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158章怎得伊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8章怎得伊來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皇帝低頭看,身下人那體態皮膚牙雕似的玲瓏細膩,他覺得自己活生生架在了炭火上,心頭熱得難耐,俯身便是頸間肩頭一通狼吻。

她細碎的呻吟,妖嬈伸展,像七月里最美的芙蓿

「瀾舟……」她捧起他的臉,淚眼迷濛,「你待我有幾分真心?究竟是愛我,還是愛皇考皇貴妃?」

他吻她的臉頰,溫熱的嘴唇,結實的肌體,緊緊和她糾纏在一起。

「你這麼傻。」他聲音柔軟,「非叫我說,自己一點兒都不明白么?我心裡琢磨,姻緣真是天定的,或許前頭有皇考皇貴妃作鋪陳,就是為了十幾年後遇見你。原本我以為坐在金鑾殿里,這一輩子就完滿了。可江山在手,朝政冗雜,我累得氣兒都不想喘,想想自個兒還不及農戶,算個什麼?」他微有些哽,「咱們不容易,你別使性子,別趕我走。我在你跟前不是皇帝,你福大量大,以前的事全忘了才好。世上哪有和自己爺們兒結一輩子仇的?仔細作養身子,我再盡些力,盼著今年年下能懷個小子,那才像一家子呢1

她撲哧一笑,摟著他道,「嘴臉!什麼『盡些力』,真正是爺們兒家,樣樣放在嘴上說,人家臊都臊死了。」

「那有什麼!天底下人求子,這檔口上哪個不是以命相搏的?閨房裡的話,只兩口子說,外人不知道罷了。」皇帝坐起來,抱著她騎在身上,腰下一動,她咬著牙嗚嗚咽咽的,頭垂在他肩邊細喘。

「你這人好嗦樣兒,這麼多花式,不成個體統。」她在他耳垂上輕一嚙,綿軟無力的長嘆,「以往端架子板臉子,宮裡個個說你正經,敢情是裝出來的……」

皇帝情正濃,低聲道,「爺們兒辦大事……面上莊嚴,私底下哪個是正經的?」

錦書渾身無力,半昏半醒的嗯了聲,腦子生了沒法子運轉,也想不起前兩天有多怨多恨,只貪戀他的溫暖。依附著他,人生才得完整,倘或不小心丟了,那麼漫漫浮生,還有什麼可留戀的呢……

天高月小,樹影婆娑。毓慶宮正殿里,容嬪卻在燈下枯坐——

百思不得其解,慕容錦書有什麼好的,值得皇帝愛得那樣兒!為她連親兒子都不要了,不是魔症了是什麼?原說大英后/宮雨露均沾,如今這規矩早就廢除了。六宮虛設,問問貴人主子們,哪個不是一肚子的火氣?自己才是最冤枉的,並沒有進幸,卻叫敬事房記檔。皇帝拿她當槍使,他眼裡只有後身院里那位,別人對他來說,連顆草芥子都不值!

蔡嬤嬤撩了帘子往繼堂方向看,燈火不明的,皇帝進了殿門也沒見點個亮。都這時辰了,估摸著早就翻牌子臨幸了,自己主子痴情,守著燭火苦熬,真箇兒叫人心疼的。瞧瞧那碗釅茶,泡得葯汁子似的,八成是又苦又澀,虧她還一口一口的往肚子里灌,造孽透了的。

「主子,夜深了,還是安置吧1蔡嬤嬤把茶壺擺進托盤裡,覷著容嬪的臉色道,「您年輕輕的看開些才好,何必自苦呢?來日方長,再好的花兒也有謝的一天。您守著這位份,家裡老爺、涵大爺都在任上,一個掌管弘文院,一個統理國子監,娘家根基好,您還怕什麼?」

容嬪搖了搖頭,「雖說老子娘有勢自己體面,也要皇上當事兒才行。你搬手指頭算,宮裡除了那位,哪個貴主兒、小主兒是野路子上來的?萬歲爺不是等閑人,才建內閣那會子要能臣輔佐,盼著漢人死諫,祈人死戰。如今乾坤大定,犯不著姻親上作文章,就撂開手去,給加官加俸祿,年底分賞養廉銀子,國庫里論車的出。老子兄弟外頭官場上足了意兒,誰還在乎閨女姊妹過得好不好?橫豎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圖個家裡出了位娘娘的好名聲,比著不遜別人,也就是了。」

容嬪平時話不多,蔡嬤嬤聽著她絮絮叨叨發了半天的牢騷,知道她是心裡不受用壞了,卻也沒辦法,只道,「您別這麼說,萬歲爺早晚會想起來您的,宮裡烏泱泱的美人兒,就憑她一個前朝公主想獨攬聖眷?做她的春秋大夢去吧!咱們耐著點兒性子,我瞧萬歲爺對屋裡人也不盡然絕情,就說賢主子那兒,昨兒還看見李總管從庫里領了燕窩去瞧呢1

容嬪一哂,「賢妃肚子里有龍種,那是宇文家的子孫,自然是要緊的。」她垂眼嘆息,皇帝對屋裡人仁慈,自己哪裡算是他的屋裡人?那天侍寢,她在燕禧堂傻等了兩個時辰,連他的面都沒見著,嬤嬤不知道罷了。

蔡嬤嬤在她邊上坐下,低聲道,「正是這話!太醫院嚴太醫天天的來給那位請脈,我聽說她有信期里的毛病,這陣兒正吃藥。那種病症最是難治的,任你葯山往下推,橫豎是泥牛入海。后/宮裡頭前十年看聖眷,后十年瞧的就是孩子!有了皇子,後半輩子不用急,就她那種的,哪天萬歲爺厭了,還有什麼?」蔡嬤嬤眼角的皺紋快樂的揉到了一起,「主子,她就是塊兒鹽鹼地,萬歲爺下再多的種,施再多的肥,都是枉然!咱們給敬事房塞點兒銀子,叫牌子往上首遞遞,萬歲爺還能天天臨幸她?宮裡沒了皇后,還有太皇太后、皇太后,她們不能坐視不理,巴巴瞧著萬歲爺廢黜六宮,專房專寵?下絆子的人多了,咱們擎等著,細心的打扮,好好的作養,風水輪流轉,您命里有三子呢,急什麼1

急什麼?容嬪攏眉道,「你沒瞧見萬歲爺為她成了什麼樣兒?金尊玉貴的帝王,走不成門就翻牆頭,荒唐得沒了邊兒……慕容錦書是拿太子爺的一生換來的,得來不易極了,情深得到了那地步,你快別指望萬歲爺能放下她1

蔡嬤嬤有些泄氣,攤著手道,「這麼的就拿她沒法子了?」

容嬪起身往寢宮裡去,邊走邊道,「只有瞧太後娘娘了,這兩天逢著先帝爺生祭,壽安宮裡做法事,那頭忙,暫且沒什麼示下,等手頭的事撂下了,總還有一番動靜的。」她突然想起了什麼,回頭問,「那個寶答應怎麼和謹嬪那麼像?裡頭有什麼緣故么?是沾著親?」

蔡嬤嬤忙著撥安息香,應道,「慕容家成了絕戶,宗親一個沒剩,想是沒什麼牽扯吧!主子怎麼問這個?」

這倒奇了,世上還有這麼像的兩個人?不光臉盤兒身形,說話的聲氣兒都肖似。這裡頭大約是有關聯的,難道前皇室不單隻有一個帝姬嗎?

「明兒你悄悄上軍機處找老爺,讓他打發人查查那位寶答應的出身。」容嬪的嘴角綻出陰冷的花,歪在榻上沉吟,「打蛇得打七寸,通嬪她們捻酸,在太皇太後跟前揭她的短,不過隔靴搔癢。她在老太太身邊伺候過,慈寧宮那兒看顧她,太皇太后瞧著萬歲爺,也不能把她怎麼樣。我的意思是,扳不倒她,叫她痛上一痛,也解我心頭之恨。」

寶答應位份低,又不得聖眷榮寵,收拾她可比對付謹嬪容易得多。謹嬪面上平和,似乎是無懈可擊的,但若是寶答應成了她的軟肋,那要拿捏還不是手到擒來?

蔡嬤嬤應個是,正感慨自己主子小小年紀心思縝密,容嬪猙獰一哼,又道,「你聽說過『情深不壽』么?越是愛得深,越是不得長久。殺人哪裡用得上刀劍?憑她怎麼寵冠六宮,也要有命消受才好1

蔡嬤嬤一凜,復笑道,「果然是主子精明,當初入宮的要是玉姐兒,這會子還能剩下骨頭渣滓嗎1

容嬪斜乜了蔡嬤嬤一眼,「你仔細禍從口出,什麼話不該說,還要我教你?咱們離了學士府,你還和以前一樣的說話直隆通兒,就算我吃你奶長大,回頭不念舊情,我也有法子現開銷了你。」

蔡嬤嬤乾咽了唾沫,賠笑道,「我是看沒有外人,一不防頭把話兜了出來,好姑奶奶千萬擔待我。」

容嬪冷笑,「擔待你原是應該的,可再出前兒那樁事,我就是個菩薩也保不住你。你別瞧萬歲爺儒雅就錯把他當善茬兒,我常聽說他手黑,你圖嘴上痛快詆毀嬪妃,回頭下大獄、活烹、點天燈,那罪可受大了。」

蔡嬤嬤悸慄栗曲腿蹲安,磕巴著說,「奴……奴才省得,再沒下次了。」

容嬪仰在竹篾包的引枕上謂然長嘆,「我這人,輸就輸在心氣兒高。庶出的丫頭沒站腳的地兒,我為我自己掙臉子,叫我媽揚眉吐氣,以為替了玉姐兒,進宮侍候主子爺就齊全了。現在鬧得這樣……」說著背過身去,漸次沉寂下來,沒了聲息。

雞起五更,皇帝自小練出的看家本事,前夜再疲累,次日一早準點自然就醒了。

兩日一朝是才登基那會兒定下的規矩,一日在太和殿升座兒,一日在養心殿接膳牌子召見臣工。今兒正逢視朝,他不言聲起身披衣,回頭看錦書,一彎雪白的臂壓在黃緞絲被上,臉頰紅撲撲的,睡得像個孩子。

他站在床前挪不動步子,李玉貴在帷幔后輕輕喚萬歲爺,準備伺候穿戴梳洗。他嗯了聲打發了,索性蹲坐在腳踏上,探身伸脖親她的鼻子。

她嘴角的笑靨加深,梨窩兒盛了酒似的熏人慾醉。一探胳膊勾住他的頸子,糯聲道,「天亮了?今兒有早朝?」

皇帝笑著道是,又調侃著說,「你再睡會子養養神,昨兒累壞了,難為你小胳膊小腿兒的,沒把這毓慶宮工字殿鬧塌半邊。」

錦書一窒,大大的窘起來,抱怨道,「我原說忒不像話,是你說的,雲雨之聲大雅,這會子又來笑我1

皇帝直起身子穿金龍褂,邊抿嘴笑道,「朕聽著就是大雅,誰敢駁斥朕?」

錦書下地來給他更衣,他親親她的臉,順帶在腰上捏了一把,「像是長了點子肉。」轉臉叫李玉貴。

李玉貴耷著眼皮垂手進來,緊走一步打千兒道,「奴才在。」

皇帝說,「給宮膳房的廚子打賞。去問問你主子娘娘的三餐是誰打典的,傳個口諭過去,讓好生伺候著,娘娘長一兩肉就給他加一兩銀子的月俸。」

李玉貴暗裡吐舌頭,皇帝清華郁懋的尊崇,料理起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兒也不含糊哩!這聲「主子娘娘」從金口裡出來可不簡單,看來錦書又要晉位份了。皇后的位置雖沒騰出來,不過這回的名號也差不離了,少不得是個貴妃的銜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