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寂寞宮花紅>第185章過得今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5章過得今宵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小說

皇帝眯眼看他,火把子上的松蠟燒得吱吱響,跳躍的火光照亮了那張年輕的臉。

永晝咧嘴一笑,滿臉的血漬顯得有些恐怖,「我敗了,無話可說,聽憑處置。」

錦書嗚咽著叫了聲,「永晝……」邊上的侍衛搭手攔住了她,卑微呵腰道,「娘娘,刀劍無眼,請娘娘保重鳳體。」

她被擋在男人的世界之外,只能眼睜睜看著,無法靠近,無能為力。

「你浪費了朕三個月,好大的本事1皇帝負手而立,嘲諷道,「借了韃虜人馬對抗朝庭焉能長久?你登上汗位不易,朕要是你,就帶著族人安生游牧,何苦再踏足中原趟這渾水?沒那麼大的嘴,偏要吞那麼大的餅子,看噎著了吧?」

永晝一哼,拿眼尾乜他,「這話趁早別說!我要奪回原本就屬於慕容家的江山,哪裡錯了?你這亂臣賊子謀朝篡位,老天竟又讓你贏了,這是什麼世道?」

皇帝怒火愈熾,咬著槽牙一哂,「勝者為王,這樣的道理你懂不懂?大鄴就像塊兒臭肉,裡頭爛得流膿,沒有朕,早晚也有別人取而代之。憑你父親,憑你,你們誰能守住這萬世基業?朕是順應天意,還黎民百姓一個清平世界,你去打聽打聽,有誰還在留戀前朝?」他突然發覺根本沒有必要和一個手下敗將費唇舌,冷著臉道,「朕給你恩典,賞你個光彩的死法,你自己選吧1

錦書聽了這話使勁掙起來,那兩個紅頂侍衛還是死死杵著紋絲不動。她背上汗濕了,中衣裹在身上,絲絲縷縷的寒意侵入骨髓。她一手抱著孩子,騰出另一隻手來賞他們耳刮子,氣急敗壞的跺腳,「放肆!讓開1

侍衛們早就有皇帝授意,並不怵她,只是躬著身木訥道,「奴才們職責所在,請主子娘娘見諒。」

錦書急得百爪撓心,篩糠似的渾身發抖,左奔右突嘗試了幾次,終歸是在原地打轉。她只有高聲哭喊,「萬歲爺,您留我弟弟一條命,奴才做牛做馬的報答您!求求您……求求您……您瞧著我,瞧著咱們的情兒……」

皇帝似有鬆動,轉臉看她,蹙了蹙眉。

永晝卻受不了這樣的屈辱,他寧願去死,也不願靠個女人的低聲下氣苟且活著。他說,「錦書,別求他!我十年前就該死的,到了如今也算是賺到了1他倔強的抬起了下顎,「宇文瀾舟,爺這一輩子盡了全力,死而無憾。你要殺要刮悉聽尊便,爺皺一下眉頭,慕容兩個字倒著寫1

這話已然是不顧生死了,十二月的節令里,錦書急躁得滿頭大汗。或者是父子連心,碩塞突然「哇」的一聲哭出來,哭聲越來越高,越來越急,漸漸不繼,斷斷續續像是憋得透不過氣來了,任憑怎麼搖哄都不成,喊破了嗓子,最後只是啞聲嚎叫。

永晝再強硬,那孩子到底是自己的兒子,哭得那樣叫他揪心難忍,別過臉去,兀自紅了眼眶。

「十六弟,你瞧瞧哥兒,你瞧一眼啊1錦書見慌忙托起孩子,「你忍心叫他像咱們一樣么?他還這麼小,沒了父親,往後誰來教養他1

這時一片叫好聲傳來,阿克敦往遠處一指,「主子,賊婆子逮著了1

巴圖魯們不會憐香惜玉,賽罕掙扎得越凶,他們押解越是下死勁兒。麻繩幾乎勒出血來,她咬著嘴唇一聲不吭。推到永晝身邊時,她抿嘴欣然一笑,「可汗,我們這樣,漢話怎麼說?是同生共死么?」

副將插秧一千兒,「主子爺,奴才復命。」起身沖賽罕一啐,「這惡婆娘,揮起刀來不要命似的,一氣兒撂倒了咱們七八個弟兄。要不是看她是女人,奴才就把她腦袋擰下來1

皇帝不言聲兒,帶著勝利者的姿態,似笑非笑的看著永晝。

永晝橫下一條心,他轉眼看賽罕,從沒那樣用心的,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她一遍,彷彿是要刻進腦子裡去。

「婆姨,」他孩子氣的笑了笑,「你怕不怕死?」

賽罕的眼淚簌簌落下來,她搖搖頭,「蒼狼的女兒不怕死,我只要和自己的男人在一起,就是剁成泥也值得。」

永晝點點頭,欣喜並且欣慰,「是我的好女人!你記住,我叫慕容永晝,是大鄴明治皇帝的皇十六子。過會子下去了來找我,咱們下輩子……還做夫妻。」

皇帝淺淺勾了勾嘴角,心裡也佩服他。慕容家男人不怕死,當初南軍攻進紫禁城,滿世界的找慕容高鞏,誰知他悄沒聲的在長春/宮裡一根白綾子就去了。人死債消,倒是免去了好些恥辱。如今的慕容十六也願意像個爺們兒一樣去死,很好,別叫他手上沾血,他可以讓他死得有尊嚴。

「你們夫婦同心,朕瞧著也感動。」皇帝摸了摸下巴上微微冒頭的鬍髭,似乎頗有感觸,「這世上太多的怨偶,相約來世,難能可貴得很。生時同衾,死後同穴,這輩子在情上頭也算完滿了。沖著這點,朕給你們夫妻合葬,撇開國讎,算是我這個做姐夫的一點兒心意。」

事態愈發糟糕,永晝不服軟,皇帝也沒有要赦免他的意思,錦書不能坐看著慘劇發生,她驚慌失措的喊,「萬歲爺……瀾舟,你別殺他們,他們一死我也不能活,要殺你連我一起殺,你聽見沒有?」

皇帝嘴角微沉,他睨斜永晝,「朕的皇貴妃為你求情,朕著實為難。你說朕該不該留你性命?」

永晝乾巴巴的說,「我雖是祈人,但長在關外。勇士是什麼樣的?情願站著死,也不願跪著活。」

皇帝從嘴裡笑到心裡,他回身看了錦書一眼,「朕原想饒他,可他一心求死,朕也無能為力。」

錦書哀求道,「你讓他們走,走出大英,走得遠遠的,這輩子再不回來,成不成?」

皇帝吮著唇思量,這點怕是辦不到。他不能給子孫後代埋下隱患,這個慕容永晝不是省油的燈,他就像一堆火藥,別說沾點兒火星,就是太陽照久了都要爆炸,一旦到了他夠不著的地方,屆時施展開拳腳,天知道又出什麼蛾子。

「我求求您1錦書曲腿跪了下來,「讓他們走,孩子咱們留下,就當是個質子,養在我身邊,我來管教他,好不好?」

皇帝只道,「后/宮不得干政,你忘了。」沖侍衛使了個眼色,「帶貴主兒下去,套輛車好好安置。」

錦書眼裡的光漸次黯淡,他是鐵了心要殺永晝,帝王心原就是這樣,容不下半點瑕疵。是她一直把他看得太好,忘了他是泱泱華夏的主宰,拿兒女情長束縛他壓根兒不管用。

「我不走。」她平靜的說,霍然抽出侍衛腰帶上的短刀抵上自己的頸子,面帶決絕望著他,「你不答應,我立時死在你面前1

眾人大驚,皇帝著了慌,胸口砰砰狂跳起來。他知道她的性子,既然說得出就做得到。他陷入兩難,不能傷著她,又不能放虎歸山,怎麼辦?

刀鋒又緊了緊,有血滲出來,她渾然不覺得疼,抿著唇,只定定的注視他。皇帝終究讓步,無奈的嘆息,「你放下刀,朕讓他們走。」

她鬆了口氣,刀卻依舊在脖子上架著,「給他們兩匹馬,你們不許追。」

皇帝心裡早有了打算,只故作輕鬆,笑道,「在韃子部落里呆了兩個月,心眼兒長了不少。你都成了這樣,誰還敢追?朕費了這麼大的勁兒找著你,總不想抬個屍首回去。」一揮手道,「給他們馬。」

南軍替他們兩人鬆了綁,永晝和賽罕還怔怔的,錦書急道,「別愣著,碩塞在我身邊你們放心。快些走,免得夜長夢多。」

永晝咬了咬牙示意賽罕上馬,深深看著錦書道,「你自己多保重,山水有相逢,總有一天我要重回中土來找你們的。」

皇帝冷哼,果真狼子野心!落魄成了這副德性還琢磨著振興大鄴,留下他這顆毒瘤勢必叫他寢食難安。長痛不如短痛,錦書心軟,橫豎有法子讓她回頭的。

南軍的包圍逐漸撒開一個口子,兩匹馬一前一後狂奔開去,馬蹄急踏,篤篤在空曠的原野上回蕩擴散。

皇帝只瞥了瞥那兩個身影,走近錦書溫聲道,「這拗勁兒!你有成色,巾幗不讓鬚眉呢1沖碩塞努了努嘴,「孩子餓了半天,你這麼的唬著他!快想法子給他找些羊奶喝,才落地的孩子餓不起。」

她一下子鬆懈下來,淚眼模糊的抽泣。皇帝誘哄著去接她手裡的匕首,她掙了掙,他微用了點力,她著實已經精疲力竭,見他們漸遠了,便慢慢鬆開了手。

皇帝猛將她禁錮在懷裡,她悚然一驚,倏地回過神來,耳邊是弓弩手搭箭挽弓的聲音。她駭到了極致,不顧一切的想要掙脫,他的力氣那樣大,死死的扣住她,山一樣的贍視線。

然後是箭矢破空的尖銳呼嘯——一聲接著一聲,嗡然成陣……

彷彿是從極遠的地方,傳來戰馬的嘶鳴,慘烈得摧肝裂膽。

她張著空洞的眼,渾身的血液霎時凝固,彷彿已經被凌遲得只剩骨架,再說不出一句話,轉眼魂飛魄散……

哦喲,明天大結局了!收尾草率,咳咳,想著開新書,魂牽夢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