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127章此去難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7章此去難留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踏進建福宮就聞著滿世界撲鼻的葯香味,進了明間轉過檻窗,偏殿角上跪著念經的丫頭,宮裡的人來往穿梭,卻個個無聲無息。

氣氛極壓抑,貴妃寢宮前設了巨大的圍屏,側看過去只瞧見捧巾執盂的宮女在床前侍立。床上人不得見,也沒看見皇帝,倒是門口站著李玉貴和長滿壽,兩個一臉肅穆,活像哼哈二將。瞥見她,忙緊上前打千兒,「謹主子怎麼來了?」

錦書朝裡頭探看,「老祖宗打發我來瞧瞧,貴主兒怎麼樣了?」

說著要往裡間去,被李玉貴給攔住了,「小主去不得,裡頭太醫正施針拔毒呢,料著不太好。貴主子病脫了相,人不成了樣子。」又壓低了聲湊過來說,「要過去的人跟前不幹凈,您還是在外頭侯著,要是招惹上什麼反不好。」

錦書聽了心裡也抽抽,便問,「萬歲爺在裡頭嗎?」

李玉貴一咂味道,嘴裡再恨,心裡到底惦念的。人都說一夜夫妻百日恩,這仇終有化解的一天。忙道,「萬歲爺是天皇貴胄,金龍護體的,什麼邪魔歪道都傷不著他。況且爺們兒家,陽氣足,萬事百無禁忌。」

錦書緩緩點頭,殿里雲盤霧繞的,卻聞不見香爐里的檀香味兒。她茫然凝視殿頂的彩繪藻井,隱隱覺得有些恐懼。已經到了后蹬兒,太陽落山了,殿里一溜南窗戶雖都按了玻璃,可還是不濟,外頭昏暗,裡頭更暗。

突然一聲石破天驚的呼號,把她結實嚇了一跳。接著圍屏撤了,太醫都摘了頂上的紅纓子退出寢殿,建福宮的宮女太監嗚嗚咽咽的痛哭起來,殿里殿外霎時大亂。錦書怔愣站著,想是貴妃未能有幸,恐怕是薨了。

這時候皇帝出來了,扶著牆頭面黃氣弱的樣兒。李玉貴和長滿壽慌忙上去攙扶,他搖頭說,「朕不妨事,快去稟老佛爺和皇太後知道,再傳軍機處的昆和台和繼善來議事。」

兩位總管領旨分頭去辦事,錦書上前接了手,看見皇帝紅著眼眶子,只強作鎮定,對她道,「怎麼來了?」

她嗯了聲,「我扶您上暖閣里去。」

兩個人徐徐進了西暖閣,錦書料理他躺在榻上,倒了茶來喂他。他雖悲痛,神思卻清明,喃喃道,「貴妃十五歲嫁給朕,朕平素國事冗雜,難得來瞧她,這會子懊悔也晚了。」

他滿臉的疲累困頓,錦書心頭髮緊,朝里朝外都傳聞他是個冷麵君王,鐵血無情,她卻看見了不一樣的他。他也有血有肉,對身邊的人也重情義,只是位高權重,肩上擔心沉,叫他每每不得不拉著臉對諸臣工發號施令,外頭就把他傳得不近人情似的。

錦書只覺心疼,坐在他榻旁好言勸諫道,「主子節哀順便吧!佛祖還有涅磐,何況是人呢!主子仔細身子,後面的事交內務府和禮部承辦就是了。」

他應了一聲,伸手去牽她,「錦書,我才看著貴妃咽氣,如今更覺世事無常。咱們別蹉跎了歲月好不好?人吊著一口氣,遊絲樣兒的,說不準哪天就歿了,到時候再後悔還頂什麼用1

錦書微一滯,慢慢抽回了手,「眼下說這些做什麼,還是貴妃的喪事兒要緊。」

皇帝怏怏緘默下來,垂下眼,也不知在想什麼。自肺底里的長長一吁,側身閉上眼,再不說話了。

暖閣門上的帘子打起來,一個穿玄服的少年從門口膝行趨步進來,身上罩了孝袍,頂子上蒙了白綾,趴在地上磕頭,嚎啕大哭,「皇父,兒子往後沒有母親了!我的好母親……皇父,兒子怎麼辦呀1

皇帝掙扎著撐起身子,啞聲道,「你如今這樣大了,你母親登了仙境,你要讓她安心的去,別叫她撂不下手。你沒了母親,還有朕,還有你皇祖母、皇太太疼你。從今往後要愈發精進,不要辜負了你母親臨終的囑咐。」

二皇子東齊哽咽著抹淚,伏地道了個是,又道,「皇父,眼下著急的是貴妃的謚號和廟號,請皇父定奪,兒子好安排著儀奠司擬喪儀、停靈上供奉。」

錦書不由多看了二皇子兩眼,他身量雖高,到底年紀不大,十三四歲光景,卻有處變不驚的定力,著實令人刮目相看。

皇帝極累,闔眼道,「朕已經傳了軍機處的人來,謚號和廟號要議后再定。你別忙其他,到你母親簀床邊上守著去吧。」

二皇子磕頭應「」,卻行退出了暖閣。

皇帝對錦書說,「天晚了,這裡事兒多,且亂著呢。你回去吧,叫外頭多派幾個人跟著。天黑了,陰氣重,沒的衝撞了什麼。」

她坐著不起身,看他萎靡的樣子也不放心,問,「您呢?」

皇帝慘淡道,「我暫時走不得,等停了靈再說吧。」

她執拗起來,「我也不走。」

皇帝頗意外,怔怔看著她道,「你在這兒不好,等夜深了,一個女人家不受用。」

「我……」她支吾了兩下,「我在這兒好伺候您。」

這時候李玉貴領了軍機大臣進來打千兒,那兩位章京穿上了孝服,戴了孝帽子。繼善痛哭流涕,蹣跚的讓人扶著在一旁侍立,原來章貴妃是他的親妹子,聽見這個消息在軍機值房裡幾乎要暈厥過去。皇帝傳,腳下拌著蒜的來當差,路上還跌了一跤,滾得滿身的泥。

皇帝賜了座兒,對李玉貴道,「你送謹主子回去,仔細著點兒,多掌幾盞燈照道兒。」

李玉貴道是,他不再說什麼,轉臉便和臣工議事了,錦書沒法子,只得蹲福跪安。

出了暖閣,放眼一看,雪山霜海。殿里支起了靈幔子,宮燈都換成了素色,窗上也糊了素紙,孝幡帳幔漫天飛舞,千條金鉑銀錠嘩嘩作響。建福宮裡當差的披麻戴孝,在靈前按序黑壓壓跪了一片,誦經聲,哭聲,響徹雲霄。

錦書上香祭拜后就隨李玉貴出了宮門,木兮和春桃在門上侯著,見她出來了,忙拿乾淨的小笤帚在她身上撣,又取紅紙包的蒜白塞到她腰封里。

她看著她們倒飭,不解道,「這是幹什麼?」

木兮道,「主子不知道,才去了人的地方不幹凈,要去晦氣避邪。」

李玉貴招了五六個人來,一人手持一盞羊角宮燈,照得夾道裡頭山亮,前後把她護住,這才往慈寧宮去。

錦書回頭看了看,對李玉貴道,「諳達,我自己回去就成了,您回萬歲爺那兒去吧,萬一他有吩咐,手下人沒眼色,又要惹他發性子。」

李玉貴笑道,「那不能夠,二總管在呢!萬歲爺有口諭叫送您回去,奴才就得全須全尾的把您送進慈寧門裡去。」

錦書慢慢道,「裡頭亂了群,我是想……萬歲爺跟前好歹別離了人……怪人的1

李玉貴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小主兒,這話您要和萬歲爺單說,不定龍顏能大悅成什麼樣兒呢!您別怪奴才多嘴,奴才和您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咱們萬歲爺不容易!奴才六七歲就進了南苑王府,十六歲上撥到萬歲爺身邊當差,哄著萬歲爺吃飯,陪著萬歲爺上樹掏鳥窩,後來又跟到軍中貼身伺候,萬歲爺的艱辛奴才最知道。將門之後,生來就比文臣家的孩子苦,先帝爺又是位嚴父,管教得極揪細。每天寅時一到,就有精奇嬤嬤舉著戒尺站在床頭催起床,動作慢了得挨打,穿衣梳頭像著火似的。起來了有念不完的課業,有練不完的布庫,等長到了十歲就進軍營里歷練,整日間打打殺殺的,一天也不得閑兒。建大業是先帝爺起的頭,萬歲爺子承父業,有時候人在這個位置上,是干也得干,不幹也得干,所以逼著,才有了這江山。外人不知道,都說皇帝老子好當,可也得分當得舒不舒心不是?大英才接手那會兒,真真是一團亂麻,萬歲爺的政務堆山積海的,常忙到丑正才得安置,奴才瞧他,操勞得連氣兒也顧不上喘,甭提。他老人家自律,在後/宮裡花的心思有限,我從沒見過他像操心您這樣操心過旁人,說真的,您這福氣,真是沒得說了1

錦書聽他絮絮叨叨扯了一車的閑篇兒,也知道他要說什麼,橫豎是替要開解她,給皇帝訴訴苦。她笑道,「諳達快別說這些個,我心裡都明白。諳達的意思是他坐這位置坐得苦,叫我多體諒是不是?我如今是后/宮裡的人,願不願的都得從,您還不知道我?我最善性兒的,也犯不著諳達特意的囑咐一遍。」

李玉貴悻悻閉了嘴,這位幾句話把他回了個倒噎氣兒,他也是嘴賤,偏要趟這趟渾水,何苦來呢!由得他們鬧去,等熬斷了腸子也就消停了。

一行人進了慈寧門,遠遠看見檐下也換了素燈籠,貴妃薨不算國喪,慈寧宮裡品級高,當差的人不必戴孝,瞧上去倒也一切如常。只是老祖宗今兒心裡難受,用了膳連書都不聽了,懨懨歪在榻上,嘴唇抿得緊緊的,看見李玉貴進來請安,便問,「皇帝這會子怎麼樣?」

李玉貴打了千兒道,「回老佛爺的話,萬歲爺瞧著精神頭不濟,太醫給診了脈,說是傷了血氣,倒是沒什麼大礙,不過有些頭疼。」

太皇太后道,「難為他了,頭回遇著這樣的事兒,八成是慌了手腳了。」又問,「皇帝傳了什麼人?貴妃謚號擬了沒有?」

李玉貴道,「傳了繼善大人和昆大人,另有軍機行走鄭大人、邱大人在隆宗門上侯旨。貴妃謚號還未擬定,正商議喪奠事宜。」

太皇太后擦了眼淚點頭,「你帶話給皇帝,請他自保重聖躬,有內務府操辦,他也不必事事親問。」

李玉貴道,跪安退了出去。

太皇太后拍拍錦書的手問,「可唬著了?」

「沒有。」她拿手絹給太皇太后掖了掖腮幫子上的淚痕,慢聲慢氣兒道,「奴才沒到簀床邊上去,李總管不讓進去。」

太皇太后道,「是該這樣,女孩兒家陽氣弱,招惹了髒東西不好。你皇後主子身上也不利索,庄親王管著內務府,這趟的事兒就讓他幫襯。我這裡沒什麼,叫我不放心的是皇帝,近來事情一樁連著一樁,你在他身邊伺候吧!我瞧得出來,你對他就是一劑良藥,有你在,他才能活泛起來。」

錦書低頭不語,暗道這老祖宗也怪,先頭就怕她害了皇帝,想盡了法子要隔開他們。現在倒好,又把她往皇帝跟前湊。

太皇太后料她遲疑,只溫聲道,「我年紀大了,好多事看在眼裡,我心裡明鏡似的。總歸是侍過寢了,身子貼著身子的,還有什麼比這更親近的?他戀著你,你又,他堂堂的皇帝,弄得一副受氣小媳婦樣兒,我當真是心疼。」又捋了捋她鬢邊的落髮道,「你面兒上不願搭理他,其實還是對他有情的,是不是?」

錦書的臉騰地紅了,囁嚅著不知怎麼回話才好。太皇太后喟嘆,「事到如今,你也別太拗了,出嫁從夫,自古以來都是這樣的。多少怨恨都拋開吧,還能兜著一輩子不成?人生苦短,爺們兒疼著,享盡榮華富貴,就足了。」

她悶悶的嗯了聲,前兩天是鐵了心的,眼下消磨了兩日,心思也有些搖擺不定起來。個個都這樣勸她,或者真該好好想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