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六十七章西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西門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爪子刨開臟腑,嘴角吞食血肉。隨著大批喪屍的進入城池,士兵的數量急劇減少。快速的揮舞著劍刃。一個個紅色的圓點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機械的揮舞帶來的是熟練度的增加,喪屍的擊殺帶來的是經驗數值的暴增。僅僅半個小時的廝殺。蘇言停滯的等級再次得到提升。

將三點能力點加持到敏捷屬性上,一股清流向著身體的四周涌動,三十七點的敏捷加持,蘇言的速度再次有著一絲提升。

攻速,跑動速度,反應速度,敏捷的加持使得蘇言的攻擊能力有著全面的提高。

「殺——」

大聲的吼叫中,少校的闊劍再次劈開喪屍的頭顱,具體劈開了多少個頭顱他已然記不清了,只有不斷抽搐的手臂提醒著他身體的負荷已然達到了極限。躲過喪屍的一次撲擊,少校猛烈的喘息著空氣。連續在城池防衛三天,無論是精神還是**上面的損耗都已經達到了極點。若不是有著喪屍在面前攻擊,他只想下一秒便倒在地面上休息

……

城池這樣的戰鬥在鳳城的很多地方都在進行著,鳳城並不只有一個出口,大門也並非只有一個,大大小小數十個通道處都充滿了喪屍。有些地方的士兵已然被全部吞沒。

留守城池的士兵本來就不多,只有區區的幾萬人數,面對喪屍群瘋狂的攻擊,人數已然驟減了大半。喪屍圍城,死亡才是主旋律

鳳城內,喪屍的突進已然驚動了許多人群,大批的居民將房間的物品開始打包,帶著家人向著城池的某些出口處涌去。他們並不知道,相對於城池內部稀少的喪屍而言,城門已然是人間地獄了。

細長的劍刃,白色的布衫,修長的手掌握著細長的劍。仲裁院大門處,一個中年男子走了出來,長劍抱胸,腳步踏動。瘦削的身姿在鳳城內快速的邁動。仲裁院院長——西門。

「吼——」

敏捷喪屍在鳳城內快速的移動著,腐爛的鼻翼在細嗅到生人的氣息后飛快的向著人群撲去,這裡有混亂的人群,他可以享受自己的晚宴。

「噗嗤——」

飛快的移動著,鋒利的爪子探入了一個女人的胸口,白皙的凸起被瞬間撕開,猙獰的嘴角撕咬了上去。這樣的動作和男人上去親吻的姿勢極為相似,只是它的激烈程度要強上許多罷了。

嘴角張開,女人奮力的掙扎著,祈求的眼神看向遠處逃亡的丈夫。男人顯然也看見了這一幕。腳步瞬間遲疑起來。那個是他的老婆的女人正在被喪屍撕咬著,那個曾經和他約定共度一生的女人被喪屍在撕咬著。那個說好了要過一輩子的女人!

一股氣血充斥男人的頭部,赤紅著眼睛,男人向著喪屍瘋狂的撲去,如同一個瘋子一般。男人的動作引起了喪屍的注意。放下正在撕咬的女人,喪屍向著男人快速的撲去。

「」

男人和喪屍順利的交接在了一起,並不粗壯的手臂極盡全力的向著喪屍頭顱轟擊,喪屍沒有抗拒。只是快速的伸出手臂,然後探入他的胸膛。

嘶吼著,牙齒向著男人的脖頸咬去,一塊塊血肉被撕下。流淌著鮮血被順利的吞食,喪屍已經有許久沒有這樣吞食過肉食了。

「嗡——」

吞食著肉食的頭顱猛的一個停頓,一絲裂縫出現在喪屍的臉頰上,腦部和下巴分開。握著長劍,西門的身影繼續邁動。

斷開的頭顱剛好暴露了口腔,猩紅的血肉出現在空氣中,女人哀嚎著從一邊跑了過來,抱著男人的身體在那裡大聲的叫著。

同樣的場景還在許多地方上演,有的選擇了拋棄,有的選擇了救援,沒有人能夠說出他們的對錯,只有在人性上。救援者似乎佔據了道德的光環。而那些逃亡者,也並不見得是真的逃了,在拐角的一處,或許會有下一個甥。

……

一路向西,西門拔劍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他用的是輕巧的劍,加持的卻是力量屬性。他揮動的長劍的速度並不快,可是他的每一次揮動總是能夠帶起一片腥風。

城門的隊伍飛快的向後退步,喪屍群的湧入使得少校的手下的士兵已然死亡殆盡。幾千人和幾十萬喪屍的戰鬥,死亡必定屬於人類一方。

奧利維拉不知道什麼時候佔據了一處高地,她雪白色的皮甲此時已然被全部染紅。繼續拉動著弓弦,一個個箭矢飛出。喪屍的頭顱再次爆裂。

「奧利維拉!」稀拉的叫喊聲響起,下午的時候城門還有數千人的喊叫,這個時候卻是只有幾十個人依舊在掙扎著。

頭顱高舉,長弓拉滿,臉上露出一絲驕傲,這個女孩在這個時候還在用她的方式在替士兵打氣。劍刃揮舞,切割著喪屍的頭顱,蘇言腳步快速的移動著,連續的揮劍使得他的身體極度的疲乏。將手指掐動,上清術的綠芒充斥著蘇言的身體,力量再次回歸身體。

蘇言奮力的揮舞著劍,他知道自己的劍根本擊殺不完這裡的喪屍,他只是在等。等那個女孩和士兵撤退,或者是等他們死亡。只有這兩種情況發生了,蘇言才會離開。這是一種內心的執著,儘管蘇言一直把這種事情定義為愚蠢。

繼續拉動著弓弦,女孩的身體開始搖擺起來,她拉動弓弦的速度要遠遠超過其他人揮動武器的速度。她的損耗甚至是數十個士兵損耗的總和。

奮力的廝殺著,蘇言回頭的時間發現,城池的內部方向竟是圍攏了一群喪屍,似乎在它們中間有著東西在攻擊他們一般。

眼睛透過喪屍群的縫隙看去,一股鮮紅猛然炸開,細長的劍刃從喪屍群中探出,白色的身影從喪屍群中邁出。只是眨眼的功夫,原本還在圍攏的喪屍群整體不坪跏鞘奔渚倉沽艘話恪

西門白色的身影從喪屍群中走出,長劍在地上緩緩的拖著,一步一步的向著城門口走進。

「轟——」

一陣跌落聲音響起,原本還在站立的數百隻喪屍身體迅速的開裂,散落的肉塊鋪滿地面。遠處的蘇言,嘴角微微張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