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八十八章欲知方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欲知方寸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話糙理不糙,長大了,往房裡接人是應當的。大好的歲月白白糟蹋了多可惜,皇帝在他這個年紀時已經做父親了。只有一點,女孩兒要好好的挑選,別委屈了我們哥兒。」太皇太后笑道,「這孩子是我看著成人的,我心裡最疼的就數他。我知道他的脾氣,臉皮薄,愛面子,這是咱們宇文家爺們兒的通病,吃了啞巴虧也不吭聲,所以你更要加著小心才行。」

錦書聽著她們嘈嘈切切的議論,只覺魂飛天外了一般,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各色滋味都揉到了一處去了。

她輕輕嘆了口氣,這是遲早有的事,何必計較這些呢!別說和他能不能有個結局未可知,就算熬出來了,他也逃不過三宮六院去。帝王不以個人喜好為重,最要緊的是皇嗣,這是立國立家,關乎社稷的根本。要開枝散葉,要雨露均分,不可偏頗,要一視同仁。皇帝對待后/宮有基本的準繩,家寧則國安,如此方能河清海晏。要做千古一帝,就得面面俱到,他不是一個人的,他是大家共有的,再相愛也不能期望獨佔,除非不怕背負千秋罵名。

這麼想著也靜下心來了,皇後有她的小九九,她只管去使手段,自己四月里要是能上昌瑞山去,兩下里撂開手,倒也乾淨了。

皇后高興道,「老祖宗說的最在理不過,奴才也是這個想頭。宗親里他這樣年紀的大多成了家,肅親王家的正桓和咱們東籬一邊兒大,上年年頭上娶的媳婦兒,才滿小一年,這不得了兒子,今早報宗人府來了。」

「喲,真夠爭氣的1定太妃嘖嘖道,「是肅親王哪個兒子家的?」

皇后道,「不是孫子輩的,是老肅親王的兒,雖然是太子的叔輩兒,可兩人交情還不賴。桓公爺在吏部填了個缺,和太子常有往來。上回老肅親王聽了庄王爺的話,在王府里大肆操辦了一回喪事,太子還跟著去吃了席,聽說借著機登台打了鼓點兒,桓公爺還露臉唱了兩嗓子呢1

這是什麼烏七八糟的事兒!定太妃問,「肅親王做生祭,又是咱們庄王爺給出的主意?」

太皇太后道,「可不!他啊,哪兒有新鮮事兒,哪兒准有他的大名,都跑到雲南去了,還寫信給肅親王介紹戲班子吶1

幾個人聊著聊著好像跑了題,皇后忙端正了態度道,「我光聽他們說就眼熱,太子是儲君,倒不如那些個宗親子弟,豈不活打了嘴1

「是這話。」太皇太后頷首,「那就照你的意思辦吧。太子妃的人選一時定不下來,房裡也不該短了人伺候,老大不小的兩眼一抹黑,大婚的時候失了體統。」

正說著,外間的崔貴祥進來打千兒回話,「老佛爺,萬歲爺那兒議政完了,這就過來。」

皇後站起來對太皇太後福了福,道,「老祖宗,那奴才們就告退了。」

太皇太后道,「不急,皇帝回來肯定還沒去過坤寧宮,你們夫妻照個面,我留你吃飯。」

皇后應個是,復又坐下。這時皇帝和庄親王說笑著進來,皇帝原先滿面春風,看見了寶楹臉色就不太好看了。他眉頭一皺,瞥了皇后一眼,又不自覺往太皇太后寶座后看,錦書低頭肅立,倒也看不出有什麼情緒,只垂眼不瞧他。

皇后見皇帝面色不善,心裡咚咚打起了鼓,強自鎮定了,笑著蹲了蹲身子,「奴才恭請聖安。」

皇帝在太皇太後跟前不好上臉子,又顧念和皇后的結髮之情,便上前在她和寶楹肘上各扶了一把,問道,「皇後過來了?這是帶著寶答應來給老祖宗請安的?」

皇後手心裡滲出了汗,她勉力應道,「正是,按著慣例,內廷有新晉的小主都要帶來給老祖宗掌掌眼的。」

皇帝點了點頭,心裡冷哼了一聲。還按著慣例呢!皇后什麼時候起變得這樣了?她就那麼迫不及待的要給太皇太后敲警鐘嗎?急吼吼的叫錦書見著寶楹,不是打他的臉嗎!

庄親王在後頭看見皇帝背著的手死死攥緊了,嚇得他心都要從嗓子里蹦出來了,忙不迭上去給皇后見禮,笑道,「臣弟給皇後主子請安了。長遠不見,嫂子鳳體可安好?」

皇后側身讓了讓,說,「勞王爺記掛,我這兒一切都好。王爺替朝廷辦事,千里迢迢的從外省回來,一路上辛苦了。」

庄親王大剌剌道,「我是左手辦差,右手遊玩,名山大川跑了個遍,談不上辛苦。」頓了頓又道,「我才看見內務府那吉往值房送東西,嫂子賞什麼呢?」

皇后哦了聲道,「我今兒上慈寧宮來,一是帶寶答應給老祖宗磕頭,二呢,就是為上回錯怪錦姑娘賠罪來了。她蒙了冤,受了皮肉之苦,還折了面子,我好歹要給她個說法。」

皇帝聽了不動聲色,臉上和煦了些,對皇后道,「坐下說話吧。」又沖寶楹說,「你也坐。皇太后那裡可請過安了?」

寶楹心裡怵皇帝,垂著眼拘謹答道,「回主子的話,還沒有,過會子就過去。」

皇帝的手指在膝頭輕點,漫不經心道,「回來的路上走得急,你請過安就回去歇著吧。你身子不好,往後少走動,免得受了寒氣。」

這就是變相的圈禁了,不讓隨意出來走動,時候久了就沒人記得了。皇帝神色溫和,乍一聽像是體恤溫存的話,可細一品卻比刀子還利,直割得人體無完膚,如墜深淵。

太皇太后和眾人都震驚不已,寶楹頭埋得更低,手上微微顫著,起身曲腿應了個「」。

皇帝談笑自若,對太皇太后道,「朕還沒進屋就聽你們聊得正熱鬧,在說什麼呢?」

太皇太后回過神笑道,「喏,皇后說瞧見人家老肅親王家添丁眼熱呢,打發跟前的嬤嬤上永巷挑了幾個齊全丫頭,打算放進太子房裡去。成不成的先不論,只叫太子……習學習學。」

皇帝一窒,幾乎是立時的把視線投向錦書,她仍舊是雷打不動的做派,半闔著眼的迷糊樣兒,幾乎叫人懷疑她聽沒聽見他們說話。

皇帝微一哂,她和太子就這樣的情分?若不是愛得不夠深,就是她太會偽裝。到底有沒有觸動?皇帝抿著唇乜起了眼睛,試圖從那張臉上發現些什麼。

她是鐵做的心肝嗎?還是早沒了心肝?他是該高興還是該悲哀?對太子都不動容,對他呢?他翻誰的牌子,晉誰的位份,她是不是也是這樣不哼不哈的無謂態度?

終於那眼睫一動,她朝這裡看過來,瞳仁兒烏黑,像一口井,輕而易舉就把他的神魂吸了進去。

她的眼裡沒有傷心,沒有失望,沒有憤怒,只有鋪天蓋地的無奈彷徨,那種憂愁直刺人心,叫他隱隱作痛起來。

他倉皇別開眼,慢慢道,「該當的,皇祖母做主就是了。朕琢磨著穀雨的節令里選秀女,這趟除了往宮裡充宮女,另擇優給宗室指婚,太子妃就從裡頭挑吧,還有側妃也一併定下來,大婚該怎麼辦,再請皇祖母定奪。」

又是語出驚人,連莊親王,他道,「萬歲爺,選秀是為充斥天子后/宮,您春秋鼎盛,怎麼學那些上了年紀的老皇帝?蔭庇宗親不在這上頭,要指婚也該是萬歲老邁,力不從心的時候,這會子急得這樣,叫臣工們怎麼猜測?」

皇帝知道庄親王向來口無遮攔,不過也難免尷尬,忙咳了咳道,「庄親王,你再混說仔細朕罰你俸祿1

庄親王一聽要罰俸祿訕訕的,挨到太皇太後身邊說,「皇祖母,孫兒有沒有說岔,您給評評理。」

太皇太后已經是無話可說了,她嘆了口氣,「秀女年年選,今年留牌子的指婚,撂牌子的發回家自行婚配也使得。皇帝不單是垂恤宗族,對那些個應選的女孩兒也是皇恩浩蕩,這是積德行善的大好事。」

定太妃笑道,「我也贊成皇帝的意思,既要指婚,別忘了咱們庄王爺,嫡王妃去了好幾年了,也該是續弦的時候了。」

庄親王留了山羊鬍子的臉變得非常滑稽,他給皇帝打千兒,回稟道,「臣啟萬歲爺,求萬歲爺把臣弟外放到陝甘做總督去,臣泣血感恩。」

皇帝挑起了眉毛,「你做閑散王爺不受用了,想弄個封疆大吏的銜兒操勞操勞?總督可不是好當的,提督軍務、糧餉、操江、統轄南河事務,朕恩旨一下,你的好日子就到頭了,別圖一時嘴上舒服,回頭悔斷了腸子。」

庄王爺果然猶豫了,他扶了扶頭上的紅頂子和三眼花翎,乾笑兩聲道,「那就容后再議吧。」

他實在是放不下逛鳥市、在茶館吃燜蠶豆,呷香片茶、花兩個大子兒閑坐一下午和人逗牙籤子的自在歲月。真要上了陝甘,整天在衙門裡傻呆著,來往的都是酸丁窮儒,要不就是沒一點兒情趣的粗人,大夏天穿著油靴,一走道兒滿世界臭腳丫子的味兒,這他可受不了。

萬歲爺行伍出身,當年拿著通行關防到處溜達,吃住在軍中,混得風生水起。自己不同,他擅長的是打小竹板兒哼京調,一高興來一嗓子《小尼姑思凡》,開疆拓土還真沒他什麼事,這要是坐上總督的位置,非得活活熬死不可!

皇帝看他打退堂鼓滿不當一回事兒,他心裡挂念的是錦書,他歪在圈椅里瞧著她擰起眉頭,肚子里又恨又怨。幾個通房不入她的法眼,這會兒指婚作配她怕了?她惦記的是太子妃位?野心不小,難不成還想奪回一半的江山去嗎?

皇帝咬了咬后槽牙,她把賭注壓在太子身上不嫌遠了點嗎?真要有那念頭怎麼不沖他來?

他怔怔的胡思亂想,突然悲哀的意識到,自己竟然到了這種地步。嫉妒太子,心甘情願的被她算計擺布。他深深的疲乏,被恐懼和渴望吞噬著。他已經無能為力,也不願掙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