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八十章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離開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巨型蛛的步足在地面上瘋狂的叉動著,鋒利的步足使得廢墟的地面被弄出一個個洞口。碎裂的石塊和灰塵在地面上盪起。前些天的降雨已然蒸發。

食腦獸快速的奔跑著,巨大的身體穿過一個個廢墟房屋,喪屍,異獸,一個個極具危險的生物出現在食腦獸的周邊。再次跑動幾分鐘后,食腦獸出現在了鳳城的外面。

這是兩周后的鳳城,高大的城牆已然坍塌。充滿廢的世界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屍體,腐臭,還有巨型的蛆蟲。遠遠的看著鳳城,蘇言眼中出現一絲落寞。這個生活了一個多月的城市終於成為了廢墟。前些天他還在教室裡面學習著所謂的知識。

「鳳城一百多年來從未被攻陷過,以前不會,以後也不會」堅定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就像是一個笑話。遠遠的看了一眼鳳城之後,蘇言拍了拍巨型蛛的身體。食腦獸得到示意,邁動著步伐向著北方走去。離開這裡,尋找下一個人類的聚居地。

一百多個食物罐頭,三十多瓶水,這樣的食物儲備可以讓蘇言在廢墟世界生存一個月的時間,當然,如果更加的節省的話,一個半月也是可以的。畢竟蘇言在礦區的時候還嘗試過幾天食用一個罐頭的經歷,而那個罐頭,還是和蘇萌一起分食的。

一把突擊步槍,剩餘六十發的子彈,一把匕首,一把輝劍,剩下的就是一套校服和一套白色休閑服。這些懂事就是蘇言身上的全部。

計算著剩餘的物資,蘇言示意食腦獸向著北方走動,他在這個世界的足跡只有兩個地方,一個地方是礦區,還有一個就是鳳城。鳳城之外,蘇言沒有去過任何一個地方。

從礦區往鳳城行駛的期間,蘇言曾看見過幾個小鎮,規模自然是沒有鳳城的規模大的,不過那些小鎮可以補給物資卻是肯定的。

步足在地面上踏動著,一道道的裂縫在地面上出現,鋒利是優點,可是在某些時候他卻是變成了缺點。巨型蛛的身體變得緩慢起來。長途跋涉近數十公里之後,疲勞是一定的。

「休息」

嘴角張開,對著食腦獸說了一句,食腦獸則是立馬將巨型蛛的身體放緩下來。從巨型蛛的身體上跳下。連續兩周的時間足以將蘇言的身體修復。經歷過蘇微晴之後,蘇言的性子變得更加沉穩。

連續一天的奔波並不足以讓巨型蛛跑出鳳城的勢力範圍,又是一處廢墟出現在了蘇言的視線中。這是一個小鎮,已經被喪屍群襲擊過的小鎮。小鎮內部有著零星的幾隻喪屍在尋找著食物,猙獰的面孔和略微結實的布料顯示著這幾隻喪屍是剛剛生成的。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得到T-22藥劑,大多數被喪屍感染的人的後果是死亡,這樣的結果並非是最壞的,總有那麼一群人,他們連變異的權力都沒有。他們的結局是直接化作喪屍的食物。

示意巨型蛛站在原地,蘇言邁動著步伐向著小鎮內部緩緩走去。眼睛微眯,呼吸放緩,實力的增強不代表著警惕的放鬆。這個世界不是遊戲的世界,若是被劃破了喉嚨,死亡便會立即到來。

輝劍握緊,幾個遊盪的喪屍並沒有看見蘇言,它們只是低階的喪屍。這樣的喪屍,蘇言擊殺的數目已經超過千隻。在距離喪屍還有三十米距離的時候,腿部猛然彎曲,驚人的速度從蘇言身上出現。

三十米,一秒鐘瞬間達到,鋒利的劍刃將還在尋覓的喪屍頭顱純鹼穿透,血條清空的同時,蘇言的下一劍已然揮舞到了下一隻喪屍的頭部。又是輕易的刺穿。皮毛境界的刺擊劍勢使得喪屍的頭顱瞬間爆裂。腥臭的碎肉在空氣中瀰漫。

依次將三隻喪屍斬殺,時間不超過五秒鐘,在將最後一隻喪屍擊殺的時候,喪屍的頭顱都沒有來得及回。快捷的速度便是最好的壓制。

輝劍在喪屍的衣服上擦拭兩下,蘇言向著邊上的房間走去。這是一個店鋪,店鋪上面書寫著幾個大號的英文字元。這在漢字充斥的末世顯得異常的突出。房門在蘇言來到之前便已經打開了,視線掃過的第一時間便是看見了狼藉。一個身穿布條裝束的歐洲男人躺在地上。面色灰白,眼睛緊閉。

身體僵硬,呼吸全無,沒有生命氣息卻是有著血條,輝劍的劍刃猛的揮出。蘇言並沒有靠近對方,劍刃卻是將對方的頭顱瞬間劃破。死亡的前一刻男子的眼睛猛然睜開,卻是在質疑蘇言怎麼會發現自己的存活。

「又是一隻帶有智力的喪屍,看來喪屍群體在這一年的進化明顯加快了」嘴角呢喃片刻,蘇言將男子的頭顱劈開。滿是腐臭的腦殼裡面卻是沒有出現晶核。臉上釋然,並不是每個喪屍都會有晶核出產。顯然這次蘇言的運氣不怎麼好。

不去看喪屍,蘇言將視線轉移到了店鋪的內部,幾個破敗的罐子。裡面裝著些許的麵粉,在麵粉裡面,絲絲的猩紅將麵粉染紅。液體的使得麵粉凝固在一起。一絲類似於頭髮的黑絲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

手指順著那絲黑線抓去,一股厚重感傳遞到蘇言的手上,臉上帶著一絲陰鬱,手臂繼續拉動。更多的髮絲出現在空氣中。全部拉出,一個女人的頭顱出現。

這是一個離開了身體的頭顱,金色的長發和柔和的五官顯示著這個頭顱的性別,張開的嘴角裡面塞滿麵粉,緊閉的眼角和皺起的臉頰顯然是死亡前一刻的劇烈掙扎。頭顱保存的還算完好。麵粉的吸乾性和密封性使得女人的頭顱樣貌還算清晰。

將髮絲鬆開,蘇言將眼睛看向另一邊的罐子。同樣的猩紅,同樣的一根黑色髮絲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髮絲拉動,一個保存的比剛剛還要完好的頭顱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蒼白的肌膚甚至帶著一絲彈性。這個頭顱死亡的時間並不久!眼角猛地顫動幾下。蘇言身體快速向著門口跑去。一個黑黝黝的槍口已然指向了這邊。

「砰——」

拿槍的是一個黑人漢子,滿是憨厚的臉上此時卻是充斥的猙獰……