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章聖劍系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聖劍系統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章

天氣陰鬱,氣溫悶熱。

殷紅的血色夾雜著陰暗的浮雲,分裂的病毒在空氣中飄蕩,噁心的腐臭氣味在地面上方不斷的翻滾流淌,刺鼻,眩暈,噁心,嘔吐。

寬闊的地面被劃得一道接著一道,龜裂的口子如同碎裂的玻璃一般將地面分割的一塊接著一塊。熾熱的陽光下,一個個行動緩慢的類人生物緩慢的行走著,破敗的腐肉,鏤空的眼睛,成群結隊,一個活物出現,成群的喪屍便撲了上去,撕扯,血肉,慘叫。這裡不是沙漠,不是電影。這裡是地球。

這是一個充滿黑暗和浮血的時代,病毒和輻射在這裡蔓延,變異和死亡籠罩著大地

是的,這裡是地球,核爆和輻射的地球,喪屍和變異的地球。破敗的小屋門口,蘇言望著灰濛濛的天空臉上充滿了掙扎,這裡真的是地球,可是他卻已經不再是他了。

一天前的現在,他還在絡上進行遊戲對戰,可是現在,他卻是到了一個陌生人的身體裡面,以一個新身份活了下來。

「哥哥——」

茅草屋內,一個瘦弱的小女孩走了出來,行動緩慢,黝黑的小臉,枯黃的頭髮,滿是褶皺的皮膚上甚至帶著一絲堅硬的角質。一個小丑八怪。

想到丑這個辭彙,蘇言臉上一陣嘲諷,對方的樣貌難看,可是自己的樣貌何嘗又不是難看的緊呢,褶皺皮膚,灰色麵皮,瘦小的身軀和稀少的毛髮,完全是眼前小女孩的加強版。手臂觸摸著臉頰,一絲堅硬傳來,疼痛使得蘇言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皮膚上的角質又破開了,一絲粘液從角質里流出,噁心,惡臭。

「怎麼了,妹妹」

手臂緩緩抬起,輕柔的撫摸著女孩的腦袋,感受著女孩並不濃密的頭髮,蘇言語氣充滿一絲溫柔。繼承了這具身體的同時,蘇言也繼承了這具身體的記憶,身體的本能使得蘇言對妹妹產生疼愛。

「餓」

嘴角緩緩的張開,乾裂的破皮從嘴唇上脫落,小女孩的身體極為瘦弱,說話的聲音更小小到微不可聞,可是蘇言還是清晰的聽見了這個字。

「先忍一忍,一會哥哥就去幹活去,那個時候我們就有食物了」將搓揉女孩頭髮的手放下,蘇言內心一陣難受。

起身,將小屋門口的鋤頭拿起,蘇言向著房屋的後面走去,說是房屋,其實有很大一部分是在稱讚這個茅草屋,兩面斷牆,一塊破布,加上些許茅草,如果這算是屋子的話,那麼蘇言身後的這個物體就算是屋子了。

邁動步伐,蘇言扛著鋤頭向著房屋北方走去,這裡是t1193號礦區,這裡唯一的工作便是去礦坑挖煤。走動的時間,一個個黑乎乎的類人物體在地面上緩慢的匍匐,有的缺失了手臂,有的缺失了身體,這些人蘇言甚至還有過交流,可是他們現在卻是不得不面臨著死亡的危險。

「救——」

腐爛了半邊臉孔的物體向著蘇言方向緩慢爬來,身體上的粘液不時的流淌,將地面染濕,這些人前些天還在礦區工作,可是現在他們卻是被輻射成了這個模樣。

加快腳步,蘇言向著礦區快速的走去,那人帶給蘇言的不僅僅是恐懼,還有許多莫名的害怕。

「站住!」

礦區的門口,兩個手拿步槍的漢子在蘇言靠近的那一瞬間猛然喝道。

「我是來工作的」

謹慎的看了一眼兩人,蘇言的眼皮緩緩的低下。

「你這副小身板估計再來兩次就和外面的那些東西一樣了,小子」拿著步槍的漢子臉上滿是戲謔,這些賤民,為了些許食物竟是連身體都能夠出賣,難道為了吃,連命都不要了嗎。

「我知道」

看了一眼不遠處在地上匍匐的類人生物,蘇言安靜道。

「那就進去吧,最好不要死在裡面,免得我們還得進去拖屍體」

擺了擺手,步槍漢子並沒有對蘇言多加阻攔,而是厭惡了揮了揮手,示意蘇言趕緊進去。

握緊鋤頭,沒有多話,臉色帶著一絲沉重,蘇言穩步向門內走動,t1193號礦區,分為數個礦洞,其中富礦和貧礦更是層次分明。而礦藏挖的深度也決定了裡面輻射的濃厚,就比如,蘇言現在去的礦坑便是1193號礦區最為貧乏的礦洞之一了,而裡面的輻射也是整個礦區最為濃厚的地段!

當然,這些東西都是蘇言通過身體原主人的記憶得知的,可是即便知道,蘇言也沒有退縮的可能,這具身體需要食物,家裡的妹妹同樣需要食物,在礦區挖煤,或許幾次後會被輻射變異,可是不去挖煤,那麼明天,或者是後天兩人便會被餓斃。

礦區的周圍充滿了喪屍,沒有食物根本走步出去,除卻來這裡挖煤,蘇言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可以做的。現代人的尊嚴?都去見鬼去吧!

腳步邁動間,礦洞終於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漆黑,骯髒,洞口還帶有一絲血跡和腐肉,蘇言知道,這些都是以前死在這裡的工人留下來的東西。礦坑可以提供食物,礦區每天死掉的人同樣數不勝數。

「讓開!讓開!」洞口內,兩個身穿灰色士兵服飾青年拖著屍體向外快速的走動著。

「媽的,就不該讓這個賤民進來挖礦,害的老子還要進來把他拖出去,這個破礦洞要是再來幾次,怕是老子也會被感染了!」

士兵一邊拖著屍體,一邊罵罵咧咧的走著。

「小子,見好就收,撐不住了就快點出來,免得叫老子把你拖出來!」

拖屍體的士兵在洞口看見了蘇言,臉上不耐煩的同時也進行了警告,他可是煩透了這些賤民了。

「謝謝」

點了點頭,蘇言向著礦坑慢步走去。

「哈哈!李岩,你聽見了嗎?那個小子居然和我說謝謝!」似乎是見了鬼一般,士兵看著進礦的蘇言,臉上滿是誇張。

「算了,管那麼多幹嘛,先把這兩個屍體拖出去」

名叫李岩的士兵卻是沒有說話的意思,催促著同伴將屍體拖出。

「好,走吧」

……

蘇言並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謝謝竟是引起了那樣的反應,他的那句話不過是現代人的正常反應罷了,對方語氣雖然惡劣,可是也是叫自己不要死在裡面,所以蘇言的謝謝並沒有錯,可是這個時代的世界觀已經扭曲到無法認知的地步了,所以才導致了青年的反應。

一步一步的向著洞內走去,蘇言能夠清晰的問到一股腐臭味從洞內滲出,這些味道都是以前死在這裡的人留下的。

「鏗鏘——」

黝黑的山洞中,鋤頭和岩壁的交鳴聲響起,走了幾十步,蘇言終於看見了一個挖煤的人,不,或許說是聽見一個人更加確切,黝黑的山洞中並無光線,蘇言根本看不見一個人。

停下腳步,蘇言將鋤頭放下,打算挖煤。

「小子,這裡是我的地盤,你要是想挖煤,可以往裡面去」

似乎是察覺到了蘇言的舉動,挖煤的人停下的鋤頭,滿是嘶啞的聲音很是難聽卻是敵意十足。

「好的」

將鋤頭拿起,對於世界的陌生使得蘇言並不敢輕易做出一些什麼,黑暗中,他並不知道對方是強是弱。

「哼哼——」

似乎是為自己的勝利感到興奮,嘶啞的聲音愉悅的歡呼了一聲,而後繼續忙動。

腳步邁動,在連續經過了十多個人的時候,礦區終於安靜了,蘇言也到達了礦區內部一公里的地方。

「這裡倒是有礦車」在摸索一番之後,蘇言碰觸到了礦洞內的一個車子,運煤的車子,礦區只提供礦車,至於挖煤工具卻是不提供的,挖煤工具是損耗品,容易破損,這些賤民若是損壞一個根本就賠不起。

穩定一下氣息,兩公里的路程對於這具身體來說也是不小的負擔,將鋤頭舞動,蘇言對準岩壁猛的敲擊過去。

「感知到有技能舞動痕,自動開啟」

「刨動軌跡錯誤九十三,費力四十,效率低,成功率低,完成率低,綜合評定低」

「建議刨動上揚四十三度,力道三十公斤,手臂緊繃,一氣呵成」

就在蘇言一個刨動的時間,連續的聲音便從腦海裡面響起,隨後更是出現一塊屬性面板,竟是和前些天電腦上出現的那個遊戲一模一樣!

「你是什麼東西!」

聲音的突然想起使得蘇言一陣慌亂,黑暗中,一層密集的汗水從額頭上滲出。未知的東西更能讓人害怕!

「系統開啟完畢,進行綁定」

「1%..2%100%」

「綁定完成」

機械的聲音並沒有理會蘇言的質問,只是程序般的進行著自己的動作,隨著綁定完成的聲音響起,蘇言腦海里冒一排屬性數據。

姓名:蘇言

職業:劍客

力量:10

敏捷:10

智力:9

技能:無

剩餘技能點:1

「怎麼回事?怎麼會有一個遊戲面板出現在我的腦袋裡面?」

玩過無數遊戲的蘇言自然看出了腦海裡面這塊屬性面板是遊戲人物面板,只是自己怎麼變成遊戲人物了?

「這是昨天晚上剛剛註冊的那個遊戲!」

  • (快捷鍵:←)
  • 聖劍系統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