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四十七章清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清掃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掃帚,拖把,垃圾桶幾個工具被蘇言提在手裡,與卜拓麗離開,蘇言便來到了室內廣場。時間正是中午,室內廣場裡面並沒有什麼人,或者說有零星的幾個人更加貼切。

幾個男性學院在一邊相互的切磋著,還有幾個人則是在一邊的練身房那邊鍛煉著**力量以及敏捷速度,能力的加持並不是人類變強的唯一途徑,持之以恆的鍛煉也是一種方法,這種方法,見效慢,不過他的成長性卻是很高。

眼睛在廣場內掃視一番后,蘇言拿起掃帚在地面上清掃起來,握緊掃帚,手臂一個揮動,地上的紙屑隨著蘇言的掃動掃進垃圾鏟內。手臂揮舞,划動,垃圾掃動,機械的動作在蘇言手臂上出現。敏捷的身體使得蘇言在打掃衛生這一方面也顯得很有天賦。

「對冷兵器掌握加深?」臉上帶著一絲疑惑,手中拿著的兩個打掃工具似乎也被系統當成冷兵器的分類了。來回的掃動,蘇言對於掃帚的運用越發的嫻熟。事情就是這樣,無論是學會了什麼東西,如果你長時間不去運用,那麼你就不會有進步,甚至還會後退,可是當你去靈活的運用的時候,你會發現,你得到的會更加的多。

一個掃帚,一柄垃圾鏟,蘇言掃動垃圾的動作越發的快捷起來,手臂的揮舞也充斥著一種奇特的軌跡。任何的事物都有軌跡可以尋找,打掃衛生同樣如此。

現在的蘇言,就是找到了一絲軌跡,掃帚掃動,垃圾歸位,一舉一動較之半個小時前,蘇言的效率顯然要提高了許多。

「領悟長兵器揮動,桿狀武器使用加深」

舞動著掃帚,系統內的一聲提示卻是讓蘇言的動作停了下來,愣神了片刻,蘇言繼續掃動,節奏越發的變快。

「那個人是瘋子吧,怎麼掃地跟打架似的?」

練身房內的一個學員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他看著的方向正是蘇言那邊,此時的蘇言舞動著掃把,快速的在廣場上穿梭,快捷的速度如同快鏡頭推進一般。

「估計是吧,不過這個學校的瘋子還少嗎,管那麼多幹嘛?」同伴回頭看了一眼,臉上也是帶著一絲新奇,不過他隨即就在跑步機上飛快的跑動起來,變強,他的理想是變強。

「也是」

兩人討論的時間,蘇言依舊在那裡掃動垃圾,即便是這樣的速度,想要將整個室內廣場清掃一遍也至少許多一刻鐘的時間,蘇言不願意浪費時間,所以他只能更加快速的揮動掃把。

掃地,拖地,然後打掃完畢,蘇言整個打掃的過程用掉了半個鐘頭,將工具放好,蘇言快步的向著宿舍走去。

……

打開房門,走進房間,眼睛向著客廳圓桌上看去,一個醜陋的食腦獸出現在蘇言的眼中,此時的食腦獸依舊被蘇言捆綁著觸手,他的嘴巴也被蘇言塞滿了布條。歐諾個廚房裡面接出一杯水,蘇言走到食腦獸面前。

喂水之前,蘇言將眼睛細細的打量了一邊食腦獸,身體變小了一分,神情萎靡了許多,這是一個五天沒有吞食過大腦的食腦獸,異獸百科論證,食腦獸一個星期不進行腦部吞食便會骨瘦如柴,身體削瘦。若是一個月不進行腦部吞食,體內的病毒便會將它們的身體完全感染,以至於死亡。

可是蘇言面前的這隻食腦獸顯然和書中描述的不一樣,雖然它的神情有些萎靡,雖然他的身體有些瘦削,可是所謂的病毒卻是並沒有將它感染的意思。

「喝水」

將食腦獸嘴角的布條取出,蘇言手中的水杯遞了過去,食腦獸則是配合的張開大嘴,猛力的呼吸幾口,隨即嘴巴對著流淌的液體吞服起來。一杯水下去,蘇言照例打算將它布條塞到它的嘴裡,可是食腦獸的眼中卻是露出了祈求的神色。

「不想被塞住嘴巴?」

似乎能讀懂食腦獸的意思,蘇言輕輕的問著。

眼睛咕嚕嚕的轉動著,食腦獸顯然是不想的。

「那好」

沒有將布條塞入食腦獸的嘴裡,蘇言將水杯放下,隨即手指點動,綠芒閃現,手臂順著食腦獸的頭顱按去,綠色的光芒沒入食腦獸的身體。

「病毒進化八十點,剩餘五百點」

機械的聲音響起,蘇言的臉上路虎一抹笑意,食腦獸體內的病毒並非不可消滅,上清術就是治療它的最佳辦法。

愜意的閉上眼睛,上清術的施展顯然使得食腦獸很是舒服,眼睛睜開,再次看向蘇言,食腦獸的眼中的仇恨已然消散了許多。

幼年期的食腦獸是最佳的馴服時期,它們能夠感受到別人的善意,而成年的食腦獸則是因為智慧極高,而且性情暴虐,所以並沒有人成功馴服它們的例子。

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食腦獸的變化讓蘇言很是滿意,連續的五天時間已經讓食腦獸的恨意消散了許多,剩下的時間就只有培養感情了。

感情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人類之間的感情更是複雜到了極點,背叛和欺辱更是充斥其間,可是在幼年期的食腦獸身上,這樣的事情卻是不會發生。

食腦獸幼年時期的腦部極為單純,除了單純的覓食,剩下的便是一張白紙,或許在以後的時間裡,它會吞噬很多其它的腦袋,擁有很多其它的記憶,可是身體原本的記憶卻是幼年的記憶。這份記憶里,主宰著它以後的世界。

蘇言現在要做的就是要把自己的身影刻畫在食腦獸的腦部,而這份身影的角色,那就是或許是父母,或許是朋友,這些都需要蘇言慢慢的去刻畫。

伸手在食腦獸的腦袋上撫摸了一下,食腦獸的爪子卻是突然豎起,顯然這樣陌生的舉動讓它產生了不安。感受著食腦獸的不安,蘇言卻是沒有猶豫,手臂繼續往前靠攏,似乎是感覺到了蘇言的堅定,食腦獸並沒有發出攻擊。

手掌在食腦獸的腦部撫摸,一抹淡綠色又從手中散出,食腦獸手爪變得鬆軟,警惕性變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