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八十一章風動荼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風動荼蘼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萬歲爺怎麼在外頭站著?仔細著了涼。」她說,一板一眼的蹲了蹲身子,「奴才伺候主子進暖閣歇著吧1

皇帝微抬了抬下巴,冷聲道,「不敢勞您的駕,您是太皇太後跟前的紅姑姑,只要孝敬老祖宗一個人就足夠了。」

聽聽這話!又酸又不講理,哪還像一國之君說出來的!錦書沒遇著過這樣的情況,一時有些懵了,傻站了半晌才道,「奴才愚鈍,不知哪裡辦得不妥惹您生氣,請萬歲爺恕罪。老祖宗是奴才的主子,萬歲爺更是奴才的正經主子,萬歲爺有什麼旨意,奴才即刻承辦去,請萬歲爺示下。」

皇帝莫名煩躁,他轉身看著檐外的雨幕,狠狠的吁了口氣兒。心道真是個裝糊塗的高手!她哪裡不妥自己不知道,偏要叫他提點?這不是作踐他是什麼?他堂堂的萬乘之尊,天威不容褻瀆,卻叫她玩弄於股掌之間,她哪裡來的膽子!

錦書心裡直抽抽,摸不著底,不知如何是好,看著那背影,只覺隔著宇宙洪荒那樣的遙遠。她很想問問,為什麼他就是和她過不去呢?他缺樂子,哪兒找不著?旁的不說,就昨天來太皇太後面前哭窮的內務府司晨就很有意思,張嘴「您哪,您哪」,簡直是口吐蓮花,惹人發笑。為什麼偏要尋她的茬?她原就像個消遣的玩意兒,願意就搭理搭理,不願意就撂開手去,眼不見心不煩就成了,何必每回都咬牙切齒的恨不得生吞了她,殺又不殺,就這麼虎視眈眈的,這不是存心和自己過不去么!

小宮女取了傘過來,見他們在說話,嚇得不敢挪動,只遠遠頓住了猶豫不前。錦書看她不願過來,只得舉步上前,才走了一步,胳膊給皇帝猛地拽住了。他瞪著她,凶態畢露,斥道,「你是哪裡學的規矩?朕不發話,你敢擅自離開?」

錦書被他一喝漲紅了臉,心裡本來就油煎似的,如今往油鍋里潑上一盆水,登時就炸開了。她抽抽嗒嗒的抹眼淚,委屈歸委屈,也不跪,身條兒挺得筆直。

皇帝看她那樣愈發拱火,冷笑道,「你真有骨氣,原來是朕小看你了1

廊沿下但凡能聽見他們說話的,早就敕剌剌跪了一地。錦書覺得丟了份子,勁兒也上來了,她板著臉乜他一眼,「請萬歲爺治罪,奴才沒有不從命的。主子是要凌遲還是暗鴆?再不濟,奴才可以自裁,這會子一頭碰死也成。」

皇帝叫她堵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直氣得臉色發白,手指頭指著她,漸漸不受控制的顫起來,「你……你,好個你1

二總管常滿壽和李玉貴貓在值房裡偷著往那兒瞧,長滿壽說,「大總管,這架勢像要打起來了,咱們爬過去求主子息怒吧1

李玉貴白了他一眼,「沒眼色!你要邀功露臉也別挑這會子,作死不尋個好時候,怪道二把手當了五六年呢!你過去試試,我不擋著你升發,你去呀,看萬歲爺不把你腸子踹出來1

長滿壽撓著頭皮喃喃,「這怎麼話說的?」

「不明白啊?」李玉貴縮回了頭,叉著腰道,「萬歲爺心裡窩屈了五六天,回來不撒出來非得憋病了不可!你別操心,這通躁發不了多久,我是摸透了,他老人家對錦書不會怎麼樣,對咱們可就不一樣了,你瞧他殺太監手軟過嗎?你要不想留著傢伙什吃飯了,你就去吧1

長滿壽唬得連連擺手,「不去了,何必尋這晦氣呢1

那廂皇帝干瞪著眼,對錦書無計可施,他撂了句狠話,「你真當朕不敢殺你?」

怕死就不說那些個頂撞的話了!錦書昂了昂頭,纖細的脖子拉出個美好的弧度,眉間放得平平的,不冷不熱的說,「萬歲爺是要把我推出午門去?讓全天下人看我身首異處的樣兒?成啊,我擎等著護軍來抓我。」

皇帝拿這死的脾氣沒轍了。認識她說久不久,可她的性子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實打實的吃軟不吃硬!你要和她擺譜,她連命都能豁出去。他可不敢再往狠了說了,她的哏勁兒一上來,屆時撞牆上吊,那可怎麼好!

「誰說朕要殺你來著?你能不能改改你這臭毛病?」皇帝真怕她輕生,忙話鋒一轉,道,「朕沒讓你死,你就得活著!宮人自戕是什麼罪過?你要敢尋死覓活的,叫朕知道了,泰陵棺材里躺的,有一個算一個,統統都得挖出來鞭屍1

外面突然一個炸雷,就像活生生劈到了她的天靈蓋上,她惡狠狠的瞪著他,恨不能將他拆吃入腹,又倏地想起了眼下的處境,還有漂泊在外的永晝,一顆心就像被人揉碎了,結實踩了兩腳似的,霎時就偃旗息鼓了。

人在矮牆下啊,沒法子!你再橫能橫得過皇帝去嗎?認命吧,好好活著,興許還能圖一圖將來。

她不情不願的低頭肅下去,「萬歲爺您聖明,奴才聽明白了。奴才謹尊聖意,不敢有半點違背。」

皇帝一看她服了軟,自己也算掙回些面子,趕緊順著杆子往下滑,便道,「成了,起喀吧。再有下回,朕絕不容情1又對遠處跪著的宮女道,「把傘拿來。」

那宮女打著顫的躬身把傘呈了上來,皇帝看著錦書問,「你這是要上哪去?」

錦書斂神道,「回萬歲爺的話,奴才要上壽膳房瞧菜去。」

皇帝把傘接在手裡,卻並不遞給她,對那宮女說,「再尋一把來。」

錦書頗感意外,不知道他要幹什麼,也不敢多問,只得垂手靜待著。

李玉貴對長滿壽一吧唧嘴,「怎麼樣?我說得沒錯兒吧?你要是去了,萬歲爺臉上掛不住就得嚴辦錦書,辦完了心裡又疼,然後就恨上你了,遲早得宰了你!面前壓根擺不上譜,鬧過一陣就過去了,這樣多好,大家高興。」

長滿壽搖頭道,「咱們爺成了這樣,真沒想到1

李玉貴嗤笑道,「您擎等著瞧吧,這算什麼?還有更出格的呢!指不定礙…」他朝坤寧宮的方向努了努嘴,「那兒早晚也有受牽連的時候1

這兒李總管侃侃而談著,邊上的長滿壽「喲」了一聲,「這是怎麼的?萬歲爺要上哪兒去?」

李玉貴回頭一看,皇帝和錦書一人拿了一把傘,看那架勢是打算撐起來埃李大總管驚出一身汗來,著急忙慌按住頭上的帽頂子,三蹦兩躥就飛奔了過去,難為他一把年紀了,還有個肥得流油的肚子,跑起來居然一點兒都不含糊。

他近前來打千兒,「主子,您這是要排駕嗎?請主子稍等片刻,奴才這就叫人升鑾。」

皇帝斜著看他一眼,「別聲張,幾步遠的地兒,用不著肩輿。」

李玉貴知道皇帝這是要和錦書走走散散呢,那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叨擾啊,他點頭哈腰賠笑道,「。只是奴才瞧外頭雨大,又是雷又是閃的,還是傳人拿油衣來,奴才伺候主子穿上,沒的濺濕了衣裳。」

皇帝聽了眼一橫,「李玉貴,你越發會當差了1他又不是糖人兒,碰著點雨星子就會化了的。當年征戰沙場,鴿蛋那麼大的雹子打下來,照舊打馬揚鞭頂風冒雪,如今反倒不成了,濕了袍子也不能夠了。況且人家大姑娘也就一把油紙傘,自己裹得嚴嚴實實,豈不坷磣死了!

李玉貴驚覺自己說錯了話,嚇得腿都擰起了麻花,顫顫悠悠打袖卻行退後幾步,給錦書使了幾個眼色,那邊跟個木頭人似的沒什麼反應,隔了好一會才納福道,「還是請萬歲爺進暖閣歇著吧,奴才是往值房裡去,拉拉雜雜的庖廚、雜役,萬一哪個冒失的驚擾了聖駕,奴才就是下兩回油鍋都不夠炸的。」

皇帝可不領她這份情,想了這麼個冠冕堂皇的說道,不就是想撂下他嗎?他還偏不讓她得逞了!他清了清嗓門兒,「朕知道太皇太后愛吃什麼,親自過去瞧了才好。你什麼都不用說,旁邊伺候著就行。」

李玉貴在邊上直念佛號,萬歲爺對錦書啊,好有一比,是光手端熱粥盆--扔了心疼,不扔手疼!錦書這丫頭也忒不知好歹了,憑你什麼金枝玉葉,都改朝換代了,眼下就是個奴才!萬歲爺瞧上了正是脫離苦海的好時機,上頭不嫌她喪氣,她也忘了國讎家恨這一茬,兩將就著多好啊!偏要這麼憋著,娘們兒家,哪來的這麼大的氣性兒!人說謀大事者不拘小節,皇帝篡了她親爹的位又怎麼的?古來多少女婿造老泰山的反?到最後日子不還得過嗎!

天上雷聲轟鳴,雨勢倒小了點兒,皇帝邊打傘邁步出去,邊回頭道,「瞧瞧這龍翻身,真是不一般!開春解凍了,你心思那麼沉,橫豎苦的是自己,還是看開些吧!泰陵上的事兒朕打發人去辦了,不為旁的,就看在高皇帝曾在你父親殿上為臣,朕心裡也念著三分的情兒,況且還有皇考皇貴妃……」

他的聲音漸次小了下去,轉過臉看她,她眉眼間還是疏疏淡淡的,似攏著憂愁,又好像什麼都沒有,只低低應了聲,「奴才謝萬歲爺恩典。」

皇帝略停了停,慢慢道,「估摸著六月出頭就能完工,那時候還沒往熱河去,朕去和老祖宗說,讓她給你放個恩典,容你上泰陵祭奠一下父母,也是你做女饋!

錦書猛頓住了腳抬頭看他,眼裡的一簇光亮得幾乎燃起來,「您說的是真的?」

皇帝嘴角綻出一朵花來,瞧著她滿意,不知道帶給他多大的欣慰。他頷首道,「朕從來不誑人。」

她死死咬住了下唇,胸口起起伏伏,一陣喜、一陣悲,恨不能這會子就飛到泰陵上去,在父母墳頭前好好磕個頭,痛快放嗓子哭上一把,把她心裡積攢了十來年的苦悶都倒出來。

雨聲簌簌打在油紙提花的傘面上,皇帝在前頭走,她在後頭亦步亦趨的跟著,他微微一轉頭就看得見那抹窈窕的身影,彷彿一道陽光直照在他心頭,暖融融的,叫人舒坦。他暗暗的想,要是這條路沒有盡頭,能一直這麼走下去,那就是他最大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