什麼和我見外呢,要送人東西怎麼不來和我說,我來辦就是了,無非是首飾妝奩,那又值什麼!你卻把我送的定情信物打發出去了,你可真叫我寒心。」

錦書張口結舌,那鐲子是她才到慈寧宮時他賞的,什麼時候成了定情信物了?難不成他一早就有那心思嗎?錦書心裡只覺甜,嗔怪的瞥他一眼,道,「我只拿它當是你賞賜的普通物件,誰讓你不同我說來著1

太子懊惱道,「不是賞,是贈!我萬沒想到你這麼沒心肝,滿以為你該當是明白我的,你說我無緣無故送你東西幹什麼?裡頭是有深義的,您就不能費點心琢磨琢磨?」

錦書茫然眨著大眼睛,「我沒想那麼多,如今說開了倒省心了,可那鐲子怎麼辦吶?」

「你別操心了,我自然尋摸回來。」太子無奈地搖搖頭,「你就是我的業障啊!我還有什麼可說的1

錦書嘟起了嘴不樂意了,「那你還不趕緊脫身出來,沒的叫我把你拖累了。」

太子笑咪咪道,「這是什麼話?我要能掙出來,還等到這時候!我是張天師給小鬼兒迷了,有法力使不出啦。」

錦書哎呀一聲捂住了臉,「你沒正形兒的,該叫那些臣工們來聽聽,看臊不死你1

太子看見她那嬌俏模樣,歡實得心都撲騰起來,猛然伸手把她抱進了懷裡,只差把她揉進身體里去了,嘟嘟囔囔道,「我要在意那些個,活著還有什麼勁頭?他們還具本上奏呢,說該立太子妃了,以固國本。我討不討媳婦和他們有什麼關係,人人肚子里有把算盤,他們就想著把女兒往宮裡送,將來好做承恩公。我偏不叫他們得逞,我有自己的計較,瞧瞧我眼下,可不是得著個大寶貝么1

錦書倚著他,不想說話,就這麼膩在一處也夠夠的了。她看向檻窗外,風吹著石榴樹上的葉子沙沙的響,天是日漸暖和起來了,歲月靜好,能一直這樣下去多完滿埃

太子摩挲著她濃密的發,長出一口氣,頗有孔夫子喟然而嘆的味道,他說,「錦書,我多喜歡你。你也喜歡我的,是不是?」

他肩頭的日月祥紋貼在頰上冷冰冰的,她的胸膛里是溫熱的,她「嗯」了聲,這一應婉轉悠揚,直撞在了他心尖兒上。他的胳膊緊了緊,帶著哽咽說,「你和皇上怎麼樣呢?我要是爭,又怎麼能爭得過他去……」

這事就像個夢魘纏繞住他,他深感恐懼,甚至面對著父親都令他覺得壓抑,他沒法自在起來。皇帝是個絕對強勢的人,他在他面前簡直渺小得像粒塵埃,沒有功績,涉世未深,在開國皇帝眼裡他算得了什麼?不過是個孩子,是眾多皇子里的嫡長,按著祖制冊立的儲君……太子不過十五歲,縱然有勇有謀,到底稍嫌稚嫩。他不敢對皇父使太多手段,隨扈的寶楹是他猶豫了好幾夜才安排下的,也是無可奈何作出的決定,如今只盼那裡能有好消息。

還有前鋒營的圖裡琛,那是他穿開檔褲就認識的發小兒,李玉貴那麼個精明奴才卻打發他回來掃聽消息,他第二天一早就使了人來回稟,說萬歲爺在路上急壞了,要知道錦書的確切情況。太子長了個心眼子,讓他上奏,就說太子摒退左右親侍湯藥,孤男寡女整夜同處一室,雖然對錦書的名聲有些妨礙,可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他們兩個兩情相悅,只要讓皇帝死了心,他們最後總能在一起的。

皇帝還有兩天就迴鑾了,回來后橫豎有一番動靜出來,他是下了狠心了,這關挺過去就是柳暗花明。他等著皇帝大發雷霆,震怒過後無計可施便只得默認,這樣就好了,痛過一回能長出鐵石心腸,往後泰然處之,他還是君父,自己還是兒臣,父子同朝像從前一樣,不傷情分,不傷和氣,再齊全不過。

錦書沒有太子的顧慮,在她看來她和皇帝遠沒有到他想像的那種程度。皇帝自律甚嚴,怎麼們為她亂了規矩!她的嘴角浮起一抹澀然的笑,只道,「我是個奴才,沒這福氣伺候萬歲爺。承蒙你的厚愛,我已經惶恐不安了,絕不敢辜負了你。」

太子哄孩子般的在她背上輕輕的拍,喜道,「好丫頭,我果然沒看錯了你。」

兩人正你濃我濃之際,正殿里的容升隔著湘妃竹簾通傳,「太子爺,主子娘娘到了東暖閣里,傳您過去呢1

錦書慌忙和太子分開,臉上神情倏然緊張,催促道,「你快去,別讓皇後娘娘久等,否則我的罪過就大了。」

太子冷著臉站起來,雖然心裡仍舊賭著氣,卻不好把母親晾在那裡不管,便道,「回娘娘一聲,請她寬坐,我換了衣裳就來,叫秦鏡兒進來更衣。」

他要換衣裳,自己也該回慈寧宮去了,錦書朝他福了福,「奴才這就告退了。」

太子蹙了蹙眉,「你在這裡稍侯,等我見過了母后親自送你回去吧1

錦書搖頭道,「你自更衣,我要到皇後娘娘跟前磕個頭再走,這后/宮是誰家天下呢,總迴避著也不是法子。」

太子想想也有理,應道,「那你先去,我回頭就來。」

錦書退出正殿往偏殿的抱廈里去,打了門帘進去,皇后穿著正紅的並蒂蓮團花比甲,悠哉在高座上端坐著喝茶,神色倒是如常,視線在她臉上一繞,也不說話。

錦書上前磕頭,「奴才給主子請安啦。」

皇后換了副笑臉子,「先前是誤會了,叫姑娘受了委屈,眼下可大好了?」對旁邊侍立的帶班宮女道,「快攙起來吧。」

大宮女彎腰相扶,錦書站起來對她欠身,「勞煩姑姑了。」又對皇后斂衽恭肅道,「回主子的話,都好了,奴才這就回慈寧宮上值去了,知道主子來了,先來給主子磕個頭。主子別拿這個當事兒看,就是包公也有斷錯案的時候,奴才還要謝謝主子體恤呢,按著律法,在宮中偷盜是要上菜市口的,主子菩薩心腸,王諳達是瞧主子情面才判了奴才杖刑,要是當時明正典刑,奴才這條命也就沒了。」

皇后訕訕的笑,這會兒正悔得腸子都青了,只怪自己心慈手軟,倘或當時就辦了,現在反倒好了。太子恨她不過一時,母子沒有隔夜的仇,哪像現在,見了她像冤家似的。自己就生了這麼一個,小時候他有不足,多病多災的,不知費了多少心血才養大的。如今為了個丫頭連母親都敢頂撞,她是滿腹牢騷沒處傾吐,為這事眼淚都流了一缸子,眼裡見了她,心底都恨出血來,抓不著錯處又不好開發,熬得心肝都疼,她還巴巴送來讓她瞧,愈發戳她心窩子。

「難為你通情達理,我這兒怪過意不去的。」皇后硬生生擠了個笑臉兒,「那你別耽擱了,只管去吧,老祖宗那兒短不得人,我顧著你的臉面,回頭必定給你個說法兒。」

錦書也巴不得快走,皇后的眼神像尖刀,刀刀要活剮了她一樣。她忙不迭謝恩卻行退到殿外,深深吸了口氣,徑直出了景仁門,朝慈寧宮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