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144章山巒重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4章山巒重疊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庄親王走到了前星門,正碰上長滿壽打裡頭出來,他一把逮住了他,「這回倒好,養心殿改毓慶宮了?」

長滿壽嘿嘿一笑,「好爺,這不是主子娘娘在病中嘛1

庄王爺摸了摸下巴,「你瞧我這鬍子今兒修得怎麼樣?」

長滿壽嘖兒地一聲,「不用說,漂亮極啦!比艾小刀修得還齊整呢,瞧這一根根的,嘿1長滿壽是個滿會討好人的東西,狗顛兒的巴結著庄親王,乾清宮二總管做得有時候了,也想往上躥上一躥。這不李玉貴都升了六宮副總管了,聽說也是得了庄親王的好處,自己再加把子勁,興許就成事了。於是挨過去,陪笑著問,「王爺,奴才上回打發人送來的鵪鶉怎麼樣?」

庄親王一抹鬍子,「好吃1

長滿壽哀號一聲,「祖宗哎,我那可是好鵪鶉啊,白堂裡頭的極品,黑嘴白須的『牛不換』哎!您就把他做了下酒菜了啊爺?」

庄親王眼一橫,「什麼屌玩意兒!瞧著挺好的料子,渾身毛跟刺兒似的乍,誰知道是中看不中用!簸箕裡頭一擱,兩回合沒到就不成了。虧我們家側夫人見勢不妙扒拉開了,要不一敗就成楚霸王,撂挑子走鳥,不白糟蹋了?」

長滿壽一拍大腿,得,這趟算白瞎!不禁垂頭喪氣的發蔫兒。庄王爺小摺扇一搖,乜了乜他道,「成了,爺知道你的孝心,也記著你的好兒呢1

這下子長二總管眉開眼笑了,打著千潰「好爺,還是您心疼奴才。您快進去吧,主子爺正等您回事兒呢1

庄親王搖搖晃晃進了惇本殿,過中路進毓慶宮明間兒,看見皇帝升著座兒,兩掖是伺候文房遞摺子的太監。他往東配殿上看看,又往西配殿方向瞧瞧,自古以來東為上,錦書住的肯定是東間兒。庄親王掩著嘴悶聲一笑,這成什麼事了?東手一個,西手一個,他皇帝哥子在中間,敢情是想盡了艷福了。

心裡琢磨歸琢磨,忙斂了神上前打千兒,「臣弟恭請聖安。」

皇帝說了聲「起來回話」,剛想張嘴,西配殿里的容嬪端著個紫檀雕漆盤,娉娉婷婷的過來請安,那聲音清澈明媚,款款道,「萬歲爺,奴才才剛聽您咳嗽了,想是肺燥的緣故,就讓宮膳房燉了盅冰糖雪梨,萬歲爺賞臉用些個吧1

庄親王轉過臉咳嗽一聲,這位容嬪倒也是個體人意兒的,自己來得不湊巧,正碰上人家互通情愫的當口,這眼現得!

皇帝雖不惱火,卻也不愛搭理她,只疏離道,「你別忙,這些東西御前的人自然會辦。朕處置政務,后/宮的人一體都要迴避,這是內廷的規矩,你跟前嬤嬤沒有教你?」

容嬪一聽這話俏臉煞白,端著她那片「心意」進退不得,嘴裡囁嚅著,「奴才沒成色,請萬歲爺責罰。」

皇帝不耐煩地擺了擺手,「擱著,你退下吧1

躲在帷幔後頭的春桃掩嘴嗤笑起來,轉過屏風到錦書床前,壓低了聲說,「主子,您沒瞧見西屋裡的那位,想趁機討咱們萬歲爺歡心呢,誰知道馬屁拍到了馬腿上,叫萬歲爺一下兒給撅回姥姥家去了1

木兮聽得直樂,「不知道本分!御前的東西能隨意進的嗎?那還要御前伺候幹什麼?我就說,妖妖俏俏,橫豎就想勾引爺們兒,虧得咱們萬歲爺正直不阿呢1

錦書拿出了主子的威嚴,叱道,「再混說,仔細打了!有你們這麼編排主子的嗎?」那兩個面面相覷,她突然話鋒一轉,「什麼正直不阿?我聽見他叫把東西擱下了,他幹什麼要在毓慶宮辦差?我料著前頭說不往後/宮填人,如今看著也合眼緣,尋著由頭好多相處唄!不定什麼時候就吊上膀子了1

這話酸氣衝天,是個人都能聽出來。春桃呆蠢,她順著話茬道,「萬歲爺多尊貴的人啊,犯得上偷女人?」

你木兮白了她一眼,「這詞兒都用上了,你上皮癢了?」轉而對錦書道,「您也忒死心眼兒,萬歲爺幹什麼在毓慶宮辦差,您還不知道?也虧你往歪了想,他一個主子爺,翻誰牌子不是天經地義,還用這麼藏著掖著?」

錦書扭過身撥香案里的蘇合塔子,這麼說是有點冤枉了他,可她就是心裡不受用。他有政務要辦,到後頭「宛委別藏」或是「不知足齋」都成,幹什麼非得在毓慶宮正殿里?他一個大活人戳在那裡,能不叫人想法子親近嗎!

她幽幽一嘆,也是的,自己現在心眼兒跟針鼻兒一邊大,明知道他不是她一個人的,暗地裡自己還是計較。只是怕他回頭厭惡她,說她善妒,不敢表露出來罷了。

到底還是自尊心鬧的,她不比別人寬宏,也不比別人賢德,她心思窄,小家子氣,很想撒潑耍賴的纏住他……可是不行,她做不出來。又猝然想起嚴三哥的診斷,霎時腔子里就結起了冰。

連孩子都懷不了,獻媚爭寵有什麼用!此生良苦,老來無依,這是她的罪業,也註定了她和他不能長久。等愛情走到了頭,連個見證都沒有,誰還記得承德皇帝身上有過這麼一段經歷呢!

罷罷,好壞由他去吧!想得再多也不中用,一切都瞧老天爺的意思。她耳朵後頭有顆苦海痣,長得隱蔽很少有人看見,自己卻是知道的。小時候奶媽子抱著她坐在杌子上,心肝寶貝的叫,眼裡是鋪天蓋地的無奈,邊來回搖晃著邊道,「可憐見的喲,好好的金鳳凰,八樣俱全,怎麼有這樣的不如意?這東西可惱,壞了我們姐兒的好命格兒了1

那時候小,也不太明白,就覺得這苦海痣名字不吉利,將來或多或少要壞菜。眼下大了,自己這百樣愁苦果然應在這上頭,還有什麼可說的,都是命里註定的。

她緩了聲氣兒問,「寶答應那裡的上諭傳敬事房了嗎?」

木兮絞了帕子給她凈臉漱口,一邊回道,「長諳達已經往乾東五所去了,這會子禁足八成撤了。主子您別一心記掛著,多保重自己才是正經,別的能撂開手的就撂開,仔細調養頤和,比什麼都強。」

錦書嗯了一聲,隔著雕花子聽見外面明間里兄弟對話兒,像是在說漠北的戰事。

庄親王道,「現如今韃靼內政就是由弘吉駙馬掌控的,說起那個老汗王,真箇兒是荒唐得沒邊兒!不知道是吃了什麼春藥,夜御百女,弄得風吹就要倒,整天兩個眼睛發綠,但凡是女的,什麼臣妻、侍女、奴隸,連族裡的姑姑姐妹小姨子都不放過。就這樣的人,還怕死得要命,每年的殺一個年輕男人代他上閻王爺那兒報到。也不知道他哪兒聽說的偏方兒,吃人的腰子補腎,晚上辦女人,白天就跟個鬼似的到處遊盪找藥引子,女人怕他,男人也怕他。到後來乾脆瘋了,那個弘吉駙馬把他囚在內廷里,韃靼大權就悄沒聲兒的落到外姓人手上了。」

皇帝是個氣度嫻雅的人,聽了這個倒沒現出驚訝來,只冷冷一笑道,「看來這個弘吉駙馬果然不簡單,先掌控了內政,再聯合各部圖謀大業。朕料著,他老丈人得的那個神葯,只怕也出自這位賢婿之手。」頓了頓問,「這人是個什麼來歷,查明了沒有?」

庄親王道,「是個放羊人的兒子,有一回救了韃靼公主,就給招成駙馬了。蠻子婚配不論出身,只要是王八綠豆對上眼兒,管他什麼門第血統,當晚披紅掛綠就入了洞房。到現在奪政,不過兩年的時間。」

皇帝沉吟片刻方道,「好手段,一個牧民的兒子有這樣深的心機,倒叫人刮目相看。那位弘吉駙馬多大年紀?」

庄親王拱肩塌腰的撓頭皮,支吾道,「這個奏報上沒提,番外人吃羊奶,吃生牛肉,長得又黑壯,也瞧不太准,估摸著二十郎當歲吧1

皇帝扯了扯嘴角,伸手越過那盞冰糖雪梨,端了楓露茶來喝。御前的人立時會意,皇帝不愛吃甜食兒,忙把膩歪歪礙手礙腳的甜碗子撤了下去。

「英雄出少年啊,真不錯1皇帝眉目轉盼間神采流移,忽而臉上一沉,「朝廷花重金,竟養了一幫暈頭鴨子!派出去的將領論年紀翻上人家一倍,卻叫個愣頭青打得落花流水,還敢著臉子跟老子要糧草,要輜重,真他娘的活打了嘴1

皇帝平素才調高雅,循循儒家之風,這回是生了大氣,連臟口都罵了。庄王爺躬身朝上一看,知道他不光為韃靼戰事惱火,還在為太子爺弄出來的禍亂糟心,要勸諫,卻不知如何開口。皇帝好面子,也重情意,這件事囑咐了要悄悄的辦,還怕萬一錯怪了太子,傷了他的根基。所以這事兒連貼身伺候的人都不知道,這如山的父愛,真是天可憐見,他心裡的苦,三兩句話也說不明白。

皇帝撫撫發燙的腦門,坐在御座里不住的透息嘆氣,緩了半天的神才道,「過會子你和朕一道上老祖宗那兒去,朕想著老祖宗嘴上不說,心裡也盼出宮散散悶子,天兒眼看著熱起來了,原本是定了要往熱河避暑的,可朕目下哪裡有閒情逸緻!熱河是去不成了,朕在老祖宗面前也開不了那個口,朕想著你在一邊給朕做個托兒,想法子讓老太太移居到清漪園去,萬一宮裡……也好避開。」

庄親王嗓子眼兒里一緊,看著這個親兄弟,也是說不出的心疼。這皇帝哥子太不容易了!這麼大事壓在肩頭,難為他還想得那麼周全,這得費多少腦子去,對於他這種吃飽穿暖就犯困找炕的人來說,的確是難以想象的。

庄親王二話不說就點頭,「成!不過您還是把地兒換換吧,總在這裡不是個事兒,軍機章京們要遞膳牌也忌諱,到底有娘娘們在,爺們兒進出不方便。」

皇帝下意識朝東配殿看了一眼,滿室靜謐,唯有風吹動門上的竹簾,扣在門框子上嗒嗒的響。

他點了點頭,對下面吩咐道,「把東西收拾收拾,送回養心殿去。」自己起身離了座兒,隔著帘子對裡頭說,「錦書,朕回去了,你安心將養,回頭朕再來瞧你。」

屋子裡略一頓,方才淡淡應道,「恕奴才不能相送了,萬歲爺好走1

  • (快捷鍵:←)
  • 寂寞宮花紅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