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118章掩泣空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8章掩泣空向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兩個人摟著,好一通的哭,又怕叫外頭人聽見,只得壓抑著。錦書擦著眼淚說,「你過得挺好吧?看看都富態了。氣色也好,我料著婆家待你不錯,都受用到臉上了。」

苓子嗤地一聲笑了,「你是變著方兒的說我胖吧?婆家好不好是后話兒,他老子娘看得開,早早就分了家,小家單過,比一大家子聚在一塊兒,天天為柴米油鹽纏鬥的好。」給她整了整衣領道,「別說我,說說你自個兒。你在宮裡受了多大的委屈,怎麼想著要逃出來了?是皇後娘娘不依不饒嗎?還為那鐲子的事兒給你穿小鞋?」

錦書搖了搖頭,「不是的,那事兒早過去了,挨了兩板子,後來太子爺把我給救下了。我也不知打哪兒說起,前頭為那玉堂春鐲子,我怪對不住你的,心裡一直記掛著,可巧今兒遇上了,我好歹要和你陪個罪。」

她說著要起身行禮,苓子忙把她按住了,「快別這樣,咱們姐妹的情分明擺著的,你要這麼的就見外了。誰也沒想到皇後主子在這上頭做文章不是?橫豎她要整治你,哪裡找不著由頭呢!太子爺倒是個有心人,他對你也算有情義的,那你這趟出來沒支會他一聲?怎麼鬧得全城戒嚴了?」

錦書囁嚅道,「我和太子爺不能怎麼樣,昨兒放了恩旨,他指了婚,年下就要完婚了。」

苓子恍然大悟,敢情這是沒了著落,心灰意冷了才出逃的。遂嘆了口氣道,「我原就說,你兩個要有個結局怕是難,沒想到真說中了。太皇太后怎麼說呢?老太太總歸是顧著大局的,八成也難為你了吧?你這會兒還在敬煙上?」

車外馬蹄聲踩踏在青石板上篤篤的響,錦書只覺心思煩雜,她皺著眉頭靠在苓子肩上,心事也不瞞她,齉著鼻音兒說,「我到御前了,在尚衣上當值。這回是跟著萬歲爺出來遛彎,我瞧准了時機趁亂逃出來的。」

苓子聽了腦子裡混成了一團漿糊,側著頭喃喃,「怪道呢,我說你怎麼出宮門的,原來是陪萬歲爺出來的!多虧了我今兒回娘家去,要不你可怎麼辦?出不了城門,也沒法兒打尖兒住店,各處客棧驛站都有護軍挨家挨戶盤查呢,難不成還在破廟破蘆席下過夜?明兒天亮又怎麼樣呢1

錦書愧疚道,「我不能連累你,萬一出了什麼事兒,怎麼向你姑爺交代?」

「那不礙事,他是個好人,也明白事理,和他說說讓他想法子,爺們兒總比咱們路子野。」

說話馬車停下了,外面丫頭打了帘子,笑嘻嘻的說,「舅爺,到家了。」

錦書知道她拿她逗趣兒,不由紅了臉,苓子啐了口道,「爛舌頭的小蹄子,再油嘴仔細我打你。」一邊攜了錦書的手說,「到了,小門小戶的,你別嫌棄才好。」

「你拿這話臊我呢1錦書抿嘴一笑,「好壞不論都是自己家裡,守著這一畝三分地,還稀圖什麼1

這是個倒座的二進四合院,院牆後頭還連著建了個小院子,算下來也有一二十間屋子。夕陽斜照著院里的魚缸和石榴樹,瞧得出這是個殷實之家。

抄手游廊上收拾花草的使喚丫頭和老媽子都過來見禮,苓子只道,「這是我娘家堂弟,外省上來應試的,回頭收拾好酒菜,等三爺回來就開席。」

手底下的人應下了,蹲了福又都忙去了,錦書沖苓子笑,她嫁了個好人家,她真心的替她高興,「多好的小日子啊!你一定是咱們姐妹裡頭福澤最厚的。」

苓子拉她到炕上坐定了,又吩咐人打水送換洗衣裳來,才說,「那可不一定,你別說,我覺著你前頭苦,後面總有苦盡甘來的時候。你和我說說體己話,你這回是為什麼出逃?到了萬歲爺身邊,照理是沒什麼委屈可受的了,我知道萬歲爺待你也不尋常,你何苦出來受這份罪?弄得現在東躲西藏的!我打量護軍這勢頭,恐怕不找到你誓不罷休。萬歲爺這回是鐵了心了,恐怕明兒九門得封了六門,你能上哪兒去呢?外頭的世界未必比宮裡好,你擎小兒又在內城裡養大的,出去了我也不能放心,我瞧你還是在我這兒吧,以後的事以後再做打算。」

這是客氣話,暫時的避難或者可以,常住就沒有道理了。她知道苓子真心為著她,可她如今嫁了人,萬事也得顧及姑爺,自己又不是帶了金山銀山的香餑餑,窮親戚都有人嫌,何況自己是這麼個境況!她一味的搖頭,「我既然出來了就得出城去,我要上保定去!我父母兄弟都葬在那裡,十來年了,我沒能去祭拜過一次,日里夜裡的想著念著,這回就是死,我也要去碑前磕個頭1

「那道兒可遠,你一個姑娘家怎麼好1苓子拿著篦子給她梳頭,嘴裡嘀咕道,「你啊,旁的沒什麼,就是死心眼兒。我本不想說什麼規勸你的話,可要是留在宮裡,太子爺就算迎娶了太子妃,他心裡裝的還是你。等將來他御了極,你們有的是廝守的時候,何必要逞一時之氣呢1

錦書滿肚子的話,在宮裡也沒個貼心人能說,她和苓子親姐妹一樣,眼下遇見了,也就不忌諱什麼了。她慢吞吞的說,「我以前分不清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到了現下才明白了,我對太子不過是兒時的情義。」

苓子愕然抬頭,看見她擰著眉頭,鏡子里倒映出一張泫然欲泣的臉。她驚訝的問,「那對萬歲爺呢?這麼說你……」

那芙蓉秀面上染了淡淡的一層紅,眼波流轉間生出了極別緻的風情。她的手指無意識的絞動鈕子上掛的穗子,半帶憂愁半帶惶惑的說,「我知道不應該。」她轉身摟住苓子的腰,哽咽道,「我真害怕,我管不住自己,我怎麼能對他動心呢……你出宮后發生了很多事,鬧得我沒了主張,他又是那樣,我可怎麼辦才好1

苓子零零碎碎也聽出些端倪來,謂然一嘆道,「可不嗎,萬歲爺是天上地下最齊全的人了,我們那時候誰不在背地裡偷著喜歡他!他地位尊崇,長相好,人又正經,真箇兒百里挑一的人物!你心裡有他也沒什麼,女孩兒大了,有個念想是應該的。我那時候就說,萬歲爺是個內斂的脾氣,他能對你那樣,足可見他有多看重你。若依著我,把那些個血海深仇都拋開罷了,人活一世,遇著個真心相愛的有多不易!死者已矣,活著的人也別和自己過不去,怎麼舒坦怎麼過就是了。你是最睿智不過的,還不知道榮極必衰的道理?新舊交替是註定的,盡人事知天命,這才是最好的活法。你就是恨出血來又能怎麼樣?不過自苦1

錦書閉口不語,說起來極容易,做起來就難了,她怎麼過得去自己那一關呢!她的確是個不開竅的,倘或宇文瀾舟手下留情些,她也不至於這樣怨他,現在成了這愛恨交加的尷尬模樣,她除了逃出來,還有別的什麼法子嗎?

天漸暗了,屋裡掌起了燈。尋常人家和宮裡不同,宮裡光是各處風燈、檐角燈、宮燈、巨燭就要點小半個時辰,普通百姓家,幾盞油燈,講究些的就是紗罩八寶宮制燭台,數量沒有宮裡多,昏暗的火光跳躍,映照出一室暈黃。

兩個人湊在一處說話,聽見門上小廝喊,「快去回奶奶的話兒,爺回來了1

苓子下炕一笑,「我們爺回來了,你稍候,我領他來見你。」說著出門去了。

錦書整了整衣冠下地靜候,透過窗帘縫隙看過去,一個青金石頂子的武官進了二門,邊走邊解身上的佩刀鎧甲,對苓子笑道,「難為你等我,吃了沒有?」

這兩個人是新婚燕爾,談吐行動都是客客氣氣的。苓子接過他的帽子說,「沒呢,家裡來了客,給你引薦引薦。」

「那敢情好。」厲三爺站在廊子下讓小廝拿撣子拍身上的灰,一面說,「只怪我腳程慢了,叫你們餓著肚子等我,該先吃了才好。今兒宮裡出了事,連著咱們上虞處的人都動用了。你是沒看見,全城都宵禁了,大街上、衚衕里,一溜一溜的全是護軍。天擦黑誰敢在外頭晃蕩,全都得抓起來收監。上頭念著我還在新婚里,把差使派給別人了,要不我這會兒還回不來呢1

苓子聽了這話心驚,風一吹猛不丁抽了個冷子,喃喃自語,「得虧遇上了,再晚就崴了泥了1

厲三爺嗯了聲,抬腿跨過門檻,一邊回頭問,「你嘀咕什麼呢?」

等進了屋,看見桌前站了個水蔥似的小後生,不由愣了愣神,心道怎麼長成這樣?這雌雄莫辨的,到底是男是女啊?摸不著脈是后話,小舅子頂半個丈人爹呢,先請安吧!

厲三爺拱了拱手,「頭回見小舅爺,公務忙,回來晚了,失禮失禮!自家親戚原該多走動走動,否則時候長了就生份了。這回多住段日子,我得了閑兒陪著您四九城裡轉轉去。」回身沖外頭吩咐,「把花樹底下我埋的酒挖出來,給舅爺接風洗塵。」

錦書和苓子尷尬對視,苓子搖了搖頭,這傻老爺們兒,橫是不機靈,萬歲爺要派他抓人,非得從眼皮子底下溜了不可。

「你們外頭搜的是什麼人?」苓子也不含糊,一努嘴說,「就是她了。」

這下子厲三爺給唬住了,他磕磕巴巴的說,「壞了醋了!朝廷下了死令兒了,不把人拿回宮絕不收兵,這……這是怎麼話說的1

苓子拉他坐下,長短經緯的和他說了一通,厲三爺嘴張得更大了,他傻愣在那兒半天醒不過神來,嘟囔道,「我剛到門上就聽說來了位舅爺,我還琢磨呢,你娘家弟弟上四川去了,哪兒來了個新舅爺,原來是這麼回事1又打量錦書兩眼,說,「您是前朝的太常帝姬?那您認不認識我?」

那張黝黑的臉盤兒綻出個大大的笑容,愈發顯得憨厚老實。錦書一臉茫然,「對不住,我想不起來了。」

厲三爺顯然很失望,「我就知道您貴人多忘事!我小時候跟著我們家老頭子進宮送過冬蟈蟈,您還拿石子兒砸過我的頭,砸開了一個口子,流了一頭的血,把您給嚇壞了,還記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