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163章傷離意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3章傷離意緒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天一氣兒黑下來,驟雨打在雨搭上一陣緊似一陣,電閃雷鳴,猛一個霹靂就照亮半間屋子。

李玉貴掌了燈正準備送進來,走到門上聽見裡頭瓮聲說話,腳下就頓住了。

皇貴妃喃喃,「嚇死我了……」

皇帝嗤笑,「這點子出息!他打他的雷,哪裡就劈得著你1

「那你撒手,誰要你摟著1皇貴妃使起性子來,悉悉索索的推人,「你上前殿去,人家發了痧,病中正要聖駕體恤呢,你杵在我這兒幹什麼?」

皇帝訕訕道,「沒見過你這麼大方的,自己的爺們兒往別人那兒推,這算什麼事兒?回頭又鎖門不叫我進來,你仔細了,再有下回我不饒你,我要……」

後面那聲兒說不好,大約就是萬歲爺嘴裡念叨的「大雅之聲」吧!李玉貴摸摸鼻子退了出來,金迎福見他把燈擱在了明間條案上,不用問,什麼都知道了。背手咂了咂嘴,「馬六兒,你小子別發瘟了,小本兒呢?擎等著記檔。」

敬事房馬六兒抱著胸倚在大紅漆柱旁,笑道,「記什麼檔?你見過萬歲爺臨幸皇後主子還記檔的嗎?慕容主子的風光,就連皇后在時都及不上的,這檔啊,往後都免了。」

李玉貴歪頭嘿嘿一笑,「你們是沒瞧見,那語調兒,那舉止動作,真像尋常兩口子!以往咱們萬歲爺是什麼人啊?別說咱們做奴才的,就連那些開了臉的小主兒,在他老人家面前也是提心弔膽的伺候,誰敢讓聖躬不自在?偏咱們貴主兒,發脾氣使性子,萬歲爺連一句重話都沒有,還要想法子哄著、捧著。這世上一物降一物,真真一點兒沒錯1

幾個人拱在一起斗牙籤子,馬六兒瞜一眼西洋座鐘,玻璃罩里的兩個鎏金家雀兒來回的撲騰,子母針合上了,下頭的金坨坨噠噠的擺動,清脆響亮的鳴了十二下,午正了!

「主子爺好興緻啊,時候還早呢,怎麼這會子寵幸?」

李玉貴呲達他,「管什麼時辰,你沒見天都黑了!這種事兒還要看風水掐點兒嗎?主子樂意,你敢多嘴,仔細主子爺賞你一頓好嘴巴,再抓你去立旗杆1

馬六兒下意識揉了揉臉,「我就那麼一說,誰活膩味了捅那灰窩子1

李玉貴拿肩攮了攮金迎福,「先頭娘娘在園子里怎麼樣?」

金迎福一攤手,「橫豎就那麼的,能滋潤到哪處去?女人吶,前半輩子活男人,後半輩子活兒子。想頭都掐了,喘一天的氣兒算兩個半天的,還稀圖什麼?太子爺『那頭』念經,先頭娘娘在園子里敲木魚撥佛珠,大約也是苦熬。我前兒上那兒送阿膠去,皇後主子沒見我,倒和園裡管事兒宋太監混聊了兩句。那狗東西就會打哈哈,滿嘴黃腔,張口閉口的鬧了虧空,我估摸娘娘那兒也不怎麼受用,要點兒什麼,九成一大半填了那無底洞。」

馬六兒直嘆氣,「可憐兒的!您沒和萬歲爺提一提?」

金迎福搖搖頭,「萬歲爺是能聽人勸的嗎?我一個草芥子樣的奴才,還不夠萬歲爺動動小拇哥的。再者這會兒有了差使,更不能說了。」

三個人唏噓一陣兒,看見一個大丫頭挑著提爐進來,金迎福嬉皮笑臉的招手,「小香香姑娘,來來1

小香香放下手上東西來蹲福,「金諳達什麼吩咐?」

金迎福吊著嘴角傻笑,「芍藥兒沒和你在一處?才到貴主子跟前當差習慣不?這會子可好了,貴主兒多體人意兒啊,把你從乾東五所撥到這兒來,從今起也省得芍藥兒來回跑,饞嘴貓兒似的白惹人笑話兒。」

李玉貴這才明白,原來這小香香正是芍藥花兒的菜戶,那天芍藥兒摸的人就是這位。他沒正經起來,笑嘻嘻的湊過去嗅了一口,「這名兒起得好,芍藥花兒有福氣,得了這麼個齊全人兒。」

小香香也不是隨便人,和芍藥兒雖是搭夥過日子,時候長了也有感情,遇著這些不要臉的調戲當即就拉了臉子,「諳達們有話就好好說,要是沒示下,我就忙去了。嚼這些沒意思的蛆幹什麼?甭管芍藥兒怎麼,同你們什麼相干?在一處當差大家謙讓,鬧起來好看相么?」

三人被她一通數落悻悻的,金迎福清了清嗓子說,「大家玩笑話,別當真嘛!你不樂意,下回不說就是了,可別嚷,萬歲爺在裡頭呢1又道,「你喊個人,兌一桶溫水抬來,擺在東梢間知不足齋門前,備著主子用的。」

這話倒叫小香香鬧了個大紅臉,青天白日的要溫水,那是個什麼事兒呀!金迎福這個爛腸子的,不派別人偏派她,她是針線上的,原不該管這些,不過既是主子要用,也不好說什麼,諾諾應了便去辦了。

雨點子把窗戶紙淋了個透,天還是暗,真像是到了夜裡似的。錦書掙了下,「我去掌個燈吧1

皇帝緊了緊胳膊,重又把她拖回懷裡,「這麼的躺著說會子話。」

她扭了扭,出了一身汗,頭髮裹著脖子,說不出的難受。抬手捋了捋鬢角抱怨,「怪熱的,這一身泥漿似的,埋汰死人。」

皇帝嘆了嘆,「湊合著吧,哪來那麼大氣性兒?敢情先頭火沒泄盡?那再來一回?」

她在他腰肉上擰了一把,「萬歲爺還是多保重身子吧,窮折騰,回頭……腎虧。」說著噗嗤一笑。

皇帝不屑道,「這種事,越吃越餓,越喝越渴。我養精蓄銳的光填補你這兒,還真想叫你吸成藥渣呢,可你成嗎?」

錦書捂著臉悶聲道,「不老成!嘴頭兒不吃虧,叫我說一句,就怕給我佔了便宜。」

皇帝笑起來,「也不能那麼說,你想占我便宜,我是一點兒也不怕的。」身子直挺挺躺著,拉她的手上下一通胡擼,「我極樂意,你來吧1

那身條兒頎長,肌肉結實卻不顯粗曠,她真還仔細觸摸起來,碰到他身上斑斑傷痕,心裡又七上八下的不踏實。

這身傷是他攻打大鄴,把她的宗族趕出帝都落下的,自己嘴裡說恨他,到如今竟是須臾離不得他了。真是前世欠下的孽債,上輩子不知欠了他多少,這一生要拿所有來償還。

皇帝像太皇太后養的那隻大白貓,叫她撫得舒坦,熱乎乎的身子又貼上來,曖昧的在她耳邊低喘,「這樣指東打西的什麼趣兒?好媳婦兒,接著來……」

錦書推他那可惡的嘴臉,「你正經些,忒纏人我又要打發你了。我知道你的心,也待見你專寵我,可宮裡這麼多人巴巴兒指望著你,你還是勤翻翻別人的牌子,雨露均沾的好。。」

皇帝沉寂下來,悵然道,「這事容后再議,也不是我說成就成的。」自己是個認死理兒的,既然得了寶貝,別人在他眼裡都是墊桌腳的木頭疙瘩,從此六宮怕是要守活寡了,單寵她一個都寵不過來,其他妃嬪就靠邊站吧!有了子息的是造化,沒有的,往後也別指望了。橫豎自己皇子皇女也夠了數,今後不生養也不打緊。

他又惦記起錦書的病症兒,隨手拉她的腕子來把,半晌問,「嚴三哥的葯有成效沒有?我瞧你的脈像平緩了許多,也不沖了,只有點虛,調理調理就好了。」

錦書嗯了聲,「近來小肚子里不太冷了,我想是那幾帖暖宮葯的功勞。」

「這就好。」他抽回手臂坐了起來,往窗上看,這這陣雨更急,雷聲隆隆響得聒噪,他記掛起朝里的事,心頭又不免煩悶。

錦書有些迷惑,看他那樣子,也吃不準是不是哪句話觸痛了他,忙掩了衣襟謹慎道,「怎麼了?是遇著了棘手的事兒?還是奴才說錯了話?」

皇帝緩緩道,「不和你相干,前兒有外埠摺子來報,說今年是奇了,陝北入夏之後多雨水,榆林大倉里上年積的穀子竟霉了十萬石。正是剿韃靼的檔口,糧草損耗,真是天災人禍。」他撫了撫額頭,「愁死人了!朝局雖不動蕩,可大大小小的麻煩事兒實在是多,去年的秋賦、海關厘金、糧漕、鹽漕、各地義倉賑災、戶部虧空盈餘……樣樣兒叫人費神,長十個腦子都不夠用的。還有漠北戰事,看來少不得御駕親征。那個弘吉駙馬是個不可多得的將才啊,用兵謀略不像游牧民族,倒有些中土的習性兒。朝廷幾個車騎校尉,欽封的二品副將,在他跟前都成了手下敗將。節節敗退,城池一座接一座的失守,漠北大片都落進敵軍手裡了,我泱泱華夏,怎麼容得異族一再挑釁?朕要去會他一會,六七年沒上戰場了,當是練練手吧1

他疊疊說了一車,朝政大事她不懂,也不好插嘴,可他說要御駕親征,她猛地驚醒過來,不安道,「要打仗么?你要出征?刀劍無情,叫我怎麼才好?」

皇帝笑著去捏她的臉頰,「你安生在宮裡主持宮務,等朕凱旋就是了。」

她卻緘默下來,靠著炕頭的什錦小子發怔。她活了這十六年,說長也不長,九年前紫禁城裡的刀光劍影還像昨天剛發生似的,脈絡清晰的刻在她腦子裡。她一夕失去所有親人,不能再經歷一次這樣的痛了。他曾經是禍害她全家的仇人,現在是她最親密的丈夫,她可以放下一切身外事,唯獨放不下他。

她驚慌失措的抬起眼,一頭扎進他懷裡,雙手死死摟住他的腰,喃喃道,「我不叫你去,打仗太可怕,要死好多人……你別去,要有個三長兩短我沒法子活。」

皇帝有些意外,她是個識大體的女人,尊貴的出身,矜持典雅是深深融合在血液里的。端莊得久了,突然有這樣的小女兒情態,叫他措手不及又受寵若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