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七十八章難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難受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肌肉繃緊,眼睛平視。瘦削的身體呈現出一種細微的彎曲,修長的雙腿向著兩邊微微岔開。這是身體的自主防禦在作怪,面對壓力,每個人都會出現這種情況。

尖細的高跟鞋在地面上緩緩的踏動,蘇微晴的身體向著蘇言緩緩靠近,相對於蘇言這具發育不良的身體,蘇微晴的身體顯然成熟的多。一對凸起呼之欲出。圓潤的大腿筆直修長。明亮的眼睛在蘇言的臉皮前方靜靜的凝視。兩人之間的距離相差不到五厘米。這樣的距離,蘇言甚至能夠看見對方的毛孔。

「好看嗎」

臉上滿是認真,蘇微晴將頭髮撩起到背後,白嫩的脖頸暴露在空氣中。晶瑩的皮膚使得蘇言的眼角出現一絲浮動。後面的弗特嘴角卻是不自主的咽動了一下。一個有魅力的女人,一揮手,一投足之間所造成的吸引都是無窮了。

「好看」

認真的說著,蘇言的身體卻是不自主的向後退動一步,這個女人的不但氣勢上有著壓力,在身高上對於蘇言也是俯視的狀態。一百七十公分和一百八十公分的差距足以讓蘇言感到難受。

「感覺很難受?」看著對方退去,蘇微晴卻是向前走動的兩步,白皙的臉譜再次處於俯視的姿態。眼睛笑眯眯的看向蘇言。

「難受」

腳步試圖再次往後退去,白皙的手指卻是猛的抓到了蘇言的脖頸。手臂猛地抬起,輝劍瞬間握緊,而後緩緩鬆開。在短短一秒鐘的時間裡,蘇言便做出了選擇。

「真是個聰明的小夥子,知道反抗不了」臉譜瞬間變得冷峻,蘇微晴卻是沒有了剛剛的好臉色,眼睛滿是冷漠的看向蘇言,一如看別人時候的高高在上。

沒有說話,蘇言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他的思想並不是和身體的年齡一樣,有著兩世為人的經歷,蘇言顯然知道沉默才是這個時候最好的態度。

「蘇萌的地位不是你可以觸及的,就像我現在俯視著你一樣,蘇萌的地位足以俯視你一輩子,後果是什麼你知道吧?」

「難受」

「是的,就是難受。可是難受只是在一切都順利的情況下,如果事情不順利,那麼事情就不只是難受那麼簡單了」

手指輕輕的划動,一道火紅的亮色從蘇微晴的手指上出現,飄忽,詭異。卻是帶著高溫。

「法術域」嘴角輕輕的張開,蘇言的臉譜上出現一絲波動,這絲波動既是對未知的驚訝,也是對火焰的忌憚。火焰距離蘇言的距離足足有著一米,可是他的高溫卻是讓蘇言的眼睛不自主的閉上。刺眼,熾熱,還有強大的破壞力,這就是蘇言對於這隻火球的認識。

「是的,神秘的法術域,高貴的法術域。而你只是一個格鬥域的能力者」火球在手指上來回的跳動,如同一個精靈一般,熾熱的溫度使得蘇言的額頭出現一絲乾燥。水分快速的蒸發。

「什麼感覺?」

「難受」

「是的,就是難受,蘇萌的起初智力比我的智力還要高出兩點,這代表著什麼你知道嗎?」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少年,蘇微晴繼續問道。

「什麼?」似乎是有些走神,少年說話的時候有些恍惚。

「這代表著,在幾年後的一天,蘇萌可以站在比我還要高的地點俯視著你,鬧荒蓯嗆笸耍就像現在一樣」一邊說話,蘇微晴的腳步向前走動一步,蘇言則是相那麼一步。

「我還可以長高」後退的步伐固執的停下,蘇言再次看向對方,眼裡寫滿了認真。

「好吧,你可以長高,不過在你長高之前,蘇萌你是不要見了」踩動著高跟鞋,蘇微晴手指揮舞了一下,後面的弗特則是跟著蘇微晴向著皮卡快速走去。

沒有動手,沒有打架,只是那麼輕微的幾句對話,蘇微晴強勢的抬起腳步離開了。今天的她註定是勝利者。無論是在氣勢上還是在身高上,她都生生的壓制了蘇言。她不知道的是,這輩子,她這樣站在蘇言的面前,也只有這一次機會而已。手掌打開車門,高傲的身子進入車座。眼睛回頭看向少年,那人卻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微晴大人,為什麼不教訓那個小子一頓」低著頭顱,弗特臉上充滿了不解。

「教訓?我剛剛不是已經教訓過了嗎?」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蘇微晴將身子舒服的躺在座位上,一根女士煙突兀的出現。

「我不明白」

臉上露出一絲尷尬,弗特不明白,只是一番對話難道就算是教訓了嗎?

「你當然不明白,等你的智力加持到了二階你就明白了」冷冷的哼了一聲,蘇微晴手指發出一道火苗,香煙點燃。

……

靜靜的看著遠去的皮卡,蘇言靜靜的站在原地,瘦削的臉譜看著遠去的皮卡靜靜的出神。輝劍猛的插在地上,支撐的力道使得蘇言不至於跌倒。

一絲血色從蘇言的臉皮上出現,蒼白的肌膚出現一絲龜裂,如同乾裂的口子一般,整個臉皮開始急速的離開。一個個火熱炙烤的死皮從皮膚上脫落。夾雜著猩紅的血液,蘇言的臉皮瞬間血肉模糊。

對方並非沒有給蘇言教訓,無論是強大的壓迫還是火苗的炙烤都是深刻的教訓。嘴角微微張開,貪婪的呼吸著空氣。扶著輝劍,蘇言倔強的不去坐下,密集的汗液從毛孔中排除。半長的頭髮變得濕潤。

保持著站立的姿態,蘇言一直站立的二十多分鐘,一點點的猩紅將面前的地面鋪滿,死皮夾雜著猩紅在地面上不規則的排列著。血肉模糊的臉上,一絲堅定出現在蘇言的眼中,

手指划動,上清術向著臉頰摸去,肌肉恢復能力和上清術治癒能力快速的修補著蘇言的臉譜,將輝劍拔起。踉踉蹌蹌的走動,蘇言向著北門相反的方向走去。

難受,是真的難受,無論是女人的壓迫還是火球的炙烤,這些都是蘇言說出難受的原因。向著鳳城的邊緣走去。蘇言的身姿再次站直,一股劍客的氣質出現在蘇言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