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九十六章清歌斷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章清歌斷腸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皇帝的視線朝遠處飄忽過去,湖面上霞光萬道,金碧輝煌的殿宇倒映在水中,更顯得巍峨壯觀。

春雷響過了,堤岸邊的柳樹都抽了新枝兒,荷葉也伸展來了,龍船和副船就在接天的嫩綠色間穿行。昇平署的舢板遠遠跟隨著,隱隱有悠揚的笛聲傳來,忽高忽低,時斷時續,襯著這美景良晨,煞是引人遐思。

太皇太后正和皇姑們說話拉家常,裡外都是自己人,平時的拘謹也擺到一邊去了。老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如今十來個女人圍坐在一起,那歡聲笑語連成了片,就跟炸了鍋似的,吵得人耳窩子疼。

皇帝懨懨的,她們聊些什麼他一句都沒聽進去,早知道這樣就該分船才對,他一個爺們兒家和女人扎在一堆算什麼事兒?她沒來,這回的游海子於他來說就失了意義。他把批摺子的時間都花在坐船上,說是孝敬皇祖母,其實太皇太后並不需要他作陪,光那些姑子閨女們就夠她樂的了。

她這會子在做什麼?在賞花?還是在歇覺?他不由煩悶起來,像是鷹給絆住了腳,湖光山色美則美矣,卻難叫他消受。他恨不得生出一雙翅膀飛回宮裡去,哪怕是瞧她一眼,也就心滿意足了。

心潮隨著笛聲上下起伏,他坐不住了,起身朝船頭去,湖上的風是潮濕的,微帶著涼意。

船尾的李玉貴快步過來打千兒,「主子,您有什麼示下?」

皇帝說,「怎麼只有笛子?單是笛子未免貧乏,少了檀板擊節,這細樂就缺味兒了。」

李玉貴「」了一聲,「奴才這就傳旨昇平署去。」說罷就招不遠處待命的瓢扇扇來。

皇上極目遠眺,春日靜好,只是心裡總歸空落落的。長滿壽同她說了吧?讓她在宮裡等著,她明白沒有?太皇太后游完了湖還要拜花神娘娘,那時他就能脫身出來了,趁著老祖宗沒回宮,他好去瞧瞧她。

大鄴慕容家善丹青,通音律,是歷朝歷代中難得的詩情畫意的皇族。皇帝猜測著,或者她也會吹管笛,就像敦敬皇貴妃那樣。

「取把簫來。」皇帝說,倚在雕龍柱上的楹聯旁,讓左右撤了華蓋,拿手遮在眉上。船行得很慢,太陽照得人暖洋洋的,她不在,多可惜!否則還可以合奏上一曲。

簫即刻就呈來了,通體碧綠,水頭足得幾乎要流淌下來。他拿在手裡把玩,在船頭栓纜繩的木樁上坐定了,也不管倉內多嘈雜,兀自吹奏起來,簫聲嗚嗚咽咽隨波蕩漾,直向天際飄散開去。

戎羯逼我為室家,將我行兮向天涯。雲山萬里兮歸路遐,疾風千里兮揚塵沙……

皇帝吹得一手好曲子,把《胡笳十八拍》奏得纏綿婉轉,叫人把心都揪成了團。女眷們紛紛端坐著,一個個也不言聲兒了,靜靜聽著有些飄忽忽忘情,想起了夫妻分離的愁苦,思緒就隨著那簫聲跌宕起伏,一曲罷了,方覺已然濕了眼角。

「大哥哥真是古往今來第一天子,弓箭使得好,連簫曲也奏得妙。」九公主是高皇帝的遺腹子,上年秋彌時賜的婚,是皇帝頂小的妹妹。她眼淚汪汪的說,「真箇兒催人心肝,叫我聽得直想哭呢1

皇帝笑道,「那怎麼成,好日子裡叫你掉金豆子就是朕的不是了。你且別忙哭,朕有道旨意要搬,你聽完了保管要笑了。」邊說著朝太皇太後行了個半禮,「皇祖母,孫兒細想了想,咱們宇文家的公主們固然尊崇,忌諱著祖上定的規矩倒失了世人的倫常。既然出了閣,是大英的帝姬也是人家的媳婦,夫妻常年分散總歸是欠妥。孫兒已命內務府草詔,放恩旨准駙馬公主同府而居,朕這回忤逆祖訓了,請皇祖母恕孫兒不孝。」

太皇太后很是意外,這件事來回議了好幾趟,一直就耗著定不下來。誰不盼著自己的姑子和閨女日子過得舒心,可又怕叫皇帝為難,所以陳條遞到她這裡她就給壓下了,沒想到皇帝竟下了決心,想是由己及人,嘗到了其中苦處,也能體諒皇姑們的煎熬了。

一旁的皇后垂下了眼,在她看來違背祖訓便是動搖了根本,如今的皇帝早就不及從前清醒孤高了,他成了徹底的凡夫俗子,什麼近人情?分明就是私心作祟!

皇姑們因這個好消息大喜過望,又不好意思謝恩,忙離席叩頭。

既然都擬了詔,也沒什麼可說的了,橫豎是好事情,太皇太后自然樂見其成,只道,「我的哥兒,你體天格物,哪裡有什麼不孝的?咱們也學學民間的活法,夫唱婦隨,那才是一家子的天倫之樂。」

這個花朝節成了皇姑們的喜日子,皇帝看著姑姑妹妹們滿臉的歡欣,不無憂傷的想,一道恩旨福澤了那麼多人,她們都高興了,自己呢?誰來拯救他?

太皇太后沉沉一嘆,皇帝的苦悶隱藏得那樣深,如今只怕是做什麼都枉然了。她一面憤恨一面又不舍,就像十年前對他父親那樣,她束手無策,深刻的痛利箭一樣穿透皮肉,狠狠烙在骨頭上。兒子為慕容家的女人送了命,現在輪到孫子和重孫子了。姓慕容的彷彿是個夢魘,早該一個不留的殺光才好!禍患埋下了,往後有苦頭吃的了!

皇帝仍舊在船頭站著,漸漸有些暈眩,離岸還有這麼遠,他不耐的蹙眉,只恨那些搖櫓的不夠使勁兒,他真是一刻也呆不住了。他對李玉貴說,「太子呢?傳他過來!不在這裡伺候老祖宗,躲在副船上做什麼?」

李玉貴一激凜,呵腰道,「回萬歲爺的話,太子爺沒在副船上,起錨那會兒就下船去了。」

皇帝愕然,心頭怒火直躥起來,咬著牙冷笑,好啊,果然是他的好兒子,和皇父抖起機靈來了!他回頭狠戾的看了皇后一眼,都是她給慣的,學小家子不上檯面的紈做派像模像樣,偷奸耍滑無所不能,這麼下去還短什麼?君父全然不在眼睛里,大逆不道就在跟前了!

皇后被他瞧得起了細栗,茫茫然也不知自己哪裡落了不是惹他生氣了。正一頭霧水,皇帝過來給太皇太後作了個揖,道,「皇祖母,孫兒在頤和園裡安排了戲班子,回頭請姑奶奶們瞧戲去。內務府早傳了駙馬們在園子里侯著,等上了岸,叫他們夫妻在一處看回戲。帽子戲還是折子戲由著老祖宗點,這趟唱腔門派最齊全,也給老祖宗和姑姑妹妹們添喜興兒。」

太皇太后聽出點味兒來了,問道,「皇帝這是要回去了嗎?」

皇帝又揖了揖,「老祖宗恕罪,兩江這幾天出了宗案子,朝廷的庫給人劫了,砸了鎖,殺了看庫的兵丁,把個府庫搬了個空空如也。事情出了五六天了,居然是毫無頭緒,孫堅身為兩江總督,辦事不力,下頭的人報上去,他正摟著小老婆睡大頭覺呢!孫兒吩咐督察院徹查,那個孫堅送刑部羈押了,看苗頭這案子牽連甚廣,孫兒是人在這裡,心在軍機處。請老祖宗准孫兒先行告退,這會子外省的奏報八成到了,一刻也耽擱不得。」他對帝姬們拱手,「請姑奶奶們替朕好好陪老祖宗樂樂,容朕先失陪了。」

太皇太後點頭,「你去吧,政務要緊。茲事體大,務必要一查到底方好。如今雖四海昇平,到底也有暗裡看不見的魑魅魍魎,閻王好鬥,小鬼難纏,你要多費心。倘或是歹人強寇劫庫,剿了就是了,可若是別的人,你要好生掂量審度才是。」

皇帝道,「老祖宗教訓的是,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孫兒定當時時自省,請老祖宗寬心。」邊卻行邊道,「孫兒告退。」

外頭李玉貴早命人備好了船,艙蓋是上好的木雕琉璃瓦式,艙的兩邊是珠貝鑲嵌的垂花扇,八字插屏、寶座寶象、還有亮的朱紅漆柱,標準的御用龍船。

皇帝現在是歸心似箭,他說的兩江劫案確有其事,只不過早已經審得差不多了,拿來做個由頭,好儘早抽身出來而已。

他是憋了一肚子的火,竟像個捉姦的丈夫那樣憤懣,恨不得即刻就回到內廷去,看看太子是不是趁這當口私會她。他們少不得濃情蜜意,耳鬢私磨,宮裡沒了當家的,他們豈不是無法無天了?

皇帝看著眼前的龍船越發的焦躁,對李玉貴切齒道,「你的腦子叫狗吃了?還不換輕便的來1

李玉貴只差沒跪下了,他哭喪著臉說,「回主子的話,要輕便只有那邊的瓢扇扇,可奴才怕屈了您的尊,奴才就是萬劫不復的死罪。」

皇帝擰眉道,「快去傳來。」

李玉貴領了旨擊掌,一溜小船立刻圍攏過來,等皇帝上了輕舟,前後各有兩列御前侍衛護駕,搖槳的是陪著皇帝練布庫的哈哈珠子。練家子,臂力腕力驚人,皇帝一聲令下,把艘小船倒騰得生出花來,一盞茶功夫已滑過了百來丈的湖面抵達對岸了。

李玉貴顫巍巍爬上岸,小腿肚子直抽筋,他像撿回條命似的大喘了口粗氣兒,打了千兒道,「奴才叫常四伺候主子更衣,奴才先回宮傳旨意,著錦書姑娘養心殿來見。」

滿以為皇帝會答應,誰知他臉一沉,真像是萬年不化的堅冰,沒好氣兒的說,「自作聰明的蠢才!牽馬過來1

御前太監慌忙就近拉了匹馬,也不管是不是馱車的頂馬了,火燒眉毛的套上鞍呈到皇帝面前。皇帝行伍出身,縱身一躍便上了馬背,蛇皮鞭甩得山響,撂下一干侍衛太監,直奔午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