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六十三章治療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治療師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百年的時間,人類開發出了六大域的能力,其中格鬥域的普及性是人類能力者中的最多數,而像法術域那些的領域人群卻是少了許多。就算是在鳳城學院,蘇言也沒有看見過所謂的法術域能力者。

治療師,一種在智力上得到加持的法術域能力者,這種能力者同樣有著階位的區別,低階的治療師能夠治療輕微創傷,止血化瘀。高階的治療師則是有著**癒合,肌肉重生的能力,這是一個可怕的職業,儘管他們本身並沒有實際的攻擊能力。

「是的——」僵硬的點了點頭,士兵傷口處的肉芽使得蘇言不得不點頭承認,而且,這個身份似乎可以讓他更好的留在這裡。

「好了,既然你是治療師,那麼我就不追究你出現在這裡的目的了,你能夠幫忙救助他,那麼一定也不會拒絕救助其它人了?」臉上露出一絲肯定,少校一邊指著士兵,一邊則是看向蘇言,一個治療師對於戰爭的作用之大,他可是知道的。

「我的治療能力很差,需要半個小時才能夠使用一次」皺著眉頭,蘇言臉上露出一絲推脫,他並不是真正的治療師,而且上清術的使用有著自己的秘密。

「你可以選擇性的治療你看見的人,我們不會去要求你做些什麼,只是要求你能夠挽回一些生命而已,而且,我可以派一些人跟在你的身後保護你」看出了蘇言臉上的不願意,少校以為蘇言是擔心安全,隨後提出保護蘇言的條件。

「不用派人跟著我,我自己能夠保護自己,而且,我只會救助那些我認為需要救助的人,畢竟我的智力加持有限」答應了對方要求,蘇言卻是拒絕了士兵的保護。

「好的,你自己隨意」

見蘇言答應了,少校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一陣腳步踩動的聲音響起,幾個穿著軍醫服飾的中年人走了上來,一副擔架,兩人將士兵抬起。

「治療師的神奇果然是科學無法解釋的」中年外科醫生臉上露出一絲驚奇,隨即看向蘇言的目光中露出一絲崇敬,每一個醫生的職責都是救死扶傷,而他們最大的夢想便是成為一個治療師。

「好了,下去吧」

少校揮了揮手,示意幾人走開,腳步踏動著向著城牆的其它地方巡查過去,這裡是他的地盤,他要保證這裡的安全。

眼睛順著對方的身體看去,一排密集的數據出現在蘇言的腦海裡面,臉上若有所思,蘇言向著向著城牆的另一邊走去。又是一個四階力量型格鬥域武者,而且,對方的敏捷和智力全部加持到了二階。顯然,這是一個高手。

「嗡——」

瘋狂的撲擊再次襲來,巨大的氣流波動使得蘇言的頭髮瞬間飛起,淡薄的身體如同一葉扁舟。沒有躲避,輝劍穩穩地揮出。既然不能夠出去,那麼城牆上的獵殺也是一種鍛煉。

「嗖——」

長劍的穿刺還沒有開始,一道亮銀就將飛禽的翅膀扎個對穿,一個嬌俏的身影沖了過來,匕首狠狠地揮出,飛禽的頭部再次炸開。

爆裂的腦袋上噴出一絲紅白,濺射的血液將女孩的臉上塗抹一點猩紅,白嫩的手掌將血液擦掉,女孩看著蘇言滿是嚴肅。這是一個喜歡板著臉的女孩。蘇言不禁把對方和蘇萌對比了一下。

「我自己能夠應付的來」拒絕了對方的好意,擊殺異獸本身便是蘇言留下來的目的之一,若是任由對方這樣做的話,今天自己怕是一絲收穫都沒有。

「不,你是治療師,治療師是脆弱的,你需要我的保護」匕首拔出,一絲血腥散開。女孩手中的巨型弓箭揮了揮,一股強大的力道在空中閃動,眼角微微顫動,這個女孩的實力已然超出了蘇言的想象。系統並沒有給出對方的數據。

「你不是格鬥域的武者?」看著對方的打扮,蘇言臉上露出一絲疑惑,對方在力量和敏捷上面有著極強的加持,可是她的本身卻是充斥著其它領域的氣息。只是蘇言並不確定對方的能力罷了。

「我是一個法師」

靜靜的看著蘇言,奧利維拉的臉皮依舊緊繃,靜靜的站在蘇言的身邊,一種屬於她的氣息在空氣中瀰漫。年輕的活力和一種機械的冷漠。

「一個智力加持的法師?」蘇言突然發現,自己對於這個世界的了解還是太少了,對於這個世界的職業,他只是知道格鬥域這個領域。

沒有說話,女孩拿著弓箭向著另一邊跑去,如同風一般的速度,氣息被攪動,一隻巨型飛禽在另一邊出現了。看著遠去的女孩,蘇言臉上露出一絲思索。加持智力的弓箭手。

……

手指掐動,一道只有蘇言可以看見的綠芒從空氣中閃現,蘇言的動作很是隱晦,同樣一個被扎穿了的士兵昏迷在那裡,翠綠光芒沒入身軀,血液的流淌開始停止,肉芽的生長快速浮現。這是蘇言治療的第十個士兵,蘇言的的上清術經驗也得到了經驗的增長。了解城內城外的消息,獵殺異獸,順便升級上清術。這就是蘇言今天下午的事情。

白色的身影在城牆上方快速的跑動著,鋒利的箭芒每次的飛出總是能夠帶起一頭飛禽的跌落,一個小時的時間,城頭上的飛禽已然消滅殆盡。看著對方的拉弓,蘇言還發現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情,那就是,數百隻的飛禽,沒有一隻能夠飛入城池的內部。所以的飛禽都在飛入城池之前被對方的箭矢穿透身體。

一過來,白色的繃帶在他的手上靈活的纏繞著,士兵的胸口很扁便被纏繞完畢,一邊感嘆這治療師的神奇,軍醫一邊對蘇言投以羨慕的神情。治療師,一個令人尊重的職業。

飛禽的全部消滅,城牆上面的士兵開始往下走動,長時間的戰鬥結束后,能力的補充是這個時候的重點。

「先生,謝謝您的幫助」

少校的身影出現在了蘇言的背後,一身厚重的皮甲,手中握著一把兩米多長的厚重巨劍,和他的身體相當。這柄看似笨拙的闊劍剛剛斬殺了不下於二十頭飛禽,這是蘇言親眼所見。

「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