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一百章紅箋無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紅箋無色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寶楹一路跟著敬事房太監來到養心殿。

初春的夜裡很冷,風直往骨頭縫裡鑽,她裹著厚厚的大氅,還是忍不住把牙磕得響。似乎也不單是因為冷,從她接了口諭的那時起,她就跟掉進了冰洞里似的,渾身再也暖和不起來了。

別的妃嬪領旨侍寢就像過年,到處的宣揚,手底下的人逐個兒放賞,面子裡子全然不顧了,唯恐別人不知道她給翻了牌子,短了她兩句敬賀的話。到了她這兒全然不是這麼回事兒,她走一步蹭一步,恨不得立馬來道上諭遣返。管他冷宮也好,牢籠也好,她情願一腦門子扎在裡面不抬頭了,也不願意到這金碧輝煌,卻陰冷刺骨的帝王寢宮裡來。

有些話她沒法和別人說,就是見著娘家人也開不了口,皇帝面上溫文爾雅的,卻是個只圖自己盡興不顧別人死活的。她不知道他對別的妃嬪是否也這樣,總之自己是吃夠了苦頭,這種難言之隱怎麼排解才好?原當給禁了足,敬事房上呈的綠頭牌上就不會有她了,誰知千算萬算還是逃不過去。

皇帝能想起她,必定是錦書那裡又碰了釘子,這一肚子氣要撒出來,她免不了要受罪。寶楹想著打了個寒顫,宮燈的光照在她臉上,白得像鬼似的。

李玉貴上來虛打了個千兒,「奴才給董主子請安。請小主兒進配殿更衣,今兒個是您頭回在宮裡侍寢,奴才安排了女官服侍您。」他往西邊一引,「小主兒請。」

寶楹看著李玉貴,眼裡淚光盈盈,她張了張嘴,啞聲道,「諳達,我今兒身上不利索,您瞧……」

李玉貴眼皮子一耷拉,他半笑不笑的說,「這奴才可做不了主,您千萬別難為奴才。各宮各院每天都有御醫請脈,您要是有什麼不爽利的,內務府必定有記檔,或是信期,或是抱恙,總有個說頭。既然今兒晚上有您的牌子,萬歲爺也翻了,那您就是病著,也得伺候著不是1

寶楹默默咬緊了牙,宮廷之中就是這樣,各人自掃門前雪,沒人心疼你。你就是冤死苦死,人家都懶得搭理你,還要眼一斜,嗤地一聲說你拿搪,得了便宜賣乖,聖眷在身,矯情病就犯起來了。

敬事房馬六兒在旁邊催促,「走吧,小主兒,別叫萬歲爺等急了。」

寶楹深深吸上一口氣,硬著頭皮抬腿進了西配殿。榻前早有宮女侯著了,給她見了禮就不客氣了,三下五除二剝光了她的衣裳,前前後後打量一番。因著后妃進幸,事先都沐過了浴的,所以只在腋下撲上粉,就拿熏籠上的被子把她嚴嚴實實包了起來,然後抬手擊掌,外頭的馱妃太監躬身進來,低著頭,垂著眼打千兒,「奴才給主子請安。」

到了這份兒上還有什麼呢?寶楹順從的趴在馱妃太監背上,縮著脖子閉著眼,由著太監把她送進了東稍間。

皇帝正坐在床頭讀書,眉峰上攏著薄薄的愁,見她進來的也不說什麼,撂下書冷冷的看著她。

敬事房太監把人放下了,皇帝還沒躺下,就少了送妃嬪上龍床的那步。太監跪下磕頭,起身後腰哈得幾乎和地面水平,低垂著雙臂卻行退到寢宮外,和馬六兒一道在南窗戶下侍立,掐著點兒等裡頭完事了,好再把侍寢的人背出來。

寶楹在床前尷尬的僵立著,臉上發燙,心頭打突。她到底是年輕小媳婦,光裹著被子,叫男人直勾勾的瞧著,就臊得不知如何是好。

皇帝穿著杏黃的褻衣,燭火映照下彷彿籠罩在一團溫暖的光暈里。他看著她,心底隱隱作痛。這樣相像的臉,站在這裡的是她多好!愁苦又湧上來,他覺得胸口破了個大洞,冷風嗖嗖的往裡灌。缺了一塊,怎麼填補都沒有用了。

他慢慢躺下,看著那曼妙身姿從被子那端鑽進去,小心翼翼順著床沿匍匐,然後披散著長發,在離他一尺遠的地方蜷縮成小小的一團。他只覺難過,她的睫毛像蝶翅般顫動,他低頭看下去,倏地有了錯覺,恍惚間以為這就是錦書,心理防線便轟然潰堤了。

他靠過去,伸手把她圈進懷裡,溫柔的,生怕一個唐突碰壞了她。他說,「你不要離開朕,朕知道錯了,朕對不住你。」

寶楹如遭電擊,腦子裡瞬間空白。皇帝厭惡她,從來沒有摟過她,即便是最親密的時候也不會讓她貼著他的胸膛。現在他抱著她,軟語和她說話,她惶恐之餘不知所措起來,繃緊了身子瑟瑟發抖。

皇帝溫暖的手掌在她裸露的背上輕輕摩挲,吻她的額頭、鼻子……像對待至愛的女人。他嗡噥有聲,「別怕,朕再不傷你了。朕是沒法子,朕活不下去了,你知不知道?」

這話不是對她說的,寶楹知道,他把她當成了錦書。冷血帝王會有這樣的一面,她簡直無法想象。錦書原來這樣幸福,天底下最尊貴的兩個人都愛著她,愛到沒有她就活不下去,自己呢?永遠是她的影子,皇恩浩蕩都歸了她,天威難測由自己承擔,老天爺怎麼就這麼偏心呢!

她不敢說話,怕驚醒了他。攥著褥子的手逐漸放鬆下來,她暈沉沉的睜開眼看他,蕭蕭肅肅溫潤如玉,沒有金鑾殿上的狠戾陰鷙,彷彿只是城裡哪家養尊處優,教養良好的貴公子。

紗帳外的景象漸次模糊,再看不清了。她隨波逐流的合上眼,心想就這樣吧,無力回天就得學會承受,好在這趟的經歷不算可怕。她的手搭在皇帝的腰上,聽見他喃喃叫她「錦書」,她惆悵的嘆息,有淚從眼角滾落,滴在行龍紋的貢緞枕上,迅速就消逝不見了。

自鳴鐘響了十下,蹲在窗戶下的馬六兒和馱妃太監面面相覷。馬六兒兩指一叉,吐著舌頭小聲說,「萬歲爺今兒興緻高,都半個時辰了1

敬事房總管趙積安本來在丹陛旁和李玉貴閑聊,聽見鐘聲過來問,「還沒傳嗎?」

那兩個人怯懦的點頭,趙積安看了李玉貴一眼,李大總管自然是要安著規矩辦的,便示意他通傳。趙積安清了清嗓子,高唱道,「是時候了。」

裡頭寂寂無聲,南窗下的四個人大眼瞪小眼。又過一柱香還是沒動靜,趙積安只好梗脖子又喊,「是時候了,請萬歲爺保重聖躬。」

裡頭終於咳嗽了一聲,皇帝瓮聲道,「進來。」

趙積安忙打發背宮的進去,自己挨在帘子外頭靜待,等馱妃太監把人背到偏殿,他捧著冊子進寢宮,給皇帝打千兒,垂手問「留不留」。

所謂的留不留,問的是子嗣留不留。皇帝若說留,就記檔何年何月何時帝幸某人,若說不留,那便是要採取措施的了。

皇帝側身面朝內躺著,從牙縫裡擠出了兩個字,「不留。」

趙積安「」地一聲領命退出來,到了偏殿里對馬六兒道,「聖上有旨,不留。」

一碗烏黑的避胎葯端上來擺在寶楹面前,夜風吹得窗戶紙噗噗地響,馬六兒森森然對她哈腰,「董主子,奴才尊上諭,對不住了。」說完就拿玉杵,隔著披風抵她腰下的穴位。

溫熱的液體緩緩流出,寶楹木木的站著,三魂七魄也泄盡了一樣。他終究是個涼薄的人,心給了慕容錦書可以為她去死,對別人半點仁慈也吝於施捨,圈禁她,連孩子都不肯留給她。

趙積安是個不講人情的,在他眼裡只有得不得勢,沒有可不可憐一說。這深宮大內,有誰是不可憐的?見得海了,好心腸再多也不夠用。他面無表情的把碗遞過來,「請小主兒用藥吧,奴才們好交差。」

寶楹顫巍巍去接,滿滿的一大碗,她看著葯胃裡直泛酸水。李玉貴和趙積安在她左右立著,活像兩個閻王,見她猶豫,不由分說就把碗底往上抬。葯汁子順著喉嚨下去,瞬間苦透五臟六腑,她蹲在地上倒氣兒,心裡發寒。剛才的溫存跟夢似的,偷來的就是偷來的,什麼聖眷?明天天亮無所事事的妃嬪們又有談資了,進了幸又不讓留,比受冷落更丟人。

趙積安攏著袖子說,「小主兒,看開些吧,宮裡的規矩就是這樣,除非萬歲爺有恩旨,否則嬪以下的都沒有資格孕育龍種。不單是您,大傢伙都一樣,您別覺得掃臉,也別記恨咱們,奴才們忠君之事,得聽萬歲爺的令兒。」

寶楹獃獃的不出聲,李玉貴瞧著覺得得慌,和趙對看了看,彎下腰道,「董主子,奴才給您個忠告,萬歲爺今兒心上有事兒,萬一和您說了什麼,你聽見就聽見了,爛在肚子里,保得住您全家平安。要是走漏了一點半點,只怕董家上下吃罪不起。」他說完了直起身子,不冷不熱道,「小主兒,謝恩跪安吧。」

寶楹回了回神,笨拙的跪著轉身,沖「燕禧堂」深深伏下去,「奴才謝主隆恩。」

景陽宮的小宮女來攙扶,主僕兩個蹣跚著出了龍光門,馬六兒嘖嘖道,「差不多的臉盤兒,怎麼就差了這麼些個呢1

趙積安了聲,「夾/緊你的臭嘴!你小子不要命了1

「不早了,哥幾個下值吧1李玉貴打了個哈欠,從案下拖了個氈墊子出來,什麼也不管了,倒頭就睡。今兒累壞了,冷汗驚出了好幾身,趁著老虎打盹兒趕緊歇一歇吧,明兒不知道還有什麼糟心事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