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137章手種紅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7章手種紅葯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東西六宮之中,大約景陽宮是最最冷落的了。裡頭住的人位份都不高,梅嬪是主位,住正殿前院。二進院原本是御書房,後來把藏書都搬空了,騰出來安置下一個貴人,兩個答應。

錦書帶著蟈蟈兒和幾個小蘇拉進景陽門,梅嬪正站在月台上吩咐小太監拾掇花草,看見她便招呼開了,「噯,謹妹妹,我扭壞了腳脖子,恕我不能下來迎您啦。好妹妹,快上來1

錦書暗道這人真有意思,便笑著應了一聲,示意蟈蟈兒接了小蘇拉手裡的食盒上了台階,邊走邊道,「姐姐好忙啊,怎麼不歇著?」

梅嬪由宮女扶著蹦了兩步,咧嘴笑道,「我閑不住,瞎忙唄。您是來瞧我,還是去瞧寶答應?」

錦書讓見禮的人免禮,上去攙她,淺淺笑道,「都是,她要瞧,您自然也要瞧的。這腳怎麼了?」

「快別提吧,那天哭喪回來崴著了。」進了明間讓坐,又道,「沒事兒,叫御醫瞧了,就是錯了筋,沒傷著骨頭,歇兩天就好了。」

錦書道,「還是仔細些吧!吃藥了嗎?」

「吃著呢,勞你記掛了。」梅嬪指著剛上的茶說,「我這兒吃花茶,拿上年的雪水泡的,您嘗嘗,是這個味兒嗎?」

錦書低頭看,杯里飄著幾片粉嫩的梅花花瓣,襯上龍泉窯口出的青釉縹瓷,滌滌蕩蕩,愈發的美態多嬌。

「果然還是您雅緻,不光茶水入口好,還講究個形兒,瞧著就得人意兒。」錦書品了口,奉承道,「齒頰留香,真好1說著招蟈蟈兒來,揭了食盒蓋子說,「我頭回到您這兒來串門兒,也沒什麼送您的,知道您愛吃小食兒,帶了點毓慶宮膳房裡做的東西,是些野雞瓜齏和胭脂鵝脯,您別嫌棄,隔了灶頭,就嘗個新鮮味兒吧1

梅嬪笑道,「那敢情好,我難得往別處去,也沒吃過別的膳房裡出的東西。」

錦書看正殿的殿頂上一色的旋子彩畫,天花上是雙鶴藻井,寶座上懸「柔嘉肅敬」匾,便問,「這字是御筆?」

梅嬪回頭看了看,點頭道,「沒錯兒,萬歲爺賞的。我還說是抬舉我呢,就我,還能當那四個字?」

錦書道,「您大氣謙和,怎麼不配當?」雖說的確有捧的意思,可光聽她幾句談吐,就知道這位是個沒心眼兒的。和這樣的人打交道才省力氣,不必時時的計較著下一句該說什麼,想啥說啥,那才自在。

「您這兒真清凈1錦書朝後看一眼,「寶答應在哪個院兒?」

梅嬪道,「後面古鑒齋指給她了,她倒是個安貧樂道的,也不爭什麼,有多少份例使多少用度,不吵不嚷,不像另幾位,哎喲,那是天王老子,短不得半點。」

錦書煩聽那些勾心鬥角的事兒,怕她打翻了話簍子,回頭白話個沒完,忙起身道,「我過去瞧瞧寶答應,還捎帶些小東西給幾位小主兒分一分。」

梅嬪道好,「恕我不能相送,」對邊上的丫頭說,「雞丁兒,你送謹主子過去,和單嬤嬤說一聲,叫行個方便。」

錦書蹲了蹲,「多謝姐姐了,等您腳好了上我那兒坐坐去,常來常往才好呢1

梅嬪嬉笑道,「那成,興許托福還能見著咱們主子爺呢1

邊上雞丁兒引了引,「謹主子,請吧1

錦書跟著往後院去,西南角有座井亭,古鑒齋掩映在綠樹後頭,倒也幽靜別緻。

才到檻牆根兒,就有個人高馬大的精奇嬤嬤迎出來,雞丁兒道,「單嬤嬤,這是毓慶宮謹主子。梅主子說請您老行個方便,讓謹主子進去看看寶小主兒。」

那精奇嬤嬤直愣愣看著錦書,口中兀自喃喃,「我的乖乖,這要不說,分明就是姐倆呀1

錦書笑了笑道,「我是奉了太皇太后懿旨來的,給嬤嬤添麻煩了。」說著給蟈蟈兒使眼色。

蟈蟈兒上前往她手裡塞了錠銀子,「嬤嬤,這是主子賞您的,讓您老買酒吃。謹主子和寶小主兒交好,往後仰仗您多照應。」

精奇嬤嬤在這院兒當差沒油水,早寡得能吃人了,如今拿人的手短,況且這位大名如雷貫耳,也輕慢不得,便諾諾道,「真真罪過,叫謹主子破費了。主子只管進去,奴才吩咐人備茶去。」

錦書回身對蟈蟈兒道,「讓蘇拉把食盒抬進來,你上另兩個院兒把東西分了,別叫人背後說咱們不知禮兒。」

蟈蟈兒小聲道,「主子也忒周到,她們算哪個牌名上的人?理那些個鹹的淡的幹什麼1

錦書笑著推她,「讓你去你就去,再嗦,仔細掐嘴了1看蟈蟈兒鼓著腮幫子走遠了,這才轉身進古鑒齋。

寶楹可憐見兒的,穿著半舊的起花馬褂坐在窗外繡花,別人用西洋小銀剪,她用的是鐵匠鋪子里打出來的老式剪子,既憨蠢又笨重。想起吃口不好,比上回見還清減些,臉上微發黃,眼睛也失了神采。轉頭看見她,愣了愣道,「你怎麼來了?」

錦書勉強笑了笑,也不論她嫌不嫌,督她炕頭上,「我一直惦記你,來瞧瞧你。」

寶楹嘴角浮起一抹嘲諷,「我有什麼好瞧的?你來瞧瞧我有多狼狽?」

錦書被她一呲達喉頭髮哽,調過臉去道,「你別這麼說,我心裡不好受。」

寶楹上下打量她,哼道,「你還是沒逃脫這命運,太子爺的算盤白打了,值什麼呢?兜了一大圈,還是這定數罷了。」

錦書澀澀的,低頭道,「難為你了,都是我害的你,我給你賠罪。回去我見著萬歲爺就求他下旨撤了圈禁,你這麼憋著會憋出病的,往後我常來瞧你。」

寶楹一嗤,「貓哭耗子,誰要你來瞧1

錦書也不惱,臉問,「你家裡有沒有兄弟姐妹?」

寶楹瞥她一眼,「怎麼?你害我沒害夠?還惦記上我家裡人了?」

「不是。」錦書料想她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你橫,她比你更橫。你要是賴皮,死介掰咧的,她也拿你沒轍。於是黏糊糊的挨得更近些,笑道,「你說咱們是不是有緣的?個個兒瞧咱們都說長得像,都說姐倆似的。我在想,上輩子咱倆一定是一家子!你也知道,我家裡沒剩下什麼人了,挺想要個姐妹,有心裡話的時候好有人說道說道。要不咱們拜把子認姐妹吧,好不好?」

寶楹驚愕的撂下手裡的針線,「我說你缺心眼兒吧?你把我害成了這樣,我還和你拜把子?我怎麼那麼賤吶1

錦書窒了窒,方道,「我知道你恨我,可我是誠心想結交你的,你大人大量,原諒我吧1

原諒?說得倒簡單!和她說不清,也懶得說。寶楹轉過去,彈了彈底兒,照舊她的喜鵲登枝。

錦書跟狗皮膏藥似的越過她肩頭探看,她的工不賴,一針一線滴水不漏。只是喜鵲了大半個,翅膀尖兒上的膀花卻空下了。錦書善,一看就知道那快該填五彩閃線,忙道,「姐姐,回頭我打發人送江寧的貢線來,我那兒有兩打,正好咱倆一人一打。」

寶楹咬牙道,「誰是你姐姐?你這人是二皮臉么?」

錦書嘿嘿的笑,「別這麼說嘛!人前我也像模像樣的,在您跟前也用不著端著不是?」

寶楹嘀咕,「油嘴滑舌的,你是妃嬪,我是個答應,不敢高攀。」

錦書訕笑,「我的就是您的,咱們不分彼此。」下地招呼邊上侍立的兩個小宮女道,「快過來,把東西都歸置起來!裡頭都是吃穿用度,往後小主這兒缺什麼,別等小主吩咐,你們上毓慶宮來討,找掌事姑姑就成。」

那兩個小宮女年紀小,沒見過世面,期期艾艾也不知道怎麼回話。這時候蟈蟈兒進來了,給寶楹請了安,轉過去指派她們幹活,手把手的教,這樣怎麼保存,那樣怎麼收拾,忙作了一團。

錦書站著一嘆,這麼兩個半大丫頭,自己都料理不好,怎麼用來伺候人呢!

「姐姐,我那兒人手夠,給您撥兩個過來吧1她說著,在炕桌那邊坐下來,「年歲大點的老成些,不至於委屈了你。」

寶楹隔了半天才道,「用不著,我這樣挺好,你別來聒噪我,我就更好了。」

蟈蟈兒聽了回頭看,對錦書遞了個「不知好歹」的眼神,滿有些不情不願的意思,勾了半邊嘴角道,「小主兒別這麼說,咱們謹主子是好意兒,打心眼裡的疼您。您想啊,她是要風得風的人,換了旁人,早就尾巴翹到天上去了,何苦來討您不待見?」

寶楹橫過來一眼,「她這是顯擺來了!我再不濟也不必靠她的周濟過日子。」

蟈蟈兒拉了臉子,把上來勸的錦書扒拉到一邊去了,冷笑著說,「這年頭,誰還有空拿熱臉貼冷屁股?各自受用各自的,比什麼都強!咱們謹主子是好人,她一時都沒忘了您,天天的念叨。您就看在她的一片情上,有什麼恩怨都散了吧,好好的處,對您也沒什麼壞處啊1

寶楹氣白了臉,一拍炕桌,剪子蹦了三寸高,「我位份再低,也輪不上一個奴才來教訓。慕容錦書,你分明是來羞辱我,裝什麼好人1

怎麼吵上了?錦書心裡叫屈,她下了半天的氣兒,眼看寶楹稍有了點鬆動,叫蟈蟈兒兩句話,又給得罪了。

錦書恨得直打她,「祖宗,你能不能消停些個?你來攪合什麼?還不快給小主賠不是1

寶楹一哼,擺了擺手道,「成了,你們別在這兒做戲,我看夠了,請回吧1

錦書尷尬道,「您真是誤會了……」

寶楹突然拔高了音調,指著那攤子東西道,「帶著你的『善心』回去吧,往後也別來,別再叫我噁心了1

蟈蟈兒不言聲了,光那麼怔怔看著錦書。錦書無可奈何,只得退一步道,「您別發躁,我這就走。等您消了氣我再來,橫豎您這姐姐我是認定了。」

寶楹還想給釘子她碰,剛張口,發現她已經出了門檻往井亭那兒去了。回身看著地中間那三抬紅漆食盒,也茫茫然沒了主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