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106章山重無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6章山重無數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入了春,雨水多起來,雷聲震動著,新糊的窗戶紙沙沙的響動。

錦書側身躺著,後半夜變了天,一陣疾雨打在欞子上,簌簌的恍在耳畔。她吹亮了火摺子照案頭的玉漏,才到丑正,離皇帝起身還有一兩個時辰,她卻怎麼都睡不著了。

神志昏潰,腦子裡跑馬燈似的轉,一會兒太子,一會兒皇帝,一會兒又是看不清面目的永晝。

永晝離宮時只有六歲,他和太子同歲,現在也該有十五了。不知道他逃往哪裡了,也不知是否還活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帝的衛軍傾巢出動搜尋了九年一無所獲,難道是不在了嗎?否則怎麼不來尋她?她日盼夜盼,巴巴來救她,他為什麼不來?

錦書茫然在黑暗中睜著眼睛,翻個身,眼淚在枕頭上暈洇。她覺得前所未有的冷,慢慢蜷縮起來。

究還是到了御前,往後的路怎麼走呢?再放任下去是個什麼結局?她舍不下太子,他一片深情怎麼忍心辜負。還有皇帝……或者整件事里最苦悶的就是他了,多無奈,怎麼會和她糾葛上了!這一切似乎是冥冥中註定的,有因才有果。沒有他十年前的謀朝篡位,怎麼有現在如臨深淵的煎熬!

她幽幽長嘆,一定要出去!不能再這麼等下去了,不能把一生交待在這深宮之中。日日面對他,她還有多少堅持能消耗……

她伏在枕上哽咽,皇帝在她心裡埋得那樣深,要想拔除除非她死。如果是平頭百姓多好,只要他來求親,她就嫁給他。可惜了,沒有這樣的命,他們註定要纏鬥,要互相折磨。她只有逃,能逃出去就有一線生機。

上回太子說寒食踏青,她要是還在慈寧宮,他使些手段興許就把她帶出去了。眼下恐怕不能夠了,在皇帝眼皮子底下,一舉一動他都瞧著,別說出宮,就是踏出養心殿都夠嗆。

她披著衣裳坐起來掌燈,橫豎睡不著了,索性把前頭撂下的針線重做一做。被子攏到一邊,把炕桌挪過來倚著,太皇太后的春襪子還差一點就完了,完了好送過去。老佛爺慈悲,在她跟前當差一點都沒有為難她,眼下換了地方當值,也不能落個人走茶涼的名聲。

崔總管那裡也該有個交待,雖說才開始多少存著相互利用的心,可後來她能感覺到,他老人家是一心為她的,沒有他,她可能已經讓皇后給整治死了。這份情當領,只恐今生沒機會報答他,只好留到下輩子了。

蟲斯門是個穿堂門,在「華滋堂」的正後方,離皇帝的寢宮不遠,卻要過如意、嘉祉兩道門。她在燈下坐著,恍惚有些不自在,總疑心有人在窗戶那邊看她。她心頭攥緊了,這三更半夜,除了門上的太監再沒別人了吧!太監是兩個時辰一輪換的,子時換值到現在,正是犯困的時候,誰有這閑功夫看她呢!

她壯了壯膽推開窗戶瞧,透過檐下低垂的雨搭,影影綽綽看見值夜的宮燈下有個明黃的身影,背著手,長身玉立,臉上淡淡的,正失神朝她這裡張望。

她憟地一驚,怔在哪裡不知怎麼才好。

雨下得愈發密,偶爾有璀璨的閃劃破天際。站門的太監躬著身,低垂著頭,貼著門的兩掖侍立。因著穿堂門上沒有出檐,他們只有在雨里站著,頭上的纓子淋得七零八落,凍得直打擺子。

既然看見了就要迎聖駕,錦書慌忙攏好頭髮放下窗戶,慌慌張張穿上袍子下地出門,正要跪迎,一抬眼,門上竟已空空如也。

恍如一夢似的,他走了。她痴痴站在門口,心裡空落落的沒了依附。想是怕她到雨里相迎吧,鐵血帝王的縝密柔軟她見識過了,靈魂的最深處凜冽刺痛起來。她合上門扉苦笑——

宇文瀾舟,你簡直就是一顆毒瘤!慕容家一個不剩的禍害完了,軋刀殺頭不算,現在又拿鈍刀子割她的心肝。他成功了!成功的兵不血刃!成功的令她痛不欲生!

她冷靜下來思忖,要出宮不是沒有辦法,像上回逛琉璃廠一樣,只要皇帝願意帶她出去,總能找到時機逃脫。要想盡法子攛掇他,這之前先得捋順了他,要叫他疏於防範。這應該不難吧!不必太過逢迎,溫言軟語,或者一個笑臉就足夠了。

神武門上晨鐘響了,天漸明。皇帝按慣例寅時三刻要起床的,錦書梳洗妥貼,宮裡有規矩,上值不走回頭路,於是繞了個大圈子到養心門上等候宮門落鑰。

「給姑姑請安。」先到的御前宮女齊齊蹲身給她見禮。

她大吃一驚,這些上等宮人平時都是拿鼻子眼兒看人的,現在連同掌事的琴歌也沖她納福,她登時不安,回了禮說,「我是才來的,姑姑們折煞奴才了。」

眾人側身避開了,嘴裡說「不敢」。這是什麼人?前朝的帝姬,當今皇上的寶貝疙瘩,聖眷隆厚著呢,保不定往後就是個貴主兒,誰敢在她面前拿大,萬歲爺知道了也不能依。

養心門「喀」地一聲落了鎖,宮門徐徐開啟,木影壁前站了一溜小太監,又朝她甩袖打千兒問吉祥。錦書尷尬的回個禮往圍房廊子下去,中路不是奴才能走的,辦差只許走廊廡。她悶著頭進「中正仁和」,從寶座后的穿堂過去。皇帝嚴謹,從不讓宮女貼身侍候,寢宮裡當值的都是太監,只有茶水、司衾上用宮女,錦書很心安理得的和眾人在「日又新」外侍立。

李玉貴這時打起帘子探出身來,對她招手道,「姑娘快過來。」

錦書遲疑著走過去蹲了個福,「請諳達示下。」

李玉貴笑道,「姑娘客氣了。今兒尚衣的常四病了,萬歲爺更衣就交給您伺候了。往後也是這樣,常四回頭撥到四執庫去,他那裡每日分派好朝服、常服、袞服,你用不著操心那些個,只負責給萬歲爺穿上身就成了。」

錦書曲腿應個是,既然差事下來了,也容不得她問個為什麼,只好低頭隨他入了寢宮。

皇帝正由太監伺候著拿青鹽漱口,又盥手凈臉,然後披散著長發坐在杌子上,那烏髮濃密幾乎是及地的長短。看見她進來淺淺一笑,「姑娘昨兒睡得不好?」

錦書聽他喚「姑娘」一時沒轉過彎來,窒了窒才道,「謝萬歲爺垂詢,奴才睡的很好。」

皇帝不再說話,由梳頭太監挽了發,便起身抬起手示意她來更衣。

皇帝的朝服工紋樣極繁複,兩肩、腰幄襞積、裳共有九條五爪金龍,另有十二章祥紋,下幅是八寶立水樣。因著才入春不久,皇帝的披領袖端仍沿用紫貂出鋒。錦書對龍袍並不陌生,伺候起來駕輕就熟,仔細替他束上吉服帶,戴好了游龍金頂,那杏黃的色澤映襯出九五至尊睥睨天下的氣度。

她上下細端詳了,暗嘆這人果然堂堂的好相貌!他以往在內廷是穿常服的,雖然也貴氣,並不像此刻這樣的威儀。瞬間的失落排山倒海般的湧來,她慘淡的意識到,大鄴果然真真正正的不復存在了,改朝換代了,江山姓宇文了,面前這人便是最好的佐證。

「還沒有瞧夠?」皇帝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不對勁兒,就愛看她發懵的傻樣子。她平時太過老成,謹小慎微,白糟蹋了爛漫年華。倒是這樣發一發愣,眼神純潔得鹿兒似的,才叫人打心眼裡的疼愛。

錦書紅了紅臉,「主子快別取笑奴才,奴才怪臊的。」

皇帝接了長滿壽敬獻上來的奶/子隨意喝了口,笑道,「臊什麼,你又不是頭回這麼直勾勾盯著朕瞧。」

錦書訕訕道,「奴才是看這白絹包著失儀,主子,您還疼嗎?」

皇帝摸摸額頭道,「勞你記掛著,疼是不疼了,只是不知道朕這『失儀』是誰害的。」

錦書彆扭的絞著手指道,「奴才萬死,奴才拿抹額替您遮一遮吧1

「罷了,朕不是聖人,偶爾失儀也不為過。」皇帝撂了蓋盅站起來,「叫起你就甭跟著了,天還沒亮透,又下雨,沒的淋著了作玻」

錦書肅了肅,道了個「」。

李玉貴和長滿壽互遞了個眼色,萬歲爺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瞧這一早笑容滿面的!這位天下第一的爺什麼都沒得挑,就是脾氣大,有床氣兒,睜開眼三句話不就甩臉子要打人,眼下這和顏悅色,幾百年都沒見過一回。

主子爺也有體人意兒的時候,真箇兒叫人瞪脫了眼珠子!兩位總管很想砸吧幾下嘴,聽聽這柔情蜜意的話,哪像是萬聖之尊能說出來的!崔運道不賴,錦書這丫頭將來一準兒能給他長臉。

皇帝這兒要上朝去了,御輦在外頭停著,是一抬金頂金黃雕龍版輿。御前太監穿簇新的藍夾袍,外面罩著油布雨衣,腳上一色的油喀拉靴子,正必恭必敬躬身侍立。

皇帝撩了袍子上輦,回過身囑咐道,「朕知道你昨夜沒睡安穩,去歇會子,等朕回來再打發人去叫你。」

錦書心裡一暖,看著那雙神采飛揚的眸子淡然一笑,「主子快去吧,沒的誤了叫起。」

皇帝暈淘淘,隱約咂出了點甜蜜的味道,倒像是普通的官宦人家,妻子送丈夫應朝點卯似的。他收回視線進了肩輿,歪在大狼皮坐褥上闔上了眼,只覺心滿意足了,往後日日這樣也盡夠了。

李玉貴擊了擊掌,敬事房太監高唱一聲「萬歲爺起駕」,前後各有六個太監挑著羊角宮燈,一行人浩浩蕩蕩往天街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