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九十五章南苑吹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南苑吹花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太子固執道,「值不值當由我說了算,對我來說,沒什麼比保全你更要緊了。」頓了頓又懊惱道,「只可惜我高估了寶楹,她非但不能成事,反成了禍頭子,叫皇上處處防備著我了。」

錦書聽了驚愕莫名,皇帝當真為這事責怪太子了?他不是說只給個警醒,不懲處太子的嗎!

太子怕她擔心忙露了個笑臉子,哄道,「你別替我操心,皇父極疼愛我,就是知道這事兒也沒什麼,做兒子的孝敬他,這也不為過。」

「那天寶答應和我說了會子話。」錦書道,「她讓我替她傳話給你,說求你別忘了答應她的事兒。」

太子冷酷的吊起了嘴角,「她還和你說這些個?真是個不知死活的!也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如今她都成了這樣,還有什麼可顧忌的?只是她別惹怒了我,否則可別怪我不客氣1

錦書看著他那個陰沉樣兒真是嚇了一跳,從沒想過他還有這樣的一面。轉念思量,生在帝王家,哪裡有一塵不染的人?他有心機有算計也是好的,至少不會任人魚肉,將來不管是在儲君位上還是登基御極,總能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我已經給吏部傳了口諭,軍機處的印信也出了,給她表哥放了個山西鹽道的缺。這差事油水多,也算對得起她了。」太子慢聲慢氣的說,「我打發人查過她表哥,那個人除了考運不濟,別的諸如學問人品都是沒的說,派個官也不辱沒,我料想總比那些捐官的好些。」

錦書頷首道,「這趟橫豎是咱們的錯處,我心裡過意不去,她如今叫萬歲爺圈禁起來了,和刑部衙門裡關押的罪人有什麼區別?只怪你,你要是早讓我知道,我決計不能讓你這樣做。咱們難也就算了,還白白搭上個她,耽擱了她和他表哥的姻緣,多造孽啊1

太子也有些懊悔的意思,他訕訕道,「我是沒別的道可走了才出此下策的,皇上辦的那些事兒,我一旁瞧著心都要碎了。」

自他懂事起,便一直對皇父敬若神明。人都說帝王家容不得太多的親情,可他待君父的一片赤誠蒼天可鑒,就是讓他為皇父去死,他連眼睛都不帶眨的!他這樣敬他愛他,他為什麼,他竟打算撂下護軍連夜回來,這不是頂頂滑稽的事嗎?

太子的危機感日益加劇,再這麼放任下去就要招來大禍了!論理兒他該面見皇父,好好和他說道說道。他晚上頭疼,點燈熬油的坐在桌前冥思苦想,把所有的想法捋了一遍,理出個頭緒來,打算找個好方式和皇父開口。晨光中點卯上朝,他站在丹陛下仰頭看威嚴升座的皇帝,琢磨了幾夜的話一下兒全忘光了。他對皇帝惕惕然,即使散了朝,不論暖閣里也好,南書房也好,他不敢說,那是打心底里升騰起來的畏懼。也不單是畏懼,還有別的顧忌,滿口飯好吃,滿口話不能混說,他得給大家留臉面,皇父的、自己的、還有錦書的。這層窗戶紙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能捅破,一旦事情攤到明面上,再想轉圜,就沒有餘地了。

錦書低頭不語,這團亂麻里有誰是不難的?她要是能管住自己不去動情,可能什麼事都沒了,她做她的使喚丫頭,他們自去當他們的皇帝太子,本來不該交集的三條線絞和在了一起,還能自在過日子嗎?

「其實,咱們就這樣也挺好。」錦書極力控制著自己的聲音,沖他微微的笑,「你別念著將來怎麼樣,咱們自小認識,就當是個發小也成,未必一定要廝守在一處。」

太子看著她,慘淡一笑,「都到了這份上你還說這個?我要能撂開手,還等到這會子?那些事兒不用你去操心,你踏踏實實的,容我再想想別的法子。」

錦書慌忙擺手,「你可別再干糊塗事了,當真惹惱了萬歲爺沒你好果子吃的。」

「你放心吧1太子起身推開窗屜子朝外看,艷陽高照,滿目皆是跳躍的金色。他回頭道,「別光在屋子裡悶著,咱們也出去散散。」

兩人相攜出永康左門,上了筆直的甬路。因著今兒逛園子的人多,道兒上有熙熙攘攘來往的宮女太監。太子拉著她的手,攥得緊緊的,她嫌招搖,使勁掙脫出來,紅著臉嘟囔,「人家瞧著呢,多不好1

太子四下一瞥眼,輕蔑道,「誰敢嚼舌頭?爺把他舌頭拔出來喂狗1

「瞧瞧,又拿爺的份兒1錦書掩嘴笑道。太陽暖暖的,風吹著也叫人舒坦。太子走得很慢,和她肩並著肩,怕她穿著花盆底崴著腳,適時的托上一把,和風細雨的囑咐她小心,在這樣的節令里,這樣的春日中,柔情接柔情,笑臉對笑臉,彷彿已經是世上最美好的情景了。

慈寧宮花園人多熱鬧,太子不愛進去,所以先前繞開長信門走,這會兒一路往南,錦書估摸他是要往內金水河去,也不問他,只管跟著他,有他在,往哪兒都不怕似的。

內金水河上有座斷虹橋最富盛名,大抵也是倚仗了河的婀娜婉轉,還有那十八棵元代槐樹,俗稱「紫禁十八槐」。花朝節賞花為主,橋也罷樹也罷,今天不怎麼吃香,宮人都往內廷的四處花園裡去了。

兩個人沿青石磚緩緩前行,越走人越稀少,太子側眼望她,有些遲疑,又有些不安,他小心翼翼的詢問,「錦書,我還牽著你好不好?」

錦書絞著帕子低下頭,太子頗失望,心裡又忐忑著,怕自己孟浪,一不留神得罪了她。女孩家心思細,肚子里打仗面上不顯出來,干拿他當擺設不理他,那可有他難熬的了。

正悔青了腸子,不想那邊探過來一隻柔荑,纖纖玉指粉嫩得陽春白雪一般。太子胸口激蕩起來,寶貝的捧在掌心裡,拇指在她虎口摩挲,喜道,「那番邦進貢的葯還真好使,手上的傷沒落下什麼疤來,阿彌陀佛,老天開眼。」

錦書由他拉著,打趣道,「你什麼時候也學主子們念佛了?佛學廣袤精深,你得閑兒讀讀經書也好,陶冶性情,心境也寬宏。」

太子一本正經道,「經書換成錦書還有一說,否則可不要我的命了1

兩人說說笑笑到了斷虹橋邊,這橋是座單拱橋,橋上欄板、望柱都是漢白玉鑄成的,柱頭上雕的是荷葉和蓮蓬,蓮蓬上供著神態各異的石獅子。內造的東西,一不怕廢料,二不怕費工,所以這座橋既考究又精美,是紫禁城內諸橋之首。

朝北看是一片難得的開闊地,十八棵古槐樹冠高大、滿目青翠、遍地蔭涼。錦書回身說,「我記得軍機處值房就在前頭不遠,咱們在這兒說話,萬一叫御前大臣看見了怎麼辦?」

太子抿嘴笑道,「甭怕,人家軍機大臣也有家有口,萬歲爺都陪太皇太后游幸什剎海去了,辦差也有個打盹兒的時候,大人們也得鑽館子喝小酒,吃佛手卷、酥合子去。再上玉泉山打瓶水回來品茶,也過一過美滋滋的小日子不是1

「可不,一年忙到頭的1錦書順著話頭子說,「有您這樣的主子,大人們該多樂呵啊1

太子悄聲的說,「這話別叫旁人聽見,我還不是正經主子呢,沒的給咱們扣上個謀逆的罪名。」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這人真是不老成,這種話也敢拿出來說!錦書嗔怪的看他,「嘴上沒把門的!我多早晚有那個意思了?你不是主子,還有誰配稱主子的?萬歲爺是老主子,你是小主子。」

太子笑得愈發厲害,斷斷續續道,「你仔細了!還沒人敢管萬歲爺叫老主子的,讓內務府聽見,辦你個大不敬的罪名兒1

錦書愣了愣,心說真被他給繞進去了,便扭身不再理他,在橋頭上坐了一會兒,舉步又朝十八槐去。那些樹有了幾百年的歲數,樹皮斑斑駁駁,老態龍鍾,樹頂上的冠卻枝繁葉茂。到了盛夏新芽新葉都長結實了,上頭遮著烈日驕陽,樹榦間流轉的是習習涼風,往樹底下一坐,真真是納涼消夏的好去處。

太子背著手跟在她身後,篤悠悠說,「皇後娘娘往我屋子裡派了兩個通房,還明著說了,不許往四執庫打發。」

錦書腦子裡一頓,溫吞的應了一聲,「那是好事兒。」

太子嗤笑道,「什麼好事兒?我要是稀罕那個,早跟著宗族裡的郡王公爺們上勾欄衚衕去了,犯得著還讓諳達太監拿書來讓我學?那些個太監真有意思,看起禁書來興緻比誰都高,我瞧著就那麼回事,他們看得直流哈喇子,你道好笑不好笑?」

錦書悻悻的,腳下的花盆底在泥地上踩出個坑來,她瓮著聲兒的問,「那你怎麼處置她們?留下了?」

太子覺得心都飛起來了,那俏生生的酸樣兒,不是吃味兒了是什麼?他大踏步上前扳正了她的身子,猛地往懷裡一帶,急切的說,「那不能夠!我又不是四九城裡的公子哥兒,和誰都成。她們被我分派著站窗戶去了,我認定了你,這輩子非你不可,娶不上你,我就出家當和尚去。」

錦書安靜靠著他,且不管能不能有將來,沖著這幾句窩心的話,也能叫她受用不盡了。上山守陵的打算不能告訴他,他這樣的脾氣,難免情急之下就跑去求皇帝賜婚,自己死活不打緊,萬一耽誤了他的錦繡前程可怎麼好呢!

太子的下巴在她額頭親昵的蹭了蹭,喃喃地誦,「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遊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