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175章脂車待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5章脂車待發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淑妃和通嬪對看一眼,戰戰兢兢道,「貴主兒別發火,咱們也是沒法子。賢妃向來是個屬螃蟹的,誰都不在眼裡。況且她又擔著身子,咱們是惹她不起埃」

錦書一哼道,「這算個什麼借口?事情是昨兒后蹬出的,我巳正前就回來了,這麼大的排頭,你們不好處置,怎麼不打發人來回我?別打量誰是傻子,我仰仗你們二位,你們沒給我把好關,我心裡真是難過得緊。」

那兩人背上起栗,要說這個確實她們是有不足的,不派人報信兒,顯得和賢妃是一夥似的。座上那位搓火不是沒道理,現在想想,要是奪了她們手上實權,萬歲爺那裡再沒恩寵,淹沒在這泱泱深宮中,幾時才有出頭之日?

「請貴主子息怒,是咱們的失誤。原想著要去報皇太后的,又想著老佛爺不問宮務,這事兒就擱下了。」通嬪訕笑道,「昨兒聽說萬歲爺在園子里駐蹕,料著您今兒恐怕沒那麼早榮返,一時疏忽了沒往翊坤宮報……」

錦書顯然對她們的辯解不買賬,冷著臉道,「虧得我今兒就回來了,要是在園子里住上十天半個月,那寶答應得在北五所里喂蚊子喂到什麼時候?」

下頭通嬪和淑妃臉色發白,低眉順眼的不敢再皂。錦書捵了捵衣角,半晌才叫她們坐,放緩了聲氣兒道,「也罷,前頭的事兒我不追究了,才剛賢妃在也這兒時我答應給她個說法。也不是說她有理,只不過讓她面上過得去。」

淑妃一凜,身子往前挫了挫,「聽主子娘娘示下。」

錦書沉吟道,「寶答應冒犯主位確實該罰,我琢磨著傳道口諭給宗人府,玉牒上把寶答應除了名,貶黜成宮女,送進清漪園看園子去,您二位覺得怎麼樣?」

淑妃和通嬪一時拿捏不准她的意思,兩個人只顧大眼瞪小眼,不敢接她的話茬子。

她和寶答應要好有目共睹,憑她們的交情,扣上三個月的月銀,做做樣子就是了。像這種削位的懲罰已經是重得不能再重,她這話是當真,還是拿來試探她們?

錦書瞧出她們的心思,只是一笑,「怎麼了?這麼發落不好?」

通嬪猶豫道,「貴主子,我是覺著貶黜太嚴苛了些兒,到底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罪過,您看……」

錦書一臉的難以置信,「嚴苛了么?這不是很多人喜聞樂見的么?我看很好,就那麼辦吧1

淑妃和通嬪起身蹲福應是,頂著座上的目光,真如芒刺在背。暗度她那裡會不會記恨,好似這麼處置寶答應是不得已兒,都是叫她們聯手逼的一樣,心裡不由戚戚焉。

錦書勾唇一笑,「你們別擔心,這事兒皇上也知道,原該他親自頒旨的,只是聖躬勞乏,這會兒在裡頭歇著。再說一個次等嬪妃不值什麼,我代勞就是了。」

下首兩人說不出的滋味,皇帝連面都不露,好歹是大傢伙的爺們兒,如今竟弄得是她慕容錦書一個人的男人,她們這些人算個什麼?大家子的妾都不如了!

心裡五味雜陳,嘴上還要諾諾稱是。兩人皆心灰意懶,一時霜打的茄子似的。

錦書歪在迎枕上篤悠悠問,「容嬪眼下住通貴嬪宮裡是嗎?」

通嬪起身應個是,「前晌才搬來的。」

「我瞧她也可憐見兒的,萬歲爺翻了一回牌子,還是記了空檔。大約是氣兒上不服吧,有時候愛折騰。」錦書抬手抿了抿鬢邊的碎發,微微眯起眼,「通小主往後多留意,別叫她把個好好的內廷鬧得不太平。按老理兒,后/宮一團和氣是最要緊的,忌諱有人興風作浪。她身邊人多,攪屎棍子也多,你主持宮務,照嬪的份例開發,點她屋裡的人頭,多出來的往別處打發。尤其是她那個奶媽子,尋個由頭攆出宮去,另換精奇嬤嬤教她規矩。」說著和煦淺笑,「我不怕你們說我小心眼兒,我是真不待見她,您們瞧著辦吧1

那兩人心下驚訝,面上卻不動聲色,忙斂衽蹲身,「貴主兒快別這麼說,您有理有矩,是再公正不過的。有這懿旨是為大局,奴才們不敢有非議。」淑妃眼梢兒飛揚起來,「容嬪竟是記了空檔的,這倒叫人意外。」

錦書呷著香茶不置可否,她先頭是沒想過要揭容嬪老底的,那樣做到底不厚道。可她的所作所為實在叫人無法容忍,倘或像賢妃那個直腸子樣的明著來也就罷了,偏她喜歡使陰招,背後下黑手,自己為什麼還要忍著?給她兜臉兒,她倒愈發不知足了。

「成了,旁的也沒什麼了。」她慢慢的說,「主子爺御駕親征就在四天後,宮裡章程嚴謹,各處燈火、千兩自不用說,只這人心難管,還是要倚仗您二位的。你們內當家,不比爺們兒外頭征戰省力,主子爺得勝迴鑾心裡有數,到時候少不了論功行賞。天兒熱,大中午的歇不成覺難耐,都散了吧1

淑妃和通嬪不無惆悵的偷著往寢殿方向看一眼,各自嘆著氣行禮告退,緩緩往翊坤門上去了。

錦書直覺犯困,想睡,又記掛著寶楹還在梢間侯著。站起來舒展一下筋骨,腿卻軟軟的不想挪步。

「我困了。」她沖蟈蟈兒噘嘴。

蟈蟈兒掩嘴笑,「做這埋汰樣兒!才剛還厲害得人呢1

「誰願意這樣來著,不是逼得沒法兒嘛1她打了個哈欠,「回來就沒閑著,這皇宮真叫人生厭。」

「那怎麼辦呢?」皇帝介面,從帘子後頭轉出來,笑吟吟道,「你天生就是這皇宮的一部分,生在這裡,養在這裡,在這裡相夫,將來還要在這裡教子。」

蟈蟈兒識趣退到一邊,偌大的殿中只剩他們夫妻對話。

「主子怎麼沒歇著?」她仰著臉問,「熱得睡不著?」

皇帝勾著垂在胸前的頭髮道,「我就是想聽聽你怎麼處理宮務,本來以為你面嫩,不好意思苛責她們,沒想到辦起差來有模有樣的。」

她平淡的笑,「這裡是個大染缸,在裡頭泡久了,沒有不變色的。」

皇帝有些小小的驕傲,她在他眼裡是朵嬌花,柔弱得時時需要呵護。現如今抽冷子一瞧像是長大了,成了個有本事統馭六宮的女人。好啊,他得意洋洋,彷彿都是自己的功勞,比打了勝仗還長臉。

「你不是說困么?時候還早,睡會子去吧。」

錦書揉著眼睛說,「還有寶楹那裡沒料理清楚呢1

皇帝回身對蟈蟈兒道,「你過去說一聲,讓她回自己屋子等旨意。」

蟈蟈兒「哎」了聲出殿門,遠遠看見寶楹在花樹底下站著。爬藤月季一簇簇開得鮮亮,嫣紅的花瓣彤如朝霞,映著那張楚楚的臉龐,直叫人心底生憐。

她緊走幾步上前蹲福,「小主兒,貴主子自己交代妥當了,請小主兒回去等鈞旨吧1

寶楹還了個禮,淡淡一笑,「勞煩姑姑了。」

蟈蟈兒咂出苦澀的味道,張了張嘴,卻不知怎麼勸解她才好。再想說話,她已經沿著出廊朝木影壁去,漸至屏門錯角,纖細的身姿頓住了,疏淡的回首,眼裡的光幻滅成零星的微芒,愴然輕嘆,舉傘跨出門檻,一主一仆互相攙扶著,孤孤寂寂往甬道那頭緩行,走到盡頭,拐個彎便不見了。

臨行的日程那樣忙,縱然再不願意,醜媳婦終歸還是要見婆婆的。好在皇帝體貼,知道皇太后不待見錦書,辭行由他陪著去。太後顧忌有兒子在,也沒和錦書多兜搭,還頗讓人意外的吩咐她好生侍候皇帝,言辭不狠戾,卻也不是和顏悅色,面帶三分鄙夷,像是很不屑。

錦書胸懷寬廣,再憋屈也能忍得。笑著進壽安宮,又笑著辭出來。皇帝怕她生氣,好言好語的哄她,她只搖搖頭,也不說話,牽著他的手,五指握得死緊。

相較之下進清漪園就受用多了,景緻怡人不說,鑾儀跟前伺候的都熟稔。

平安還在守門,肉皮兒曬得黝黑。看見錦書撐著油紙傘過來,高興的「」了一聲,「咱們貴主兒來了1覷眼看見她手裡的冰子,臉笑道,「奴才這兩天臉膛曬得走油,好主子,這個賞我吧1

錦書笑著遞給他,他正忙著打千兒,一抬頭看見皇帝塔一樣的佇立著,嚇得撲通就跪下了,磕了不計其數的頭,乾嚎道,「奴才給萬歲爺請安……主子爺不言聲來,奴才瞎了眼沒瞧見,請主子爺恕罪。」

皇帝撇一眼他攬在腿邊上的冰子,「你這狗才,也敢撅著驢腰和主子要東西?」說罷一笑,「長行市了,你是土地爺吃蚱蜢,也算嘗了葷腥兒了。」

平安見皇帝有笑面孔也不怵了,打著哈哈盯著皇帝青緞涼里皂硯是主子娘娘心眼兒好,奴才是個宮痞子,一輩子沒見過好東西,就跟天橋上玩把戲的猴兒,伸手和看客要花生棗兒。娘娘疼奴才就打賞,不待見奴才就踹奴才一腳,奴才還樂呵著給娘娘揉腳呢1

幾句不倫不類的奉承話逗得兩人笑起來,皇帝繞過去道,「一肚子牛黃狗寶!起來吧,好好把你的門兒。」

平安笑嘻嘻起來謝恩,錦書回頭道,「順子也來了,在堤那頭候駕呢。找個蘇拉來替你,你尋他玩兒去吧1

平安興奮的「噢」地一聲蹦起來,撒丫子縱出去,眨眼間連影兒也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